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修伞】七上八下

*大嘎好!合志稿混个更,最近好枯竭哦


七上八下


苏沐秋发现自己喜欢叶修以后,第一件纠结的事是应该怎么表白。

直接说我喜欢你,有点说不出口。

写情书,没那个文学细胞。

发短信,叶修没手机。

用QQ……


其实想了那么多方法最后依旧没有付诸实践的真实原因只有一个,他有点怂,不好意思。


在自己思考了两天还是没有结论以后,他决定寻求场外援助。


没钱别跟我说话:妹啊,问你个事。

小橙:speak

没钱别跟我说话:我有个朋友,他喜欢上一个人,不知道怎么表白。

小橙:……………………

没钱别跟我说话:????????

小橙:…………具体说说?

没钱别跟我说话:说啥?

小橙:他们什么情况,青梅竹马还是朋友同事,日久生情还是一见钟情?

没钱别跟我说话:朋友同事吧,应该是日久生情。

小橙:你朋友长得怎么样?性格怎么样?

没钱别跟我说话:长得跟我差不多,性格应该还可以吧。

小橙:……哦。

没钱别跟我说话:??????

小橙:对方呢?相貌性格什么的。

没钱别跟我说话:长得一般吧,有点邋遢,性格很欠揍,专业拉仇恨。

小橙:直接表白吧,他不会拒绝你的。

没钱别跟我说话:我也想啊,但是不太好意思。

小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们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说一句捅破窗户纸你好我好大家好。


苏沐秋刚想回她“说得简单,你一个常年受人追捧的女神怎么可能明白别人暗恋的心情”时,突然发现不对劲。

他把敲好的字删掉,强装淡定。


没钱别跟我说话:说了是我朋友。

小橙:……哦。

没钱别跟我说话:睡了,你也早点睡,熬夜对皮肤不好。

小橙:………………知道了。


苏沐秋看着对面暗下来的头像,一瞬间想把自己塞进抽屉里。

太大意了!

他暗暗悔恨。

不好意思再找外援了,这种事情总归求人不如求己。不过长那么大脑袋里从来没想过风花雪月的事,连本言情小说都没看过,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

他决定先睡觉,明天再想好了。


第二天醒来后不小心把要告白的事给忘了,在训练室见到叶修才重新想起来。

他一拍脑袋,看了下时间,九点半了,他浪费了两个半小时的思考时间。

上午是常规训练。

苏沐秋操纵着沐雨橙风,心不在焉地瞄了瞄旁边的叶修。

不知道为什么居然看着比平时更帅了。

苏沐秋一边有点小得意自己喜欢的人长得还挺帅一边想坏了坏了,他居然会觉得这人帅,要死了要死了。


“你一上午都在瞄些什么呢?我脸上有东西?”叶修嘴上叼了一根烟,咬着滤嘴口齿不太清地问。

“没有啊。”苏沐秋吹了吹刘海,眼神往上飘,“我哪有看你。”

叶修眼睛盯着屏幕,手上还在操作,一心两用:“有没有你自己清楚。”

“你这人怎么这么自恋。”苏沐秋说,“你有什么好看的,我看你干吗。”

叶修被他的死鸭子嘴硬逗笑了:“我有什么好看的,问你啊。”

“滚滚滚。”苏沐秋跳起来,转身就走。

“喂,去哪儿啊,训练没结束呢,别跑啊,我给你看还不行吗?”

苏沐秋回头瞪他一眼:“上厕所!”


被叶修那么一气,苏沐秋觉得自己暂时先不要着急表白的事了。

他决定先探探口风。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吃午饭的时候是个好时机。

嘉世食堂的墙壁上挂着一台液晶电视,食堂大妈休息的时候会凑在一起看。因为食堂工作人员不少,所以一般来说放的电视要符合大众口味,符合大众口味的意思就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

其实就是狗血剧。

苏沐秋看了一眼电视机,正在放芒果台的家庭伦理剧。

他一边吃一边看,正放到男主角为了昏迷的女主角设计戒指。他瞥了一眼叶修,问:“你说这女的会嫁给他吗?”

叶修随便想了想,说:“最后一集会嫁的吧。”

苏沐秋淡定地继续问:“说起来,老叶你也二十多岁了,有喜欢的人吗?”

被问的人眼也不抬:“苏沐秋你改行当我家三姑六婆了吗?”

“随便问问而已!”

“是吗?”叶修抬头看着他,笑了笑,“有啊。”

“有什么……”猛然回过神来,他瞪大眼睛,“有喜欢的人了?”

叶修点头:“有。”

“……什么时候的事?”

“好几年了吧。”

苏沐秋还在恍惚:“好几年了……你有喜欢的人,而且好几年了,我居然不知道……”

“嗯,你太迟钝了。”

苏沐秋见他一脸理所当然,原本琢磨着表白的热烈心情仿佛一瞬间被浇了一盆冰水,又好像湛蓝的天空里飘来一朵朵乌云,下一刻就会下雨。

他怎么就没想过,叶修可能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可能是对自己跟对方的关系太过自信,毕竟这个人除了睡觉,一天十六个小时几乎都和他在一起。哪来的时间给他去勾搭别人?

苏沐秋机械地往嘴里送了一筷子饭,问:“谁啊?我认识吗?”

叶修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认识。”

“……哦。”

失恋了,他默默地想。

接着他开始埋头吃饭。

“你不问我是谁?”叶修有点奇怪地问。

“不太想知道。”

“……那你刚才问什么?”

“问着好玩。”

叶修似笑非笑:“真不要知道?”

苏沐秋犹豫了一下,说不想其实还是想的,毕竟输也要输的明白啊,至少得知道输给谁了。但现在又确实不想知道,这个话题再继续下去他大概饭都不想吃了,多浪费钱啊。于是他说:“我想一想,想好了告诉你。”

叶修微笑道:“行,那你慢慢想。”


到底要不要知道叶修喜欢的人是谁?

苏沐秋就这个问题进行了严酷的思想斗争。

对于似乎暗恋转正无望的自己来说,究竟是知道情敌是谁比较好,还是不知道比较好?

既然是他也认识的人,如果他知道了是谁,那么他以后见到那个人,会不会发生情敌相见分外眼红的状况?

那也太丢脸了吧。

就算失恋也要优雅。

但如果一直不知道,又有种死不瞑目的感觉。

站在人生的分叉路口,应该往左还是往右?

苏沐秋陷入了沉思。


没等他沉思多久,吴雪峰来叫他去吃宵夜。

宵夜是个好东西。

于是他暂时把烦恼抛到了脑后,跟着吴雪峰走出嘉世大楼。

叶修站在门口。

被抛到脑后的烦恼一下子又挤回了大脑里。

要不要知道要不要知道要不要知道要不要知道?

吴雪峰问:“麻辣烫还是烧烤?”

苏沐秋一个激灵:“麻辣烫!”

叶修慢他一点:“烧烤。”

苏沐秋看着叶修:“麻辣烫。”

叶修:“……那就麻辣烫吧。”


对面那家好再来麻辣烫,跟嘉世同年开张,味美料足,最重要的是价格实惠,实在是打牙祭的不二之选。

反观烧烤就比较贵,他们三个大男人能吃掉百来块钱。

前几次都顺了叶修的意吃的烧烤,这次苏沐秋打算坚决捍卫自己吃麻辣烫的权利。

不过姓叶的今天居然这么好说话,他也是没想到。


三个人挑好材料以后找位子坐下来。

大晚上的这里生意不怎么好,老板娘一边整理桌子一边找他们搭话:“叶队你们最近训练很忙吗?老长一段时间没看到你们了。”

叶修点了根烟:“还好,最近减肥。”

扯,苏沐秋翻了个白眼,分明是跑烧烤摊去了。

“哎呦年轻人减什么肥,再说你又不胖。”

叶修跟她瞎扯:“我脸大。”

苏沐秋差点把嘴里的雪碧呛出来。

老板娘回忆了一下他以前的模样:“你那是老熬夜,所以有点水肿,作息正常就好了。”

叶修点头同意:“确实,我最近作息正常了,就瘦下来了。”

苏沐秋暗喜,原来是脸上消肿了,怪不得觉得他今天帅了,看来不是自己的滤镜太厚。

还没到情人眼里出西施这个地步,自己应该还有救。

说话间老板把三碗麻辣烫端上来了,苏沐秋凭着直觉伸手去够辣椒酱,没摸到冰凉凉的玻璃瓶子,反倒碰到了一只手。他抬头一看,原来是叶修也刚好伸手够瓶子。

他触电一样把手缩回来,心跳瞬间一百八。

装作镇定的样子,他说:“你先。”

叶修挑眉:“怎么那副表情?”

“什……什么表情?”暴露了吗?!

“摸到脏东西的表情。”

苏沐秋放下心来,随口胡诌:“摸到了一个心脏。”

他偷偷瞧了一眼叶修,发现他只是笑笑,依旧一副从容淡定的模样。他垂下眼睛吃东西,有点心酸。

叶修一向从容淡定,有条不紊,比赛时,这样的他是能让人安心的队友,平时生活里是能让人放心的朋友。

但对比因为不小心碰一下就心跳加速的自己,此刻他的淡定就有些让人难过了。

自己激动是因为喜欢,而对方能够这么淡定,则是因为没感觉。


长这么大第一次喜欢人,难道要这样还没开始就结束?

苏沐秋双手枕在脑后,躺在自己宿舍的床上。

不过明知道对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还去表白的话,结果是让两个人都陷入尴尬的境地吧。

这种局面就算是没谈过恋爱也能猜想得到。

苏沐秋叹了口气,翻了个身,算了,先睡觉吧。


叶修觉得苏沐秋最近有点奇怪。

他在躲着自己。

喊他去食堂吃饭,他说他要出门去吃麻辣烫,然后抛下自己扬长而去。

晚上让他一起抢个boss,他说他在帮苏沐橙下电视剧,没空。

连吴雪峰都看出来了,因为担心队长和副队的关系,特地来问他跟苏沐秋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叶修摸着鼠标,余光瞥到借口想吹风把位子搬到了窗户边的苏沐秋,皱了皱眉。

中午他又一次叫住暗搓搓想要溜走的苏沐秋,问:“又要去哪儿吃啊苏副队?”

苏沐秋一瞬间露出来的“坏了!”的表情没有被他漏掉,然后他听对方说:“天天食堂吃腻了,我要出去换换口味。”

“你要吃什么?”

“啊?”苏沐秋迟疑了一下,说,“黄焖鸡吧。”

嘉世附近的黄焖鸡是最近刚刚开的,听说价廉物美,苏沐秋打算去尝尝。

“行,一起吧。”叶修很干脆地说。

“你也要去啊?”表情有点纠结。

叶修饶有趣味地盯着他:“干吗?怕我吃了你?”

“怕你?还没睡醒吧你?走走走!”苏沐秋一把扯过他的手往电梯走去。


店是新开的,装修都还很新,桌子椅子也没有粘上古旧的油烟,连纸巾用的都是中档货。

苏沐秋跟叶修面对面坐着,低头玩手机。

“苏沐秋。”叶修掏出一根烟点上,吸了一口才说,“你最近怎么了?”

苏沐秋怔了一下,收掉手机,想了一会儿才说:“我想想,想好就告诉你。”

叶修看着他,抽了一双筷子递给他:“行,那你慢慢想。”

苏沐秋觉得这句话有点耳熟,似乎在什么时候听他说过,但是想不太起来。

老板上了菜,对面的人已经开始吃了。

苏沐秋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吃饭皇帝大,先吃饱再说吧。


晚上他把下好的视频传给苏沐橙,网速还不错,不过一共四十集,还是得传半天。


苏沐橙问他:哥哥,你的朋友表白了吗?

他想了想,敲上去:还没。

小橙:还没啊?怎么了吗?

没钱别跟我说话:他喜欢的人有喜欢的人了。

小橙:………………你朋友问过他喜欢的人,他喜欢的是谁吗?

没钱别跟我说话:问过了。

小橙:………………………………

没钱别跟我说话:????????

小橙:真问过了?


苏沐秋想了想,倒真没问过,他不太想知道,说要想一想。叶修就让他慢慢想。

回忆到这里他顿了一下。


——行,那你慢慢想。


怪不得这句话这么耳熟,原来是那个时候说过的。


没钱别跟我说话:我刚刚问了他一下,他没问,说不太想知道。

小橙:……让他去问问吧,死也要死个明白是不是?至少要知道自己是输给谁的吧?

这话跟他之前不甘心时想的一样,苏沐秋想不愧是我妹妹,亲的。

没钱别跟我说话:我转告他。

小橙:…………好。顺便告诉他,对自己有信心一点。


我妹真善良,对着陌生人都能这么诚挚地给予鼓励。

苏沐秋很欣慰。


没钱别跟我说话:行,我洗澡去了。你赶紧睡吧都一点多了,电脑开着让它自己传吧。

小橙:好[微笑]。


走进浴室却发现热水器怎么都打不起来,他捣鼓了半天,无果。

这个时间,大楼里的维修工早就下班了,只能找个人蹭一下浴室。

他点开QQ列表看了看,队友列表里除了那个夜猫子队长,其他都暗下去了。

苏沐秋撇了撇嘴,前几天才刚刚被夸消肿了,今天又开始熬夜了。

他给叶修去了个消息,问他还醒着没,醒着的话借一下浴室。

叶修秒回:过来。

苏沐秋带着换洗衣物和毛巾牙刷去敲门。

叶修开门让他进去。

房间里光线比较昏暗,除了电脑,只开着一盏台灯。电脑屏幕显示的是桌面,windows自带的背景,看来刚才叶队长没有玩游戏。

“你怎么还没睡啊?”苏沐秋问他。

“你不也没睡?”

“我给我妹传电视剧。”他说,“再晚睡小心脸又变大。”

“行了,赶紧去洗,话这么多。”叶修推着他进浴室,帮他关好门,自己坐回到电脑前。

浴室里传来水声,叶修重新拉出QQ,点开跟苏沐橙的对话框。

一叶之秋:你哥过来了,你快去睡吧。

沐橙:嗯,你加油[微笑]

叶修笑了笑,回道:知道了。


苏沐秋洗了小半个小时,擦着头发出来了。

叶修进去刷牙,被热气冲了一脸。

苏沐秋在电脑前坐下来,依旧是windows自带的桌面,游戏和浏览器都没开,只有QQ还挂着,隐身状态。

苏沐秋想了想,自己之前看到的叶修的状态是在线的。

这说明了他对自己设置了隐身可见。


有点开心。

苏沐秋抿着嘴笑起来。

不能太得意。

他调整了一下表情,装作很认真地在擦头发。

叶修刷完牙出来,问:“吹风机要吗?”

“会不会吵到人啊?”

叶修从抽屉里拿出吹风机,说:“不知道,正好你测试一下隔音。”

苏沐秋接过来,插上电源对着自己的脑袋开始吹。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发丝晃荡间,叶修整理床铺的背影落入了他的眼底。

他们认识五年了。

苏沐秋想起苏沐橙之前问自己,是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

应该是日久生情吧?他其实也不太清楚。

从十五岁相识到现在,他跟叶修,好像真的一直在一起。甚至,他从没想过会跟他分开。

以后也想一直一直在一起。

苏沐橙让他去问,问叶修喜欢的人到底是谁。

但这一刻,他突然想明白了,他不想知道叶修喜欢谁,他只想告诉叶修,自己喜欢他。


那一刻的豁然开朗,好像是乌云被风吹散,万里晴空。

他关掉吹风机,扒了扒自己的头发,然后叫了他一声:“叶修。”

“嗯?”

“我喜欢你。”

背对着他的人似乎愣住了,连整理床铺的动作都停住了。

苏沐秋觉得脸有点烫:“我不想知道你喜欢谁,就是想告诉你我的心情。”顿了顿,他继续说,“不用回应也没关系,我就是觉得……应该告诉你一声,毕竟是我二十年来第一次喜欢人。”

那人还在发愣,苏沐秋摸了摸自己留有余温的头发说:“我回去了,为难的话就当作没听过吧。”

走之前还没忘记把插头给拔了,苏沐秋觉得自己真是睿智又冷静。

他其实有点歉意,叶修被自己那么一搞,大概一整晚都睡不着了,明天脸又要水肿了。

不过他自己的心情还算不错,大概是郁闷了那么多天的问题终于解决的原因,沾到枕头就睡着了。

居然还做了个梦,梦见一个阳光普照的日子,叶修深情款款地跟他说喜欢他。

醒来的时候窗外光线明亮,是个好天气,他有点小罪恶,不过又有点小开心。回忆了一下梦里的场景,有些记不清了,叶修深情款款的样子却让他不由自主地起了鸡皮疙瘩。

所以说是梦啊,那个人怎么可能露出这样的表情。


出门之前他在浴室对着镜子练了五分钟表情。

眼神淡然、表情镇定、微笑微笑。

完美。

他吹了吹刘海,出门。


训练室里只有叶修。

苏沐秋很想走过去像往常一样跟他打招呼,但是两条腿好像自己有意识一般,拔都拔不动。

出息呢!

苏沐秋用眼神表示了强烈的谴责。


还是叶修跟他打的招呼。

“早啊,站那干吗?”

“早锻炼。”

叶修:“……”

苏沐秋想自己可能需要更多的心理建设,于是说:“我先去个厕所。”说完转身就走,刚才罢工的两条腿猛然间健步如飞。


嘉世的厕所是陶轩特别嘱咐要时刻打扫的,可能是因为当初被嘉世网吧的厕所深深地伤害过,陶老板对公厕的要求很高,务必要时刻焚香打扫,保证每一个角落都充满檀香味,确保使用的人身心舒畅。

苏沐秋站在洗手台前,盯着对面的镜子。镜子被打扫的阿姨擦得一尘不染,亮得跟照妖镜似的。他义正言辞地对着镜子里的人说:“你也太丢脸了!”

“丢什么脸?”

熟悉的声音突然传入耳中,苏沐秋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啊。”叶修说。

“……哦。”苏沐秋匀了匀气,尽量用正常的口气说,“你也来上厕所啊?”

“不是。”叶修走近,“来跟你说一件事。”

“什么事?”

“关于上次你问我的问题。”

“啊?”

叶修提醒他:“我喜欢谁的问题。”

“这个啊……”苏沐秋轻声说,“我还没想好要不要知道……”

叶修用一只手勾住他的脖子,跟他并排站在洗手台前,看着镜子里那个垂头丧气的人,说:“我喜欢他。”

难过的情绪一点一点地冒出来,苏沐秋有气无力地问:“谁?”

叶修冲着镜子里的人抬了抬下巴:“他啊,昨天晚上突然跟我表白,表白完就跑了,害我一晚上没睡的傻瓜。”

苏沐秋怔怔地盯着镜子里自己的脸,有点懵。

“傻了?”叶修笑着问。

苏沐秋愣了好一会儿:“你喜欢我?”

“不喜欢你喜欢谁?”

理所当然的语气里带着一点点无奈,苏沐秋这回不傻,听出来了。

他脸红了红,强装淡定:“这倒是,除了我也没人受得了你。”

“现在这么有自信,刚才躲在这里装鸵鸟的也不知道是谁。”

“谁?没人啊,我只是来上个厕所而已,没碰到别人。”

叶修真是不知道要气还是要笑。

苏沐秋抽了张纸巾擦手上的水,状似无意地问:“吃早饭吗?”

“走啊。”

“话说今天训练室里怎么没人?”

叶修无语:“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

“哦,原来我今天起得这么早啊……”


说话的声音渐渐远去,因为宿舍没纸而跑到公共厕所、在隔间里耳闻了整个过程的吴雪峰表示,居然有人会选在公厕表白,他家的队长和副队,真是两朵奇葩。


END


其实这文本来跟《十拿九稳》算同个系列的()


评论(35)
热度(611)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