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13!叶苏】睡不着

死生契阔(番外二)

*脑洞枯竭,只能炒冷饭……不好意思orz

*很无聊


睡不着

 

叶修抱胸靠在副驾驶座上休息,开车的是吴雪峰,后排几个刚刚参加任务的实习生小鬼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第一次接任务,从语气里就能听出兴奋。

 

“我靠刚刚吓死我了!”

“哈哈哈这就吓死了?你也太没出息了吧?”

“还是叶神厉害,刚刚那一下超酷的!”

“是啊是啊,看得我都懵了,也太帅了吧!”

 

吴雪峰瞄一眼旁边闭目养神的人,见他并没有被后座几个人热烈的讨论影响休息,不由松了口气。

“声音轻点。”他稍微提醒了一下,几个小鬼还算实相,立马压低了声音。

叶修睁开眼,打了个哈欠说:“想说就说吧,反正现在这个音量跟刚才那个在我听来也没什么差别。”

最近几年来他的五感越来越敏锐,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捕捉到,何况只是压低了音量的说话声。

吴雪峰闻言笑了笑:“就你这样,晚上睡得着吗?”

“睡不着啊,昨天还是我守的夜啊。”

每次出任务,多数时间都是他守夜,除了身为前辈和队长的责任以外,其实更多的原因是在外面他压根睡不好,就算睡着了也会很快被吵醒,休息两个小时可以睡睡醒醒好几次。

吴雪峰有些好奇:“你在家也这样?”

叶修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眼罩戴上:“这怎么可能。”在家这样他还想不想活了。

“难道在家你的五感就突然失效了?”

叶修摇摇头:“不知道,反正在家能睡好。”

“沐秋不会在你饭菜里下了安眠药吧?”

“想什么呢你?”叶修说,“安眠药我能吃不出来?”

“那为什么在外面一刻都睡不安稳,在家就睡得着了?”吴雪峰还是有点奇怪。

叶修有些无奈:“我也不知道啊,可能家里环境比较熟悉,所以没那么敏感吧。”

吴雪峰想了想,觉得挺有道理,便也不再追问。

 

回到联盟正好是晚饭时间,叶修出了银武保养库准备去食堂,一般他不在苏沐秋是懒得开伙的。

不想却被阿姨告知苏教授今天没来,他挑了挑眉,跟阿姨道了谢转身离开。

去了研究所,那边大门紧闭,已经下班了。

回到家也没人,屋子里冷冷清清的,拨了个通讯过去也没人接。他靠在后院的墙上,盯着那些在风中兀自摇头晃脑的植物们,抬手在通讯器上按了另外一个号码。

对方似乎挺吃惊的:“比预计的早了好几天啊。”

“任务比原先想的容易,几个小鬼也还不错。”叶修说,“不过我有个问题。”

“什么?”

“人呢?”

冯宪君不愧是荣耀联盟的最高领导,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前几天学院打了报告上来,说想请他去那边开一学期的课,银武制造专业今年才刚刚开,要他去撑撑场面。”

“一学期?”叶修略微皱了皱眉,“他答应了?”

“不答应现在你家会没人?”问得什么弱智问题。

叶修摸了摸鼻子:“……怎么、没跟我说?”

冯宪君嘿一声笑了出来:“怎么跟你说?你还在任务中,人家学院昨天就开课了,他前天走的。”

“那住宿……”

“吃住都在那边,校长说了会好好照顾他的,你就不用担心了,至于周末回不回来看他自己。”冯宪君似乎挺开心的,“怎么样?变成光棍的感觉好不好?”

叶修也不在意他的调侃,说:“接下来没什么事了吧?”

“有啊,你要写报告啊!”

叶修在心里“靠”了一声,老冯这么多年来对他的怨气,似乎就憋着憋着等这一天。

搞定了任务报告还有实习生测评,一个任务结束以后后续需要处理的事其实还挺多的。

魏琛去他办公室交最新一期的毕业生培训计划,一推开门又被屋子里的烟味熏了出来。

“操!老叶你搞什么?放火啊?!”

叶修嘴角叼着烟,抽空瞄了他一眼:“什么事?”

“老冯说把这一期的毕业生培训交给你,老夫给你送计划表来啊。”

“交给我?”敲打键盘的手停了下来。

“是啊,有问题?”

叶修劈手夺下他手上的文件,起身出门。

“喂喂喂你去哪里啊?”

“农民起义!”

魏琛:“……?”

 

然而起义被无情的镇压了。

叶修吃着食堂大妈因为他是苏沐秋契主而多赏赐的鸡腿,随手翻着旁边的培训表,内心颇郁卒。

对于新进入联盟的R学院毕业生,需要进行为期一年的培训,往年这一块都是各个小组组长轮流负责的,前年是他这一组,去年是韩文清,没想到今年又轮到他了?

劳动力也不是这么压榨的啊!

“哎?这不是老叶吗?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吃饭啊?”

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黄少天,估计是来买饭的。他合上计划表,问:“还没吃啊?”

“是队长,刚刚开会回来,给他买个饭。”说着他在叶修对面坐下来,“老苏没在啊?”不然也不会可怜兮兮的来吃食堂。

“去学院做半年的园丁。”

“所以你被抛弃了啊?”黄少天拍了拍手,“好,真是太好了。”

“什么被抛弃了,”叶修正经地说,“教书育人、福泽后代,我十二万分的支持。”

“死鸭子嘴硬,你都不知道刚刚你啃鸡腿的样子多心酸,晚上在家能把棉被给哭湿了吧?”

叶修抽了双筷子扔他:“赶紧走,小心喻文州被你饿死。”

黄少天哼道:“不跟你扯了,继续做你的孤家寡人吧,这是老天爷孽力回馈,看你太得意,收拾你来了!”

 

晚上跟苏沐秋通讯,对方刚刚洗完澡,正擦着头发,问他晚饭吃了什么。

叶修靠坐在床头,说还能吃什么,食堂呗。

苏沐秋点点头:“食堂的阿姨人很好的,看在我的面子上应该会照顾你一点。”

叶修说是是是苏教授你真是太牛逼了我跟着你沾光。

聊了几句闲话,叶修问:“这周末回来吗?”

苏沐秋打开电脑,在椅子上坐下来:“估计不行,这周末有教务会议要开。”刚开学,事情比较多。

叶修:“……”

“你早点睡啊,我写个教案。”

见他似乎要关通讯了,叶修连忙说:“等等。”

“什么?”

“你写你的,开着吧。”

苏沐秋眨眨眼,似乎明白了什么,微微笑了笑,眼睛看着电脑的屏幕开始晚上的工作:“你那边培训的事怎么样?”

“还行吧。”

听上去挺敷衍的三个字,不过苏沐秋知道他说还行那多半就是确实还行,不再多问,他开始专心写教案。

通讯两头一时都没有人说话,叶修也拿出培训计划表开始确认明天的训练内容。

两个小时后,苏沐秋打了个哈欠,说他要去睡了,不然减掉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一个多小时,他就没剩多少休息时间了。

叶修回了他一句晚安,关掉了通讯。

他还很清醒,睡不着。

隔壁骆将军家养的狗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在呜呜呜地低叫,有风吹过窗户外的树叶,沙沙沙的在响,床头柜上的闹钟秒针一下一下地走着,滴答滴答……

安静的空间里,每一种声音都分外清晰地传入他的耳中。

叶修叹了口气,继续修改培训计划。

今晚也别想睡了。

这好像是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在家。以往他去出任务,在外面的时候没有空闲,回到家苏沐秋也一定会在,这回这样的情况,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居然在自己家里都会睡不着。

后半夜半梦半醒地睡了几个小时,第二天起来被魏琛打趣昨晚是不是做贼去了。

叶修呵呵一笑,让他带着学生们绕后山跑十圈热身,自己开了辆越野车慢悠悠地跟着。

 

苏沐秋是半个月后的周末回来的,一回来魏琛就声泪俱下地跟他控诉,老叶独守空闺守出生理期了,这半个月变着法儿地折腾他们,简直不是人!

苏沐秋分外同仇敌忾,气愤地说真的太过分!怎么能这样?我回去帮你教训他!

然后拉着叶修就回家了。

一关上家门,叶修从身后抱住他,咬着他的耳朵问苏老师要怎么教训我?

契主的气息久违地将他全身环绕住,苏老师腰身不争气的软了软,在他怀里转过身面对他,抬起胳膊搂住他的脖子说:“吊起来打。”

叶修扬眉,变魔术一样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条领带,将脖子上的两条胳膊拿下来,用领带将他的手绑在身后。

苏沐秋挣扎:“干嘛绑我?应该绑你自己吧?”

叶修侧头在他耳边轻轻“嘘——”了一声,将被自己绑好的人横抱起来。

苏沐秋踢了踢腿:“你又这样抱我!跟你说多少次了别这样抱我!很娘啊!”

叶修无奈:“你别动。”

怀里的人不服气地哼了哼,然而还是安静了下来,不再乱动。

将人抱上楼放到床上,叶修将房间里的窗帘拉好。

苏沐秋躺在床上装作苦恼的样子:“为人师表,白日宣淫,我有罪。”

叶修哭笑不得:“哪儿来的这么多戏?”

见他在床边坐下,苏沐秋滚了两下,滚过去将自己的头靠在他的腿上,眼睛望着他,亮亮的:“叶修。”

“嗯?“叶修用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软软的,很顺滑。

“你是不是很想我啊?”

叶修用指腹挠挠他的头皮:“苏老师怎么这么自恋?”

苏沐秋也不在意他口是心非,靠过去隔着裤子布料亲了亲某样已经挺立起来的东西:“他说不想我,那你就再忍忍吧。”

叶修笑出声来,把人抱过来坐在自己腿上:“你呢?”

“我什么?”

“想它吗?”一边说一边亲上很久没有触碰过的红润嘴唇。

苏沐秋脸红了红,然而还是很诚实地轻轻应了一声。

叶修眸色微深,稍稍用力捏了捏手下圆润的臀部。

 

一觉醒来夜色居然已经浓黑了。

叶修全身有些懒洋洋,这一觉睡得很安稳,连隔壁楼下的狗叫都没有让他醒过来。

本来不想动,不过原本睡在身边的人不见了,他醒了醒神,起身下楼。

苏沐秋在厨房里煮面,见他下来说等一下就可以吃了,让他先去洗把脸。

两碗没多少配料又算不上多么美味的面,摆在餐桌上热气腾腾的,闻上去不如速食面香,不过叶修埋头吃得挺认真。

苏沐秋抱怨他也不知道买点东西,冰箱里空空荡荡的,一株大白菜还是他走之前留下的,撕了好几层叶子才见到好的部分。

叶修将鸡蛋扔进他碗里:“一个蛋换你闭嘴。”

苏沐秋被他气死了:“懒得管你!”

 

嘴上说着懒得管他,第二天一早把人叫起来去了超市。

叶修睡眼朦胧,慢吞吞地跟在他后面,去完超市去菜市场,大妈大叔们很热情,问苏教授你回来了啊?好久没见到你咯!大家都很想你啊!

苏教授见状也有些感动,一口气买了好些东西。

叶修拎着菜作无语状:“买这么多放在那里也会坏掉啊。”他们俩一个德行,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是懒得进厨房的。

苏沐秋也在反思自己的冲动消费,犹豫道:“要不我带一些到学校去?”

“……”叶修叹气,“你高兴就好。”

 

过了两天满满当当的假期,苏沐秋在星期一上午返回R学院。

叶修把他送上车,一只胳膊压在车顶边缘,微微弯身对着里面的人说:“周末回来吗?”

“看情况吧。”苏沐秋拉过安全带系上,对着他勾了勾手指。

叶修将头又底下一些,苏沐秋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我走了。”

“嗯,”叶修弯起嘴角,“下星期我过去吧。”

“你有时间?”训练阶段不是没有假期的吗?

“会有的。”叶修说,“路上小心。”

苏沐秋比了个OK,发动车子驶了出去。

 

END


评论(22)
热度(315)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