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修伞】十拿九稳

*摸个鱼,题目随便乱取的

*无聊的日常


天气冷了,微博上有人晒出了西湖飘雪的照片。

苏沐秋无聊的时候翻了翻,疑惑地问有那么美吗,我看着有点像头皮屑啊。

头皮屑不头皮屑叶修不关心,他只是觉得苏沐秋这人有时候脑回路跟他那张脸一点都不相符。

临近跨年,嘉世放了三天假。

这几年苏沐秋赚的钱不少,以前的老房子早就不租了,两年前他贷款在嘉世附近买了套房,放假以后他跟叶修也算有个去处,不用带着妹妹躲在俱乐部度过假期。

不过就算在家里,三个人也不知道要怎么跨年比较好玩。

苏沐橙说可以出去吃火锅。

苏沐秋把手塞进叶修的衣领里暖着,他刚洗了点水果出来,贪图方便懒得用热水,这会儿十指冻得冰凉:“自己买一点在家里吃不就好了。”说着又自己否定了这个提议,“不行,吃得一屋子火锅味,还是出去吧。”

叶修被他的手指冻得缩了缩脖子:“不就是上午输给我了吗,用这种方法报仇啊?”

“滚球,输的迟早赢回来,别得意啊你。”

叶修嘴上抱怨他,倒也没有付诸实际行动把他的手拉出来。

苏沐橙看着他们俩歪了歪脑袋,说:“顺便去西湖看看雪吧?我好多年没去过西湖了。”

“这么冷的天出门啊?”叶修是个标准的宅男。

“去微博上找点图片看看不就行了。”她哥也是半点情趣没有。

“去吧去吧。”苏沐橙蹦过去抱住她哥的胳膊,“我很久没跟你们出去玩了。”

苏沐秋叹气:“算了,那你明天自己裹厚一点,团个西湖边上的火锅店好了,看完了顺便去吃晚饭。”

苏沐橙欢欢喜喜的拿出手机开始团购。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反正只是去西湖,没必要起太早。

苏沐橙很听话的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毛绒绒的雪地靴看上去特别暖。

要出门的时候她盯着叶修跟苏沐秋,总觉得忘了什么东西。

幸好换鞋时想起来了,她冲回房间把东西拿出来递给两个人,说:“给,新年快乐。”

那是两个耳罩,其中一个是粉红色的,耳套部分做成了猫爪肉垫的形状,很符合时下少女的萌系审美眼光。另外一个是正常的灰色,光秃秃一个压扁的球。

叶修眼疾手快,一把拿过灰色的那个:“我要这个!”

苏沐秋无法,只能接过剩下的那个,看到苏沐橙捂着嘴偷笑,他奇怪地问你这究竟是想对你哥我好还是想坑我啊?

苏沐橙笑嘻嘻:“当然是想对你好啦,快戴起来看看。”

苏沐秋实力拒绝。

“那要不我跟你换?”他妹妹提议道。

苏沐秋看了一眼她耳朵上兔耳形状的耳罩:“苏沐橙我小时候没虐待你吧?”

 

苏沐秋本来坚决不戴,但是一出门寒风呼呼的,夹带着雪花片儿飘到他脸上,没一会儿耳朵就冻得通红了。

叶修那家伙很没有心理压力的把耳罩戴上了,用戴了手套的手摸了摸他的耳朵:“你也不怕耳朵上长冻疮啊?”

苏沐秋想了想,很没骨气的也给戴上了。

脸冻得有点红,粉红色的耳罩,绒绒的细毛拂在他的脸颊边。苏沐橙艰难地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用牙齿咬掉手套给她哥拍了张照片。

苏沐秋没好气:“不准发微博!”

“好好好。”苏沐橙笑眯眯地又拍了好几张,有点遗憾地打消了发微博的念头。

 

落雪西湖的照片虽然在微博上被转了几万发,但是真正来到西湖边才发现,冒着风雪和寒冷出来看头皮屑的傻缺其实没几个,他们就是没几个里的三个。

出租车下在北山路,走两步就到了断桥。

苏沐橙从包里把相机拿出来,站在桥上往远处拍,纷纷扬扬的雪花确实有点像头皮屑,她虽然不同意她哥的比喻,但不得不说有点被洗脑了,居然越看越像。

苏沐秋跳着脚,只穿了一双板鞋他现在脚都是冰凉的。

叶修站在他旁边,看他耳朵上戴着猫肉垫,蹦得像个兔子似的,不由有点囧又有点好笑:“你行不行啊,这么点冷就受不了啊?”

他其实知道苏沐秋特别不耐寒,以前冬天晚上睡觉,睡着之前两个人都是好好的各躺各的,一觉醒来他怀里准塞着一个人。这人寻找热源的本能特别强。

“行啊,有什么不行的。”

死鸭子嘴硬,叶修心想。

 

苏沐橙拍了点照片,招呼他们走,三个人继续向前。

从断桥过去是白堤,一路望到头也没几个人。西湖湖面上升起朦胧的雾,清丽的江南景色被雪色覆盖,显出一丝平日里难以得见的素净。

有风从湖面上吹过来,苏沐秋一边走一边跳,脸颊冻得红红的,一张嘴呼出一阵白色的雾气:“老叶,你觉得杭州怎么样啊?”

“啊?”叶修愣了愣,“什么怎么样?”

“地方怎么样,吃的怎么样,人怎么样,简单来说就是风土人情怎么样?你也来好些年了吧?”

“你帮政府做外来务工人员满意度调查吗?”

苏沐秋瞪了某个外来务工人员一眼:“废话这么多。”

叶修凭着记忆回忆他刚才的问题,回答:“地方还可以,吃的还可以,人也还可以,简单来说就是风土人情还可以。”

 

苏沐秋撇撇嘴,对于他的答案有点小小的介意。

地方他不管,吃的他其实也不关心。

“人”居然也是还可以。

大写的没良心。

 

没良心的男人看他脸颊冻得通红,伸手给他捂了捂,奈何隔着手套,温度也传递不过去。

苏沐秋抬眸看了他一会儿,不禁问道:“人也只是还可以啊?”

叶修扬了扬眉,盯着他的表情,像是窥探到了什么,笑道:“你说呢?”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这四两拨千斤玩得真是太顺溜了。

他眼珠子一转,看到苏沐橙拿着相机去拍落了雪的树枝,早就跑出很远了,急急忙忙拉着叶修追过去。

经过楼外楼的时候苏沐秋感叹了一句老子长这么大居然连西湖醋鱼都还没吃过啊!

叶修说我请你吃啊。

苏沐秋说省了吧,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钱暗搓搓用来干嘛了啊?你能管好自己每个月的烟钱我就谢天谢地了。

叶修干咳两声。

 

走了一下午,身体渐渐热起来,没有一开始那么冷了。

五点多一点三个人去了火锅店,人不多不少,刚刚好。

火锅店里热气腾腾的,跟外面的气氛天差地别。点了一桌子菜,三个人扫荡精光,撑着肚子在夜晚的寒风中散了会儿步。

 

回到家苏沐秋赶苏沐橙先去洗了个热水澡。

火锅的味道飘了一身,他脱掉外套,开了空调。

一整天都戴着妹妹送的耳罩,耳朵倒是没遭什么罪,虽然忍受了一些异样的目光。

叶修开了电视,各大卫视都在放跨年晚会,群星云集,热闹非凡,他有一眼没一眼的瞅着。

苏沐秋从房间里走出来,看了看说:“又一年过去了……”

“是啊,新年快乐。”

苏沐秋侧头:“难得啊,你也会说好话。”

“怎么不会说了,恭喜发财五福临门吉祥如意岁岁平安,想听多少我都说给你听。”

“晚了,现在不想听了。”

叶修失笑:“还记仇呢?你这人心眼也就这么小。”他伸出食指和大拇指给他捏了个缝。

“懒得跟你说,我洗澡去。”

“沐橙还没洗好,你洗什么啊?”

苏沐秋头也不回:“我先找衣服不行啊!”

 

晚上睡觉之前苏沐秋把脚塞进叶修的两条大腿之间,叶修自觉地给他捂着。

这人毛病有点多,可能跟以前那场车祸有关系,怕冷畏寒,常年手足冰凉。平时在训练室里开着空调手也没有多热。

被窝里暖烘烘的,走了一天苏沐秋也有点累了,有那么个天然热源在身边,不一会儿就开始神思模糊昏昏欲睡了。

叶修用一只手撑起脑袋看他,想起他今天问自己的问题。

地方怎么样?吃的怎么样?人怎么样?

地方没在意,吃的不上心,至于人……他凝视着他的睡脸,各方面都好,就是有点迟钝,这么多年了,他都察觉了这人却还没开窍。

叶修俯下身亲了亲他红润的嘴唇,笑了笑,不过他也不急,偶尔像这样偷个香也是别样的情趣。

反正对于苏沐秋,他十拿九稳。


END


评论(29)
热度(492)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