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修伞】蝴蝶

*幼驯染

*流水账+白开水,私设多


蝴蝶


1


三年级新学期入学,班里转来一个新生,班主任老师站在讲台上笑容甜美语气和蔼,嘱咐大家一定要跟新来的小朋友好好相处。

“好!”拖拖拉拉的稚嫩童音里有孩童特有的天真与善意,大家睁着好奇的双眼盯着老师旁边的新生看。

“接下来我们请新同学自我介绍一下,大家鼓掌欢迎。”

啪啪啪,啪啪啪,热烈的掌声中,长相白净但略偏瘦的小男孩说:“大家好,我叫苏沐秋,以后请多多指教。”

“嗯,非常好,沐秋以后就坐……”班主任环视四周,“就坐叶修前面那个位子吧!”

苏沐秋顺着老师手指的方向看去,与听到点名茫然抬头的男生视线相撞。


2


“苏沐秋,晚上要去前庙看戏吗?我听妈妈说今晚演梁山伯和祝英台,就是会变蝴蝶的那个。”女生背着手在扫地的男孩面前说。

“人怎么可能变蝴蝶?”男孩一脸不相信。

“就是会变啊。”

苏沐秋歪歪头,“要怎么变?”

“要……要……”女生答不出来,脸都皱起来了。

他用小大人的口气说:“不知道了吧?就是假的。”

女生跺了跺脚,急忙说:“喜欢上另外一个人,就可以变蝴蝶了!”

“啊?”苏沐秋吃了一惊,“喜欢上另外一个人就会变蝴蝶?”

“是啊!”她为自己想出了答案感到高兴,“就是因为梁山伯和祝英台太喜欢对方,所以两个人才会变成蝴蝶的。”

苏沐秋小小的脸上露出伤脑筋的表情,皱了皱鼻子,“那我不要喜欢别人了,才不想变蝴蝶。”

“苏沐秋你好了没啊?去倒垃圾啦。”教室门口有人懒洋洋地叫他。

苏沐秋答了一声“来了”,把扫帚放回卫生角,跟站在门口的那个男生一起倒垃圾去了。


3


早晨六点半,叶奶奶往叶修的小书包里塞好了开水杯和小面包,如同往常一样说“路上小心。”

“知道了,奶奶再见。”叶修把书包背起来出门。

苏沐秋叔叔的家跟他奶奶家离得不远,走路过去大概五分钟。

快要夏天了,树叶绿得发亮,上面还有细细碎碎的露珠。地面没有跟村里的大马路一样铺上水泥,踩上去会有细微嘎吱嘎吱的响声。

“叶修你好慢。”同样背着书包的苏沐秋站在路边,脚踢着石子,一见到他就抱怨。

“现在七点钟都没到。”叶修冷静地指出来。

苏沐秋等他走到身边,跟他一起并排往前走,“又不是不会迟到就说明你不慢,我都在这里把早饭吃完了。”

“不会迟到不就行了。你妹妹呢?”

“我婶婶送她去了。昨天数学练习册最后一道题你做出来了吗?”

“当然啦,很简单的,要我教你吗?”

苏沐秋对着他做了个鬼脸,“才不用,我也做出来了,你答案多少?”

叶修回忆了一下,“18。”

“我也是18。”


4


暑假叶修没有回城里爸爸妈妈那儿,继续住在乡下。

人年岁大了大概都会恋旧,老家的一屋一瓦都是心头上的肉,他的爷爷奶奶说什么都不愿意去城里跟儿子儿媳一起,非得住在这里。

父母问叶修和叶秋,你们谁愿意回老家陪爷爷奶奶呀?叶修死死攥住弟弟的惯用手,自己举得飞快。叶秋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可以用另外一只,然而大势已去,叶爸爸一锤定音,叶修快,叶修去!

于是二年级的时候叶修就被送到乡下陪爷爷奶奶,离开爸妈他也不在意,反而如鱼得水。后来来了苏沐秋,生活更加春风得意。

七八月天亮得快,五六点钟就天光大亮,两个人比上学的时候起得还早,骑着辆破自行车上山下海。

自行车是叶修爷爷的,叶修用了两天的时间学会,一学会就一路按着沙哑的车铃拐到苏沐秋家,停在门口喊他出来,带着他去乡间小道上溜了一圈。

苏沐秋吓死了,叶爷爷的车特别高,叶修坐在车座上脚都点不到脚踏板。骑起来倒是稳的,就是看上去惊悚。村子里的人大都认识叶修,跟苏沐秋也熟了,一路过去不少人在喊哎呦慢一点啊、遭罪啊骑那么快不要摔跤啊……

苏沐秋双手紧紧抓着车座,不放心地喊叶修要不你慢一点吧。

叶修头也不回,“没事儿,摔不着你。”

确实没摔着,自行车稳稳停在苏沐秋叔叔家门口,苏沐橙听到车铃声哒哒哒跑出来说:“哥哥吃饭啦。”

两个人约定了第二天见面的时间,叶修又骑上车呼啦啦走了。


5


学校举行秋季运动会,苏沐秋他们四年级的集体项目是拔河,体育课上老师传授他们拔河的技巧,人要往后倒,要一二三一起用力,最有力气的同学站在最后面。

苏沐秋站最前面,男生里他最瘦小。

叶修隔着好几个同学看到苏沐秋发色偏黄的脑袋,心想这就是奶奶说的不好好吃饭就会营养不良吧。

第二天他从家里摸出来一罐牛奶,趁着苏沐秋去上厕所放到他桌子上,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对坐自己后面的同学说:“你这道题错啦,白日依山尽的后面一句是黄河入海流,不是红掌拨清波。”

等苏沐秋回来他又按耐不住好奇心偷偷瞄了瞄他,只见男孩拿着牛奶露出一头雾水的表情,向四周左右问:“谁的啊?怎么放我这儿了?”

周围的同学都说不知道啊!

叶修见他还打算去问老师,不得不拉住他,“喂喂,放你桌上就喝掉好了,怎么那么多事。”

“哦……”苏沐秋哼哼,“你的哦?”

叶修看天看地看课桌,就是不看他,“管那么多,叫你喝你就喝。”

那罐牛奶最后被他们一人一半解决掉了。


运动会当天全班同学都喊破了喉咙,“一二三一二三”此起彼伏,最后还是输掉了。

对面班级有一个特别壮的高个子,杵在最后像一座山。

苏沐秋甩着手说那人吃什么长大的啊。

叶修手也疼,粗糙的麻绳磨得手掌心通红的,“不知道。”

“我以后也要长成那样。”语气里有小小的不甘心。

叶修惊恐地说:“你要那样我就不喜欢你了。”

“谁要你喜欢啦!”

叶修心里别扭,吃饭都想着万一苏沐秋以后长成隔壁班同学那么壮怎么办。晚上还做了噩梦,梦里的苏沐秋脸还是现在的脸,身子却壮得像座小山,吓得他惊醒过来。


6


升上五年级以后叶修的爸爸妈妈来乡下看他,带着他的双胞胎弟弟。苏沐秋来找他玩,看到一辆锃亮的小轿车停在路口,把路都堵了,前进的脚步不由迟疑了一下。

还是叶修偷偷溜出来碰到他,拉着他一起玩卡牌。卡牌是吃干脆面收集来的,有一段时间他们每天的零花钱都用来买了那个牌子的干脆面,后来收集全了,人也跟着上火了。

被吩咐出来找哥哥的叶秋看到后立马把母亲交代的任务抛到了脑后,跟着他们一起玩了起来。

最后还是叶奶奶亲自出来找,才拎着两个孙子回了家。

苏沐秋同情地望着一脸不乐意的叶修,跟他挥手再见。


叶修爸妈这次回来,没几天就走了,毕竟叶秋还要上学。叶修像是关了两天禁闭终于被放出来一样,他面上不显,自行车却骑得更快了。

叶修虽然没说,但苏沐秋觉得他似乎不是很喜欢跟爸爸妈妈回城里,每次寒假回去都拖拖拉拉,回来却一刻不迟。


7


学校组织了一次家长会,要学生们把通知带回去。

叶修跟苏沐秋一起回家,见他难得闷闷不乐,不禁问:“你怎么了?”

苏沐秋抿了抿唇,稚气的脸上露出与年龄不符的困扰和忧虑,“家长会……不知道怎么办。”

叶修想了想,“你叔叔和婶婶没空吗?”

苏沐秋摇摇头,“小橙和小旭都要开,人不够。”

小旭是苏沐秋叔叔的亲儿子,正在读五年级,这次学校开家长会,他家三个小孩,家长却只有两个。

叶修思考了一下,说:“那我把爷爷借给你?”

苏沐秋看起来有点心动,最后还是拒绝了,“不用了,还是跟老师实话实说吧。”

叶修脚步停住,凝视着他一向有活力但现在有点恹的身影,像一株被风雪压弯了腰的小草。他突然快走两步上前从背后双手环住他的脖子,说:“没关系,以后我给你开家长会。”

苏沐秋愣了愣,带着点歉意说:“叶修你真好,以后我再也不趁你睡觉给你扎小辫了。”

知道真相的叶修觉得自己一腔心意喂了狗了。


8


农村的夏天总是充满了阳光与蝉鸣。

小升初的那个暑假,没有暑假作业,两个人玩得更加肆无忌惮。

村里有一条小溪,水不深,婶婶阿姨们都喜欢在那里洗衣服,太阳光下波光粼粼,十分漂亮。

苏沐秋挽起裤腿走下去,溪水清凉又干净。他对叶修招手,“过来啊,赖在那干嘛?”

叶修双手枕在脑后靠坐在一棵大树下,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眯了眯眼,“不要,热死了。”

“懒不死你。”苏沐秋也不去管他,脚丫子把溪水踩得啪啪响。

叶修见他玩得开心,想了想爬起来跑过去,手一撩糊了他一脸水。

苏沐秋气死了,脚一抬还了他一脸水,还是自己的洗脚水。


以后回想起来,觉得真是太幼稚了。


9


上了初中,两个人很幸运还是在同一班,就是位子离得有点远,不再是一前一后。

叶修发现上了初中以后苏沐秋有了明显的变化,头发虽然还是偏黄,但是发质不再跟刚认识时候一样干枯毛躁了,摸上去柔柔顺顺的。身形抽长了一点,下巴倒是一如既往有点尖尖的,还是瘦。

他微妙地问他:“你怎么偷偷长高了?”

苏沐秋没好气地白他一眼,“你就没长高吗?”

叶修比了比自己和他,释怀了,自己也长高了。


初中的学校里漂浮着一股青春萌动的气息。

男生与女生之间一些稍显亲密的接触,一个眼神的对视,都能让其他人津津乐道很久。

三班的那个谁谁谁好像喜欢我们班的那谁谁耶,每次上厕所经过的时候眼睛都要玩我们教室里瞄。

哇你知道吗,我看到那谁今天收到了一封信,你说会不会……是情书啊?

口口相传的八卦中,全都是少年人隐蔽而悸动的心。


叶修对这些一概不知,他似乎天生对于这种东西少一根筋,跟苏沐秋讨论讨论放学了要不要去校门口玩游戏机还更加起劲点。


初二那一年苏沐秋被同班的一个女生告白了,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回应,脑袋一热脱口而出一句对不起。女生涨红了脸,眼里泛着水光,转身跑了。

苏沐秋伸手想叫住她,又不知道叫住了说什么好,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越跑越远。

躲在旁边的叶修凉凉道:“人都走了,还看。”

苏沐秋一脸尴尬,偷偷松了口气,心有余悸:“吓死我了……”

叶修仔细打量他一番,第一次认识到,这个自己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已经长成了一个会被女生喜欢的少年了。


10


叶修他们班班主任是教他们语文的,是个男的。

班主任老师除了教书以外,最大的爱好就是打篮球。

每周三下午看他跟其他老师一起打篮球赛是他们班学生最喜欢干的事。

一颗颗脑袋挤在窗户口,看着球场上平时严肃的老师们神采飞扬,师生之间天然的距离感似乎都消失了。

所以叶修他们班男生平时最喜欢干的事也是打篮球,体育课上经常跟体育老师讨价还价,体育老师心软,最后总会留出十五分钟的时间给他们。

叶修和苏沐秋通常都在同一队,两个人默契十足,联起手来大杀四方,搞得最后班里的同学表示除非他们不在一个队,不然就不跟他们打了。

苏沐秋气得跳脚,说他们一点没有竞技精神。

最后也不得不妥协,两个人分在不同的队里。合作时默契的仿佛心有灵犀,立场对立,居然也能打出针锋相对的架势。同学们特别疑惑的问你们关系到底好还是不好啊?

叶修接过苏沐秋递过来的水,随口回:“你猜?猜对也没奖。”


中考之前叶奶奶特别焦虑,每天都睡不到五点钟,非得早起给孙子热牛奶煮鸡蛋,还配着小米粥和包子,生怕饿了他一样。

叶修抛了抛手里椭圆的鸡蛋,貌似随意地说:“奶奶,明天你给我煮两个吧。”

叶奶奶一叠声应下来,他想吃,她还高兴呢。


叶修第二天兜里揣了个蛋上学去了,路上遇到苏沐秋,把蛋抛给他。

苏沐秋接住看了看,疑惑地问:“干嘛呢这是。”

“给你吃啊。”

苏沐秋走过去用鸡蛋在他肩膀上滚了一圈,“怎么对我这么好,有什么企图?”

“哎呦我去……”叶修痛心地说,“苏沐秋你怎么这么没良心?”

苏沐秋挠了挠头,嘀咕了一声“开玩笑的”,见他还不理自己,从背后扑上去抱住他的脖子,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开玩笑的!”

叶修被他突如其来的一下弄得差点摔倒,只好说:“知道了知道了你赶紧下来。”


11


中考是去镇里最好的高中考。

一帮学生睁着好奇的双眼左右观察,比村里他们初中的教学楼更加崭新气派,教室也更加明亮宽敞。

进场之前苏沐秋趁着去厕所的功夫跑到叶修的考场,冲过去抱了他一下,对着他说:“加油!”

叶修怔了怔,刚反应过来那人已经跑走了,一阵风似的。


最后一门的考试卷交上去以后,苏沐秋松了一口气,过去九年的学习成果似乎都在那几张小小的试卷上。

但他知道并不是的,过去九年的经历与知识,全都在他的身体里,融汇成现在坐在考场里的他。

在校车前各班级集合,苏沐秋遇到叶修,两个人都没有问对方考得怎么样,相处与对话一切照旧。


12


放榜前的那天傍晚,叶修骑着爷爷的自行车去给他奶奶买酱油,路过苏沐秋家的时候喊了一嗓子。

苏沐秋从楼上跑下来,楼梯踩得嘭嘭响。

叶修对着自己身后一撇脸,“上来。”

苏沐秋也不问他干嘛,灵活地跳上后座,晃了晃两条腿,“起驾。”

叶修双脚一蹬,车轮子咕噜噜地转了出去,晚风吹拂起他们的衣角,远远看去分外年少轻狂。


买好酱油叶修说,我高中可能要回城里读。

苏沐秋看着自己的脚尖,“早就猜到了。”


其实小学毕业的时候叶修就可以走了,一直被他拖到了初中毕业。


苏沐秋踢出一颗石子,“什么时候走?”

叶修把酱油放进车篮里,“大概等过完暑假吧。”

“哦……”他应了一声。自行车动了起来,苏沐秋想了想,抓在车座上的手往上抬,环住了叶修的腰。

骑车的人腰部肌肉僵硬了一下,随即放松了下来。

一切如常。


苏沐秋的成绩上了镇上重点高中的分数线,大手一挥请叶修和家里的两个小的吃冰棍。

红豆味和香草味,苏沐橙举棋不定求助哥哥。

苏沐秋想了想,给她买了红豆味的。

吃的到手了,两个小的嫌天气太热,笑嘻嘻地溜了,留下苏沐秋和叶修。

太没良心了。苏沐秋愤愤。


他跟妹妹一样要了红豆味的,但看着叶修吃香草的又想要尝尝。

叶修哼笑一声,把自己的递到他嘴边,“试试?”

苏沐秋也不跟他客气,张嘴就是一大口,咬进嘴里冰得牙都酸了。


四周一丝风也无,只有蝉在头顶鸣叫。

“知了——知了——知了——”

夏天就这么过去了。


13


叶修在城里的高中认识一些新朋友。

城里跟乡下不一样,学生们穿着齐整,举止矜持,跟以往他那些整天泥里来土里去的朋友不同。

他并没有什么不习惯,每天跟叶秋一起上学放学。只是偶尔坐在车里看到外面马路上有带着人的自行车会不由多看两眼。

班里有一个叫做楼冠宁的同学,有一次买了一辆特别酷炫的山地车,于是响应政府节能环保,开始骑自行车上学。叶修每次看他风一样的来又风一样的去就一阵可乐。


14


国庆长假叶修去了奶奶家,行李一放就出门去找人了。

站在他家门口拉长声音喊:“苏沐秋——”

苏沐橙从窗户口探出脑袋说:“哥哥听说你回来了,就去找你啦。”

叶修内心一动,接着疑惑道:“我路上没看到人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


于是又往回走,这回遇到了,叶修见他跑得满头大汗,不知为何很想笑,最后也真的就笑了起来,“你去跑一千米了吗?”

苏沐秋匀了匀气,白他一眼,“要你管。”

十月份阳光还很浓烈,在大太阳下跑了一圈,他白皙的脸上泛起了薄薄的嫣红。叶修把拿在手上的鸭舌帽套在他的头顶。


叶修带了游戏机回来,两个人窝在叶修房间里把各种模式都通关了一遍。

苏沐秋往他床上一躺,伸了个懒腰,“我可真是天才。”

叶修想笑又没好意思,只能点头附和,“嗯,你是天才。”

“你那什么口气,这么敷衍。”

“就是敷衍敷衍你。”

苏沐秋气得扔过去一个枕头,叶修不慌不忙地接住。


15


七号下午叶家的司机来接,苏沐秋送他上车。

叶修像刚来那天一样把自己的帽子压在他的头上说:“下次见。”

苏沐秋没跟他抬杠,好好地说了一句“再见”。


16


再见已经是寒假了,叶修一家难得回老家过年,叶家两老把屋子里外打扫了一遍。苏沐秋偶然经过发现两位老人家在搬院子里的水缸,急忙跑进去帮忙,又帮他们掸了掸蜘蛛网,要爬得很高,老年人做起来不方便。

叶奶奶笑眯眯地拿出橘子给他说:“好孩子,谢谢啦。”

苏沐秋也笑着说:“不用谢。”

接着又陪着他们说了一些闲话才告辞。


叶修跟叶秋比他们父母早回来,帮着奶奶把自己的和父母的床铺好。叶奶奶跟叶修说让他带着叶秋出去转转,这里他待了那么多年,叶秋却还陌生。

叶秋很开心,走在路上脚步都轻快了,一回头看到自己哥哥又矜持了起来,偷偷问:“哥你是不是不愿意带着我玩儿啊?”

叶修斜睨他一眼,“你想多了。”

“那你干嘛一脸不高兴……”

“……”这个要怎么说?只能沉默。


17


最后还是苏沐秋来找的他。

他跟叶秋逛了大半个村子,回到家看到苏沐秋坐在屋檐下的小竹椅上,正在帮叶奶奶刨土豆。

叶修脚步顿了顿。

冬天天色暗得快,才四五点钟,叶奶奶就把灯亮起来了。

苏沐秋背对着屋子里的灯光,整个人散发出柔和的光晕。因为是面对老人,所以秀丽的脸上表情显得耐心又温柔。

叶奶奶不时地提醒他小心一点别割到手,他不厌其烦地回应好、知道了、不会的。


叶秋跟着叶奶奶去厨房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灶台。

叶修把人往自己房间里带。

苏沐秋站在书桌边捣鼓他带回来的新款游戏机,随口说:“又买新的了啊,之前那个太没有难度了,这次的……”

剩下的声音消失在了喉咙口,他感受到从背部贴上来的热源,突然什么话都忘记了。


只觉得心跳鼓动,仿佛有什么要破茧而出。


18


叶修状似不经意地问他想考什么大学。

苏沐秋把手放到唇边哈出一口气,“H市的R大吧。”

“这么早就决定好了?”他本来是随口一问,没想到真的得到了答案。

“那当然啦,要早点做好准备啊,R大可不好考。”


R大不好考,全国人民都知道。


寒假结束,叶修回家查了下R大的资料,分数线高的不像话。

他叹口气,心想这人可真会给人出难题。


19


叶修高二的时候叶奶奶生了一场大病,家里的父母终于强硬起来,非得把两个老的接过来就近照顾。

那段时间家里有点混乱,老人倔强,跟儿子儿媳吵了好几场架,非要病好了就回去。叶修爸爸性格也硬,就是不给走。

最后别别扭扭的,终于在家里住了下来。


自从爷爷奶奶从乡下搬出来,叶修没了借口回去,父亲也不允许他一个人往外跑。他跟苏沐秋一年多没见面,只能偶尔通通电话。


高考之前两个人交流了一番,苏沐秋说自己模拟考的成绩考R大问题不大。

叶修笑他盲目自信。

苏沐秋哼了一声说那咱们走着瞧。


电话里的声音稍微有点失真,叶修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去见他一面。

于是留了张纸条,不管不顾溜了出去,行李也没带,只带着一些钱。

他还没自己坐车回老家过,公交车转大巴,大巴转城乡公交,最后招了一辆小三轮,到的时候已经晚上了,周围田地里都是青蛙和虫子的叫声。


来到苏沐秋家,苏家一家正在吃饭,看到叶修孤零零一个人连忙招呼他进来吃。

晚上自然是跟苏沐秋一起睡,单人床上躺着两个人显得十分拥挤,睡不太习惯,只好睁着眼睛聊天。

苏沐秋问他发什么疯呢。

叶修说不知道,想来就来了。

苏沐秋无语半晌,“一个星期后就要高考了。”

“是啊,就要高考了,所以我觉得要来看看你。”

苏沐秋抿唇笑起来,翻身撑到叶修上方,“看啊,你仔细看。”

叶修真的开始仔细看他,似乎与小时候变化不大,却又觉得完全不一样,眉眼更加柔和了,整张脸清隽秀丽,只有下巴依旧尖尖的,好像这么多年来没有变过一样。

苏沐秋被他盯得有点不自在,躺回去翻了个身,“睡觉了。”

叶修勾唇一笑,说了声晚安。


20


回到家意料之中挨了一顿骂,但是高考生总是有豁免权的,也就是骂两句而已。


高考前一天晚上,叶修躺在床上,突然回想起三年之前,那个人冲过来抱住自己说了一声加油。

那个时候其实就已经知道自己要走了吧。

他闭上眼睛,一边回忆数学公式一边进入了梦乡。


梦里有个少年,变成蝴蝶忽忽悠悠地,飞进了他的心里。


21


大学开学一般都比小初高中晚,叶修靠在火车站出口处,脚边放了一个行李箱。

大屏幕上放出了又一班列车的进站提醒。

刚打算去接人就发现鞋带散了,他蹲下身来系,不知道怎么手一抖打了个死结,他“啧”了一声,又花了一点时间解。

忽然背后伸过来一双手按在他的眼睛上,有个人用带着笑意的声音说:“猜猜我是谁。”

叶修笑起来,拉下他的手,轻轻吻了一下他的掌心。


END





评论(49)
热度(562)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