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修伞】走走走(四)

*综艺梗,恶搞,慎入,没考据

*流水账

*一二三归档往前翻,有虫跟我说一下=3=

*不得了,还没完,字数爆成这样我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四)


除了两个明星,我们摄制组这么一大票人也得买门票,之前交涉的时候我们苏PD好说歹说,希望能够帮忙免一下,毕竟这也是一种宣传啊!

但是游乐园的负责人油盐不进,一句“得不偿失”堵得一向伶牙俐齿的苏PD哑口无言。

S市的这所游乐园不缺客流量,反倒是我们来这里做节目可能给他们带来麻烦。

跟着检票进去,我对着身边的其他PD感叹,长这么大我还没来过呢。

孙PD点点头,眼睛看着前方说:“没来过才好看啊。”

“啊?”我疑惑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恍然大悟。

某两个大明星正拿着游园指南一本正经地讨论应该从哪个开始玩。

叶修随手翻着那本从入口处抽来的指南:“先去玩旋转木马吧。”

苏沐秋一脸鄙视:“旋转木马离这么远,我们难道不应该把近的这些先玩了?”

叶修四处看了看:“那边是海盗船,前边是激流勇进,左边是抓娃娃机,苏影帝你觉得哪个适合我们玩?”

苏沐秋噎了一下,指着海盗船说:“你可以玩那个!”

叶修扭头往前走:“说什么傻话,走了。”

“啊哈哈哈,叶修你是不是怕了?”苏沐秋牵住小核桃的手跟在叶修后面笑他。

走了几步两个人又停了下来,苏沐秋蹲下来问小核桃想玩什么。孩子干脆利落地往一个方向一指,叶修顺着看过去,我发现他脸色变得有点复杂。

他跟着蹲下来说;“咳咳,不是我们不带你去,那个小孩子不能玩。”

小核桃有点不明白似的眨眨眼。苏沐秋解释:“小核桃还太小,叔叔阿姨不给玩。”

孩子失望地垂下长长的眼睫毛,又想到什么似的,指了指苏沐秋和叶修。

“嗯?”苏沐秋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你让我们去?”

点头,点头。

叶修脸色更加复杂了:“我们去了,你怎么办?”

稚嫩的面孔出现沉吟的表情,小核桃转身蹬蹬地跑到我身边,牵住我的手对着蹲在那边表情僵硬的两个男人微笑。

手心软软的触感真是太美好了,我小心翼翼地抓紧了他的手,跟着小核桃一起对着他们微笑。

两个男人最终在孩子期待的眼神下选择了去一个人就好,石头剪刀布。

鉴于叶神一向狡诈,上去的人当然还是苏沐秋。

跟着的有个粉丝拿着单反大炮从各个角度拍,一边拍一边对身边的同伴说:“诶嘿等下沐秋在海盗船上的糗照我一定要拍下来。”

“别这样……黑照流出去等下又有一大票黑要高潮了。”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想说就算你们不拍,我们的摄像也会忠实记录录影期间明星的一切动态啊……

苏沐秋还在排队,队伍前后的游人都在或大方或偷摸地打量他,倒是不约而同都在笑。然而影帝眼睛盯着晃动幅度越来越大的海盗船,面露绝望:“老叶……”

叶修应了一声:“有什么遗言要交代?”

“……去死吧你!”

喊完这一声工作人员正好放行,苏沐秋被后面的人起哄一样推着进去了,跑都来不及跑。

说实在的苏沐秋不愧是长期面对镜头的专业人士,表情管理很到位,三分钟的海盗船下来除了脸色白了一点,其他都还可以,并没有被我们的摄影机抓拍到什么丑照。他脚步有点飘,强撑着对着面露担忧地小核桃笑了笑,叶修走过去揽住他的肩,又摸了摸他的后脑勺,让他靠在他身上回神。

 

意料之中周围手机相机的快门声咔擦咔擦又响了起来。

“救命萌翻我了叶神好温柔啊啊啊啊啊啊啊——”

“呜沐秋没事吧?”

“爱的抱抱!”

“第一次看他们这么亲密天哪!今天运气怎么这么好!”

 

苏沐秋明显也听到了,尴尬地推开叶修拍了拍自己的脸。

我带着微妙失望的心情,继续跟着他们往前走。

为了缓解一下,叶修带着苏沐秋和小核桃去了抓娃娃机的地方,换了二十块钱硬币。

苏沐秋还白着脸,气倒是顺过来了:“你这纯粹就是烧钱,就你那技术抓得到吗?”

“看我的。”

硬币砸完,苏沐秋苍白的脸色更白了点:“你就是让我来看你怎么浪费掉二十块钱的吗?”他掏出十块钱递给叶修,“去,给哥再换十个硬币。”

叶修自知理亏,跑腿也毫无怨言。

或许是刚才的海盗船攒了人品,十个硬币居然给他夹到了三个,苏沐秋随便挑了跟着的两个粉丝送了,两个小姑娘激动地握着苏沐秋的手不放,一叠声谢谢谢谢。围观的其他粉丝羡慕嫉妒恨,相熟的纷纷上来表示给我摸一下给我摸一下沐秋送的娃娃啊,无意中也算解救了他的困境。

最后一只小黄鸭苏沐秋塞进小核桃怀里,“嘿嘿”一笑:“怎么样,厉害吧!”

小核桃眼睛亮亮的,猛点头。

 

孩子还太小,刺激项目全都不能玩,只能边走边看。

小核桃手里拎着一只小黄鸭,稍微碰一下就会发出“叽叽叽叽叽叽叽叽”的声音,我很奇怪地问孙PD,为什么鸭子会发出鸡的叫声?孙PD用看智障一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游乐园今天还在举行游园会,有个摊子在捞金鱼,小核桃拉了拉苏沐秋的手,表示自己很感兴趣。

叶修用十五块钱问老板买了纸糊的捞鱼工具:“这东西捞得到?”

老板不屑道:“不要自己不会就怪工具啊!”

苏沐秋从他手里接过工具,卷起袖子说:“我来!”

他把小核桃抱到膝盖上坐着,把捞鱼勺放进水里。

我装作围观群众偷偷跑到他后面伸过脖子去看,眼见着一条鱼优哉游哉地游过来了,苏沐秋还是一动不动,白皙的双手浸润在水里,养眼是养眼,你倒是快捞啊!

没等我喊出来,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捞起那条鱼放进了叶修拿着的装了水的塑料袋子里。

苏沐秋在这方面大概特别有天赋,十五块钱生生给捞出五六条金鱼,老板脸都绿了。

最后还了五条回去,只剩下一条给孩子提着玩。

一上午的时间我们把游园会的小摊铺都走了个遍,两个人还很有童心地去参加了袋鼠跳的活动,粉丝们加油喊得都破音了,总算帮小核桃赢回来一个等身高的熊。

解决午饭后的一个小时,我抱着熊蹲在绿化带旁边,看苏沐秋抱着孩子等叶修买冰淇淋回来作为甜点,心里不无怨言。

为什么最后是我抱着?我是一个PD啊不是助理啊还有没有天理了。

然而没人听到我的呐喊。

那边三个人冰淇淋吃得可欢了。

下午终于去玩了旋转木马,小核桃难得不是羞涩地浅浅地微笑,灿烂的笑容带着孩子独有的纯真。

叶修跟苏沐秋陪着他一起上去,两个大男人坐在木马上倒是一点也不拘谨,苏影帝还有心思拿出手机自拍。

“小核桃,看这里。”他举着手机对跟他隔着一个叶修的孩子喊。

小核桃转过脸露出笑容,咔擦一声,苏沐秋心满意足地收了手。

一直跟着的粉丝双眼冒心捧脸状,如果不是太不文明八成就直接叫出声了。

下了旋转木马旁边就有碰碰车,这回是叶修带着孩子去坐,苏沐秋在外面举着手机给他们拍照。有粉丝挤过来问沐秋沐秋你在拍叶神吗要不要相机?我把单反借给你?

苏沐秋好像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不用,还嘱咐人多东西要看好,这么贵的东西不要丢了。

我记得那个粉丝就是之前海盗船那会儿说要拍糗照的那个,听到他的话激动地咬住嘴唇重重点头:“好!”

后面的粉丝见苏沐秋没有拒绝交流,就都慢慢磨蹭上来,七嘴八舌地问问题,估计在学校里都没那么好学。有人问:“沐秋你跟叶神怎么会来参加真人秀呀?”

听到这个问题我不由挺直了脊背,心里小小地骄傲了一下,我说服的呗!

苏沐秋却连幻想的机会都不给我,实诚地回答她:“便宜啊!”

“啊?”

他笑了笑说:“跟着他们出来玩不要钱。”

“哦!”围在一旁的粉丝们恍然大悟,接着都笑了起来。

敢情我们节目组在他眼里就是不要钱还倒贴钱的旅游团吗……

碰碰车时间不长,叶修牵着小核桃出来,苏沐秋看着游园指南对他说:“左边还有鬼屋、跳楼机、过山车……”

“咳……”叶修干咳一声,“别往那边走吧,反正这些也不能玩。”

苏沐秋自然也想起了刚进来时在海盗船上的经历,点头同意:“那走右边那条路吧,有儿童滑梯和蹦床。”

这两样只有未满十岁的孩子可以去玩,叶修和苏沐秋被毫不留情地关在了外面,抱着栏杆拍拍照片。所幸小核桃在里面玩得不错,周围都是同龄人,很快融入了气氛。

 

半个小时出来,小核桃脸上露出了疲倦的神色。玩了一整天,孩子有点受不了,苏沐秋问他想要回去了吗?

小核桃摇摇头,指了指远处的摩天轮。

于是又去坐了摩天轮,临近下午四点钟,我们摄制组一帮人跟着他们一起离开。

走到出口的时候叶修对着还跟着的一帮粉丝说:“今天尽跟着我们了,自己都没怎么玩吧?”

“跟着你们比那些东西好玩多了!”

“没关系!”

“跟你们一起比较好玩!”

叶修啧了一声:“出去就进不来了,趁着还没关门赶紧回去玩一玩吧。”

“没关系,下次再来好好玩一趟!”

“没事叶神你别管我们!”

好说歹说也还是要跟,叶修没法子,只能随便他们了。

出了游乐园来到停车场,苏沐秋把孩子安置在儿童座椅上,问叶修回去要不要他来开车。

叶修捏了捏他的脸,说:“去坐好,我开。”

苏沐秋拍掉他的手:“别捏,在外面呢。”

叶修没什么诚意地“哦”了声:“我忘了。”

这一幕我这个不萌CP的看了都被甜到了,更何况粉丝,激动得都快把拳头塞进嘴里了。

车子开出去以后粉丝们追了一段路,叶修只好停下来,放下窗户说:“别追了,危险。”

他们乖乖停住脚步,目送偶像们离开。

一个小时的车程,孩子睡着了,比起来时欢快的气氛,回去的时候就显得安静很多,搞得我连呼吸都不敢用力,只能拿着手机刷微博。

按照以往的经验,这会儿路透应该已经在粉丝圈里传遍了。

我用叶修和苏沐秋还有叶苏做关键词搜索,果不其然一条路透微博就挂在精选里。

 

叶苏的小棉袄:

39分钟前 来自 iPhone 6s

#叶苏#今天太幸运了去游乐园遇到了来录影的本命们QAQ

[叶苏被路人围观.jpg][沐秋抱小孩.jpg][叶修抱小孩.jpg]

[叶苏爱的抱抱.jpg][沐秋捞金鱼.jpg][叶修袋鼠跳.jpg]

[叶修套礼物.jpg][沐秋抓娃娃.jpg][叶修捏脸.jpg]

 

还很贴心的给小核桃打了码,我把照片点出来,应该是还没PS就急着放出来了,也幸亏歌神和影帝底子够硬。

点开转发和评论,三分之一在问这是什么节目为什么之前都没有消息!三分之一大概是各自唯粉在花痴自己本命,还有三分之一则是在嚎叫最后一张图,被甜晕了。

最后一张照片就是在停车场里,叶修捏着苏沐秋的脸说他来开车那张。我撇撇嘴想如果让你们听到对话不更得疯?怀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优越感我仔细看了一下评论和转发。

 

叶苏按头小分队:

xx-xx 16:22 | 转发 315

最后一张,还要什么我[拜拜][拜拜]

 

我老公叶修说:

xx-xx 16:14 | 转发 203

老公[害羞][爱你]

 

我男票苏沐秋说:

xx-xx 16:18 | 转发 194

亲亲我秋[爱你]

 

肉肉爱吃肉:

xx-xx 16:30 | 转发 78

卧槽我CP!!!!美如画啊啊啊啊啊啊啊最后一张!!为什么这么甜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泪] [泪]

 

橘子虫-耶稣新刊修罗中:

xx-xx 16:35 | 转发 52

抓鱼!袋鼠跳!捏脸!游乐园啊我去!我还画什么画……官方完全不给活路,同人表示没梗了[拜拜]

 

盐汽水:

xx-xx 16:23 | 转发 33

想要我叶捏我脸!想要捏我苏脸!怎么办?在线等!灰常急!

 

以上为热门转发

 

评论里更加凶残,我都能想象出一群姑娘跪在泰山之巅泪流满面一边拿糖往嘴里塞一边大喊苍天饶过谁啊快来救救我他们怎么这么萌啊的景象。

跟这些CP粉比起来,唯粉倒是冷静很多。

我在想都这么久了,他们的那些唯粉还掐架不,毕竟刚出柜的时候可是大掐过一场的,当初还被掐上了热门,叶粉刷的话题是#拒绝捆绑,从我做起#,苏粉刷的话题是#从我做起,拒绝捆绑#。

当时我还没考进土豆台,在家里上网看八卦,差点没心复习。

不过总算都过去了,出轨门的时候有志一同痛骂营销号——虽然之后由于那张传说中“叶修弟弟跟弟媳”的照片又掐了起来,《归去》上映的时候我也看到两家唯粉的一些大粉都在宣传,也不知道是暂时握手言和还是真的接受现实了。娱乐圈啊,真真假假就算是身在其中也搞不清楚。隔壁节目有个PD的口头禅是旁观者清,但就我在这个圈子里不长的时间来看,娱乐圈里的事,旁观者未必就能清起来。  

其实这次会有路透流出节目组早就猜到了,针对需不需要管的问题还特地开会讨论过,最后决定就当作给节目造势,不推波助澜也不打压阻拦。

闲着无聊,顺着转发和评论视奸了好几个叶修和苏沐秋的粉丝,发现很多人都在喊寂寞如雪。

好像确实,这段时间《归去》下映,他们两个又回到了神隐状态,连兴欣老板娘的微博都很久没更新状态了。

 

回去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赶在S市晚高峰之前把小核桃送回了小黄鸭福利院,叶修抱着睡着的孩子把他放到宿舍的床上盖好被子,再轻手轻脚地关门出来。

我眼疾手快地给他们递上接下来的任务卡。

苏沐秋凑过去,轻轻读了出来:“请在晚上八点之前自行解决晚饭问题……管报销吗?”

我嘴角抽了抽,摇头。

苏沐秋一脸老子上了贼船的表情:“嘉宾居然要自己出钱?”

白天因为带着小孩,为了小孩子能够有比较好的体验,没有规定用钱数量,所有的花销节目组都会报销,但只剩下大人以后,就没那么大方了。

我想了想:“不想花钱的话,可以蹭饭?”

“……你们节目组真是大大的有良心。”

福利院所处的并不是热闹繁华的地段,也没什么地方给他们吃饭。两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在福利院食堂吃= =

不过明星就是好,单靠刷脸就蹭到了今天的晚饭,我从包里拿出面包心酸地想,对比工作人员,我们节目组对于嘉宾真的算大大的有良心了。

正打算咬一口面包,就听到苏沐秋喊我:“梁PD,你们过来一起吃吧。”

我心花怒放,当然先要客气一下:“不……不用了吧,这样不太好。”

苏沐秋无奈地说:“装什么装,过来吃吧!” 

于是我跟摄像大叔一起坐上了餐桌,终于吃上了一顿还算正常的饭,内心不可谓不感动。

虽然很煞风景,但是我不得不在他们刚吃好饭的时候就递上下一张任务卡。

“晚上还有任务啊?”他一边拆一边问。

“很简单的。”我嘟囔了一声。

其实任务卡上只是让他们去前院集合而已……

晚上七点钟,八个人终于又集合在了一起。我偷偷看了一眼,除了刘皓脸有点臭以外,其他都还好,喻文州还是很温柔的表情。

照例念了一遍广告,郑轩问:“一天已经过去了,大家累不累啊?”

“……”一片诡异的安静。

“哈哈……”郑轩干笑两声,“怎么了这是,累得没力气了吗……”

“我想等其他人回答了再回答,不然万一他们都说不累,只有我一个人说累,那不是很奇怪吗?”黄少天一本正经地说。

“我只是觉得这个问题很蠢……”楚云秀毫不留情。

喻主播最贴心,只说:“好了,别闹了。”

“压力山大……”郑轩无奈,“……既然大家都累了,那我接下来宣布的消息应该算是一个好消息?

“什么消息?”黄少天问

“就是大家可以休息啦!节目组已经为各位预定好了酒店,解散后就可以去了,希望可以睡个好觉,我们明天见。”说完他拍了拍手,“解散!”

“终于可以去躺着了!”戴妍琦伸了个懒腰。

黄少天提醒她:“喂喂,摄像机还在呢,注意形象啊!”

“不管了!真人秀不就是要把真实面貌跟观众展现出来嘛!我累!我要回去躺着!”

楚云秀掰过她的肩膀说:“好好好,回去休息,走了。”

 

我自然还是要跟着叶修和苏沐秋走。

酒店定另一个区,离小黄鸭儿童福利院四十五分钟车程。这回是苏沐秋坐在副驾驶座,我坐在后座。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叶修一边敲着方向盘一边问我:“酒店干吗定这么远?”

“这是最近的了,附近没有好的酒店。”

他没有接话,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好沉默下来。

红灯了,叶修踩下刹车,拿了自己的外套给一边闭着眼睛的苏沐秋盖上。

“沐秋睡着了?”我没话找话。

叶修“嗯”了声:“别看他睡着了,你说的话他都听得到。”

“啊??”我惊异,“真的假的?”

“当然是假的。”

“……”有意思吗!?

叶修开车的样子很帅,如果不是有规定开播之前内部人员不能发照片,我肯定要拍一张发上微博,八成会涨粉。

闲着无聊我又瞅了两眼苏沐秋,睡着的样子格外清纯,害我小心脏不小心跳快了那么一下下。

“沐秋长得真好……”

听到自己的声音我怔了怔,居然一不小心把心里想的话说出来!

叶修从后视镜瞥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我赶紧端正姿势坐好,坚决不再乱瞄乱说。

到酒店后叶修不得不把他叫起来,我看他的样子好像还有点不舍得,啧啧,没想到这人也有这样的时候,真是开眼界了。我在想如果是在家里他会不会直接把人抱上去?

不过也就是想想,最后苏沐秋还是醒过来了,本来要把叶修的外套还回去,叶修说:“披着吧,刚醒出去会冷。”

居然这么体贴……一瞬间我都疑惑这真是我认识的那个叶修吗?不过那无所谓的语气让我知道这确实是叶修,没被魂穿夺舍。

帮他们办了手续,我跟摄像大叔们送他们到房间门口。

我很专业地说:“房间里装了摄影机,可以当它不存在,好好休息,明天见。”

叶修挥手:“明天见。”说着一扫房卡,推着苏沐秋进去,关门。

“他尿急吗?”我奇怪地问摄像大叔。

摄像大叔拿着镜头对着我,说:“我怎么知道,走了。”

“好吧……”

 

晚上跟摄影大叔在酒店旁边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里吃了关东煮,坐在便利店的高脚凳上看外面车流来来往往,我有点忧郁:“大叔,你年纪比我大,工资比我高,为什么关东煮还要我请你?”

“因为我是你前辈啊。”

前辈难道不更应该照顾后辈吗?我难过地咬进一口鱼丸。

放在一旁的手机提示音响起来,拿过来一看,是苏PD问我她两个哥哥怎么样。我回复她已经进了酒店房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苏PD回了我六个句号。

其实我还蛮想看看他们在房间里会做些什么事的,要等到剪辑的时候才能看到,真可惜。

 

第二天天还没大亮我就跟着摄像大叔一起用前台拿到的房卡偷偷打开了叶修和苏沐秋房间的门。一片静悄悄,看来昨天早起的苏影帝现在也还在睡。

我早起萎靡的精神不由一振,对着摄像大叔做了个小声点的手势,放轻脚步走进去。

他们拉上了酒店里遮光效果很好的窗帘,里面黑漆漆的,还好我没夜盲症,稍微费了点力看到左边的一张床上拱起来的一大块。

因为分在一组的成员要睡在同一个房间,所以预定的是标间。

然而……我看了看明显没人睡的右边那张床,不知道应该摆什么表情。

跟着摄像大叔靠近床头,昏暗的光线中我只能看到侧躺着的叶歌神的半张脸,还有整张脸都埋进了叶修怀里的苏影帝的后脑勺。

我靠,出门在外能不能矜持点,一个晚上分开睡会死人吗?这么一张单人床亏你们两个男人挤了一晚上居然没掉下,这是抱得有多紧啊?

我感觉我现在明白昨天苏沐秋叫叶修起床的原理了,呵呵。

他们睡得这么熟,我居然不知道应不应该叫醒他们……跟摄像大叔眼神交流一番,我咬咬牙,推了推苏沐秋。

“叶神,沐秋,起床了。”

“……”

“……”

没人回应,我再推:“叶神,沐秋,起床了。”

“……”

“嗯?”

苏沐秋总算有反应了,发出一声迷糊的回应,脑袋在叶修怀里蹭了蹭。

黑暗中我瞧见他原本只露出来一点的白皙脸颊慢慢转过来,还没完全睁开眼,看到我吓了一跳,一下子睁大了眼睛:“我去!你怎么进来的?!”

沙哑的声音还带着困意,好听得我一瞬间反应不过来,只能支支吾吾地说:“我、我拿、拿房卡进来的。”

“……”他坐起身来,撸了撸自己头发,不苟同地说,“小姑娘进男生房间要敲门啊,万一有点少儿不宜的东西你怎么办?”

“没关系,大叔在!”我很豪迈地说,“不过你们还在房间里做了少儿不宜的事情吗?”

苏沐秋白了我一眼:“想什么呢,起开,我去洗脸。”

他掀开被子要下床,我配合地退了两步,凭着良好的视力在他掀开被子的时候看到了叶修环在他腰上的手。

叶修环着他,他自然下不了床,我很有急智地在这时递上任务卡,苏沐秋一脸狐疑地接过去翻开来看。

摄像大叔趁着这个功夫把镜头对准他的腰部。

对于跟大叔完美的配合,我内心暗爽,昨晚的关东煮没有白请。

 

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拍进去的这些后期剪辑的时候会不会剪进去,但放到眼前还不拍,不符合娱乐从业人员的准则。

“请在七点之前想办法在指定地点买好本组及其他三组的早餐并送到他们的房间。”苏沐秋轻轻念了一句,“……现在几点了?”他摸过床头柜上的手机,我也跟着瞄了瞄,锁屏是一张很平常的风景图,现在时间是五点零三分。

他把手机放回去,掰开腰上环着的那条手臂,挠着后脑勺去了洗手间。

叶修没东西抱了,手随便摸了摸,把苏沐秋睡过的那一半被子抱进了怀里。

我随便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带过来的行李前一天就被他们助理送来这里了,现在两个箱子横躺在地上半掩着,看不清里面放的什么。怪就怪他们之前整理太早,不然昨天去接他们的时候还能拍到他们收拾行李的画面。不知道里面有些什么……

苏沐秋洗漱完出来把叶修弄醒。叶歌神睁着半眯的眼睛走进洗手间,苏沐秋蹲到行李箱前拿衣服,稍微大一点的那个里面全是衣服裤子,搭配好的一整套被装在一个个旅行用的收纳整理袋里。他拿出两个来,估计连正在洗脸的那个人今天要穿的也拿出来了。

我不禁又想感叹,影帝太贤惠了……

 

说实话我总觉得自己有恐婚症,一个人逍遥自在,结婚以后生活空间也好钱也好都要跟另一个人平分,想想就好吓人,因此我妈让我相亲我总是能推就推。现在看到他们俩,突然觉得,如果能跟对的那个人一起,或许……也并没有那么恐怖?

“那是给叶神穿的吗?”我看着床上的另一个袋子问。

苏沐秋把衣服拿出来:“不然我一个人穿两套吗?”

他拿着自己的衣服进了洗手间,我刚想提醒他叶修还在里面啊。转念一下人家两口子,对方的什么没看过……换个衣服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出门刚好五点半,空气里还带着凉意,远处天空的色泽是缓缓亮起来的暗,带着将亮未亮的水润。

叶修去开了车过来,我跟摄像大叔一起坐上后座,买早点的地方和需要买的东西都在任务卡上面写了,苏沐秋拎着卡片的一头扇了两下:“酒店应该包早饭的吧……”

“包的啊。”

“……那不是没人去吃?”

“怎么会?”我说,“你们那两份我跟大叔帮你们解决了。”

“你们真贴心。”苏沐秋语气平平地说。

这么早起来工作早饭总得给我们吃好吧。为了节约成本,我们整个摄制组都是住在嘉宾住的酒店旁边的快捷酒店里,我昨晚跟苏PD一个房间,发现女神就算卸了妆还是那么美。

到了地方,停好车,我们一起下去,六点多一点的时间,早餐店已经开始了忙碌的工作,甚至已经有早起锻炼的老人和赶早班的人在点餐了。

“想办法……”叶修看着任务卡,“是不是没给你钱啊?”

苏沐秋无奈:“是啊,要我们自己想办法,刚刚钱包都被缴了。”

“花样真多。”叶修评价。

那是,现在真人秀花样不多怎么行。

叶修走过去指着我们的方向对着点餐的店员说:“我把那两个人压在这里,你给我几个包子吧。”

我:“……”

摄像大叔:“……”

负责点单的小姑娘噗嗤笑出了声:“叶神你把他们吓到了。”

小姑娘看来是认识他们的。叶修跟苏沐秋国民度很高,毕竟一个出过很多传唱度高质量优秀的歌,另一个当初还演电视剧的时候,跟我台强强联手,收视率十分漂亮。

要知道我六岁的小侄子现在都还会哼叶修的《斗神》用来装逼,我奶奶特别喜欢苏沐秋那部《姻缘》,一度看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叶修挑眉说:“那两个人不会连几个包子都不值吧?洗碗也好端茶递水也好,他们都会做的。”

姑娘被他逗得又笑起来,说:“叶神你跟沐秋亲一下,不管要多少今天我请你们。”

NICE!我暗暗握拳。

几个在店里吃早点的老头老太太和早起上班的人都看了过来。

这回轮到两个大明星无语了。

“这个不好吧……”苏沐秋为难地说。

“开玩笑的啦。”姑娘见他脸色都变了,摆摆手说,“你们要什么自己挑,我请客我请客。”

开玩笑……我哀怨地瞅了那姑娘一眼,正在失望,就看到叶修把苏沐秋拉过去,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动作太快,碰一下就退开了,我都怀疑自己看没看清。

点单的姑娘一只手捂住差点发出尖叫的嘴,激动地瞪大眼睛。

叶修无奈地说:“现在的小孩子,脑子里想什么也不知道,不过白要也不好意思啊。”

苏沐秋红着脸瞪了他一眼。

我……我好像能理解那些CP粉跪在泰山之巅嚎叫no more me的心情了……

缓过劲来对着摄像大叔使了个眼色,他对我比了个OK的手势,看来刚才的一切已经被摄像机忠实记录下来了。不知道会不会被剪掉,但被剪之前我还可以回顾一番。

 

提着点餐姑娘请的八人份的早餐,回到酒店还没到七点钟,时间很够,他们拿着早餐去分发。

没想到第一个房间就遇到了困难。苏沐秋再三确认房门上的房间号,问:“喻文州他们是在这里没错吧?”

叶修又核对了一遍:“没错啊?睡得这么死?”

我只好说:“他们也有任务的,可能还没回来……”

苏沐秋大概不知道要对我说什么,果断转身往下一个地方去。

接下来两个女生的房间,楚云秀穿着运动服,脖子上挂着一条毛巾来开门:“早啊。”

苏沐秋微笑:“早,你们的任务是跑步?”

“对啊……”楚云秀接过他递过去的早餐,“我要的紫米粥有买吗?”

“买了买了,这是小戴的。”

“谢啦。”她提了提手上的袋子,“说起来我跟小戴跑一千五百米的时候路过一个公园,看到喻文州和刘皓在打太极拳。”

“啊?”叶修跟苏沐秋对视一眼。

“太极。”她提着两袋早点抬起两只手做了个画圆的动作,“笑死我了,差点跑不动。”

“你应该拍个视频发朋友圈的。”叶修遗憾地说。

“有重量的东西都没带,你以为一千五很容易跑啊?”

随便聊了两句,两个人接着去给下一组发早点。黄少天拿着两袋东西两眼发光:“太好了!!!老苏你真是恩人啊!!!”

苏沐秋惊讶:“怎么了?”

“我跟你说啊!这挨千刀的节目组让我跟张佳乐去学摊鸡蛋饼啊!学的时候那个饿啊但是只能摊不能吃,你说这是人干的事儿吗?!”

叶修哈哈大笑,对我说你们怎么想出来这么多这么损的点子的?

面对黄少如炬的目光我怂怂地用跟蚊子哼一样的音量说:“群众的智慧。”

“黄少天!”里面有人喊了一声,“你别唠上了就没完啊,快在我饿死之前救救我啊!”

“来了来了,撑着别死啊。”

 

眼见着就快七点了,喻文州他们房间还是没人应门,苏沐秋问是不是他们一直没人应也算我们任务失败啊?

“是啊!”我理所当然地说。

他果断拉着叶修往外走:“我们给他们送过去。”

叶修叹口气,只能这样办了。

所幸刚到门口就遇到正往里走的喻文州和刘皓,两个人打太极打得脸红红的,苏沐秋一把把早餐放进喻文州怀里,转头对我说:“完成了。”

我点头,完成了。

正打算递任务卡,苏沐秋直接伸手问我要了,我讪笑两声,掏出来拿给他。

 

——请为你们的小朋友选择一份心意满满且不超过二十块钱的礼物,十点钟准时到小黄鸭儿童福利院前院集合。

 

叶修用佩服地口气说:“我总算见到比你更抠的人了。”

“滚好吗,我哪里抠了?”苏沐秋横他一眼。

叶修乐了:“好好好,你不抠。”

苏沐秋不理他,打开装任务卡的信封抖了抖,抖出二十块钱,不由又忧愁了起来:“老叶,你家有小孩子吗?”

“有啊。”叶修想了想,“我侄子。”

“……说了等于没说,你那侄子现在还在他妈肚子里吧。”

“快出来了,你问这干吗,我侄子他没参考性。”

“随便问问。”苏沐秋撇撇嘴,“走吧,七点多了。”

我想起出轨门那会儿确实有消息说那张跟一个女人走在一起的照片里,那个跟叶歌神长得很像的男人是他弟弟。现在侄子都有了,看来是真的……不知道等到节目播出能不能让那些还一厢情愿相信叶修出轨的人闭嘴。

他们商量了一下,小核桃喜欢画画,但这二十块钱除了两盒水彩笔其他都买不了,苏沐秋在酒店大堂来回走了两圈,突然说:“有了!”

叶修早就在一边坐下了,闻言问道:“什么?”

“你录一首歌给他吧,小宝贝快快睡也好亲亲我的宝贝我会越过高山也好,然后放到MP3里送给他,怎么样?”

听完他这一句我震惊了,他是怎么用普通话把两句调子完全不一样的歌连起来还讲得这么顺溜的。

叶修沉默不语。

苏沐秋不满地又问了一句:“怎么样?”

“MP3不要钱啊?”

“额……”噎了一下,“那刻碟?”

“问题是去哪里录音啊?”

苏沐秋沉吟一声:“我记得有一个可以录音的APP……”

“音质不太好吧……”

“这么短的时间去哪里找专业录音棚……哦,”他顿了顿,“我想起来了。”

叶修看了他一眼,那心照不宣的眼神,我表示臣妾看不懂啊。

我和摄像大叔跟他们一起往外走,苏沐秋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给叶修接。

那边好像很快就接起来了,叶修说:“小江啊,我是叶修……你好你好,有件事要拜托你……”

他叫小江我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花了好几十秒才明白小江应该是江波涛,轮回的金牌经纪人,现在在带周泽楷。他们想问轮回借录音室?

 

轮回就在S市,江波涛应该答应了,叶修跟苏沐秋开了导航开车过去。

第一次进轮回娱乐的大楼,一楼大厅贴着一幅周泽楷的巨型海报,这么一张放大的帅脸,害得我不小心窒息了一下。

江波涛等在入口处,看到我们便迎上来礼貌地打招呼:“叶神好,沐秋好,这边走。”

叶苏两个人和他闲扯了两句,跟着他上了电梯。

轮回还没有特别有竞争力的歌手,周泽楷现在主要活动在影视剧圈,电梯里江波涛像是随口一提,问道:“叶神那里有没有适合我们小周的歌?”

叶修挑起眉梢懒懒地笑了笑,每次他做这个动作我都觉得特别有魅力,不禁盯着多看了两眼。

“怎么?演而优则唱?”

“倒也不是,发掘发掘而已,看看他有没有其他潜能。”

场合不太对,还对着摄像机,叶修似乎不想多谈,只说:“我看看,有的话联系你啊。”

“麻烦你了。”江波涛微笑,“忘了恭喜叶神跟沐秋,电影圆满收官。”

苏沐秋眉眼弯弯:“小周的新电影快进入宣传期了吧?”

“是啊。”江波涛点头,“处女作,方便的话帮忙宣传宣传。”

控制室里已经有一个年轻的录音师等着了,不愧是金牌经纪人,做得面面俱到。江波涛做了介绍以后说有事先离开一下,让叶修有什么需要可以跟录音师说。

叶修跟他说了要录什么歌,是一首老歌,《亲亲我的宝贝》,找出伴奏以后走进录音棚戴上耳机。

录了几遍叶修似乎都不太满意,拿下耳机又出来了。

苏沐秋一直坐在一边,递了杯水给他:“怎么了?状态不对吗?”

叶修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摇头:“不对。”

苏沐秋大概被他看得奇怪,又问:“哪儿不对?”

叶修喝了一口水,然后弯腰凑到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我从小耳力就好,长辈们都说我是典型的耳聪目明,现在又坐在苏沐秋旁边,叶修说得虽然轻,但我还是听到了。

 

只有两个字。

宝贝。

 

我下意识地想去看苏沐秋,被叶修的头挡到了,只能看到他嘴唇边的那只耳朵慢慢发红。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自己的脸也开始发烫。

 

他们……妈的。

 

摄像大叔离得有点远,不明所以地看着我,我现在没空管他,光在心里一边骂他们狗男男一边跪在泰山之巅哭嚎“怎么能这样?????”了。

苏沐秋半天没说话,场面也不能这么僵着啊,我干咳一声,强力插入自己的存在感,轻声说:“这个是大宝贝,那个是小宝贝。”

旁边两个人齐刷刷侧头看我。

我终于看到苏沐秋了,双颊绯红,那张清秀的脸显得格外好看。

叶修的眼神意味深沉,站直身体说:“年轻人真有前途,辞了土豆台的工作来我们兴欣混吧?”

我:“……我誓死效忠我台,除非你拿三倍工资。”

叶修:“呵呵,想得美。”


TBC


其实我本来很单纯的只是想让老叶给小核桃录一首歌顺便写写歌神录歌,但是想起看过的我CP的某几篇河蟹文,不由自主就……不要打我。

《亲亲我的宝贝》这首歌真魔性,我已经循环一晚上了

评论(49)
热度(411)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