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修伞】死生契阔(二十六)

*本文当中,契主/契子/雏态/成人仪式的设定来自易修罗作品《契子》,授权见第一章

*荣耀星的设定参考了《全职高手》原作荣耀游戏的某些设定,可能会有较大改动。

*雷点:腻歪,腻歪,腻歪,慎点!




(二十六)


苏沐秋翻上叶修在战法系的宿舍阳台时,没防备跳进了一个人怀里。

“我去,你干嘛躲在这里不出声?吓死我了!”他被叶修抱在怀里,声音闷闷的。

“等你啊。”

“谁、谁要你等了。”


两个人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叶修看了看远处黑漆漆地天空,“我们为什么不进去?”

“问你啊!”

叶修果断把他打横抱了起来,苏沐秋搂着他的脖子奇怪地问,“你为什么老是这么抱我……”

“大概是因为……”这么抱能让人切实的感受到来自怀里的人的重量,沉甸甸的压在自己的双臂上。

“因为什么?”

“因为能发现你最近胖了还是瘦了。”

“……我是男人,胖了还是瘦了没那么好在意吧?”

“嗯,不在意,不管胖了还是瘦了我都抱得动。”

“很自豪哦?”苏沐秋横了他一眼。


叶修把他放到床上,俯身凝视他。

很自豪,用来自于你的力量,承担你的重量。


叶修慢慢凑近,苏沐秋知道他要干什么,默默地闭上眼睛。亲密的接触让契主的味道顺着唇舌蔓延全身。

不带欲念的吻,吻完就松开了他的唇。

叶修找了一件自己的体恤衫给他当睡衣穿,苏沐秋换上,稍微大了一点,下摆到了大腿根。“裤子呢?”

叶修看了两眼笔直修长的腿,说:“这么热的天还穿裤子啊?”

苏沐秋一想也对,大剌剌地躺了下来,翻了个身留出一半的空位。叶修从背后把他搂进怀里,随手关了灯。


第二天叶修醒的很早,撑着脑袋看还在睡的人,另一只手捏了捏他的脸。

苏沐秋原本睡得很沉,在契主身边很安心,被捏得意识稍微回笼,迷迷糊糊地就把昨天下午一直想问但被打断了的话问了出来,“嗯……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已经清醒了的人闻言愣了一下,咬了一口他的耳朵,在他耳边轻声说:“喜欢啊,你呢?”

但问完问题的人兀自又睡了过去,没有回应。

叶修也不在意,来日方长。


重新回到之前的实验室,发现孙荫坐在里面。苏沐秋喊了一声教授好,换上白大褂开始整理很久没人碰的桌面。他的材料和笔记都还放着,保持着当时他离开时候的样子,这一个多月以来应该没有人来过。

孙荫见到他不知道要说什么,等他收拾好以后,艰难地吐出一句对不起。

苏沐秋好笑地看着他,说教授你给我道歉这么不情不愿啊?

“当然不是!”孙荫否认,脸上尴尬万分,“我只是,觉得没有脸。”

“比起这些,我更想知道教授您的事情解决了吗?”

孙荫点点头,跟他说已经全都解决了,苏沐秋被带回来以后他上报了安保部把嘉世公司告了上去,经过调查取证证实陶轩确实没有下过绑架苏沐秋的命令,他是大型企业的老板,没必要为了一个项目去绑架雏态,这在荣耀星是致命的丑闻。作案的是某个邀功心切自作主张的手下,当时跟着陶轩去了联盟碰到苏沐秋,听到陶老板偶然提起孙荫与苏沐秋的关系,就动了歪心思。虽然陶轩是不知情的,但嘉世公司在这一次之后名声一落千丈,学院领导表示要暂缓跟他们的合作,他们在九松林关于印山虎的研究也要搁置。

“这不是挺好的吗?”苏沐秋给他倒了一杯水,“我也挺好的。”

孙荫看着他黑色的瞳孔,嘴唇动了动,想起陆迟让他不要多嘴,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苏沐秋重新开始了却邪的研究,在一大片资料和材料中寻找可以为它增加属性的东西。叶修在神枪系找不到人就知道他又在实验室,于是脚跟打了个转往实验室大楼里走。

现在是晚饭时间,学生三三两两的结伴往食堂去,他一个人在人群中逆行。

来到苏沐秋常待的实验室,门板上挂着有人的标志,正想敲门的时候听见里面有人在说话。


“这个属性跟之前那个相克,得换一个。”这个声音再耳熟不过,是苏沐秋的。

“嗯,一下午都白费了。”孙荫也还在。


叶修干脆靠在门边打算等他们说完。


“不算白费,至少知道不行,以后可以少走歪路。”

实验室里沉默了下来,好半天孙荫叹了口气,说:“陆迟一直让我不要问,年轻人的事应该让年轻人自己解决,但毕竟你们现在这个样子是因为我,我还是想问一下,你们现在怎么样?”

苏沐秋有一会儿没有说话,“还可以吧……我觉得会好起来的。”

“是吗……”孙荫的口气里有遗憾,“他知道你做这柄战矛给他吗?”


叶修愣了一下,就听到里面的苏沐秋说:“本来想告诉他的,现在不知道怎么说。”

“你喜欢他吧?”老教授直接说了出来,“以前你说自己不急,想先送一个朋友的时候我就这么觉得了。”

“啊?”苏沐秋有点惊讶的样子,“我这么早就喜欢那家伙了吗?”


“那家伙”站在门外不知道要气还是要笑。


孙荫没好气,“这要问你自己!”

“哦……我自己知道喜欢他是在觉醒期的时候,那时候有点纠结啊……”有多纠结他也没说,一句话带过去了,“后来结契了,成了契子感觉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又想叶修比我还倒霉,好心跑来救我莫名其妙被我捆绑上就算了,还不能解。我自己本来就喜欢他,但他又不喜欢我,那会儿看着他我就想这人真是个冤大头啊。”

他说得很自然,对着长辈絮絮叨叨,却并没有说紊乱期的时候自己有多痛苦心理评估才能一下四十一下八十。

“那你自己呢?”孙荫忍不住问,“我一直觉得你如果能进入前线,会是一个很好的战士,那也是你的目标吧?”这也是他最自责的地方。

苏沐秋似乎是想了一会儿才回答,“我可以有不同的目标和梦想,失去了一个可以再找一个,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声音顿了顿,“但我只有一个喜欢的人。”


叶修微微仰头靠在墙壁上,空寂的走道里只有他一个人,门内的声音经过墙壁的阻隔听不太真切,不过成人仪式之后他的五感似乎又上去了一点,苏沐秋的话完完整整的传入了他耳中。


但我只有一个喜欢的人。


他想要笑一笑,这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自己喜欢的人同样也喜欢着自己。他们结契,并没有谁是悲剧。

但唇角重到扬不起来,他甚至觉得眼眶有些发热,手掌虚空着握了握,想要把什么握进手里。

 

里面的苏沐秋开始抱怨,“当时那个雏态扑过来的时候我都吓死了,又不敢碰他,怕跟他打就被拖进去了。”


所以只能一边躲一边拿剪刀捅自己。叶修在心里接着他的话说。

  

“我喜欢叶修,只愿意跟他举行成人仪式,就算输掉了成了契子也没关系,实力比不上他也是没办法的事。但如果那时候跟那个雏态结契了,我就算成了契主,以后能够进入联盟前线,那也……不能接受。我不能想象那样……额教授你知道的吧?那样去安抚一个完全陌生的契子过紊乱期,特别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但是叶修愿意那样安抚你。”孙荫说。

苏沐秋噎了一下,然后有点不好意思似的吞吞吐吐地说:“所、所以我觉得他,可能也有点……嗯……”

“有点什么?”语气很是打趣。

“干嘛跟你说!”


之前说了那么多话都很坦然,这会儿却突然害羞起来。叶修感觉他的脑回路真是可爱又神奇。

他终于笑了起来,在心里回应他,不是有点,是很多很多点,多到数不过来。


里面乒呤哐啷一阵整理东西的响动,苏沐秋好像拉开椅子站了起来,“我吃饭去了,教授你也早点回去吧,明天别来了,我好得很,别瞎操心。”


叶修在他出来之前离开了实验大楼,站到外面的树下等他。

傍晚的时间,天际霞光彤彤,风吹散了空气里的热度,带来阵阵阴凉。

苏沐秋一踏出实验大楼的门就看到不远处等着他的人,脚步迟疑了一下向他走了过去。“在这儿干什么呢你?”

“等你吃饭啊。”他说。

苏沐秋仔细观察了一下他的表情,觉得这人有点奇怪,但又说不出哪里奇怪,“那走吧?”

“嗯。”叶修拉住他的手,从刚才开始一直想抓着什么的手掌终于被填满了。

大庭广众之下两个男人手牵着手还是有点别扭。苏沐秋挣了挣,特别想用空闲的那只手试试这人是不是脑袋发热了,怎么突然这么腻歪。

“你动什么呢?”叶修无奈地问。

“我自己会走。”意思是你不用拉着。

“你现在不就是自己在走着?”

“……你放手。”

“不放。”拒绝的很干脆,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苏沐秋觉得叶修今天大概吃错药了。



TBC


注:《契子》当中是璧空→御天→军部这样的发展顺序,本文当中是归陟/新堰→R学院→联盟的顺序,这个升级的顺序想了很多办法也没法岔开。实在抱歉。


评论(35)

热度(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