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修伞】死生契阔(二十五)

*本文当中,契主/契子/雏态/成人仪式的设定来自易修罗作品《契子》,授权见第一章

*荣耀星的设定参考了《全职高手》原作荣耀游戏的某些设定,可能会有较大改动。

*告白要到后天才完全结束,今天这一更有其他东西想搞搞,我想很久了的……

*雷点:往后两章会腻歪,会腻歪,会腻歪



(二十五)


不过是迟疑了一下没有问出口,那边就有人喊他的名字了。

“苏沐秋!跑哪儿去了!还走不走啦!?”


苏沐秋有点泄气,从叶修怀里钻出来对着不远处的人挥了挥手,“在这里在这里,别喊了。”

鲁奕宁走过来,看到叶修吓了一跳,“这是战法系的叶修?也在啊。”

“嗯……”苏沐秋想起叶修刚才的话,“你们先过去吧,我……”

“一起去吧。”叶修打断他的话。

鲁奕宁说:“那走啊!”


叶修混在一帮神枪系的人中间,也没有不自在。荣耀星人对于强者都会自然而然的生出崇拜和尊重,叶修作为R学院数一数二的学生,虽然大家对他还谈不上崇敬,但也有一定的好感。

苏沐秋还抱着他的外套,王泽走过来用手肘拐了拐他,“怎么跟个小媳妇一样?”

“滚滚滚!!!”苏沐秋跳脚,“谁他小媳妇了!”

他把外套扔到叶修头上,一个人走前面去了。

叶修把自己的外套从脑袋上扒拉下来,淡定地继续往前走。


2V2的竞技场人也很多,似乎并不是从1V1那边分流的,而是又吸引了另外一拨。

场中央站着四个人,苏沐秋发现他居然都认识,虽然他们可能不认识他……


喻文州和黄少天对孙哲平和张佳乐。


苏沐秋惊讶,喻文州不是那个灵力吊车尾吗?

叶修摸了摸下巴,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说:“这叫做笨鸟先飞。”

“…………”


喻文州不是走拼天赋路线的,但是他头脑好用,稳扎稳打。

对面的狂剑士孙哲平跟他却正好相反,血卖得那叫一个狂放。


一场打下来双方的风格其实大致都能了解了。

两队似乎都是刚开始合作没多久,有些方面磨合的还不是很好,可还是能隐隐看到未来的某些雏形。


“沐秋?”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苏沐秋转头,看到正往这边走来的吴雪峰。


“真是你啊?”吴雪峰笑笑,“很久没看到你了。”

“嗯,之前有点事。”苏沐秋也对着他笑了笑。

吴雪峰看到他的瞳色诧异了一下,不过体贴地什么都没问,“来打2V2吗?”

苏沐秋眼睛亮了亮,抓住叶修的手臂说:“我们去打一场吧!”

“好啊。”叶修很干脆。

  

两个人去报了名,按照顺序随机挑选了对手,双方四位选手的竞技场胜率会在虚拟大屏幕各自名字的下方显示出来。

常混竞技场的对叶修的名字都很熟了,但这是他第一次来2V2场,还有人惊讶地喊了出来。


看到他搭档的名字时却都沉默了下来,苏沐秋?谁?好像没听过啊?看胜率也不高……

难道喜欢随机选对手的叶修也喜欢随机选搭档吗?


  

“瞳孔也是黑的,是个成人了,难道是叶修的契子?”有人猜测道。

“可能吧,长得还不错……泡到大神好羡慕哦。”


苏沐秋私底下撇了撇嘴,真想跳过去对着他们喊有什么好羡慕的,哥也是大神好不好!虽然现在灵力只有B+了……


随机分配的对手一个是流氓一个是枪炮师,看到叶修都惊了一下,接着不约而同的全都集火他身边的另一个人。苏沐秋差点吃了一嘴砖灰,一脚蹬过去把人踹出五米远,还没缓过神来,枪炮师的反坦克炮就过来了,他迅速闪身跳出攻击范围。对于他们上来就殴自己,打自己还打脸的行为感觉到十分愤怒。


“打人不打脸啊同学!”成人仪式的时候叶修都没往他脸上招呼好吗!


然而对面的两个人似乎铁了心追着他跑,又一板砖夹着格林机枪迎面而来。

叶修一记龙牙上去将两人的节奏打乱,苏沐秋利用滑铲躲过板砖和子弹顺势将人铲倒。


两个人的配合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但是观众席上的张新杰和喻文州看着看着就发现了,叶修一直没有回过头,他似乎完全不担心自己的背后会出现状况,专心致志地对待面前的对手。

而事实上他也不需要担心,虽然那个流氓和枪炮师一逮着机会就会往苏沐秋身上揍,但苏沐秋一次也没有让叶修的后背落空。


第一次的2V2,叶修跟苏沐秋用了一分钟的时间解决。


喻文州的眼里浮起淡淡地遗憾,黄少天还在惊叹这个叫苏沐秋的人虽然胜率不高但是意外的很厉害啊,瞅见他的表情怔了一下,“你怎么了?”

“没什么……”他说,“只是觉得我们星球的某些制度,真的挺残忍的。”


打完一场照例应该是去洗个澡,苏沐秋这人有时候很龟毛,出了大把的汗不洗澡不舒服。

但是这一次叶修不同意,“不能去。”

苏沐秋坐在他床上,头上盖着一条毛巾,奇怪地说:“为什么?洗澡为什么不能去?”

叶修说不出理由,“我给你打水,待我宿舍洗。”

“叶修你发什么神经?”

“我没发神经,你不能去澡堂。”

苏沐秋气笑了,拿下头上的毛巾,“那我回自己宿舍澡堂洗。”

他拉开门走了,叶修克制住把他拉回来的冲动,面无表情。


他接受不了。

他忍受不了苏沐秋光着身子在人那么多的澡堂里晃来晃去,就算那家伙习惯围条毛巾。


沉沉地吐出一口气,叶修把腿翘到书桌上,整个人靠在椅背上向后仰,虚着眼睛盯着天花板。

之前没有想到,现在才意识到,回来两天,苏沐秋至少已经在神枪系的澡堂里洗过两次澡了。

他现在才明白辅导员那句“不说契子,契主就会接受不了”是什么意思。


脑子里闪过一个词,他坐直身体打开笔记本,在检索栏里输入“所有权建立期”六个字。

检索到的内容告诉他,所谓契主的所有权建立期,就是建立自己对于契子的所有权,换个通俗一点的词,大概就是占有欲,处在这个时期的契主占有欲会特别强。


没错,他现在很堵心,非常想把那个说着回自己宿舍楼澡堂洗澡的混蛋拖回来。一想到他要混在人堆里脱衣服就烦躁的又抽了两根烟。

这种感觉跟下午看到苏沐秋凑到他同学耳边说话时的心情一样。

那时他勾了勾手指那人就过来了,乖乖抱着他的外套的样子让他舒心很多,可现在就算自己把手指勾断了那个人也看不见。


叶修走到窗台边,拨了拨两盆薄荷的叶子,心情郁闷,想要拧两片下来。

一个人发了很久呆,他抬起左手又放下,抬起又放下,重复了三四次,还是把通讯给拨通了。


王泽正在书桌前看书,听到室友扔在床上的通讯器响了,就往洗手间的方向叫了一声,“沐秋有通讯请求!”

“咣当”一声,洗手间里噼里啪啦响了起来,大概是空间太小,回身不方便给弄翻了。

王泽缩了缩脖子,不明白自己室友气呼呼地回来以后风风火火地冲去澡堂最后却只抱了一盆热水回来在狭窄的宿舍洗手间里洗是图什么。

他问澡堂里人很多吗干嘛不在那里洗?

苏沐秋一脸撒气地说我脑子有洞。


“你帮我接一下!如果是叶修就切掉!”洗手间里的人生气地喊。

王泽挠了挠后脑勺,不明白他们在干嘛,打眼一看果然是叶修,他可不敢挂大神的通讯请求,就这么给接了起来。

虚拟电子通讯屏幕上叶修看到王泽明显愣了一下,问,“苏沐秋呢?”

王泽很诚实地说:“在洗手间洗澡。”

叶修又愣了一下,“洗手间?他没去澡堂?”

“原本去了,抱着一盆水又回来了。”

对面大神的唇角以肉眼可以观察的速度缓慢地扬了起来,“哦……他现在在你们自己宿舍的洗手间洗澡?”

“额,是啊!”王泽被他的笑容闪了一下。

“没去澡堂?”

“对啊!”干嘛问两遍哦!

“等会儿他出来让他给我来个消息,谢谢啊。”叶修终于恢复正常了,不再重复问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了。

王泽满头雾水地切断了通讯。


一盆热水根本不够洗,苏沐秋只能用洗手间里的冷水凑数,尽管夏天了,冷水当头淋下还是透心凉。过程中他在心里把叶修骂了个狗血淋头,又把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

等到终于搞定了,他坐在床边擦头发,感觉脑袋上都在冒冷气。

王泽把叶修的话转述给他听,苏沐秋说你你你不是叫你别接吗?说完又自说自话的原谅了他接通通讯的行为,说算了你以后别理他。拿出吹风机吹头发去了。

王泽表示自己看不懂已经结契的男人们。


晚上十点多,苏沐秋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可能是离开契主的原因,这两晚他睡得不太好。床头柜上的通信器嗡嗡地震动了起来,他捞过来一看,果然是某个挨千刀的。

按掉,继续酝酿睡意。没多久又震动了起来,他瞄了瞄一边睡着了的王泽,撇撇嘴起身下床,来到阳台接通了通讯。

叶修躺在床上,看到他黑漆漆的背景扬了扬眉,“你在阳台?”

苏沐秋白了他一眼,“我可是有室友的人,王泽睡了。”总不能在房间里扰人清梦吧。


这句话听上去太像“我可是有家室的人,我家那个睡了”,叶修一下子就不高兴了,“你来我这。”

“现在?宿舍门都关了好吗?”

“翻个墙难得倒你?”

“难不倒,但我不想去。”

叶修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说:“我想见你。”

苏沐秋怔了一下,“……白天才见过。”

“我现在想见你。”想拥抱你,想触摸你,想亲你。

“哦、哦……”苏沐秋本来想分分钟解决掉这个通讯回去睡觉的,这会儿什么想法都没了。

“你现在过来,好不好?”

那一句好不好问的他小心脏颤了颤,苏沐秋暗骂自己没用,抿了抿唇说:“我去换件衣服。”

叶修笑了笑,目光透过虚拟电子屏幕注视他,“好,我等你。” 



TBC


注:《契子》当中是璧空→御天→军部这样的发展顺序,本文当中是归陟/新堰→R学院→联盟的顺序,这个升级的顺序想了很多办法也没法岔开。实在抱歉。


-

从出现澡堂开始就想写的吃醋梗………………契主/契子这个设定真是能满足我各种隐秘的念想(躺倒)

其实恋爱之前的朦胧暧昧多美好啊,你们居然都要捅破捅破捅破,不过明天会破一边,后天两边才都破。

评论(22)
热度(324)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