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修伞】死生契阔(二十四)

*本文当中,契主/契子/雏态/成人仪式的设定来自易修罗作品《契子》,授权见第一章

*荣耀星的设定参考了《全职高手》原作荣耀游戏的某些设定,可能会有较大改动。

*看这一章之前请一定确定已经了解了契主与契子以及紊乱期的设定。




(二十四)

  

陆迟来医院看他的时候叶修正好回去上课了,病房里只有苏沐秋一个人,埋头在抄叶修帮他记得笔记。那家伙从来不记笔记,这几天为了他上课不得不拿起笔杆子,怨言诸多。

苏沐秋跟陆迟不怎么熟,但或者因为对方也是契子的关系,他看到陆迟时并没有感觉不自在。

“你孙老师最近很忙,没办法来看你,真是不好意思。”

苏沐秋摇头,“别这么说,老师忙什么我能想到。”

陆迟露出一丝欣慰的表情,“你没有怪他?”

“谁?孙教授?”

“嗯。”

“我没怪他啊,教授他并没有做错什么。”

“但是因为他你成为了契子,我听他说你很有天赋,进入联盟一定会有很好的前途。”

“虽然进入联盟前线是我一直以来的目标,可是目标又不是只能有一个,我可以找别的,只不过是重新开始而已。”

陆迟微微一愣,然后笑了笑,“说的也是。其实孙荫除了忙以外,也不太敢来见你。你是他很看好的学生,他觉得自己对不起你,如果知道你这么想,他一定会很欣慰的。”

陆迟跟他聊了一会儿,看了看床脚的病例,发现他的心理状态在一点点好转,“看来你跟你的契主没问题了?”

“嗯……大概吧。”

“他很在乎你。”

苏沐秋不太习惯跟别人说这些,含糊地应了一声转移话题。

两个人聊了好一会儿,直到苏沐秋要去做今天的检测陆迟才告辞。


苏沐秋的心理评估到达七十的第三天,医生宣布他可以出院了。

叶修心里感慨了一下契主对契子的影响力果然强大,之前苏沐秋一个人坚持了那么久都没什么用,现在做了几次,居然都可以出院了。


辅导员听到这个消息发了通讯来问他是不是真的确定不需要申请成人宿舍,因为最近完成成人仪式的渐渐多了起来,成人宿舍又刚刚在修缮,下个学期才能修好。现在能用的不多,他不要的话就给别的同学了。

叶修说我确定啊,你给吧。

辅导员实在憋不住,问他你知不知道一个词叫做契主的所有权建立期?

叶修问这是什么东西?

辅导员果断切断了通讯。

上课不认真听的学生,他是不会同情的。


苏沐秋在收拾东西,他在医院住了差不多一个月,东西却不多,收拾起来很快。

主治医生过来查房顺便送他,“最近送进来的契子越来越多了,我们荣耀就是这点不好,每次成人仪式都是一波一波的,忙死了。”R学院医院是千波湖大学城陆地内最好的医院,其他学校的契子也都会往这里送。

叶修坐在一边翘着二郎腿翻着苏沐秋抄的笔记,听到这话说,“忙过去了不就好了。”

“说得简单,精神压力大好不好,搞不好死了一个学生的话我们要忧郁三年的!”

医生唠叨了一会儿就去隔壁查房了,苏沐秋收拾好后跟着叶修一起去办出院手续。

踏出医院大门的时候他深深吸了口气,如果不是看起来太十三他甚至还想要做一个拥抱蓝天的动作,“出来了……”

叶修也有点感慨,“出来了。”


医院通往学院的路是一条有着成荫绿树的上坡路。夏季的太阳滚烫浓烈,但是被茂密的枝叶遮挡在外,除了地上细碎的光斑闪烁浮动,并没有让人不适的感觉。

空气里有清新的植物味道,叶修跟在苏沐秋后面看他一步一步往上踏,风吹起他衬衫的衣角,细腻的腰线若隐若现。

“磨蹭什么呢?快点啊,我想去一食堂吃红烧狮子头。”

苏沐秋回身居高临下地看他,这种机会并不是很多,以前叶修只比他高一点点,但是自从成为契主以后,这家伙好像又窜高了一点点,现在已经比他高了一点点加一点点。俯视他的机会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只会越来越少。

“急什么,现在才几点钟,没人跟你抢。”

“我已经在医院吃了一个月素了,我要吃肉!说起来明明只是紊乱期又没什么要忌口的,为什么医院不给我吃肉?”

早就看破真相的叶修淡定地说,“他们只是嫌弃肉贵而已,这所学院从上到下都坚决奉行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

苏沐秋:“……”


这个点一般同学都还在上课,他们在空荡荡的食堂吃了饭。苏沐秋早就知道他没申请成人宿舍的事,虽然内心有点失落,但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毕竟叶修说过,以前怎么样,以后还是怎么样。

叶修把他送到神枪系的宿舍大楼,有已经下课的同学好奇地偷瞄了他们几眼。

苏沐秋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跟他说了回见就进去了。叶修看着他的背影松了口气,紊乱期已经过了,所有的事应该都会变好的。


王泽看到苏沐秋的眼睛吓了一跳,问他你你你什么时候成人的?

苏沐秋拿着抹布在擦自己的桌子和椅子,“一个月了。”

王泽震惊,“那你这一个月干嘛去了?”

“在医院啊。”苏沐秋擦好桌子又去把被套床单拆下来换了,一个月没回来都落灰了。

“你是契子??!!”

苏沐秋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是啊。这么惊讶啊?”

“当然啊我想不到你会成为契子啊!不止我系里的大家都没想到啊!”

“输了就成了契子了,有什么想不到的。”他拍了拍王泽的肩膀,问,“王泽同学,二号呢?”

“那个啊……被叶神拿走了。”

“叶修?”

“是啊。”

苏沐秋疑惑,“他拿我家薄荷做什么?”

“我不知道啊,他没跟你说?”说着他又想起了什么,“你都成人了还住在这里?系里其他成人的都申请成人宿舍了。”

苏沐秋重新埋头整理床铺,“是啊,我还住这里。”

他也不说为什么还住在这里,王泽看他认真叠被子的侧脸,后知后觉的发现有什么不对,闭上嘴不再问了。

苏沐秋拿着换下来的被单床单去楼下洗衣房,往洗衣机里投币的时候收到了一条消息,是王泽发的,问他契主是不是叶修。

他犹豫了一下,一个字母一个字母敲下去,最后指尖点住跳出来的“是”,点击发送。


苏沐秋不是学院里特别有名的人,但在一定的范围内却也算是小有名气,已经成人的消息也引发了小范围的讨论。都说很可惜,连带教授们看着他的眼神都带上了惋惜。他并没有隐瞒自己成为契子的事,装契主并不难,但没有必要。

重新做过灵力检测跟潜能预判后结果分别是B+和A。

这样的水平其实在学院内并不算差,但是契子未来的生长发育受契主的喜好影响比较大,所以联盟一向规定契子不能进入前线。

他注定进不了联盟前线,但实战课没有懈怠。跟人对战的时候技术华丽,思维灵活,看得实战老师连连叹息。


下课后他跟一群同学往教室外走,有人提议要不要去竞技场看看,最近那里有2V2对战模式,好像有些人还像模像样的找到了队友。

苏沐秋想想也好,一帮人就一起去了。


竞技场内永远都是欢呼与嘘声齐飞,苏沐秋一进去就看到了场内的叶修,他刚刚撂倒了一个,战矛一收,站姿慵懒,神色闲散,但站在那里就像是一个斗神,屹立不倒。观众的欢呼声潮水一般向他涌去。

苏沐秋盯着场中央的人,将心里那股隐秘的骄傲往下压了压,但嘴角控制不住想要上扬。


这边刚刚结束,远处也传来一阵嚎叫,他闻声望去,发现离这里有一段距离地方还有另外一个场。

“那边就是新开的2V2场?”他问身边的同学。

“啊?你说什么?”周边的欢呼声太响亮,同学没听见。

苏沐秋只好凑到他耳边喊,“那边就是2V2?”顺便指了指远处。

“是啊!”同学也凑到他耳边回喊。

苏沐秋揉了揉耳朵,嘀咕了一声喊那么大声干嘛。正想看看叶修有没有下来就感觉有视线落到自己身上,侧头正好看到了自己刚才在想的人。

那人漆黑的瞳孔盯着自己,看表情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干嘛,赢了还不高兴?苏沐秋有点疑惑。

那边叶修对着他勾了勾手指,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跳下看台向他走去。

同学在背后问他去哪里等一下就去隔壁场了啊。

他摆摆手说去一下就回来。


叶修把战矛放回武器架,站在原地等他过来。看台到他这里的距离看上去不远,走起来却要挺多步,但叶修一动不动,只是站着等他。

苏沐秋小跑了两步到他面前,“怎么了?”


叶修看着他的脸,从医院出来,他们两天没见面了,他想给苏沐秋时间处理和适应就没有去找他,现在看来,处理的好像还不错?

他把自己的外套扔给他,“拿一下。”

“这么件外套里你放一边就好了吧,还特地让我过来啊?矫情不矫情。”他嘴上抱怨,手上却乖乖拿着。

叶修见他抱着他外套的样子,堵心的感觉稍微好了一点。


他带着苏沐秋往观众台下隐蔽的走道过去,一路上有人时不时的瞄他们,叶修心里咯噔一声,刚才不知道为什么脑子发热,这会儿才想起这些人的目光不知道会不会让苏沐秋不适。但身边的人并没有什么反应,很幼稚地在踩他的影子。

叶修哭笑不得,带着他出了竞技场。外面是一大片湖,岸边种着一株株枝叶柔顺的柳树。

苏沐秋踢了踢石子,问:“叫我出来干嘛?”

叶修靠在一边的树上,拉过自己外套的袖子,顺便把抱着外套的人也扯了过来,苏沐秋没有防备,一个踉跄跌进了他怀里。

叶修抱住他,眯了眯眼懒洋洋地说:“不干嘛。”

苏沐秋愣了愣,动了动身子,“有人。”

叶修按住他的脑袋,“别动,看不见。”

怀里的人真的就这么安静了下来。


契主的怀抱很让人安心,两天没抱过了,现在苏沐秋靠在他怀里也不太想起来,但记起还有一帮同学等着,只好说:“我跟他们约好要去2V2场看看。”

“你想看?”

“这不是废话吗?不想看我来干嘛?”

“等一下我带你去。”

脸上有点烫,他支吾了一声,“哦……”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苏沐秋却觉得心脏越跳越快,他张了张嘴又闭上,又张了张嘴又闭上,终于忍不住叫了他的名字,“叶修。”

“嗯?”

“你是不是……”也有点喜欢我啊?


TBC



注:《契子》当中是璧空→御天→军部这样的发展顺序,本文当中是归陟/新堰→R学院→联盟的顺序,这个升级的顺序想了很多办法也没法岔开。实在抱歉。


-

可以开始好好谈恋爱啦(抹一把泪)

评论(37)
热度(330)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