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修伞】死生契阔(二十二、二十三)

*本文当中,契主/契子/雏态/成人仪式的设定来自易修罗作品《契子》,授权见第一章

*荣耀星的设定参考了《全职高手》原作荣耀游戏的某些设定,可能会有较大改动。

*看这一章之前请一定确定已经了解了契主与契子以及紊乱期的设定。

*紊乱期的设定稍有改动



(二十二)


亲吻的味道会让人上瘾。

像是得了皮肤饥渴症一样,渴望对方的拥抱和触摸,期盼对方的亲吻和爱抚。


叶修望一眼怀里睡得香甜的人,愁。

喜欢的人天天睡在自己身边,每天睡觉之前亲亲摸摸,这得承受多少心理和生理上的折磨,他算是完全感受到了。


默念了几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以后,他数着羊勉强睡过去了。

第二天起来精神明显萎靡,这几天气色好了很多的苏沐秋见他这副样子有点愧疚,“要不你今晚回去睡吧。”怎么感觉自己是吸人精气的妖怪……


叶修心不在焉地扣衬衫扣子,“回什么回,回去你又得跌回四十内,我可不想再被那个医生扔白眼了。”

苏沐秋眼神暗了暗,一句抱歉快要脱口而出的时候给他自己咽了回去。

叶修发现他情绪不太对劲,勾起他的下巴俯身给了他一个安抚的吻。几天下来,亲吻似乎已经变成了很自然的事。

“我去上课了,下午来找你。”

“哦,”苏沐秋抹了抹嘴边的口水。“你可以晚点来,最近看你这张脸看得有点腻。”

叶修揪住他的脸往外扯,“苏沐秋你还有没有良心?”

“你赶紧走,再不走就迟到了!”

答非所问,叶修也懒得跟他计较,紊乱期的男人是不可理喻的。


踩着铃声赶到教室,随便找了个靠后的位子坐下,叶修撑着下巴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听课。

“叶神?”

旁边突然有人叫他,叶修侧了侧头,居然是苏沐秋的室友王泽。

“啊,是你啊,怎么在这里?”

“教我们生物的孙教授最近好像很忙,神枪系现在跟你们一起上生物史。”

“哦……”孙荫在忙什么,他大概可以想象。

“叶神你最近有我们沐秋的消息吗?”


我们沐秋?叶修挑了挑眉,谁们沐秋?


王泽其实只是想问你最近有没有见过我们神枪系的苏沐秋啊,一简化就变成了四个字,“辅导员说他家里有事请假了,他都落了好几节课了,再这样下去这出席率期末他拿不了奖学金的。”

还挺关心人的啊,叶修压下又有上挑冲动的眉毛,“是吗?”

“是啊,叶神你不知道吗?奖学金跟出席率挂钩啊。”王泽一边记笔记一边说,“而且他那盆薄荷放着都没人照顾,我虽然想起来会去给它浇水,但偶尔也会忘记。他妹妹送的,坏了他得疯啊。”

“下课我跟你去一趟。”

“去什么?”

“去你们宿舍,”讲完这五个字叶修皱了皱眉,“那盆薄荷我先养着。”


苏沐秋没在,他们宿舍冷清很多,那盆薄荷被放在窗台上恹嗒嗒的模样有点可怜。叶修把它带回了自己宿舍,跟一号放在了一起。

两盆小东西叶子搭着叶子,还挺亲密。


看着看着叶修笑了出来。


虽然某个人说看他的脸看得有点腻,但叶修还是没怎么耽误,一下课就往医院跑。

路上遇到一个大概也是混竞技场的雏态,很自来熟地跟在他身边唠嗑,说他几天不去胜率已经快掉到第三了,而且最近竞技场很热闹,还弄了个2V2的场,大概是为了配合往后期末考试的团队战。

叶修说我要去医院,你要跟着去吗?

那人说去去去啊!看你的契子吗!?大家都很好奇你的契子是谁啊!

“大家这么闲啊?”

“也不是闲,就是好奇,好奇。”雏态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继续跟偶像八卦,“有人猜是神枪系的苏沐秋,不过神枪系的人说不可能,还说虽然大家经常调侃你们可是也就是调侃,苏沐秋以后一定会进联盟前线。照我说能有多强啊,上学期不是没进决赛吗,而且竞技场胜率也不高。怎么就不可能成为你的契子了,神枪系的也真会吹。”


叶修停下脚步,那人奇怪的问叶神你怎么不走了?

叶修叹了口气,“你别跟着我了。”

“为什么?我不碍事的。”只是想跟偶像近距离接触而已。

“我怕我会忍不住揍你。”

“啊???”


甩了那个从喋喋不休到玻璃心碎的粉丝雏态,叶修来到医院先去了苏沐秋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在门板上敲了几下,里面的人回了声“请进”。

叶修推门而入。

医生这两天见他都还算和颜悦色,这会儿拿着张报告说:“刚刚做了检查,状况好了很多,上了及格线了。”

叶修接过报告看了两眼,松了口气。


其实不用看也能感觉到,苏沐秋最近好了很多,不再跟之前一样苍白着一张脸。可能是睡眠状况好了,脸色也红润健康了。


“他人呢?”叶修没话找话。

“做完检查散步去了。”医生说,“到关键时刻了啊,再接再厉可以尽早出院了。”

“……”意思是鼓励学生在医院里胡搞吗?

医生瞥了他一眼,满脸狡诈地说:“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每天晚上爬窗进来?”

“我什么都没以为。”

“其实你不用爬窗,一直以来契主都是被允许陪床的。紊乱期的契子被安排成一人一间病房也是有原因的。”

叶修听出他话里的意思,果断起身不跟他纠缠,“明白了,再见。”


学院医院的后院是个小花园,鹅卵石铺就的小径两边种着油松和银杏,还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花,气味宜人。


苏沐秋坐在园中心的亭子里,膝盖上抱着一个小孩子在教他画画。

“这里勾一下,不对不对,”他握住孩子的手带着他画,“是这样,勾一下就圆过来了对吧?”

“哦……”孩子惊呼了一声,尾音上扬。

苏沐秋有点得意,“怎么样,厉害吧。”

“一般般吧。”那孩子装作不屑地说,手上却捧着那张纸放不下了。

“小鬼!”苏沐秋骂了一声,一转眼看到叶修来了,他拍了拍孩子的头,“好了,今天到这儿吧,我要回房了。”

“那你明天还在这儿吗?”

“在这儿在这儿。”

得了承诺孩子从膝盖上跳下来,捧着画哒哒哒地跑了。

叶修视力很好,加上那东西很眼熟,是他平时摸惯了的战矛,远远一打眼就认出来了。

这人居然还会画这个?他有点诧异。


苏沐秋从亭子里出来,“来了?不是叫你晚点来嘛。”

“刚刚那小孩谁啊?”

“护士长的儿子,挺可爱的吧。”

“是挺可爱的。”他清了清喉咙,酝酿了一下情绪,纯黑的眼珠子向左下角瞥,不太敢看他,“那个……有个事儿跟你说。”

苏沐秋狐疑地打量了他几眼,“什么事?”

“我刚刚从医生那里回来……”

“哦。”苏沐秋明白了,神色也开始变得不自在。

“他跟你说过了?”

“……嗯。”

叶修挠了挠脸,“那……你的意思?”

苏沐秋张了张嘴,感觉说什么都不太适合,脸上不由地热了起来。


浅淡的粉色在傍晚的霞光下被映衬地格外艳丽,有悠悠的风和花香从他们身边吹过。


叶修心动了动。


苏沐秋憋了半天,终于开口:“不是应该我问你的意思吗……”

“……啊?”

“毕竟是帮我,你比较吃亏吧……”

叶修一头雾水,我吃啥亏?

苏沐秋见他一脸茫然,转念一想他看起来都没什么,自己矫情什么,“算了,没什么,什么时候来?”

“…………”叶修对于他从婉约到豪放的做派十分佩服,“择日不如撞日?”

“滚!”苏沐秋横了他一眼,“后天吧,后天周末……”

叶修哦了一声,有点别扭,又有点蠢蠢欲动,嘴角抑制不住开始上扬。

  

晚上他没有睡在医院,回到宿舍却睡不着,干脆上网搜了一下那事具体要怎么做。观摩了一些文章和小片以后,他静默许久,关掉网页,关灯睡觉。

 

周六他起了个大早,路上遇到往竞技场走的喻文州和黄少天,调侃了几句就互相告别了。

站在医院门口他又不太敢进去,干脆转身也往竞技场走,酣畅淋漓地打了一整天。他已经是成人了,各方面都比还是雏态的对手优秀上很多,所以选了修正场,在手腕上带一个抑制能力的仪器,不过就算这样,几场打下来也就够他热个身。


喻文州趁他休息的功夫问他今天怎么有空来?自从跟苏沐秋结契他就没有再来这里打过一场。

叶修仰头喝了口水,“缓解压力。”

“苏沐秋情况不乐观?”

“不是。”

话音刚落,机械的电子女声就开始叫叶修的名字,他将喝空了的水瓶扔到垃圾桶里,再一次上场。

  

一直到晚上,他去宿舍澡堂洗了个澡,踏着夜色晃到医院。

这一次没有爬窗,那个医生一直到前天才跟他说这件事,不知道看了多久的笑话。


站在苏沐秋的病房前,按在把手上的手紧了紧,然后轻轻向下压去。

他推开病房门,苏沐秋刚好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


两个人对视一眼又齐齐地错开视线。

“……我先吹头发。”苏沐秋拿了柜子里的吹风机,又进了浴室。


叶修半靠到病床上,想着难怪一直觉得这病床大了,睡他们两个都没问题,原来是这个作用……


浴室里嗡嗡的声音传过来,经过门板的阻隔并不是很吵,就是让人心有点痒。

叶修双手枕在脑后,闭上双眼听着吹风机的声音响了四五分钟停了下来,然后是浴室的门开启的响动。

心跳开始随着脚步声的走近变快。

“咔”一声响,苏沐秋将吹风机放回了柜子里。


叶修睁开眼睛。


(二十三)




TBC


注:《契子》当中是璧空→御天→军部这样的发展顺序,本文当中是归陟/新堰→R学院→联盟的顺序,这个升级的顺序想了很多办法也没法岔开。实在抱歉。



-

话唠一下:

啊其实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体会到他们现在的状态。但为了预防有些姑娘看着不舒服我还是决定稍微解释一下……
血契是不可逆的,也就是说它不可能解除了,不管愿不愿意,从此以后,叶修就是苏沐秋的契主,苏沐秋就是叶修的契子,这种状态注定了他们现在已经成为对方最亲密的人了。
然而结契是一场意外,叶修觉得他让沐秋变成了契子,说安慰的话也好用之前的态度对待也好都会有一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感觉,但是小心翼翼区别对待的太明显又怕会伤害到沐秋。还有一点就是他有想过如果自己当时不进去的话,以沐秋的能力可能就变成契主了。当然这个想法被他自己推翻了。
而且他也不知道沐秋最纠结的是害了他,他以为他最纠结的是以后进不了联盟了目标不能实现了。
叠加了他的能力又害他成为契子目标不能实现,在意外结契和沐秋紊乱期的状态下,再说喜欢,他也说不出来。
而且他们在结契之前有一个还没解开的误会是都以为对方看到了自己在澡堂勃起然后就不联系自己了。
沐秋的话是除了这么多年的目标落空了以外还觉得是自己害了叶修,他本来就喜欢他嘛,觉得自己用这种方式跟叶修捆绑上了,有点卑劣,虽然意外的成分居多可是他确实是知道叶修来了才放弃跟本能抵抗进入成人仪式状态的,那么(他以为的)不喜欢自己的叶修很倒霉,加上紊乱期,再跟叶修说喜欢他这种话他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然后我也不知道你们会不会介意他们在没有互相表白心意的时候做了,其实这一次做爱的初衷是帮沐秋渡过紊乱期,两个人的想法是一样的。虽然其中都夹着私心但是根本目的是这个,毕竟紊乱期不好好过最严重的后果是契子可能会自杀。
有些喜欢想的多的姑娘可能会问那如果是陌生人叶修/沐秋也会这么做咯?我想说的是如果不是对方,老叶可能连学院里少了个人都不知道,沐秋也不会放弃跟本能做对抗。

所以他们现在的状态是荣耀星球的合法伴侣,生理心理上实际上都是对方最亲密的人,双向暗恋且都觉得自己害了对方所以说不出喜欢的话,然后双方都带着私心为了渡过紊乱期做了。
为了解释这篇肉的合理性我也是蛮拼的= =

然后依旧觉得无法接受的姑娘我也只能说抱歉了

评论(34)
热度(345)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