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修伞】死生契阔(二十一)

*本文当中,契主/契子/雏态/成人仪式的设定来自易修罗作品《契子》,授权见第一章

*荣耀星的设定参考了《全职高手》原作荣耀游戏的某些设定,可能会有较大改动。

*看这一章之前请一定确定已经了解了契主与契子以及成人仪式的设定。

*紊乱期的设定稍有改动


(二十一)

  

病房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这几天面对苏沐秋的时候,叶修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可总是小心翼翼,很多问题想问又不敢。他每天都过来,但其实他们之间并没有多少交流。

结契以后,说句话都觉得难以启齿。昨天苏沐秋让他带笔记是这么多天以来跟他说的第一句话。叶修当时的心情简直可以称得上受宠若惊。原本以为那是个转折点,现在看来,都只是错觉而已。

不过有些话不说不行,他已经忍了好几天了,“我刚刚去问了医生,你的心理状态没有好转……”


苏沐秋很积极的配合治疗,按时吃药,按照医生的建议听一些有助睡眠的轻音乐,每天出门散步不会闷在屋子里。

但他从没有跟叶修说过,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

他的反应,让叶修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把一开始医生的建议说出来。他不确定苏沐秋愿不愿意接受那样的治疗方式。


苏沐秋眼睑半垂,低头看自己的手。叶修跟着他的眼光看去,那双手白皙纤长,手指尖尖,留着一点指甲,赏心悦目。

“慢慢来吧。”苏沐秋说。

这种事情能够让人慢慢来么?他权衡了一下,在苏沐秋的命和他可能敏感的心情之间选择了前者,“让我帮你吧。”

苏沐秋抬头看他,缓慢地眨了眨眼,“你帮我?”

“我帮你渡过紊乱期。”

“……那渡过以后呢?”

“以后……”叶修把想过无数次的话说出来,“你愿意的话,以前怎么样,以后还是怎么样。”

苏沐秋用纯黑的瞳孔注视着他,对着他说,“以前……是怎么样的?”

叶修直觉不对,避开问题不答反问:“让我帮你,可以吗?”

他的语气称得上温柔,苏沐秋的眼里划过一丝诧异的痕迹。良久,久到叶修以为他不会再回答,他说:“你过来一下。”


叶修依言走过去,苏沐秋抱住他的腰,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鼻端弥漫着叶修的气息,混杂着淡淡的烟草味,十分让人安心。


“对不起。”

他在心里说。


这几天每天晚上都睡不着,睁着眼睛看天花板,白天做好的心理建设能够在无边的黑暗中全都崩塌殆尽。

紊乱期原来是这么厉害的东西。

他自嘲一笑,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没用过,成为契子、过不了紊乱期、阴阳怪气不死不活……

而他自己清楚,最让他感到崩溃的是,他害了叶修。


苏沐秋悄悄深吸了口气,熟悉的气息味道顺着自己的心跳脉搏绵延到四肢百骸,混乱不堪的思绪慢慢安定了下来。

仿佛是从狂风暴雨中走到了和风细雨里。


这是他喜欢的人。

这是他的契主。

这是叶修。


如果没有那一场意外,或许他能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地表白自己的心意,就算他不喜欢自己也没关系,追嘛。

然而现在,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怎么就到了这么尴尬的境地。


“沐秋?”

叶修疑惑地喊了他一声,怀里的人没有了以往的活力和开朗,整个人像是燃烧过后的灰烬。叶修动了动手,想要伸手回抱,又对现在的苏沐秋毫无把握,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去对待,仿佛多一分力会把他捏碎,少一分力他又会飘走。


苏沐秋在他犹豫的时候后退了一步,说了声谢谢。

叶修对于这两个字简直头痛到不行,皱了皱眉,“别跟我说谢谢。”

“?”

“别跟我说谢谢。”

“……抱歉。”

叶修无奈,“苏沐秋,有必要这样吗?”憋了很久的话还是说出了口,“事情已经这样了,比起抱歉谢谢这些话,我更希望你能好起来。”

苏沐秋讶异,内心仿佛有阳光破开密密层层的乌云,流泄下一丝一丝温暖的光芒。

就算不喜欢自己,就算自己与他的关系不得已变成了这样,叶修也始终没有厌恶他放弃他。


苏沐秋笑了笑,说:“那你能再抱抱我吗?”

叶修一瞬间反应不过来,回过神一把把他拉进怀里,柔软的身体在他怀里散发着温热的气息,叶修低头用鼻尖蹭了蹭他的脸和脖子。


契主对于契子的影响确实是巨大的,三天的时间,苏沐秋的心理评估最低值从四十到了升到了五十,最高值达到了八十五。

但是五十之后,不管叶修怎么抱都没用了。拥抱的失灵让苏沐秋再一次陷入了精神上的低谷,最低值重新落回了四十。

苏沐秋的主治医生对他们简直是怒其不争,每天叶修去询问状况的时候都会被他抛白眼。


深夜的竞技场空旷寂静,天空没有月亮,黑漆漆的只有一两盏照明的路灯在地上投下晕黄的一小块。

叶修叼着一根烟,两只手搭在椅背上,目光遥遥地望出很远,黑色的瞳孔好像与黑夜融为了一体。


“叶神?”

黑暗中突然有人叫他,叶修侧过头,看到喻文州拎着一瓶水站在台阶下。

叶修说:“是你啊,这么晚了来这儿干嘛?”

“这是我要问你的吧?”喻文州将那瓶水放在台阶第一排的位子上,“我来占位子,白天人太多,占不到这么好的位子。”

“这么勤奋啊。”

喻文州微微一笑,“还可以,学院决定以后的期末测试最后一场都改为团队赛,这里是最方便观察的地方。”

叶修点点头,没有说话。

喻文州迟疑了一下,还是问:“苏沐秋的紊乱期,过了吗?”

叶修“啧”了一声,“还没。”

“是吗,可真棘手。”

“我都不知道拿他怎么办。”

喻文州没想到叶修会跟他说这个,不由仰头看去,那人的神色隐没在黑暗中,看不到什么。“我以前专门查过紊乱期,渡过的方法……很特别。”

“荣耀人干嘛要这么折腾?”

“这个可以去问问生物史的教授。”

叶修叹了口气,“一定要那么做吗?”

“如果有别的方法,肯定早就找出来了,几千年都这么过来的,应该是一定要这么做。”喻文州说,“你不愿意那样帮他吗?”

“我怕他不愿意。”

“你问过他吗?”

“问了,他没回答,我不敢做。”

这么直白的答案,喻文州一瞬间不知道如何接话,“……所以大半夜在这里思考人生?”

“睡不着而已。”叶修抽了一口烟。

“睡不着的话,你可以去医院看看?”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站起身来,“好主意,我先走了。”

喻文州听着他的脚步声,哭笑不得。


这个时间点,医院比平时更加安静,住院部的门已经关了,叶修只能翻墙。

苏沐秋的病房在五楼,这点高度对于他来说并没有难度。

窗户没有关严实,叶修轻轻一推就推开了。咿呀一声在黑夜中略显诡异。他的脚踩上窗台,与闻声侧头的苏沐秋视线相对。

叶修怔了一下,“还没睡?”

苏沐秋看他从窗台上跳下来,关好窗户回身走向自己,“等一下就睡了。”

“你这样子,明明是打算一整晚都不睡吧?”

苏沐秋不说话了。


叶修在背后握了握拳,像是怕被拒绝一样迅速掀开被子钻进去,“睡觉。”

苏沐秋动了动,有点纠结,“喂……”

“睡觉。”他重复了一遍,自己侧躺下来,把人拥在怀里,停顿了一下,一只手放到他背上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脊背。

医生说过,契主的各种行为都会对契子产生影响,还说温柔一点他会很喜欢……


叶修心里有点忐忑,怕被推开,但是苏沐秋只是眯了眯眼,并没有拒绝。


叶修察觉到了他气息的变化,呼吸明显柔和了下来。他松了一口气,看来教授和医生们都没有骗人。那另外几个方法……

考虑了一下,他按住苏沐秋的肩膀翻身压到他身上。

因为太过舒服昏昏欲睡的人猛然清醒了过来,睁大眼睛望着叶修,“你……”

“我想试试有没有用。”纯黑的双瞳盯着他的眼说,一贯懒散地表情里透着一股认真的神气。

“试什……”

话还没说完就被迫咽了回去。

双唇相贴的温柔触感,惊得苏沐秋下意识地抓紧了手下的床单。


“闭眼。”叶修离开他的唇带着点窘迫说。

苏沐秋抬眸看了他一会儿,这么努力想要帮他的叶修……心脏的位置饱胀起一阵酸软,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为什么不喜欢还能做到这个程度,明明是我害了你……

他想起叶修说,以前怎么样,以后就怎么样。

能回到以前吗?

不能了。

从他发现自己喜欢上他的那一刻,到后来结契的那一瞬间,到现在,叶修压在自己身上说着“闭眼”,对他来说,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他缓缓闭上双眼。

他想要好起来,不想要再这样不死不活,他需要叶修的帮助。即使这样对叶修来说并不公平,但他没有别的方法。


叶修重新俯下身轻轻地吮吻他的唇瓣,将它们含在嘴里一点一点地舔湿。柔软的双唇跟身下的人一样温热,叶修不由自主地伸出舌头,舔舐着他的唇角齿关。

苏沐秋睫毛轻颤,犹豫着在他的逗弄下露出一小截齿缝。

舌头灵活的钻入缝隙,勾起另外一条纠缠追逐。


亲吻的时候让人产生一种相依为命的错觉,仿佛两个人的生命相互缠绕。


亲着亲着,原本带着安抚意味的吻渐渐有点变味。叶修抓住一丝理智,拖拖拉拉地放开苏沐秋的唇,额头抵住他的,说:“舒服吗?”

苏沐秋:“……”


一句话问出口两个人都囧了一下,叶修急忙补充道:“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好一点……”

“我明白你的意思……”特地解释一遍感觉更加奇怪,苏沐秋把他从自己身上推开,“我想睡觉了。”

“睡觉?好好好,睡。”


他难得语无伦次,苏沐秋失笑,眉目弯弯的表情带着曾经的生动和明亮,好像风吹过千波湖的湖面,带来碎金跃动的涟漪和波澜,看得叶修呆了一下。

“你怎么了?”苏沐秋注意到他的表情。

叶修仰躺到他的身侧,一只手按住双眼,一只手揽过他让人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没什么……”


只是好像很久,没见你这样笑过了。


TBC


注:《契子》当中是璧空→御天→军部这样的发展顺序,本文当中是归陟/新堰→R学院→联盟的顺序,这个升级的顺序想了很多办法也没法岔开。实在抱歉。


评论(23)
热度(336)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