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修伞】死生契阔(十六—十八)

*本文当中,契主/契子/雏态/成人仪式的设定来自易修罗作品《契子》,授权见第一章

*荣耀星的设定参考了《全职高手》原作荣耀游戏的某些设定,可能会有较大改动。

*雷点:会狗血

*被屏蔽了otz,走图床吧,图片看不到的告诉我一下

 
(十六)



(十七)


王泽发现最近自己室友有点问题。明明说过实验室的研究已经有了阶段性的突破所以不必起早贪黑,但是他现在几乎连觉都在那边睡了;跟一向关系亲密的叶修好像也减少了往来,明明之前最忙的那段时间这两人也一定会每天一起吃饭,现在王泽已经连着好几天没在宿舍或者神枪系大楼见到过叶修了。

吵架了?


上课的时候跟苏沐秋坐在一起,他多嘴问了一句,一向大方的室友难得表现出狼狈的姿态,用一听就是敷衍的理由回答了问题。

晚上苏沐秋破天荒地跟同系的同学一起去吃饭,说是要请上学期说好的那顿饭。同学们自然乐意,一帮人直接抛弃了实惠的学院食堂奔向校门口装潢别致的小饭店。


不是周末,饭店里人不多,却碰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战法系的一帮人看到苏沐秋很热情的打招呼,询问了他们的来意以后发现不谋而合,都是来吃饭的,于是两拨人直接绕过了请客的苏沐秋,一合计就决定拼桌。

苏沐秋按了按自己的口袋,胸口隐隐作痛。而一边的叶修一点走过来的意思也没有,更让他郁闷不已。


虽然过去的二十年并没有任何性方面的经验,但是勃囧起、对着自己的好朋友勃囧起,这意味着什么,就算再迟钝也能明白。看到叶修,会让他想起自己居然对着这个一直以来亲密的朋友有了欲望,这让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叶修。


所以想明白之前,保持距离总是没错的。

他这样告诉自己,但是想靠近的想法像是一个顽皮的孩童在他的神经上蹦跶跳跃,想忽视都忽视不了。


他挣扎了一下,还是慢慢地向他磨蹭过去,伸手想拍他的肩,叶修却像背后长眼睛一样侧身避开,装作不知道后面有人,态度自然地走到外面吸烟去了。


苏沐秋全身一僵,明白了他也是在故意躲避他。

不然哪有那么心有灵犀,想着保持距离,叶修也就体贴的完全不联系他了。

难道是……看到了那天自己在澡堂里的反应?觉得……不能接受?他想起当时叶修向他这边跨了一步,齐腰高的隔板可能根本没有遮挡住他的秘密……


他眼神暗了暗,恹恹地将落空的手放下来。


那边有同学在叫他去点菜,苏沐秋呼出一口气,打起精神跑过去,“让开让开,让我来!别给我点太贵的!”

“叶修人呢?刚刚还在的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有战法系的同学问道。

苏沐秋拿着菜单一目十行,说:“外面抽烟。”

跟他相熟的同学从背后扑住他,探过头去跟他一起点菜,“这个!吃这个!”

“知道了你快走开点,挤死了。”

“就不!今天苏哥哥难得请客,为了表示我的谢意妾身愿意以身相许!”

说着作势要去亲他,苏沐秋闪身一躲,严肃道:“哥是已经进入觉醒期的男人,离我远点啊我告诉你。”那天从澡堂跑出来之后,隔了一天他去了校医室,被诊断已经正式进入觉醒期。

“觉醒期怕什么,真不行咱们凑一对啊!反正你又没伴侣。”一边说一边又去扑他。

苏沐秋嘴里喊着别闹,被逼着左躲右闪连连倒退,一不小心后背撞进一个人的怀里。他怔了一下就感觉出来了,这人是叶修。


“小心点,蹦跶什么呢。”背后的人在他耳边用懒散的口气说,手扶在他腰上似乎是防止他跌倒。 

苏沐秋觉得腰上一麻,差点腿软,定了定神说:“……你抽完烟了?”

背后的人静默了一会儿才回答,“抽完了,去吃饭吧。”手掌绕到他后腰上轻轻一推,把人推出了自己的怀抱。

  

苏沐秋向前走了两步,回头看他,烟灰色的瞳孔里有他自己都没发现的无措和一点几不可查的委屈。

叶修知道他已经察觉了自己的疏远,垂在身侧的手指动了动,指尖残留的体温渐渐冷了下来。


他皱了皱眉,又有点想笑。

那天在澡堂里毫不犹豫跑开的身影跟这几天空荡荡的通讯请求列表,说明的是什么,他自认还是能够察觉到的,现在又拿这种眼神看他……


起哄的同学见到叶修自觉地停下来,说正主来了不玩儿了哈哈哈。


苏沐秋瞪了他一眼,招呼大家进去吃饭。


一顿饭吃的味同嚼蜡,气氛活跃,苏沐秋却觉得芒刺在背。

这回叶修没有躲着他,坐在他的旁边,不过全程几乎没有交流。其实他们两个也并不是一直都有说不完的话,可这么尴尬的气氛,确实是第一次体会。


要的是大包厢,足够一帮人在里面玩,门一关严丝合缝,隔音效果又好,不用怕吵到别人。

那边一堆人在说最近进入觉醒期的人越来越多了,都是男生,讲起话来没有顾忌,几个似是而非的荤段子让人心领神会,神色暧昧。


“说起来,这儿有人进入觉醒期了吗?”


一屋子人一半左右举手。

苏沐秋吃了一惊,倒不是因为诧异进入觉醒期的人这么多,而是坐在他隔壁的叶修举起了一根筷子。

只是叶修正在应付调侃他的一个同学,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


回去的路上两拨人在分叉路口道了别,叶修回到宿舍,黑漆漆的房间里一点声响也无。往常如果是这种情况,苏沐秋一定会跟着过来,就算一句话都不说也不会觉得有什么,现在两个人在一起,却连对视都觉得不自在。

他点了根烟吸了一口,窗台边苏沐秋的那盆薄荷还在随着夜风抖动枝叶,无辜的像是他随便从路边挖回来的一样。


这盆薄荷本来苏沐秋要拿回去,一看叶修养得还挺好,小家伙没有被二手烟荼毒小身板反而挺拔了,干脆就放在这里。两个人各自养着一盆,倒有点像是某种信物。

想到这里叶修哑然,他跟苏沐秋之间,到底有多暧昧?


以前完全不觉得,不就是关系亲近一点的朋友吗?不就是脑回路相通所以总是能够明白对方的意思吗?不就是看到他笑他怒就觉得自己也心情舒畅吗?不就是……某些时刻想抱他想亲他吗?

如今回想起来,点点滴滴都清晰的仿佛是他们相爱的证明。

然而,他知道,都是假的。


叶修仰头看着荣耀夜空上点点的繁星,跟当初在空知林时他跟苏沐秋看的好像没有什么差别。他吐出一个烟圈,像是叹了一口气。

喜欢上一个人没什么,喜欢上自己的好朋友也没什么,有什么的是,苏沐秋他,并不想成为契子。


-


苏沐秋拿着一柄战矛上下观察,一个星期多一点的时间,这柄战矛已经塑形完成了,看上去战意凛然,握在那个人手里肯定很好看——这话他绝对不会对着叶修本人说。

昨天到今天的这段时间里,他拔了一地的头发都没想出这柄战矛可以叫什么名字。最后随手抽了小书架上的古文选集,从里面选了“却邪”两个字。

他看着手上的却邪笑起来,像是突然有了动力一样,又埋头开始寻找为它增加属性的材料。


投入到实验当中他才能让自己的思维暂时从叶修身上抽出来,不再胡思乱想。

其实在那些混乱的思绪里,有一点是明确而清晰的。

他喜欢叶修。

摒除掉冗杂的旁枝末节,喜欢的心情是如此不可忽视。


转念想到叶修现在对他不冷不热的躲避态度,因喜欢上一个人而雀跃的心情瞬间又低回了尘埃里。

这几天他一直在实验室,叶修没有联系他,他自己也需要思考清楚一些事情,在想好之前并不想贸然联系对方。

谁会想到曾经近乎亲密无间的关系会猛然间疏离的这么远,仿佛一起经历过那些事的是另外两个人,跟现在的他们毫无关系。

他呼出一口气,拉回跑偏的思绪,将精神集中到实验和材料中。


终于找到合适的强化材料那天孙荫来了实验室,看到脸色苍白的苏沐秋他皱了皱眉,问他最近在搞什么,管实验室的老师说这里已经三天没有熄灯了。

苏沐秋这几天其实还是会回宿舍的,虽然只是洗个澡就跑回来。这会儿他神色略显憔悴,但一双眼睛明亮清醒,一点也不像一个这段时间经常熬夜的人。

“教授,我发现……”

“你别发现了!赶紧给我回去睡。”他拎小鸡一样抓起苏沐秋后颈的衣物,把他从椅子上拎起来。

“我知道了……!”苏沐秋喊了一声,拿过外套火速在他发飙前跑路。


走出来才发现已经晚上了,专注某件事时没发现,放松下来才觉得头脑昏沉。他后知后觉的想起已经三天没有注射抑制剂了,正想拐去校医室的时候通信器震动了起来。苏沐秋拉出消息版面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在消息里说关榕飞让他带了一些材料过来,让他去校门口拿。

自己并没有说需要材料啊,难道是新发现的?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去看看,联盟带过来的,总归不会是没用的东西。

 


(十八) 


这个时间点校门口的人不算多也不算少,苏沐秋一出校门转了一圈才发现角落里那辆黑色的越野车,上次魏琛来也是开着这种类型的越野车。

他走过去敲了敲车窗,不透光的玻璃从里面被放了下来。

“我是苏沐秋,关老师叫你们……”

剩下的话卡在喉咙里没有机会说出口,意识瞬间模糊了。


越野车的门从里面被打开,苏沐秋瘫软的身体被拖进了后座。


观众席上的雏态们窃窃私语,叶修这两天怎么了,除了上课就是竞技场,两点一线啊,受什么刺激了?

“可能是想超过韩文清?”

“之前也没那么积极啊。”

“可能跟女朋友吵架了吧……”

旁边的人闻言嗤笑,“女朋友?我就没见他跟哪个女生走得近过,会有女朋友?”

“谁知道呢……”


一击圆舞棍将对手撂倒在地,叶修利落的收了战矛。

躺在地上胜率有96.4%的雏态泪流满面,“叶神你心情不好吗,今天比平时都快了二十秒啊,要不要这么凶残。”


叶修说了句抱歉,语气里听不出一点抱歉的意思。他忽然觉得索然无味,转身离开竞技场。


互相不联系的第五天,他有点嘲讽地想那人是打定主意要绝交也不肯面对他。

路上有同学跟他打招呼,叶神叶神的喊,叶修一个也不认识,但还是给予了回应。走到实验大楼的时候他脚步一顿,告诉自己就是晃上去看一看,看一看而已。


这个时间点,实验大楼里静悄悄的,一走进去就感觉到温度比外面低了很多。空荡荡的大厅还能听到他的作训靴跟踩在瓷砖上的轻微声响。他来到苏沐秋平时常待的实验室前,门口把手上挂着没人的标志,想起苏沐秋现在应该在上生物史课。

不在更好,叶修想。

他开门走进,宽敞的实验室内似乎还留着那人的气息。随手记着笔记的A4纸,不知道从哪里挖出来的古董铅笔,里面还有水的玻璃杯,随便挂在椅背上的白大褂……


他想象苏沐秋在这里会做些什么,不自觉地勾了勾唇角。

安静的空气里传来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叶修环视四周,闪身躲到储物柜后面。刚刚藏好,就听到“啪”一声,门被大力推开撞到墙上。粗重的喘息声中来人把门关好,通讯器按键的滴滴声在静谧的空间中显得异常单调。

漫长的等待过后,那边的人才接起来。“怎么样,孙教授,我没骗你吧?”

外面的人是孙荫?叶修眼里闪过淡淡的诧异。

“他还是个雏态,伤害雏态是犯法的!”孙荫压低声音,语气里的愤怒并没有因为音量的降低而减少。

叶修目光一沉。

“我们没想伤害他,不过他是个进入觉醒期的雏态,已经四天没注射过抑制剂了,万一遇到个人进行了成人仪式,也没什么问题吧?”

一辈子在学院里工作、为人正直的教授气得声音都在发抖,“卑鄙!你们怎么能这么无耻!?”

“别这么说啊,只要教授愿意帮我们的忙,抑制剂马上就会送到您学生的身边,当然啦,我们同时给他准备了一个同样进入觉醒期的雏态,我相信以您学生的能力,一定能够成为契主的。要怎么选择,就看教授您的了。”

“你们到底想要什么!?沐秋他只是一个学生,为什么要把他牵扯进来?!”


叶修烟灰色的瞳孔猛然一缩。


“只要您在那份生态评估上签字,就什么事都不会有了。”

“我不会签的!你们的生态评估根本就是造假,要我怎么签!?”

“教授您不要嘴硬啊,我们再给您一点时间考虑,晚上八点之后如果您还是这个结论,那么结果您知道的。还有请不要通知安保部跟联盟,我不想鱼死网破,您的学生年纪那么轻,长得又那么好,没了多可惜啊……”尾音轻轻一收,那边的人关了通讯。


孙荫长长的叹出口气,颓废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久久不语。

他在想可以联系什么人,可是又怕那人说的鱼死网破,一时进退两难。余光看到从角落里出来一个人,他目光一顿,马上就认出来了这人是叶修,苏沐秋的朋友。

他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好又叹了口气,“你来找沐秋吗?”

“是。”

“都听到了吧?”

“……听到了。”

“对不起,是我的错。”老教授充满歉意地声音疲惫又无力。

叶修摇了摇头,“不,不是您的错。”

“我活了一辈子,没见过那么无耻的人!”

叶修靠在储物柜边上,问:“是谁?”

“嘉世,他们在九松林有个项目,需要我签字,我发现那份报告造假就驳回了。”

“嘉世?招生的时候那个全息游戏仓……”

“是他们公司的产品,”孙荫沉沉地道,“知人知面不知心。”


叶修低头看着自己的手,那天晚上在饭店里短暂又偶然的拥抱过后,留在指尖的温度早就已经消失了,但他撞入怀里时心跳的感觉,发梢浅淡的香气,腰身与自己的十指服帖的触感,仿佛全都烙印在了心里。


“苏沐秋带着通讯器,可以定位吗?”叶修突然问道。

孙荫点点头,又摇摇头,“可以,但是那要联系安保部。”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我去找人。”

“胡闹!你是雏态,沐秋的事交给我来想办法,你快回去上课。”

叶修走到门边,手握在把手上,并不回头,“我不放心。”

孙荫刚想问他不放心什么,就听到他继续说:“我不放心把他交给你。”

“你……”

叶修再次打断他的话,“我不能保证你最后不会牺牲他。”


孙荫哑然,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走出实验室。


  

空寂的走道里只有叶修的脚步声在回荡,越来越急促,到最后他干脆跑了起来。


晚春的风里带着不知名的花的香味吹拂过他的鼻尖耳畔。

他想起他第一次在新堰校门口看到他,那人被门卫拿扫把追着跑得飞快,想起空知林的满目星光下他问“好玩儿吗?”,想起二测那天清晨,他站在教育部大楼前看到自己松了口气的表情,想起月光皎洁的图书馆里,自己凑过去时他缓慢垂下的睫毛……


一路上有人叫他,“老叶!你跑哪儿去啊,下午有课!”


他充耳不闻,向着某个方向飞奔。

不要有事,不要跟别人结契,苏沐秋,我……


-


叶修第一次去术士系的宿舍大楼,宿管大叔没有见过他,拦了一下,问他叫什么名字。

一段路的奔跑让他冷静下来了,在访客登记本里写上自己的姓名和班级以后他给喻文州发了一条消息,附上宿舍号的回信很快返回来。

宿舍的门是开着的,叶修看到里面只有喻文州一个人,坐在书桌前,手上拿着笔在记录些什么。

“在做上学期团队赛的总结?”

“是啊。”喻文州似乎早就知道背后有人,“你们打得……很别开生面。”

叶修顺手关上门,“这种打法,以后看不到了。”

“一场就够了,大家都是聪明人,怎么做才能赢心里都门清。”他想到什么似的笑了起来,“我前几天还在竞技场里遇到了张新杰。”

叶修懒懒地挑起眉梢,“一个个心眼都不少。”

喻文州对他的话不予置评,问道:“叶神应该不是来找我聊天的吧?”

叶修看了他一眼,他一直觉得喻文州很聪明,这人也确实很聪明。

“找你帮个忙。”

“什么忙?”喻文州很淡定,好像并不觉得叶修这样的人来找在整个学院里灵力算不上特别突出的、之前可以说没有任何交集的自己帮忙是一件奇怪的事。

“帮我找个人。”

喻文州想了想,“苏沐秋么?”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是他,昨天晚上失踪的,应该已经出了千波湖的范围,但不会离得太远。”

“带着通讯器吗?”

“带着,虽然可能已经被扔掉了。”

“总归是一条线索。”喻文州合上桌子上的笔记本站起来,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手提电脑,“我只能查出大致的位置。”

“足够了。”

“通讯号码给我一下。”


叶修报出一串数字,喻文州没有再说话,也没有问任何多余的问题。

半个小时后,喻文州将手指从键盘上撤下来,拿过一边的便签本在上面写了几个字递给叶修,“地址,只能到这个范围。”

叶修看了一眼,“谢了。”

他正要走,喻文州叫住他,“等等,我想问个问题。”

“问。”

“你是怎么知道我会这个的?”

叶修摸了摸自己的脖颈,稍微仰头看着上方天花板说:“赌一把而已,我不知道。”

这个答案出乎预料,喻文州诧异了一下,“猜的?”

叶修笑着转过身来,“能够单靠文化考考这个学院,我觉得你会的几率至少比黄少天大。就算你不会,你认识会的人的几率也比我大,不找你找谁?”

“不愧是叶修。”他感叹,“不过我的通讯号码你怎么知道的?”

“我以为你只有一个问题。”

“不介意的话我自己回答?少天给的吧。”

“是啊。”叶修承认的很干脆。

喻文州微笑着说:“找到了也给我来个消息。”

“没问题了?那我走了。”叶修说完,转身快步离开。  

 

TBC

 
 
注:

①《契子》当中是璧空→御天→军部这样的发展顺序,本文当中是归陟/新堰→R学院→联盟的顺序,这个升级的顺序想了很多办法也没法岔开。实在抱歉。

②《契子》当中也有校医室的情节,本文中我尽量短的带过去了,根据情节来不可避免,抱歉。

③事情不是陶老板指使的,大家憋误会。

 
 
这次是真的TBC惹!28号-4号出门旅行,不能更新啦,存稿几乎都放出来了,昨天出门买东西都没码字,现在文档里只有一千多字存稿了,心酸,有点慌。

三章的内容,中秋就不写新的贺文了,大家中秋+国庆快乐=3=

评论(36)
热度(366)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