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修伞】死生契阔(十五)

*本文当中,契主/契子/雏态/成人仪式的设定来自易修罗作品《契子》,授权见第一章

*荣耀星的设定参考了《全职高手》原作荣耀游戏的某些设定,可能会有较大改动。


(十五)


黄少天用剑指着方士谦,一脸严肃地说:“你就不能给我施个治疗术吗?我手上血都要流干了大哥。”

“放心,在你流干之前我一定会救你的,穷担心什么。”方士谦语气笃定。

“好了好了别吵了!”战术指导喊道,“明天就要上了,现在还是这副鬼样子,明天上场简直就是送死啊!我从来没有带过这么没有配合度的队!都一个星期了一个个都还这么不开窍,你们的脑袋是石头做的吗?!”


团队里的一个个都是数一数二的天才,但是个人风格太强,短短一个星期根本来不及融合。加上年轻人血气方刚,谁都不愿意妥协,或者说还不习惯妥协。


战术指导抱着头团团转,叶修趁机抽了根烟,无所谓地说:“别烦了,我们这样,对方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既然暂时磨合不了就别勉强了,明天该怎么来就怎么来吧。”

吴雪峰点头同意他的说法,“时间太短了,而且互相都不了解,现在就要求打出多好的配合也不太可能。我相信对方也有一样的问题,老师也不必太在意。”

“是啊是啊。”黄少天跳出来说,“老师你一会儿说这个要配合一会儿又说那个别动,我都不知道到底要不要打了,干脆别想那么多了,高兴怎么来怎么来,到时候上场随便缠个人一对一单挑也可以啊!”

“嗯……”职业是狂剑士的孙哲平对这个提议很满意,“我同意!”

剩下的人全部表示附议,一帮人开始讨论所谓的一对一盯人战术。


真·战术指导老师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晚上叶修跟苏沐秋聊天,对面的人笑了好半天,“老师肯定觉得自己是在对牛弹琴。”

“这确实也不能全怪我们啊。”叶修摸了摸鼻子,“时间太短,队友之间缺乏了解,我其实觉得这样的状态配合打到那个程度挺不错了。”

“学校想法挺好的,我这几天偶尔还会看到有人在研究所后面的山上练习配合。”

“嗯。”想了想,还是问了句,“在那边怎么样?”

苏沐秋摇头,“根本没空想怎么样啊!恨不得把一天掰成四十八个小时用。”

叶修见他神情里充满了某种信心和斗志,不由地笑了笑。


最后比赛的场地放在学校的仿真场景——熔岩墓地里。场地延伸的十分宽敞,成片的枯树和零散的墓地营造出恐怖的氛围,沟渠纵横,岩浆遍地,还散发着肉眼可见的热气。

观战的学生们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异常兴奋。


两队分别从左右两边入场,叶修走在最后一个。

学院有提供基础通用装,叶修嫌自己找麻烦就用了,只不过武器是自带的,入场之前还被裁判老师侧目过。

吴雪峰看到他的战矛,好奇的问了句,“这块晶石……?”

“一个朋友送的。”

“好像没见过这种晶石。”

叶修见他好奇,干脆把战矛扔过去给他看,“嗯,他自己合成的。”

吴雪峰惊讶,“这么厉害?”

一股异样的情绪一闪而逝,叶修假咳了一声,“还好还好。”


裁判宣布了一些基本的规则,两队队员分别在自己的据点站好,尖亮的口哨声一响,比赛开始。


观众席上的雏态们精神一振,看着场上的二十四个人一开始就全场乱窜,叶修的战矛对上韩文清的拳头,黄少天嘴里喊着“别跑看剑”追着骑着扫把到处转的王杰希跑,孙哲平周身都是血雾盯死了肖时钦,张佳乐拼命朝着周泽楷扔手雷……而这样混乱的场面,方士谦居然还能精准地施放治疗术,真不愧是治疗天才。


观众们看得目瞪口呆,恨不得一个人再长出十一双眼。这场初衷是考验队员默契度的团队赛,生生就被折腾成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单挑。两位战术指导老师低头掩面,不忍再看。


好在后来两方打着打着都反应过来了,有方士谦和张新杰在,很容易让人做无用功,于是又开始集火对方的治疗和保护己方的治疗。


整场比赛高潮迭起,精彩不断,观众席上惊呼连连。

到后来场上只剩下叶修和韩文清,他们两个谁先倒下,就昭示着那一对落败。

在场的人不自觉都屏住了呼吸,最后叶修的龙牙对上韩文清的冲拳,没有任何花哨的技能对撞,叶修胜了。


观众们欢呼起来,这一场比赛,输赢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打得太精彩。

对于学院竞技场的常客来说,这场竞技场第一跟第二的比赛更是他们一直期待的,虽然团队赛不比个人赛,但也算是饱了眼福。


叶修独自站在战场上,手指无意识地摩挲了一下手中的战矛,呼出一口气,嘴角扬起一抹笑,他对躺着的韩文清说:“又赢了。”

韩文清点点头,“恭喜。”

“哈哈,谢了。”


最后,评委们根据这一场每个人的表现,在胜利的一方选择了一位全场最佳,叶修。

但是等到颁奖的时候众人才发现,叶修人早就不见了。问他的队友们,吴雪峰说他好像有什么事先走了。

颁奖主持满头黑线,有什么事急得奖杯都不要了。

“尿急?”有人猜测道。

“可能吧。”另外有人附和。


叶修一个人回了宿舍。

他先去接了一小碗水,然后站到窗台边给沐雨橙风一号撒了点水。

阳光下那盆薄荷的叶子上闪着剔透的水珠,模样十分可爱。


随着二十四职业团队竞技赛的落幕,假期到了。

虽然只有一个星期的假,但荣耀星交通发达,不管去哪里都能保证在五个小时内达到,因此许多雏态都选择了回家,当然,选择留校的也很多。

叶修不回家,整天泡在竞技场里。

从竞技场关闭前的1867胜,到假期结束,他已经累积了2445次胜了。但韩文清同样不回家,他也同样沉迷竞技场,因此他依旧是第一。

而其他人期待的两位大神一对一的巅峰对决,在七天的时间里,居然一次都没发生过。


在这样的遗憾中,第二学期开始了,沉寂了七天的学校重新开始活跃起来。


叶修起了个大早,某人老早就来过消息,大概清晨六点到校,让他去校门口接。叶修嘴上嘲讽他几天不见金贵了还要人来接?还是老老实实溜达到校门口等。

送苏沐秋回来的是另外一个不认识的成人,三个人一起把后备箱里的东西拿出来,叶修震惊了,问他苏沐秋你是把联盟仓库搬空了吗?


一大堆东西堆在地上,都是他从联盟带回来的材料和资料。

苏沐秋搬得气喘吁吁,抽空回他,“不然叫你来干嘛,真以为我那么金贵啊大早上让你来接个人啊?”

“让我来做苦力。”叶修恍然。


向门卫大爷借了两辆手推车,两个人把东西装上,一起推到实验室,大清早校园里还很安静,只有车轱辘偶尔碾过碎石的咯嗒声。

送完后直接去上上午的第一节课。苏沐秋这厮在联盟里赖到最后一刻,居然在开学这天的凌晨才从那边出发回来,也算是一朵奇葩。


第一节课生物史,孙教授的课。

课后细细地问了他许多心得和收获,苏沐秋一一回答,态度比之前严谨不少,少了点毛躁。

孙教授打趣这一趟回来怎么跟恹了似的?

苏沐秋正色道:“接触越深,当然就更加敬畏。”

孙教授满意地笑笑,不再多言。


战矛的制作在R学院的实验室里继续着,苏沐秋想要趁热打铁,补考完后一刻也不闲,全身心都投入到了其中。

叶修看他来去匆匆,脸色苍白,想问他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

苏沐秋却守口如瓶,死也不说。


有时候还要靠孙教授去赶人,佯怒道不要仗着年轻就习惯性透支,雏态的时候不养好小心成人后再也长不高。

苏沐秋当然知道那是骗他的,随便他骂,该怎样还是怎么样。

直到一个月后,战矛终于有了阶段性的突破,他才决定停下来休息一段时间。


叶修接到他的消息,拎着一袋外卖来到神枪系宿舍大楼。推开门走进去,苏沐秋的那个室友也在,倒是那个让他来的人侧躺在床上睡着了。

天气渐渐热起来了,衣服越穿越少,苏沐秋睡姿不算豪放,T恤下摆微微向上翻卷,露出一截雪白的腰线。

王泽跟他打招呼,“叶神,来找沐秋吗?”

这段时间“叶神”这个称呼他从错愕到麻木,现在已经能比较坦然地面对了,“是啊,让我过来,自己躺这儿睡成这副德行。”说着伸手把他的衣服下摆翻下来,若隐若现的腰部肌肤隐没在了衣料下面。

“他上午十点钟才回来的,一回来就给你打电话了,本来想等你,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

“是吗?”叶修随手将外卖放在写字台上,在床沿上坐了下来。

这人醒着的时候表情生动,睡着了却十分沉静清纯,鸦黑的碎发散落在瓷白的脸颊上,显得格外秀气。

叶修发现,自己好像很久没有好好看过他了。


苏沐秋这一觉直接睡到傍晚,半梦半醒间手臂随便一捞,碰到某个温热的物体,他疑惑地皱了皱眉,手掌顺着摸了摸,然后就被按住了。

“醒了就睁眼,瞎摸什么呢?”

“嗯?”他费力地睁开眼,看到叶修手里拿着叠资料靠坐在他床头,自己手上摸的,正是他的腰。他打了个小小的哈欠坐起身来,“你来了啊。”

叶修无语半晌,“我都来一下午了。”

“啊?”他瞄了眼窗外,霞光满天,下午都要过了,“我睡了那么久?”

“不然呢?”

苏沐秋干笑两声,转身膝行两步跪坐到叶修身前,双手扯了扯他的两颊,“不好意思啊,晚上请你吃饭。”

叶修握住他扯着自己脸的手说:“苏沐秋你胆子肥了啊。”

“就准你老捏,我不能捏?”

叶修用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后腰,说:“不能。”

“叶修你大爷!……”

正打算再说他两句,宿舍的门从外面被打开,手里拿着钥匙站在门口的王泽见到屋子里的情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我……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事,你们继续!”砰一声门又关了。


床上的两个人面面相觑。

苏沐秋问:“继续什么?”

叶修回答:“我怎么知道。”

苏沐秋说:“那去吃饭?”

叶修同意:“走啊。”  



TBC


注:《契子》当中是璧空→御天→军部这样的发展顺序,本文当中是归陟/新堰→R学院→联盟的顺序,这个升级的顺序想了很多办法也没法岔开。实在抱歉。



评论(21)
热度(308)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