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修伞】死生契阔(十二)

*本文当中,契主/契子/雏态/成人仪式的设定来自易修罗作品《契子》,授权见第一章

*荣耀星的设定参考了《全职高手》原作荣耀游戏的某些设定,可能会有较大改动。


(十二)

  


苏沐秋他们考场的监考老师是孙教授,老教授虽然为人不算死板但十分正直,发卷之前严肃表示只要抓到作弊就算不及格,没有任何商量通融的余地。

所幸试卷上的题目并没有太为难人,书上的基础内容占了大半,只有最后几道是留给优等生的拉分题。

苏沐秋还没答完整张试卷就确定自己能过了,精神一放松就容易胡思乱想,他注意到自己手腕上的创可贴,心动过速的感觉又来了。

难不成又有进入了预觉醒期雏态没去注射镇定剂?


他咬了咬唇,让自己集中思想到还没完成的试卷上。


两个小时的答题时间过得很快,教室里大多数同学神态轻松,交卷以后比起开考前气氛简直可以算得上欢脱。

苏沐秋正收拾东西,有同学过来想搂住他的脖子,被他一矮身躲过了,“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啊少年。”

那人也不在意,耸了耸肩问:“考得怎么样?”

“还可以吧,总算没辜负哥寒窗苦读。你呢?”

“一样一样,一起吃个饭庆祝一下?柳非刚刚提议的,大家都去。”

苏沐秋转头一望,一大半的人都看着他,吓了他一跳,“都看着我干嘛?”

“因为就看你了啊!”

苏沐秋想了想,还是摇头,“下次吧,全部考完我请你们,今天有事。”


好说歹说才放行,苏沐秋急匆匆跑到叶修的考场,他们也考完了,但都还没走,有些人在对答案。叶修桌边围着一帮男生,他走近了一些才听清楚那些人在问他实战技巧。叶修虽然并不热络,可有问必答。

苏沐秋心里有些好笑,高手的技巧,平常人就算知道了也不一定用得出来。


“提前判断对手的动作很重要啊。”

“要怎么判断?很难的样子……”

“额……靠感觉啊!”叶修也有点无奈,这东西要怎么说?

一转头看见苏沐秋,就对着周围的同学说:“还有问题吗,我要走了。”

同学们也都不是胡搅蛮缠的人,很快就放行。有些人甚至自来熟的对着苏沐秋挤挤眼,“来查岗啊?”

苏沐秋一头黑线。


考完第一门笔试以后,各系就进入了系内小组对战。分组出来后发送到学生们各自的通讯器上,苏沐秋躺在寝室里往下拉着页面。

王泽用“果然如此”的语气说:“你跟小周在不同组……不知道最后你们谁能赢。”

苏沐秋把页面关掉,“输赢还是其次,关键是奖学金奖学金奖学金,抵得上我帮人答一百六十九次到啊!”

王泽哈哈大笑,“也是,你们平时上课打过那么多次,有输有赢,确实也不用太在乎这么一次。”


一到周一,系内小组对战就如火如荼的展开了,暂时还没排上的甚至开了赌盘,有专门的负责人在学校电子布告栏那里等待排名战况更新。

“剑客系,一组A小组高杰,二组B小组黄少天,三组A小组杜明,其他还没出来;战法系,一组C小组叶修,三组D小组,贾兴,其它暂时还没出;拳法系,一组A小组韩文清;神枪系,二组A小组周泽楷,三组A小组苏沐秋,四组C小组柳非;魔道学者,一组D小组王杰希……”

随时更新记录战况的学生对着通讯器喋喋不休,连身边什么时候站了个人都不知道。

“你这个,要怎么赌啊?还能压吗?”

“咦?”记录员回头,发现居然是个有黑色瞳孔的成人,“啊?你要买吗?我就只负责记录,要买的话你去一食堂。”

“最近刚好手头有点紧,看看能不能去捞一笔……”话音还没落手腕上的通讯器就响了,外表落拓的男人“啧”了一声,接通了通讯,“什么事啊?”

记录员偷偷一瞥,发现虚拟显示屏上出现的居然是他们学院术士系的教授方世镜。

“魏琛。你又跑哪里去了,不要忘了你是来监督巡查期末考试情况的,不是来玩的。”对面的方教授无奈地说。

叫做魏琛的男人作出不耐的样子,“巡查巡查,不巡怎么查啊,我现在就是在工作啊!”

方世镜张了张嘴,发现居然没法反驳他的歪理,只好说,“你赶紧回来!孙教授找你有事!”

“孙教授?”魏琛疑惑,“你们学院教生物史的那个孙教授?”

“不然还有哪个?”难得一向温和的方教授还会用这种没好气的口气。

“我跟他能有什么事?我以前读书的时候最讨厌他的课了,记得东西又多还不准作弊。”

“……反正你赶紧回来!有正事!”

“好吧好吧,真是烦死了。”


魏琛切断了通讯,磨蹭了两步就走了。

“这个魏琛……是联盟的人?”记录员喃喃自语了一句,抬头一看有更新,连忙又开始播报战况了。


一个上午打完,苏沐秋一出系大楼就奔向了一食堂,扑到人最多的那一桌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耳朵上夹了一支笔的男生手上忙着数钱,分了点神回答他的问题,“早上你输了一组,那一组有个小组爆冷门。”

“哪一组?”

“术士系二组的,D小组是喻文州赢。”

“喻文州?那个体检不合格靠文化课考试进来的?”R学院每次招生都会有十到二十个文化考试名额,算是额外扩招,就算不能进联盟也能发展成后备人员。

苏沐秋拍了拍桌子,“我去啊!失策失策,有人买喻文州吗?”

“有啊。”那人想了想,“黄少天买的喻文州。”

“就一个?赚翻了啊!”

“还有一个……你家叶修。”

苏沐秋眼睛一亮,“真的?”

“骗你干嘛。”

“哈哈哈哈哈干得好,方士谦等结束了我请你吃西瓜哈哈哈哈哈。”


吃饭的时候苏沐秋问叶修怎么想到买喻文州赢的?

叶修回忆了一下说:“反正D小组两个人都不认识,你买了一个我就压另一个呗。”

苏沐秋把自己盘子里的鸡腿夹给他,“好好好,这次赚翻了,我开心饱了这给你吃。”

叶修也不客气,但是转手把自己的荷包蛋给他。

苏沐秋咬了一口,冷静下来了,“不过那个喻文州是文化考考进来的,居然能赢。”

“嗯……挺厉害的。”

“要去看看吗?”

“可以啊。”

“不过得等后天二轮战对战表出来。”毕竟如果跟自己的对战时间冲突了的话就没法了。


二轮对战表出来之前,苏沐秋接到孙教授的消息,让他去一趟办公室。他当时正在叶修宿舍复习近现代战争史。这一门比生物史有意思很多,复习起来没那么痛苦。


学院的教授办公室离学生宿舍很远,苏沐秋问叶修的同学借了自行车骑过去。

老教授正在批改试卷,看到他进来也不避嫌,径自说:“上次跟你说的那个事,就是战矛的那个事……”

“有办法了吗!?”苏沐秋惊喜道。

“没办法我叫你来干嘛?”教授瞪了他一眼,“我已经帮你联系联盟研究所那边的熟人了。我们学院每次期末的时候联盟都会派人来巡查一周,这学期的这周一已经来了,因为雏态不能单独外出,所以你可以跟着这次来的术士一起去联盟一趟。”

苏沐秋理了理思路说:“巡查期是一周,这个星期一已经来了,那他下星期就要走了?”

“是啊。”教授看了他一眼,会过意来,“这也是我要跟你说的,如果你要去联盟的话,下星期的系内对战和全系竞技就不能参加了。我是这样想的,我问过你们实战课老师,对战考试只要是组内前五十就不会不及格,生物史已经考过了,这周五是战争史,考完了星期天你跟联盟的人回去,接下来的假期就直接待在那边的实验室学习,那里有全荣耀最先进的仪器和技术。等假期过了让联盟派人送你回来。至于基本战术考核,你可以等下学期回来直接补考,这一门你应该应付得过来。”

“我知道了……”苏沐秋顿了顿,“不过我得回去想一想。”

孙教授点点头,“我明白,你好好想想,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谢谢教授。”


晚上洗过澡,苏沐秋抱胸盘腿坐在床上,左右分别放着一张纸,左边是一张战矛的最新修改稿,右边那一张上面写着“全系竞技”四个大字,他嘴里念念有词,头转到左边,“材料,技术,仪器。”转到右边,“奖学金,竞技场,打得爽。”

其实如何做取舍他心里已经有定论了,但在最终决定之前,还是不免犹豫一番。叹了口气,苏沐秋换了衣服决定出去溜达一圈。


早春的夜风凉飕飕的,幽幽的月光下枝叶婆娑作响。

他晃到神枪系大楼,站在大楼前的小广场上仰头看了一会儿,真高啊,之前都没觉得。

翘了锁爬到阳台上被吹了一头一脸的风,苏沐秋哆嗦了一下,觉得自己真是脑子有洞,爬到这儿来装忧郁。正打算离开,有通讯请求进来了。


是叶修。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叶修看到他的背景吓了一跳,“你干嘛?有什么想不开的啊?”

苏沐秋白了他一眼,“你才想不开要跳楼,我就是来看看我们学院长什么样,登高望远知道吗?”

“得了吧,你还有那细胞想要登高望远?”

“我怎么就不能有这细胞了?”苏沐秋不满地嚷嚷,“还不准人突然有一天就忧郁了啊?”

叶修抓到了关键词,“你忧郁什么?”

苏沐秋干脆在墙角坐了下来,风还是迎面吹到他脸上,他只好抱住膝盖把自己缩成一团,对着叶修把事情都说了。

叶修听完笑起来,“看你这样子明明自己都决定好了,还跑天台去干嘛?”

“我就不能来哀悼一下我飞走的奖学金吗?”他叹了口气,伸出一根手指在地上画圆圈,“原本还想在全系竞技上跟你好好打一场。”

“好好打一场你多半也是输。”

苏沐秋横了他一眼,“少年你别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是啊,反正人生的路那么长,我又不会跑,你先去做自己最想做的呗。”叶修无所谓地说。

轻描淡写的语气,苏沐秋一阵恍惚,周围肆虐的风似乎停滞了。那一瞬间他想问,那么长的人生路,你真的会一直在?

但最后他还是把问题咽了下去。



TBC


注:《契子》当中是璧空→御天→军部这样的发展顺序,本文当中是归陟/新堰→R学院→联盟的顺序,这个升级的顺序想了很多办法也没法岔开。实在抱歉。


评论(12)

热度(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