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修伞】死生契阔(九)

*本文当中,契主/契子/雏态/成人仪式的设定来自易修罗作品《契子》,授权见第一章

*荣耀星的设定参考了《全职高手》原作荣耀游戏的某些设定,可能会有较大改动。


(九)

 

苏沐秋这段时间天天往实验室跑,叶修闲着没事就去了学院竞技场。


学院竞技场是提供给学生们进行非正式竞技的场所,叶修之前没来过。

竞技场内十分热闹,欢呼声加油声不绝于耳。这些热血的年轻人在实战课上因为教授的要求总是点到即止,也就到了这里才能好好干一架。


他看了一眼记录排名的屏幕,上面写着第一名是“韩文清”,略一回想就记起了这人是当初那个职业预判为拳法家的双A+。此时此刻在竞技场中央,正在对战的正是韩文清,对手刚刚好是一个战法。

那个战法其实意识不错,但灵力对比韩文清落差比较大,就算硬碰硬落败也是早晚的事。


叶修对这个结局明显的对战没什么兴趣,不过趁机观察一下对手还是很有必要的。这个韩文清走的风格是很明显的硬汉风,拳头直来直往,杀伤力很强。估计人气也很高,系统公布胜负的时候一堆人欢呼……


叶修扬了扬眉梢,然后去竞技场负责人那里填了名字,并没有直接要求对战韩文清,而是选了个随机。


站到竞技场上,叶修面对站在对面的对手,张了张嘴,又闭了闭嘴,最后还是忍不住说:“原来那张脸不是你捏的啊………………”

那个有着一张奇丑无比的脸的召唤师一脸愤愤,“什么意思!又不是选美大赛!长得帅了不起啊!”


于是叶修本着竞技精神,在二十秒之内放倒了他,并用行动告诉他,长得帅确实挺了不起的。


这个速度一出来,全场惊呼……就算对手再弱,二十秒是不是有点夸张啊!


叶修自此一战成名,胜率排名从最后逆袭而上,十分壮观。


  

苏沐秋听叶修说过他近来在竞技场玩,但他意识到叶修在这个学校里实在算的上风云人物了,是在听到隔壁同学讨论叶修和韩文清打起来谁胜谁负的时候。同学A侃侃而谈,韩文清体检双A+,竞技场制霸,排名还压叶修一头呢,我赌韩文清赢!同学B口若悬河,韩文清是双A+叶修就不是吗?!从他出现在竞技场以来出手从来快狠准,还是前所未有的全职业合适体质,排名压一头又怎么样!不就才一头而已!这不是还没打过嘛!

苏沐秋听得津津有味,下了课给叶修去了个消息,问他在哪儿。

回信不出他所料,果然在竞技场待着。他整理了东西,打算也去看看,就当开阔一下思维,最近他在实验室搞的那个东西陷入了瓶颈。

  

周五下午全校都没课,中午还没过竞技场内人声鼎沸的。叶修靠在角落里,苏沐秋却一打眼就发现了他。

“叶修!”他喊了一声。

叶修抬头,“下课了?”

“是啊,来参观一下你这段时间混得地方。”说着他东张西望了一会儿。

“要跟哥来一场吗?”叶修盯着场上问。

苏沐秋眼睛一亮,“来来来,早就想跟你打了,说了好几次都没时间。”


两个人去报了名,站在一旁排队。

在他们前面的估计是一个宿舍的,两个人在打赌输了的一方扫一个月厕所。

苏沐秋想了想,“我们要不要弄个彩头?”

“你要什么彩头?”

“我跟你又不是同一个寝室的……那谁输了谁洗一个月袜子吧!”

“行啊!”叶修答应得十分爽快。


“下一组,叶修,苏沐秋。”


裁判报出的这分组让观众席上的人兴奋了起来。

“叶修?是竞技场胜率第二的叶修?”

“苏沐秋又是谁?以前没听说过啊。”

“我知道,苏沐秋是神枪系的,当初入学体检的时候跟叶修一样职业预判失败。”

“他不是不混竞技场的吗?”


苏沐秋确实是第一次来竞技场,下场之后还原地蹦了两下,“这地方视野还挺宽阔。”

“嗯,挑武器吧。”叶修拿了一柄战矛。

“哦哦好的。”

苏沐秋凑过去,发现只有十代通用版,他是用双枪的,无奈只能拿了两把一样的。


两个人在各自的位置站定,裁判敲铃后叶修率先发动攻击,疾跑到攻击范围内拍出一击落花掌。熟悉叶修竞技场风格的观众都知道这人一直都是这种能快就快速战速决的风格,没有任何花哨。

叶修速度很快,苏沐秋也不慢,脚下一跃整个人凌空倒挂从叶修的头顶翻越而过落到他背后,站定后立马侧身飞扑并不停留在他正后方。叶修转过身不退反进,握紧战矛往苏沐秋的方向刺出一记龙牙,苏沐秋扭身一跃对准叶修的头部横踢一脚。叶修向后仰倒,空余的一只手握住他的脚腕带着人转了个圈然后甩了出去。


这一系列动作打完才不过四十秒,观众们不自觉屏住了呼吸。


叶修那一甩把苏沐秋甩回了一开场的位置。苏沐秋这回在他之前动手甩出格林机枪,观众席上的学生们看到场内一瞬间尘土飞扬。


“我操!看不见了!”

“联盟这么有钱干嘛不把竞技场的地修一修啊每次吃一嘴沙子不说现在还妨碍围观!”


只能听得到子弹出膛的“咔咔咔”声,这苏沐秋看来是专门往叶修脚边的地上射过去的。


场内互殴的响动异常激烈,那两个人在扬起的尘土中打了大概半个小时,终于等到视野渐渐变好了,只听到“碰”的一声,什么声音都停止了。

苏沐秋“靠”了一声,“能不能别这么土啊!”

然后是叶修懒洋洋的声音,“能赢不就好了。”


发生了什么?输赢定了!?


观众们瞪大眼睛看去,竞技场中央,叶修压着苏沐秋倒在地上,被压着的人两只手还想扑腾,却被牢牢握住按在头顶,怎么也扑腾不出来。


……这是什么姿势?


众人面面相觑,看了那么多场比赛,还没见过这种姿势……


裁判看了一眼,敲了两声铃,代表比赛结束。“叶修胜。”


苏沐秋放弃了挣扎,但实在不服气,一抬头拿自己的额头撞上叶修的。

“痛!”叶修嚎了一声,“苏沐秋你什么毛病!”

苏沐秋自己的额头也红了,但愣是憋着不吭一声。

叶修干咳了两声,“好了好了,下次再战,这都可以吃饭了,再打下去没完没了的。”

苏沐秋瞥了眼他被自己撞红的额头,烟灰色的瞳孔闪了闪。

叶修见他疼得眼角都红了,不由得内心一软,放低声音说:“疼吗?”

苏沐秋摇了摇头,心里有点愧疚但又还有气,只好不开口。


“喂喂,比完了就下来,要卿卿我我去找个小树林好不好?”

裁判敲着铃提醒他们。

叶修挠了挠头,从苏沐秋身上爬起来。

苏沐秋坐起身来转了转被叶修捏痛的手腕,这家伙刚才真的花了大力气来压制他,如果游刃有余的话也不会没轻没重把他手捏成这样。


大屏幕上叶修的胜率又上去了,观众席上一阵心塞,到底谁能把这个祸害给收拾了?难道只能靠韩文清?

在往后的时间里,苏沐秋像是发现了另外一项课余活动,时不时会过来活络筋骨,叶修也并不是每次都能赢。但这些都是后话,此时此刻,又一次见证了一个人输给叶修的观众,内心是崩溃的。


两个人在竞技场里滚了一身泥,怕进食堂被赶出来,于是决定还是先去洗个澡。

苏沐秋懒得回自己的宿舍,干脆在叶修宿舍楼的澡堂里洗。


中午的时间,澡堂子里没什么人。叶修跟苏沐秋走进去被热气熏了一脸。脱了衣服放在储物柜里,苏沐秋在腰上环了条毛巾,他还是不习惯到处遛鸟。

叶修就坦荡多了,脱了个赤条条。


虽然说是公共澡堂,但学校还不算太丧心病狂,弄了能挡住下半身的小隔间。热气氤氲,苏沐秋打开热水从头淋到尾,舒服地叹了口气。

叶修在他隔壁,透过迷蒙的水汽看到他背上有几处淤青,因为肌肤白皙所以十分显眼。他双臂撑在隔板上,伸出手指戳了戳离他最近的淤青。

“嘶……”苏沐秋抖了抖,揉着刚放了洗发水的头发回头瞪他,“你干嘛!”

“青了。”

“青了就青了,男人打架总要挂点彩的。”

叶修观察了一下自己,“没有啊。”

苏沐秋嘴角抽搐,回身时装作不小心甩了他一身洗发液泡泡。

“你这两天的研究怎么样了?”叶修随口问道。

“不太好,我想自己弄个武器,但要的资料太多,想找都没头绪。”

“图书馆?”

“找过了,没有。我去问教授,教授说不急,这个东西慢慢研究。”他撇了撇嘴,“他当然不急。”

叶修也开始搓头发了,闭着眼睛说:“那就慢慢来呗,你很急吗?”

苏沐秋哼了一声。“我当然不急……算了。”


换衣服的时候叶修不小心瞄了一眼,苏沐秋雪白的屁股形状挺俏,竟然还蛮可爱。他在心里评价了一句,把莫名其妙产生的想去戳一戳的想法扔到脑后,在那人发现之前移开了视线。


不知不觉间这个学期就只剩下最后一个月了,竞技场将在一个星期后关闭,学生们要进入最后的复习阶段。

第一次被叶修带着打了一架以后,苏沐秋回去的那天晚上突然灵感迸发,半夜爬起来趴在桌子上写写写,王泽睡到一半迷迷糊糊地醒来看到一个奋笔疾书的背影差点吓出心脏病。那次之后苏沐秋偶尔也会来竞技场逛逛,这给他接下来的研究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解压途径和测试渠道。由于偶尔打着打着灵感会突然出现,打到一半就扔下对手的他其实竞技场胜率并不高。

现在竞技场关了,不止叶修,连苏沐秋都有点愁。


不过就算竞技场开着,他们也没有时间再去了。各门课程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内陆续开始期末考试,挂科的除了要重修以外还要罚打扫学院某个区域一学期。R学院的学生们再一次愤怒联盟那么有钱为什么不给学院弄些清洁工!如果联盟主席冯宪君听得到他们的问题的话,一定会告诉他们能省则省,年轻人要学会艰苦朴素。


TBC


注:《契子》当中是璧空→御天→军部这样的发展顺序,本文当中是归陟/新堰→R学院→联盟的顺序,这个升级的顺序想了很多办法也没法岔开。实在抱歉。


评论(10)

热度(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