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修伞】死生契阔(八)

*本文当中,契主/契子/雏态/成人仪式的设定来自易修罗作品《契子》,授权见第一章

*荣耀星的设定参考了《全职高手》原作荣耀游戏的某些设定,可能会有较大改动。


(八)


千波湖是荣耀星面积最广的一片湖,湖面透亮如镜,风吹过时会有涟漪荡起,阳光下仿佛是一望无际的碎金,所以取名叫做千波湖。湖中心有块天然的陆地,由于十分开阔,并且风景优美,被用来建造学校。起初只有一个R学院,但随着战争的减少与不过度开发的理念在和平年代盛行,本着物尽其用的原则,千波湖中心的陆地上陆续建起了更多综合性的大学,这里俨然成为了一座大学城。不过虽然大家都在一个岛上,R学院却独占着这片陆地的整个东部,连校门口都有军队驻守,出入要凭借账号卡,与普通大学的差别倒不是一点半点。


夜晚的R学院十分热闹,从千波湖吹过来的夜风带着些微湿润的水汽。

苏沐秋坐在校门口的小吃摊上埋头吃着迟来的晚饭。叶修咬了根烟在嘴角,看着他吃。


“你才离开你爸妈多久?烟就抽得那么溜了?”

“从开学到现在,两个月吧。”

“才两个月,就把人生前二十年父母的教诲都忘光了吗?”

“唔,教诲记在心里,怎么做随我高兴。”

“任性!”苏沐秋用下结论般的语气说道,他正想跟叶修好好探讨探讨父母亲情,一转眼看到个人,立马举起手喊了声,“方同学!方明华同学!看这里!”


叫做方明华的人似乎正跟两三个同学从外面回来,闻言几个人一起走到了苏沐秋吃饭的小桌子边。

“苏沐秋?哦……啊!我想起来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方明华一拍脑门,从口袋里拿出钱给他,“上次忘了给你,抱歉抱歉。”

“没关系。”苏沐秋嘴上说的很豪爽,手上却一刻不缓地数起了钱,“我也常常忘东西。你女朋友病好了吗?”

“嗨,就是小毛病,跟我撒娇呢。”

苏沐秋:“……他刚刚说什么?”

叶修:“我不知道。”

苏沐秋沉吟一声,“我觉得我得抓紧时间去老沈说的那个俱乐部报个名。”

老沈就是第一节课给他们讲配偶制度的那个年轻教授。


叶修还没来得及就他的话发表评论,就被旁边方明华的同学抢了话,“你什么时候去?”

“啊?”苏沐秋转头看着说话人,“你是方士谦?”

“嗯。”说话人点头,又把自己的话问了一遍,“你什么时候去?”

这个方士谦是这一届新生里有名的治疗天才,苏沐秋去蹭课的时候见过一两次,确实名不虚传。

“我开玩笑的……”苏沐秋说,“去报名不见得有用,还每个月多花那么多钱,得不偿失的。”

方明华拉住方士谦,对着苏沐秋抱歉的笑笑,“不好意思,他最近心情不好,乱说话呢。”

苏沐秋连忙说:“没事没事,理解理解。”


回去的路上叶修突然问:“你很着急找伴侣?”

“没有啊,干嘛这么问?”

叶修不答反问:“沐秋啊,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什么?搞那么正式干嘛,想问就问呗。”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你以前说你不会成为契子,那万一,我是说万一,你成为了契子,你会跟老沈说的那些接受不了这个结果的契子一样自杀吗?”

这话问出口他自己也愣了一下,苏沐秋在他眼里一直是一个很特别的人,坚韧顽强仿佛没什么事能够难到他,但今晚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突然想问一问。

被问到的人似乎想了想,“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你,因为我从没做过这种假设。不过既然你问了,我刚刚就想了想,自杀……应该怎么都不会吧。”

叶修听到他的回答,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松了口气。

苏沐秋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干嘛问这个?”

“我就是有一种预感……”

“预感?你预感哥会成为契子?我长得这么像契子吗?!”苏沐秋不可思议地说。

是挺像的,叶修想,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你这么想当契主吗?”

苏沐秋被他接二连三的问题弄得有点晕,习惯性地顺着他的问题思考,“也没有,我并没有那么想当契主,我只是不想当契子,如果雏态可以进入联盟的话,那么这些我想都懒得想了。难道你想当契子?”

“不想。”叶修摇摇头。

苏沐秋狡黠地笑了笑,“老叶,如果你当了契子,你会怎么样?”

“嗯?”叶修懒洋洋地应了一声。“有人打得过我吗?”

“只是假设而已。”

“假设也不可能啊。”

“我去,有你这么自大的人吗?你凭什么说一定不会有人打得过你!?”

“这个啊……预感吧。”

“又是预感!?”苏沐秋一脸“你逗我呢”,“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改行当神棍了?”

叶修一把搂过他的脖子,继续往前走,“好了,陪我去买包烟。”

苏沐秋哀嚎一声,“你松开点勒到我了!”


-


苏沐秋最近似乎很忙,叶修第三次切断了没人接听的通讯器。这东西一般人除了洗澡睡觉很少摘下来,因为戴在手上很方便,完全可以不用摘。除非是去的地方有要求。

宿舍那边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应,下午去上课之前他特地拐到了隔壁神枪系,还没开始上课,学生三三两两地正聚在一起谈天说地。叶修拦住一个正要往教室走的同学,问他:“请问一下苏沐秋还没来吗?”

那位同学长得很帅,但似乎不会说话,只是摇头。

是没来?还是不知道?

叶修挠了挠头,最后还是谢了一声就让人进去了。


下午战法系是实战演练课,一对一对战,叶修打得不是很痛快,教授在给他记名次的时候对着他好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不住说:“叶修啊,有时候呢,可以不要打得那么快。”

“能快为什么要慢?”叶修奇怪地问。

教授见他这么没慧根,干脆把话挑明了说:“就是……偶尔也要照顾一下同学的自尊心啊!”

“自尊心这么脆弱,难道不更应该锻炼一下么?”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

“等等,有人找我,教授你等等啊。”


叶修跑出对战室,接通了通讯器,苏沐秋那脸苍白的吓了他一跳,“我去,你干嘛去了这两天?”

对面的人打了个哈欠,“我在学院的仓库里整理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些材料融合在一起属性会有所提升,所以跟仓库的老师拿了一些样本过来,在实验室研究了两天。”他转了转脖子,“累死我了,实验室不准带通讯器,我出来才看到你的通讯请求。”

“你现在在宿舍?”

“是啊,要先去洗个澡。”

“那好,我等会儿下课去你那边。”

“嗯,好。”


结束通讯以后叶修回到对战室,教授正在说期末的考试形式是整个学院进行竞技对战,到时候先系内抽签分组,选出小组第一,再选出系内第一,最后各系第一在全校进行比赛,学院前五名会有奖学金。


叶修前头听得有一句没一句,最后那个奖学金倒是听清楚了。

教授宣布下课,他也懒得重新去问,插着兜就走了。反正离期末还有两个月,不急。


神枪系的宿舍楼跟战法系不是同一栋,但离得不远,叶修来过挺多次了,走起来熟门熟路的。苏沐秋他们宿舍的门虚掩着,倒也不怕招贼。

他径自推开门,就看到苏沐秋躺在床上,一个人背对着门跪在他床边,弯下腰不知道在干什么,那姿势……真是不想歪都难。

叶修挑了挑眉,还握着门把的手略微用力一推,门撞到墙上发出一声不大不小的响声。

“老叶?”苏沐秋的声音。

“嗯。”叶修绕过去走到床的另一边,原来是王泽在帮苏沐秋上眼药水,但他还是多问了一句。“……你在干嘛?”

“两天没睡眼睛太涩了,刚好王泽有眼药水让他帮我上一下。”

“滴个眼药水费那么大劲?”

“他本能太强,没靠多近就闭眼。”室友无奈地说。

“我来吧。”叶修对着他摊手。

看上去很老实的室友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眼药水交到了他手里。


叶修在床头坐下来,曲起一条腿放到床上,把苏沐秋的头挪过来固定在他腿上,从上往下俯视他,“眼涩就赶紧睡觉,滴什么眼药水,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讲究了苏沐秋?”

苏沐秋努力睁大眼睛,说:“你自己说你要过来的啊,不然我早睡了。”

“我的错。”语气里没什么诚意。

“你在生气?”苏沐秋奇怪地问。

叶修用两根手指撑着他的眼眶,“没有。”

“骗谁呢?今天实战课输了?”

“这种事有什么好生气的?”

“所以你果然在生气,只不过不是为了实战课输了生气。”

叶修难得被他绕进去一次,只好反驳道:“我没生气,对战也没输,你别动来动去,还上不上眼药水了?”

“哦……”


就像王泽说的,苏沐秋本能反应太强,眼药水的尖部还没靠近他多少就闭眼睛,叶修特地抬高了滴下去,凭着优秀的眼力和平稳的手势,总算给折腾进去了。

苏沐秋从床上跳下来,“我给你看个东西。”他从包里东掏西掏,拿出块红蓝相间的晶石,“我本来只是弄着玩,没想到两块晶石真的能相融,装备在战矛上可以提高属性,给你。”

叶修接过来观察了一下,“现在都是用通用装备,这个……不能装吧?”

“期末考试的时候可以啊!”

“……”

“我早就打听过了,除了平时上课,其他时候都可以选择用自己的装备,只不过现在就算自己的装备也都是联盟统一产的,规格都一样。但是这个就不同了,我看过了,这块晶石比同等级的属性好很多。”他坐在床上踢了叶修一脚,“给我拿个第一回来啊。到时候我要跟你在全系竞技上PK!”

叶修笑起来,“你别还没遇到我就输了才好。”

“去去去,乌鸦嘴。”


TBC


注:《契子》当中是璧空→御天→军部这样的发展顺序,本文当中是归陟/新堰→R学院→联盟的顺序,这个升级的顺序想了很多办法也没法岔开。实在抱歉。


评论(12)

热度(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