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修伞】死生契阔(三)

*本文当中,契主/契子/雏态/成人仪式的设定来自易修罗作品《契子》,授权见第一章

*荣耀星的设定参考了《全职高手》原作荣耀游戏的某些设定,可能会有较大改动。


(三)


苏沐秋卖完最后一样东西收摊回家,今天老李不知道被什么拖住了,没有拿扫把出来赶他,他很顺利的把上星期的存货全部卖完。

回到家妹妹苏沐橙已经趴在桌子上开始写作业了。苏沐秋将吃饭用的家伙放到门边,说:“我回来了,饿了吗?”

苏沐橙对着他露出甜美的微笑,摇头,“不饿,哥哥你呢?”

“还好吧,你再等会儿,我出门买个菜。”


西城区的超级市场在这个点一般会有打折促销,苏沐秋虽然挺节省的,但跟一帮大妈抢一颗大葱倒也犯不着,他随手拿了两个土豆掂了掂。

蔬果区的超大型虚拟屏幕上在放着R学院这一次的招生政策。苏沐秋停下来看了两眼,推着小车继续买菜去了。


吃饭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跟自己妹妹说:“小橙,我下半年就可以高中毕业了。”

雏态在出生五年之后开始进入基础教育,包括初、中、高三个等级,各占五年时间,今年是他读高中的最后一年。荣耀星人平均寿命三百七十岁,基础教育只占了很小的一部分,那是因为想要给他们更多的时间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专业。

苏沐橙颔首,表示自己知道,“嗯,哥哥打算大学去哪里读?”


荣耀星的教育制度十分人性化,除了某些特定的学院,大部分的大学都是面向所有雏态大开门户的。只不过为了满足有些贵族的需求,与归陟高中相似的这类贵族学院不可或缺,虽然不管是贵族还是平民,教育资源全都是共享的,但也架不住有些人钱多烧得慌。

而除了需要看钱看地位的贵族学校,与平常大学不同的还有有“联盟后备军”之称的R学院。


苏沐秋对着妹妹说:“我想考R学院。”

苏沐橙愣了愣,然后笑起来,“哥哥是担心我吗?”


她哥没有说话,但眼神里明明白白写着对妹妹的不放心。


“不用担心,现在学校可以申请住宿,左右邻居也都很熟,哥哥可以放心去。”

“嗯,我知道。”苏沐秋欣慰地说,“你已经是大姑娘了。”

苏沐橙对着他吐了吐舌头,“但是放假一定要回来看我。”

“当然!”苏沐秋一口保证。


兄妹俩的谈话就跟苏沐秋已经确定能够进入R学院一样,如果有其他人在,多半要笑黄毛小孩不自量力。


晚上躺在床上看天花板,苏沐秋想着明天应该还要去一趟空知林。他以前一般是一个星期去一次,但离R学院的入学报名和测试越拉越近了,他得给妹妹留下尽量多的钱。


通讯器滴滴滴地响了,苏沐秋捞过来一看,某个少爷的留言跳出来。


——什么时候再去?


苏沐秋也不婆妈,回道:“明晚。”


——好,明晚十点钟老地方。


苏沐秋哼笑一声,知道叶修想明白了。

偷偷出城这种事,怎么可能光天化日之下来做,上次苏沐秋要等到八点半,除了要打工以外,另一个原因就是这个。

苏沐秋翻了个身,想着明天要不要带四代过去,上周末他刚刚搞出一把,带过去试试效果也不错。


-


月黑风高,叶修从三楼自己房间的窗户口放下一根床单接起来的绳子,顺着爬了下来。

跑到约定地点刚刚好是十点钟,苏沐秋靠着树干正在无聊地踢石子玩。


“我没迟到。”叶修先发制人。

苏沐秋白了他一眼,“谁说你迟到了。”


两个长相体面的雏态再一次通过狗洞爬出了空积城,苏沐秋不无忧伤地说:“不知道哥的爱慕者看到会不会幻灭。

叶修嗤笑一声,推着他往前走,“戏真多。”


怪物聚集的空知林深处他们不敢走,一般来说都是在入口附近伏击落单的。叶修脚下一跃一个飞踢将只会转来转去的小蜘蛛踢懵逼,苏沐秋动作迅速地补了一枪。还没检查战利品,叶修脸色一变,正想开口提醒他小心背后,只见苏沐秋一手撑地,腿上用力,以手掌为圆心将偷袭的小怪横踢倒地。叶修一个上挑攻击让小怪浮空,苏沐秋向前翻滚,趁着怪还在空中的时候突突突就是三枪,命中率百分百。


“吭哧”一声,尸体砸到泥土里。


苏沐秋一脸果然如此,“四代的杀伤力果然大很多啊!”

叶修跑过去摸了摸尸体,“咦”了一声,“这是什么?”

苏沐秋凑过去一看,面容一整,严肃道:“这个好像是……战斗法师的战矛?居然掉落了这个,我过去奋斗了一年都没摸到过啧啧。”


叶修举起手上的那柄战矛打量了一下,尽管是低阶装备,但战矛自带一股凛冽的战意,震慑人心。

“你要吗?”叶修问。

“呃……”苏沐秋想了想,最后还是放弃,“算了,这个看上去也不方便卖,先放在你那儿吧。”

“我也没地方放……”

“那就在空知林找个地方藏呗,反正这里平时也没人。”

“好。”

“说起来……”苏沐秋说,“你刚刚那一招……”

“嗯?”

“我没看错的话,是天击吧?”

叶修也不隐瞒,“是啊!”

“自学的?”苏沐秋感兴趣地问。

“不然呢?”

苏沐秋点头,“我想也是。”


天击是荣耀星球联盟二十四职业之一战斗法师的低阶入门技能。虽然说是低阶,但那通常来说也只有到了R学院以后,确定要进入联盟的人才能够开始学习。一般人并没有必要去学这些。


这家伙居然是自学会的。

苏沐秋兴奋地跳了跳脚,“你居然会天击,我们什么时候练一下?”

叶修扬了扬眉梢,很大方地应允,“可以啊,随时奉陪。”

苏沐秋兴冲冲地跑去摸另外一具尸体,叶修曲起手指挠了挠自己的脸,不知道这人如果知道自己还会龙牙会不会扑上来立马要求PK。

为了今晚苏沐秋订的“指标”,他还是决定先不说吧。


虽然约定好了要练一下,但叶修家教严,跑出来一趟不容易,苏沐秋最近很忙,也挤不出时间好好来一场。每次两个人一起出去都是往空知林跑,随着苏沐秋把五代也研究出来了,他跟叶修在空知林也越跑越深。


两个臭味相投的年轻人是很容易惺惺相惜的,当然他们本身并不会想到这些。


等苏沐秋反应过来他从四月末开始就几乎没怎么一个人行动过时,夏天已经过去一半了。


-


叶修靠在面包房门口等人,苏沐秋每周五放学后都在这里打工,这家伙常常忙得跟个陀螺似的。

八点半,苏沐秋准时推开玻璃门,跟老板娘打了个招呼,“那我先走啦。”他随手给叶修扔了个面包,把另外一个放进书包里。

“带给你妹?”叶修看着他的动作问。

“是啊!老板娘给的。”

叶修把自己手里的那个掰开一半,递到他唇边,苏沐秋正在拉拉链,就着他的手咬进嘴里,叼着面包含糊不清地说:“走吧。”

“好。”


空知林已经不能够满足他们了,最近他们两个已经学会了引一堆怪围杀,并没有太高的难度。叶修脚下踩着柔软的泥土,望着树林深处说:“我们今晚过去吧。”

“啊?”苏沐秋疑惑,“过哪儿去?”

“那边。”叶修抬了抬下巴,苏沐秋望过去,脸色变得有点微妙。

空知林外有一片地,上面很神奇地长着一地长势喜人的白菜。不过出了空知林就算彻底走出了空积城的范围。

叶修说:“过去看看?”

苏沐秋神色变僵,“不要。”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不要就是不要。”

叶修想了想,“你以前去过?那边有什么东西?”

一向开朗的少年抿了抿唇,对于他的问题拒绝回答,拽着他的手就往回走,“别管,我说不要就是不要。”

叶修有点不死心地回头又望了望,从那片白菜地延伸出去一片广袤无垠的土地,那都是荣耀星上他们这些雏态从未见过、到达过的地方。

“那边看上去挺好玩的,你可以给沐橙弄点大白菜啊。”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增加诱惑力,“不要钱哦。”

“你怎么这么多话让你别去就别去听不懂吗!”

叶修见他真的生气了,愣了愣,“……这么凶干嘛?”

苏沐秋甩开他的手,头也不回地跑了。


深夜的树林静悄悄的,似乎是在酝酿某种危险和不幸。叶修犹豫了一下,还是追了过去。


苏沐秋并没有跑出很远,双手抱着膝盖坐在一棵树下,下巴抵在膝盖上。那副样子让叶修愣了愣,缓了下脚步慢慢靠近。

“苏沐秋?”

被叫到名字的人抬头看了他一眼,说:“刚才抱歉。”

看起来已经冷静下来了,叶修在他旁边坐下来,“啊……没关系。”他停顿了一下,问:“你怎么了?那片大白菜怎么你了吗?”

“只是想到一些小时候的事……”

“什么事?”

苏沐秋有气无力地白了他一眼,“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三姑六婆隐藏属性啊叶少爷。”

“好奇而已。”叶修很诚恳地表示。


苏沐秋咬了咬唇,沉默良久,开口道:“十年之前,空积城西城区出现一只异变蜘蛛,联盟的反应很快,并没有居民受伤。后来在通报情况的时候大众才知道,有个联盟的战士牺牲了。”

“嗯。”叶修应声,这个大家都是知道的。

“但是他们后来进行事故调查的时候却怎么也查不出那只蜘蛛为什么会突然进入空积城。”苏沐秋有点艰难地说:“那天我其实只是想要摘一颗不要钱的白菜回家而已……”

叶修惊讶地看着他,一时忘了接话。


“我也忘了当时是怎么发现的那个洞,怎么穿过空知林到了那片白菜地,只记得那时看到那么多白菜,我心里想的也是给沐橙加个菜,还是不要钱的……”说到这他自嘲地笑了笑,“其实那会儿我都不会做菜……我抱着白菜往回跑,还没到家那只蜘蛛就来了。”

“其实……也不一定是你挖了那颗白菜吸引来的。”叶修提出自己看法。

“我以前也是这样想的。”苏沐秋侧了侧头,“所以后来我查了很多资料。空知林外的那片白菜地,之所以长得那么好,是因为那一类变异蜘蛛到快自然死亡的时候会从外面爬到那里,那是……它们选的坟墓……”

“……坟墓?”叶修说,“那你是刨了人家祖坟?”

苏沐秋点头承认,“是的,于是被追杀了。”他继续说,“是那个大叔救了我,他应该是一个剑客,我看到他手上拿的武器是一柄剑……那天我被安保部的人跟其他人一起推进车里,关门的时候我看到那个大叔……”他停下来换了句话,“我一直很后悔,明明荣耀的社会保障体系很完整,我跟沐橙虽然是孤儿,但由于每个月会准时发放补助金,生活上并没有太大困难,所以当时为什么要去挖那颗白菜?后来我想,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再怎么后悔也都于事无补。”

叶修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伸手拍了拍他的肩,“都过去了……”

苏沐秋哼笑一声,“安慰人都不会。”

叶修大方承认,“是啊,所以别让哥费心思安慰你了。”

“等你来安慰,我早就郁闷死了。”苏沐秋说,“我早就决定了,以后要进联盟,我要做一线战斗人员。”

“好志向啊,不错。”叶修评价。

苏沐秋心情好起来了,问他:“那你呢?以后想干什么?”

叶修干脆躺了下来,双手枕在脑后闭上眼睛,“没想好。”

“喂喂,要一起去联盟吗?我看你身手不错啊,一起打过怪哥觉得你还是挺厉害的。”

“嗯……可以考虑考虑。”

“快点考虑啊,今年招生都开始宣传了。”

“知道了,啰嗦。”叶修睁开眼,“说起来,你没想过自己有可能会变成契子吗?”他只是忽然想到第一次见到苏沐秋时他同学的调侃。


契子是没有成为前线战斗人员的资格的,成人仪式是每一个选择进入R学院的雏态所必须要面对的最后的考验。R学院接收有天赋的雏态,负责教导他们技能,但最后能不能成为联盟前线的一员,最关键的还是在成人仪式上能不能成为契主。不然的话,就算进入了联盟,也只能被安排在后方支援部门。


苏沐秋低头看着他,笑了笑,“我不可能成为契子的。”

所以,当别人调侃要他当契子的时候,他没有任何感觉,因为那是不可能的事。

叶修对上那双烟灰色的、昭示着他雏态身份的瞳孔,里面的情绪没有任何变化,似乎只是在阐述一个既定的事实。


TBC



注:

①《契子》当中是璧空→御天→军部这样的发展顺序,本文当中是归陟/新堰→R学院→联盟的顺序,这个升级的顺序想了很多办法也没法岔开。实在抱歉。

②《契子》当中契主+契子是能够产生1+1>2的效果的,但为了避免在后续发展中除了升级顺序以外有更多撞梗,所以我把设定改成了只有契主能够进入作战部队。


评论(7)
热度(323)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