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修伞】死生契阔(一)

*本文当中,契主/契子/雏态/成人仪式的设定来自易修罗作品《契子》,顺便放一下易大的授权


*荣耀星的设定参考了《全职高手》原作荣耀游戏的某些设定,可能会有较大改动。

*脑洞开了就止不住,修改大纲尽量避免撞梗,随便写写随便看看吧……

-

(一)


午后的空积城是一片祥和安静的气氛,高楼大厦的缝隙里穿梭而过的阳光照射出空气中细微的尘土,连马路上车流的呼啸声都显得安宁了不少。

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手里拿着一颗大白菜在人行道上面跑,没什么人注意他。大家都各自走着脚下的路,有人行色匆匆,也有人闲适安然。


“啊———!”

女人特有的尖叫声像是一把利刃在安定的空气中划出一道尖利的口子。抱着大白菜的男孩瞪大眼睛仰头望着将空积城上方的阳光全然遮盖住的庞然大物,面露惊讶,那是一只有很多只脚的怪物,长得很像他曾经在图画里看到过的“蜘蛛”,但书上的“蜘蛛”明明没有那么大……

刚才还昏昏欲睡的行人们瞬间清醒过来,脚步凌乱地开始四处逃窜。有人在喊救命,有人只顾尖叫,也有人拿着通讯器想要通知空积城的安保部门。

“喂……等等,别挤啊!”男孩被四散开来的人流挤得东倒西歪。但手里始终紧紧抱着那颗白菜。拥挤之中他被从背后而来的冲力推了一下,整个人跌出人行道摔倒在马路上。眼见着那些倏忽而来的车流就要往他身上碾了,他下意识的闭上眼,生死一线的关头竟然连尖叫都忘了。


“嘿,小家伙,可以睁开了。”

男人开朗的嗓音从头顶传过来,男孩依言睁开眼,发现自己被一个满脸胡渣的大叔抱着站在了绿化带里。

大叔利索地将他放下,“别怕,看我把它打趴下。”

男孩眨眨眼,“你一个人吗?”

大叔握起拳头扬了扬手腕上的通讯器,“当然不是,你待着别乱跑啦!”说完转身离开,边跑边对着通讯器喊:“空积城西城区第三大道有变异蜘蛛,请求联盟支援!”


那不是男孩第一次听到“联盟”这个词,荣耀星人对于“联盟”总有一种崇拜情节。


那是整个荣耀星球的战矛与护盾。


即使大叔已经通知总部了,但在支援到来之前却并不能任由怪物随意伤害居民。男孩看见大叔右手一抖,一柄透亮的剑当胸而立,几个起落跃到了半空砍了大蜘蛛的一条腿。


那一天是和平富庶的空积城少有的灾难,联盟在十分钟之内集结人员完毕到达西城区。男孩跟其他民众被安保部门的人员推着上了一辆车。在关门的一瞬间他从缝隙向外看去,那个大叔挂在蜘蛛的一只触手上,头颅跟四肢无力的垂落。

男孩睁大眼睛,只是更紧地抱住了怀里的白菜。



新堰中学位于空积城东城区,这所高中在荣耀星球有着相当悠久的历史。毕竟哪个地方哪个时代都不缺穷人,当然也不能缺收容穷孩子的学校。

荣耀是一个有着发达现代文明的星球,执政者的宗旨是让我们的每一个雏态都能获得受教育的机会。

但不管怎么发展,官方能做到的也只能是相对公平。毕竟命运这种事,本来就不存在公平可言。


与新堰中学相对而立的是空积城、或者也可以说是整个荣耀星球最高贵的贵族中学,归陟高中。那里聚集了整个星球的达官显贵的子女后代。


曾经有人质疑过,为何这样的两所学校要建成对门对面?这并不公平。

决策者只是微微一笑,反问了一句,那将他们远远隔离开来,就是公平吗?


总之不管过程如何,这两所学校到目前为止,已经相对两千余年了。


下午五点钟是两所学校所在的街道最热闹的时候,两边都放学了,成群结伴的学生从校门口鱼贯走出。

叶修跟着弟弟叶秋站在归陟中学门口等着家里的车来接。今天司机可能有事,他们已经在这儿干等十几分钟了。

他有点百无聊赖,将书包甩到背上拖着,对弟弟说:“我先去转悠会儿,等会儿老王来了你喊一声就成。”

叶秋苦着张脸。“我也想去转悠。”

“下次,下次你去。”叶修敷衍他,抬手挥了挥,没一会儿就消失在了人群里。


确定自家弟弟不会来逮自己以后,他就懒得跑了,脚步懒散地晃到了对面高中的校门口。

虽然两座高中就隔着一条马路,但叶修还真没在下午放学的时候来过这,大部分时间接送他们兄弟上下学的老王都能很精准的掐对时间。


新堰高中的门口也有很多人,但不跟对面似的车停得到处都是。

叶修随处看了看,发现一帮学生围在一个角落里,也不知道在干嘛。他凑近瞧了瞧,发现是一个卖东西的小摊子。

摊主是个年纪看上去很他差不多的少年,对着围在一边的学生们拍了拍他那个不结实的摊子,“要不要啊要不要啊,看来看去也不能看出朵花来,不要赶紧撤别挡着我做生意啊!”

“喂喂苏沐秋咱们好歹同学一场,多看两眼怎么了!”

“对啊别那么小气啊!”围观的人纷纷附和。

叶修趁着大家都在跟摊主说话,又往里挤了挤。其实那人卖的东西也并不是多么高级的货物,那些晶石叶修一眼就看出来是低阶的,摊面上还摆着一些低阶法杖和手枪。

不过他还是稍微被震惊到了。


虽然说都是一些低阶装备,但要知道自从十年前有一只变异蜘蛛突破防线进入到西城区以后,空积城全面戒严,普通市民是不能随便出城的,更何况这个叫苏沐秋的摊主明晃晃还是个雏态——荣耀星对于未成年雏态的变态保护有时候让叶修疑惑是不是这个星球的繁殖很成问题。但明明大家都还挺能生的啊——而掉落这些低阶装备和晶石的怪物,却全都在城外的空知林里。


这人是从哪儿搞到这些东西的?


叶修看了一会儿,那些围着的同学挑三拣四终于选好了,苏沐秋一手接钱一手交货,“赶紧赶紧啊,婆婆妈妈还以为你选老婆呢!”

买东西的大概大多是他的同学,彼此之间很熟悉,有人顺嘴调侃:“谁要老婆啦,女性雏态太弱,以后你给我当契子吧苏沐秋。”

“滚球!”苏沐秋把收来的钱扔进旁边的小盒子里,“打得过我再说吧,而且谁跟你说女性雏态弱的?我叫我妹来分分钟虐死你。”

“啊啊啊别别别——”那人讨饶,“我看见你妹就走不动路,可别叫她来啊。”


叶修饶有兴趣地围观,被人调侃要他当契子都没生气,心也真大。


要知道荣耀星人的成人仪式是非常残酷的,情侣双方需要凭着本能进行殊死搏斗,取得一方心头血才算是胜利。而落败的一方会成为契子,终生与成为契主、拥有对契子绝对控制权的胜利方绑定,直到两人都死了才能终止这种关系。


成为契子,意味着成为别人的所有物。这是所有荣耀星人本能反感的。所以即使是相爱的情侣,在结契的时候,他们仍会战斗,因为那是刻在基因血统里的本能,与理智情感都无关。

当然也有人选择不进行这种成人仪式,保持雏态状态。但那会限制荣耀星人的发育,特别对于以进入“联盟”为目标的人来说,雏态意味着不能学习更高阶的技能,联盟是不会收的。


吵吵嚷嚷间那一摊的货物居然差不多要卖光了。叶修也正打算离开。不过还没等他走出几步,从新堰高中里冲出个保安穿着的人,拿着个扫把冲过来,嘴里喊着:“苏沐秋你个小崽子!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在校门口摆摊,你那耳朵是摆设吗!?”

“我去!”正要吆喝最后一声的少年立马蹦了起来,手脚利索地收了摊,抗在肩上就跑,“老李对不起啊啊我下次不敢了我妹还在家等我我先走啦!!”

“下次!多少个下次了我再信你我就是傻!!”

那个苏沐秋看着瘦,跑得倒是飞快,一转眼就没影了。不过跑得太快,东西掉了都不知道。叶修捡起他落在地上的一块晶石,拿在手里打量了一番,并不是多珍贵的材料,但对于城里的雏态来说,也确实是新奇的好东西。


叶修免费看了一场好戏,还捡了个便宜,心里对苏沐秋那些货物的来路很感兴趣,可不远处叶秋已经在喊了,喊的内容从“哥”变成了“混蛋老哥”。看来快抓狂了。

来日方长,总有机会问问的。他把书包换了个手拎,转身走向与那个少年相反的方向。


只不过他没想到,机会来的还挺快。


四月中旬的一天,叶修因为中午在外面新开的全息游戏厅浪得有点久,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打过铃了。校门紧闭,看门的校卫装模作样地摇着一把蒲扇坐在传达室里。

叶修见从校门进入无望,就绕到一旁的墙边打算翻进去。他身手不错,学校里教的通用体术掌握得很好,翻个墙不是问题。


三两下就爬上了墙头,正准备往下跳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什么似的回头看了一眼。

墙下站着一个少年,正弯腰捡什么东西。

叶修看着这人把上次他在对面校门口捡的晶石从地上拾起来。

“诶……那是我的,谢谢啊同学赶紧给我递一下,我赶着进去呢。”因为赶时间,他语速稍微快了点。

墙下的少年捏着那块晶石,把头抬了起来。

“哎妈……”叶修看到他的脸就想起来了,可不正是那天那个苏沐秋嘛。他抬手挠挠自己的脸颊,刚才说什么来着,那是我的……

苏沐秋也没打算还给他,对着他弯弯眉眼说:“拾金不昧懂不懂啊,老师没教吗?”

叶修扬眉,“这东西还真不知道怎么拾金不昧。”

苏沐秋冲他哼了一声,“那现在我拿走啦,物归原主。”

叶修见他转头要走,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立马从墙头翻下来,“等等等等……”

苏沐秋也不停步,只问:“干嘛?”

“你这东西哪儿来的?”

“告诉你干嘛?”

“不干嘛。”

“不干嘛就赶紧回去翻墙吧少年。”

他越走越快,叶修只好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喂你等等,我跟你打个商量。”

那人终于停下脚步,侧身面对他,叹了口气,“少爷你到底有何指教啊,我赶着去上课啊。”

“哦,”叶修点头,指了指他手里的晶石,“那个东西,城里弄不到。”

苏沐秋满脸无辜,“是吗。”

“你下次去弄的时候带我去,不然我跟安保部门举报你。”叶修一脸平常地说。

苏沐秋怔了怔,叶修再接再厉,“雏态不能出城,这种低阶晶体也没有成人会特地去收集来贩卖,你偷偷跑出去,被安保部知道要倒大霉的。”


苏沐秋瞪着若无其事威胁他的人,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他贩卖这些低阶晶体和装备已经一年多了,同学因为好玩从没举报过他,他对外宣称是有成人收集来倒卖给他的,一直也没出什么事。

新堰高中的学生心思都比较单纯,哪像这个归陟出来的,一张口就说出了没有成人会贩卖。

确实没有,他以前去黑市找过门路,这种低阶装备因为利润太低根本没人做。太高级的他又没成本,只能自己来。


目的达到了,叶修勾起唇角笑起来,“所以,带我去吧,我不举报你,你还多个伴,怎么样?”

苏沐秋横了他一眼,撒气地甩开他的手,“通讯号码给我。”

叶修流畅地报了个数字,然后说:“我叫叶修,下次记得通知我啊。”

苏沐秋滴滴滴地往通讯器里建立新的联系人,完全不想搭理他。叶修也无所谓,他只想找人带他出城看看而已,至于跟这人关系怎么样,他现在也并没有觉得需要太过在意。


TBC


评论(22)
热度(688)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