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修伞】副本

*图片刷不开的可以试试度盘,度盘也不行的留一下邮箱=3=


叶修推开病房门的时候,医生正在问苏沐秋还记不记得自己的名字。

在病床上睡了三个多星期的人思考了一下,摇摇头。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拿着笔在病历上写些什么,说:“你叫苏沐秋。”

“苏沐秋?”牙牙学语一般重复了一遍。

医生点点头,“会写吗?”

苏沐秋想了想,拿手指在被单上比划了一下,“好像会。”

“可能只是暂时性的失忆,已经通知过你的家人了……”医生放在病历单上的视线抬起,看到门口的人笑了笑,打趣道:“啊,已经来了,这么快,没吃罚单吧?”

叶修已经站了一会儿了,听了个大概,但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他失忆了?”这种狗血言情剧里的剧情……

医生合上病历放在床尾,“是这样没错。”

“能恢复吗?”

“这个……”医生说,“可能明天就恢复了,也可能再也恢复不了了。”

“啊……”叶修还有点愣,怎么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事,“谢谢。”

“不用不用,跟他熟悉一下吧,我去巡房了。”


苏沐秋有点尴尬,这个人进来以后就直勾勾地盯着他看,那眼神莫名其妙的。

“咳……”他假咳了一声,“这位先生……”

“叶修。”叶修打断他的话,说了个名字。

苏沐秋“哦”了一声,“这位叶修……”

“直接叫名字就好。”

苏沐秋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听话地改了口,“叶修!”

一直没表情的男人笑了起来,走到床边拉了张椅子舒服地坐下来,“什么事?”

苏沐秋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开心起来了,只好继续问自己刚才想问却一直被打断的问题,“你是我朋友?”

坐姿懒散的男人勾起唇角似笑非笑地看他,“你说呢?”

苏沐秋被他那眼神看得脊背一凉,嘀咕一声:“我怎么知道……”

“你想知道?”

苏沐秋一个没忍住把白眼翻了出来,“这不是废话嘛!”

叶修若有所思地点头,“那好吧。”他站起身来靠近病床,勾起他的下巴,弯腰低头,在那张刚刚喝过水显得嫣红湿润的嘴唇上印下一个吻,然后对着苏沐秋僵掉的脸说:“不是朋友,是男朋友。”

毫无防备被亲到的人瞪大眼睛:“………………????!!!!”


苏沐秋醒来后又在医院里住了三天,做了全面的检查才出院。叶修本来不想让他这么快出院,但是身体无碍,记忆随缘,再在医院霸占病床也没有什么用。在苏沐秋再三的要求之下,他最后还是松口同意了。


苏沐秋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心情复杂。这三天也并不是一无所获,他知道了自己原本是一个叫荣耀的竞技游戏的职业选手,退役以后在原战队进行武器研究工作。那个自称他男朋友的男人在同一个战队当教练,他们退役之前是一个队的,一起拿了四个冠军。一个月之前他因为车祸住院,醒来后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有个从小相依为命的妹妹叫做苏沐橙,这两天每天定时定点会来看他,虽然知道他失忆了可对他半分芥蒂也没有,跟他讲了很多小时候的事。这个妹妹长相秀丽脾气又好,是这三天里唯一让他比较欣慰的存在。听她说他现在的同事们本来是要来看他的,但是被叶修统统拒绝了。苏沐秋对他这个决定还挺感谢的,毕竟他现在谁也不认识,来了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苏沐秋提起行李袋子回头看着那个人因为医院禁烟于是只叼着烟在嘴角的男人,欲言又止。

叶修看他收拾好了,站直身子说:“好了?走吧。”说完转身出门。

苏沐秋快走了两步跟上他,“先说好啊,我只是暂时住你那,找到房子我就会搬出去的。”

叶修好笑地斜睨他一眼,“那也是你的房子。”

苏沐秋噎了一下,也不知道怎么接话。


这事苏沐橙告诉过他,退役之后他跟叶修就从上林苑里搬了出来,在附近买了一套房子,两室一厅,一次性付清。苏沐秋从小开始就为买房做计划,居然也真的让他在三十岁没到的年纪就有了房。


开门进了屋,苏沐秋环视一圈,有够邋遢。


叶修换了鞋往里走,“这几个星期都没空打扫,你也别嫌弃,谁叫你不争气在那里躺了那么久。”

话都让他说完了,苏沐秋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从鞋柜里拿出另一双拖鞋穿上,大小刚刚合适,看来真的是他自己的。

“喏,卧室在那边,把行李整整我们来大扫除。”叶修随手一指,人已经坐下了,打开电视施施然看了起来。


苏沐秋进去晃了一圈提着行李袋又出来,“那是你的房间吧?”

叶修强调,“那是我们的房间。”


“我忘记了。”苏沐秋皱眉,苦着脸说。

“你忘记了那就当我们只是朋友呗,两个大男人睡一起能怎么样?家里没有别的床。”叶修说着从兜里掏出烟点上。

苏沐秋觉得他这话似乎哪里不太对,刚要反驳的时候叶修走过来,提过他的行李,顺手揽过他的肩带着他往卧室走。

苏沐秋挣了挣,但是按在肩上的手力气还挺大,没挣开。


卧室的装修简约但别致,一张一米八的大床横在中间。床头柜上放着一张两个人的照片,看上去是有人抓拍的,里面的叶修帮他带围巾,姿势说不上多亲密,但氛围暧昧和谐。他想叶修那个死样子,也不像是会特地在床头柜上放照片腻歪的人。


难不成是自己放的!?


他惊恐地盯着这张照片,倒是错过了叶修难得深沉的表情。


被半强迫着把行李收进柜子,苏沐秋看着自己寥寥几件从医院带回来的衣服跟里面原本就存在的混在一起,心情不可谓不复杂。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叶修的要求,他似乎并不能狠下心来彻底地拒绝。


这样的同居生活对苏沐秋来说尴尴尬尬的,可叶修好像对此并不介意,跟他自己说得一样,苏沐秋忘记了,那就当作是朋友好了,两个大男人睡在一起能有什么损失。


又过了几天,苏沐秋跟着叶修去了单位——传说中的兴欣网吧。因为老早就打过招呼了,那帮据说是同事的人跟看猴子一样围观他。

叶修给他随便介绍了人,就杵在旁边看热闹。

魏琛围着他走了两圈,啧啧称奇,“居然真的有失忆这回事。”

方锐跟着他走,“老魏你要不要试试,我可以帮你!”

“去去去。”魏琛嘘他,转头跟苏沐秋说:“老苏啊,你那个……”他边说边瞄站在一边置身事外的叶修,“跟老叶还住一起……?”

苏沐秋看他一脸三姑六婆的兴奋表情无语了半晌,“住一起啊,怎么了?”

方锐跟魏琛同时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住一起啊……”

“朋友住一起怎么了!”苏沐秋装作不懂他们的深意。

“朋友哦……”

又是那意味深长的长音,听得苏沐秋头皮发麻,脸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发烫。

陈果上来给魏琛和方锐的后脑勺一人来了一下,“我怎么不知道你们那么八婆!工资白拿的吗!不用工作吗!”老板娘难得霸气,训得两个人灰头土脸。

在一边暗搓搓看热闹的小孩们一下子把头缩了回去,屏息凝神,专心致志状继续做常规训练。


“老板娘,你带沐秋去关榕飞那吧。”一直没出声的叶修突然说。

陈果也是这么想的,拖着苏沐秋的手臂就走了。


老板娘一走,魏琛就又凑了上来,“喂老叶,那个苏小哥那样了,你们……分了?”

叶修瞅他一眼,“可能么?”

魏琛被他看得愣了愣,“啊,这么自信啊。”

叶修没有接话,摸了摸口袋说要下去买包烟。


苏沐秋虽然失忆了,但跟还会写自己的名字一样,对于荣耀武器的制造居然也还是得心应手,一天下来倒是重新跟关榕飞混熟了。

直到叶修来敲门他才知道下班了,依依不舍地存了资料关机回家。经过楼下网吧的时候发现前台摆着一张照片,是第十赛季兴欣夺冠时的合影。苏沐秋观察了一下,叶修环着他的肩站在中间,所有人都笑意明亮。

这一瞬间,失忆以来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失落感涌了上来。

那些或好或坏的曾经,跟荣耀、跟叶修相关的记忆,全都没了。

他之前不曾难过,如今却感觉到了遗憾。


“怎么了?”前头走着的人发现他没跟上,回过头问。

苏沐秋回过神来,“没什么。”小跑两步到他身边,说:“走吧走吧,我饿死了。”

叶修看他轻轻跳了两下,笑了笑,“先去超市吧,家里没菜了。”

“好啊。”苏沐秋跟着他往外走,“你会做饭?”

叶修挑眉,笑道:“不会啊。”

“那你要啃生菜吗?”

叶修摇摇头,“不是还有你吗?”

“我会做菜?”

叶修抓过他的手过马路,一边注意两边的车流一边说:“你回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对于自己能做出还算美味的三菜一汤这件事,苏沐秋还算有心理准备,所以也并没有太惊讶。

一点一点挖掘自己技能的过程很有趣,他很热情地招呼叶修吃饭。

“别客气啊多吃点,就当庆祝我恢复工作!”

这话其实是废话,叶修怎么可能跟他客气,两个人把桌上的东西扫荡一空。

苏沐秋摸着肚子摊在沙发上,踢了踢旁边的人,“去洗碗。”

叶修闻言把人拉过来亲了一下,说了一句“洗碗的报酬”就往厨房去了。

苏沐秋怔了怔,反应过来时叶修已经跑了,气也没处撒。


苏沐秋觉得他有必要跟叶修展开一场关于“现阶段相处方式”的谈话。

虽然以前跟他是那个什么关系,但失去记忆的自己并不能很好的消化,所以希望本着互不侵犯的原则和平共处。

他憋了一肚子话打算等叶修出来跟他说,但那人完全没给他机会,一出来脚一拐就去了浴室。


叶修洗好澡出来,苏沐秋一脸严肃地盘腿坐在卧室内的懒人沙发上。

“叶修,我们需要谈谈。”

叶修擦着头发走过去坐到他对面的床沿上,“谈什么?”

苏沐秋咬了咬唇,说:“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你说呢?”

“我以为是朋友。”

叶修善解人意地点头,“还不习惯的话,你可以暂时这么认为。”

“什么叫暂时这么认为……”

“你猜?”

叶修接住他扔过来的抱枕,笑了,“客厅电视柜下面的吹风机帮我拿一下。”

苏沐秋瞪了他一眼,想说鬼才要去,但最后还是跑去拿了。

他安慰自己,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或许是那次谈话真的有作用,让叶修理解了他现在的状况。之后的日子,他们再也没有过越线的举动,除了过马路的时候叶修一定会拉着他的手,他们正常的仿佛是一对非常普通的朋友。

不过苏沐秋知道,没有普通朋友会跟他们一样,一日三餐都在一起,上下班也不分开,晚上闭眼之前看到的最后一个人是对方,早上睁开眼之后看到的第一个人也是对方。


他知道叶修在等,等他适应他们之间的另一种关系。

对于他的失忆,叶修一直表现得十分淡定,唯一做过的稍微出线的事情就是跟他要的那个“洗碗的报酬”。

但叶修不许他搬家,甚至不同意分房睡。


苏沐秋每天都在观察曾经的自己跟恋人的生活轨迹。但他发现他们的生活其实很平凡,退役之后朝九晚五,兴欣老板娘给的报酬很丰富,战队又是叶修一手拉拔起来的,他们都对它很有感情,工作得也轻松。


似乎就是一对很平凡的情侣。

跟现在甚至也没什么差别。


哦,还是有的,现在的他们不会做情侣之间会做的事。


他有段时间在想是不是他有没有记忆都无所谓,因为生活好像并没有变化。但是直到某一天他才发现,有没有记忆确实并没有太大的所谓,有所谓的是其他。


那天是周末,苏沐秋放假在家,叶修有事去了趟上林苑。他洗完衣服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着看着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之中感觉到嘴角有一阵轻柔的触感,意识到这是一个吻的时候他就醒了,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并没有睁开眼。

叶修只是很简单的贴着他的唇,唇瓣轻轻地吮咬摩擦,并没有深入,可延续的时间很长,长到苏沐秋疑惑他是不是趴他身上睡着了。


叶修当然没睡着,他亲了好一会儿才抬头起身,叹了口气。

他很少叹气,但是看到这人睡得一脸纯真的样子就愁。

对于记忆他确实没有太过在乎,能恢复最好,不能恢复至少人还在身边,这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他在乎的只有现在这个苏沐秋,到底爱不爱他。


又盯着人看了好一会儿,正打算去厨房把饭放下去,手腕却被人拉住了。

一直在装睡的人终于肯睁开眼了。叶修刚刚还有点愁云惨雾的心被剥开了一层阴翳露出阳光来。

他挑起一边的眉梢说:“醒了?”

苏沐秋躺在沙发上几不可见地点头,静默半晌,他突然说:“偷亲是不好的。”


被剥开的阴翳迅速回笼,嘴角上扬的弧度重到撑不起来。

赌输了么?


“所以,你以后可以在我醒着的时候亲。”


声音有点弱,但切切实实地传到了耳朵里。

叶修懵了一下,“你说什么?”

苏沐秋脸很红,但表情十分没好气,“什么什么,我说你以后要亲光明正大的来,偷偷摸摸怂死了!”

叶修干脆坐到沙发上,把人抱到自己腿上揶揄:“还不是因为某人防我跟防色狼一样,不偷着来怎么亲得到啊。”他心情一好就开始调侃他。


苏沐秋坐在他腿上十分不自在,闻言呛回去,“要脸吗!偷亲还有理了是吗?”

叶修眸色加深,微微一笑:“那现在来一次有理的。”

苏沐秋动作灵活地从他腿上跳下来,“谁理你,今天的份额用完啦!”说完奔去厨房做饭了。

叶修失笑出声,那火烧眉毛的跑法真是……可爱。


叶修发现失忆其实也有失忆的好处。

上一次他跟苏沐秋谈恋爱是水到渠成,两个人好着好着就搞上了,搞着搞着就习惯了。

一切都很自然。

但失忆的苏沐秋不一样,对于一些曾经习以为常的动作,他会给出很可爱的反应。


他第一次“有理”地亲的时候,苏沐秋紧张到不会换气。就算是当年的初吻他也只是脸红别扭而已,这次亲完居然直接不敢看他,躲了他一天。中午去找他吃饭还不乐意,表示要跟关榕飞同志交流银武设计。

叶修远远地瞧着他拖着一头雾水的关榕飞气势汹汹离开的背影,摸了摸下巴,嘿嘿一笑。

偶然经过的乔一帆恍惚间觉得一阵阴风刮过。他往窗外看了几眼,思忖着是不是要赶回去收衣服。


苏沐秋无数次为当时自己鬼上身一样说出“以后要亲光明正大的来”这句话感到后悔。

那时他听到叶修叹了口气,那就像一口气轻飘飘地吹进他的心里,小心肝被吹的不知道为什么颤了颤,然后脑袋发热突然决定不再装睡。

虽然说是脑袋发热,但他确实存了跟叶修好好重新培养感情的心。谁知道那厮如此不要脸,他说光明正大的来,居然还真就毫不客气地来了。


洗完澡后被压在床上亲个几分钟是日常,偶尔还会在客厅、厨房、阳台刷出野图boss。随着这几项任务两人越做越熟练,某个副本也在悄悄上线。



END


度盘戳

提取码:t8np

评论(19)
热度(481)
  1. 千秋翡翠黄瓜味乐事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