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修伞】约吗?

*虽然超过了但还是七夕快乐QAQ


苏沐秋加完班回到家快九点了,刚换了鞋手机就响了,他掏出来看了一眼,眼皮跳了跳就扔在了旁边。

洗完手回到客厅,手机已经在响第二轮了,来电显示的号码换了一个,他叹了口气,认命似的接起来。

“喂?请问哪位?”

“装什么装啊!我不信你没来电显示!”手机里传来闹哄哄的声音,但对面那个人的话还是一字不落的听进去了。

“好吧,张佳乐同志,请问有什么事?”

“快来兴欣!叶不修喝醉了在发酒疯!”另一个声音传过来,听起来离得比较远。

苏沐秋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他喝醉了只会倒头就睡,发什么酒疯,羊癫疯还比较可能。”说完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脸红了红。

“苏沐秋你好聪明哦,然而并没有什么用,赶紧过来,不然就把老叶灌醉了扔下杭州湾跨海大桥!”

老子信了你的鬼话。苏沐秋嘀咕一声,今晚不过去是不能安生了,他叹了进门以来的第二口气,“大人手下留情,至少等我去给他收尸,不要污染环境。”


在打车还是坐公交之间犹豫了一会儿,苏沐秋衡量了一下,反正一时半会儿那人还死不了,犯不着为了赶时间多花那么几块钱。

于是他抬脚往公交站牌的方向走。走在路上才发现今天是七夕,随处可见兜售玫瑰花的流动小贩,苏沐秋撇了撇嘴,对于在这种日子用双倍的钱买花寻浪漫的情侣们表示不解。

成双成对甜甜蜜蜜的气氛里,他一个人走着总是显得有点突兀。但他似乎不太介意,脚步不疾不徐,并没有急着帮某人收尸的意思。


九点多的时间,公交车上人不多,二十分钟左右就到了张佳乐说的兴欣KTV,这里他挺熟的,荣耀科技那帮人是标准的宅男,聚会从来懒得想新招,一起出去搓一顿,然后来这里嚎两嗓子就顶天了。因为叶修的关系苏沐秋跟他们还挺熟,加上脾性挺合,唠嗑打屁吹牛都不在话下。


推开张佳乐给的包厢的门,里面一帮人群魔乱舞,黄少天正拿着话筒深情款款地唱“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的爱的就有意义……”歌唱得不错,就是周围太吵,摇铃呐喊的声音此起彼伏,存了心不让黄少天一展歌喉。


黄少天也不介意,看到苏沐秋进门就着话筒跟他打招呼,“来好慢啊,老叶早被运出去半小时了。”


趁他说话的功夫魏琛把他的歌切了,黄少天不满,“魏老大你还行不行了行不行了耍这种阴招!!”

魏琛拿过另一个话筒故作迷茫,“什么什么?我什么也不知道啊。”然后开始唱:“妹妹你坐船头噢噢哥哥我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


黄少天也不管他正唱得投入,拿着话筒说:“苏沐秋来来来咱们玩骰子,叶修跟组长太心脏不想跟他们玩。”害得魏琛的歌声一不小心劈叉了一下。

他说的组长是喻文州,正坐在一边玩手机,闻言抬头对着苏沐秋微笑致意。


苏沐秋环视了一圈,认命地坐到唯一的一个空位上。

叶修就坐在旁边,一只手搁在沙发后面,让他觉得全身都不自在。


自从三天前在叶修家里醒来开始,他就有点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了。当初高考失利他才纠结了一晚上,这次居然足足有三天。


苏沐秋跟叶修是高中同学,共同的目标是考H市的J大。不过那会儿出了点意外,苏沐秋虽然过了重点线,但上J大还是差了一点。当时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反思了一个晚上,害得叶修和妹妹苏沐橙陪着在门外守了一夜。

一个晚上之后他就想通了,不过是重新开始而已。


不过是重新开始而已。

他也想这么安慰自己。


但你妹的上了床以后的好朋友要怎么重新开始谁能教教我!

前段时间荣耀科技的新游戏“荣耀”终于正式开服了,叶修为了这个游戏折腾了很久,好不容易松了口气,苏沐秋就拎着超市买多了的菜到他家喂食顺便庆祝一番。两人一向不怎么喝酒,叶修是出了名的一杯倒,苏沐秋倒还好,公司偶尔有应酬,练出了点酒量。那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个人兴致上来了想喝点,考虑到酒量问题,苏沐秋给他买了RIO,想说度数比啤酒还低总没事吧。他自己就来了几罐啤酒。


喝着喝着他有点犯晕,叶修居然真没倒,但估计也有点晕了,他记得他当时脚步都有点飘。

两个人就这样……稀里糊涂地上了床。


想起来就觉得尴尬。


苏沐秋在心里叹了口气,身后的叶修没有说话,但存在感强到不容忽视。


叶修不说话,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那天以后他们就没有联系过,三天的时间还不够他理出个头绪来。今天乍一见到,本来以为模糊的那些场景一下子又涌进了脑海里,苏沐秋庆幸了一下包厢里光线昏暗,毕竟脸上热得他自己都有感觉了。


黄少天拍了拍大理石桌子,没拍出什么声音,又把话筒拿了起来。“来来来给老苏一个杯子。”

在座的人左右看了看,没找到多余的,不玩游戏的吴雪峰正打算把自己的杯子递过去,就发现有人抢先了一步。

叶修直起身子,把身前大理石桌面上他自己的玻璃杯推过去,“用这个吧。”

苏沐秋看了他一眼,然后默默转回头,“……哦,谢谢。”


张佳乐给他的杯子里满上啤酒,孙哲平递给他一骰盅,里面有五个骰子。

苏沐秋被他们这强买强卖的架势弄得无语了半天,“我说玩了么说了么说了么?”

黄少天眨眨眼,“你说不玩了么说了么说了么?”

叶修在他旁边说:“少天刚跟老魏学了这个,在兴头上,你就陪他玩玩吧。”


因为包厢里唱歌的声音一直没停,叶修讲话的时候得凑到他耳边,苏沐秋脊背僵了僵,下意识地点点头,“哦……”

模糊中听到一声轻笑,苏沐秋不自觉地回头,一不小心就跟叶修对视上了。


那人的目光在昏暗的光线下不甚清晰,却似乎有波光晃荡而过,苏沐秋不由想起那晚他的目光,心头热了热,抿了抿唇,正打算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黄少天一把拍在他的肩膀上,“干嘛呢干嘛呢,眉目传情回家去传,先来玩先来玩!”


叶修对着苏沐秋露齿一笑,双手从后面伸来捧住他的脸往前转,说:“来,给哥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我去!”张佳乐把骰盅“砰”一声往桌子上放,“干翻你们!”


苏沐秋对他们的自说自话简直无奈了,“至少先告诉我怎么玩啊!”


黄少天跟张佳乐先给他示范了一局,其实就是猜点数,输的人喝酒。鉴于这一帮宅男的酒量都不太好,喻文州建议不用干完,意思意思喝一口就行了。


“懂了吗?”黄少天把酒喝下去问道。

苏沐秋想了想,点头,“还好吧,一边玩一边看吧。”

“也行!”张佳乐摇了摇骰盅。


几个人都是菜鸟,不会任何花式摇骰子的方法,但还是特别认真的贴着大理石桌面晃了好几下骰盅。

第一轮从刚才输了的黄少天开始,他开了骰盅的一边瞄了瞄,思考了一下才叫数,“六个六!”

“七个六!”张佳乐喊。

苏沐秋安稳放在膝盖上的右手无意识地甩了几个响指,叶修看着勾唇一笑,这人思考的时候有些小动作格外可爱。

“八个二……?”语气稍微有点犹豫。

“几个二?”黄少天没听清问了一句,方锐喊得那声“死了都要爱”太销魂了。

苏沐秋给他打了个手势,顺便放慢嘴上的动作,“八、个、二。”


黄少天沉吟了一下,又看了看自己的骰子,说:“开!我不信有八个二!”

苏沐秋开了骰盅,黄少天一连“靠”了七八声。叶修探过去看了一眼,三个二两个一,一可以作任何数,也就是说有五个二,加上张佳乐那边一个二一个一,黄少天那边一个二,刚刚好八个。


叶修“哎呦”一声,“少天你这可真上道。”四个六一个二,偏偏正好是二。

黄少天端起酒杯仰头就是一大口,“再来!”


叶修幸灾乐祸地看他喝完,收回视线时正好看到苏沐秋狡黠地抿唇一笑,七彩斑斓的灯光下居然有种山水明净的错觉。他心中微微一动,凑过去把下巴搁到他肩膀上,不出意料地感觉到他脊背一僵,叶修干脆伸手握住他放在骰盅上的手,一边移动一边说:“黄少天喝酒又不是你喝,愣在这儿我以为你醉了呢。”

苏沐秋拍开他的手,“哥今晚手气好,别想污染我!”


或许新手手气就是好,苏沐秋一连赢了三盘,第四盘的时候总算栽了。他玩得兴致有点高,喝酒也就豪爽了起来,仰头就是大半杯。抬起手背抹了抹唇角,他眼睛发亮,“接着接着!”


孙哲平坐在一边负责倒酒,六七瓶啤酒没的挺快的。他拿起只剩下一点的最后一瓶晃了晃,说:“今天就到这吧?”

“啊?”黄少天撩起刘海把手掌按在额头上,“就到这了?”

喻文州把倒在他脚边的瓶子捡起来放到桌子上,说:“再喝下去等下我就要扛着你回去了。”

黄少天瘫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好吧好吧,到这就到这。”


张佳乐“呵呵”一声,“第一个说不玩的居然是你!”

黄少天换个姿势正把头靠在喻文州的肩膀上,听到他的话抬起头来,目光居然还挺锐利,“下次再战!”

苏沐秋正在一边数空瓶子,怎么数都数不清,一个瓶子能晃出两三个影来。他数了一会儿就烦了,转过头去委屈地看着叶修,“老叶……”


这表情让叶修一瞬间心软得一塌糊涂,摸了摸那张因为醉酒显得格外秀丽的脸,“不舒服?”

苏沐秋摇摇头,指着那几个瓶子说:“数不清……”


叶修笑笑,一只手揽着他的肩,另一只手握住他的手,说:“我帮你。”

苏沐秋乖乖点头,被他牵着用食指一个瓶子一个瓶子数过去。


“七个!”终于数出来了,苏沐秋眼睛亮了亮,侧头对着叶修笑。

叶修回他一个微笑,凑过去在那张笑脸上轻轻碰了一下,“是七个,真聪明。”


苏沐秋数清楚了瓶子,终于安心靠在叶修身边闭眼安静了下来。

叶修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一抬头对上喻文州淡淡的目光,他也不介意,对着喻组长扬了扬眉梢。

喻文州特别淡定,笑着转开了视线。


苏沐秋觉得自己正在坐船,还是一艘行驶在大风大浪里的船,颠来倒去折腾得他不得安生。

他呻吟了一声,抬手按住自己的额头说:“停……停停停停。”

“船”真的就停了下来。


这么听话?

他奇怪地睁开眼,哪里有什么船,是某个人正背着他在街上走而已。


叶修微微侧过头,“醒了?有不舒服吗?”

苏沐秋破罐子破摔一样泄了气重新趴回他背上,双手搂住他的脖子说:“哪儿都不舒服。”

叶修背着他走到路边的石凳子边,“那就休息一下吧。”

苏沐秋却搂住他的脖子不下来,说:“不要。”

“那要怎么样?”叶修笑着问了句。

“接着走,往前走着。”

叶修照做,背后的苏沐秋又安静了下来,跟睡着了一样——如果忽略他脸颊边传来的热度的话。


两个人都不说话,霓虹的灯光七零八落,只有深夜路上车子呼啸而过的声音和三三两两的情侣。


良久,叶修开口:“那天早上跑什么?”

苏沐秋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扫过叶修的脸,“哪里跑了?”

“没跑?”叶修“嘿”一声笑了出来,“你什么时候学会睁着眼睛说瞎话了苏沐秋?”

“真没跑!”他顿了顿,小声补充:“我走着出去的。”

叶修想他那天的状况也确实不能跑,失笑出声,“好吧,那你走什么啊?”

“这你就别管了……”

叶修思考了一下,“害羞?”

“不是。”

“不好意思?”

“不是。”

“害臊?”

“……不都是害羞的意思吗!”

叶修大方承认,“是啊,所以你就承认你是害羞不就行了?”

“都说了不是了!”

“那到底你走什么?”叶修干脆停下脚步,一副不问出答案就不走了的样子。

“……”苏沐秋没好气,“你就当我害羞好了!”

叶修其实也懒得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就是想逗逗他,得到答案了继续往前走。


苏沐秋松了口气,把头靠到他肩膀上。


其实真的不能算是害羞,应该说是……震惊?

震惊自己在叶修身下时的反应,不管是生理的还是心理的。他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也可以这样。


只不过这些,对着这个人还是没有办法说出口。

他慢慢闭上眼睛,被人背着一颠一颠的节奏很催眠,正要睡过去的时候叶修拖着他脚弯的手放了下来,他顺着他的脊背慢慢滑了下来。苏沐秋惊醒过来站直身体,问:“怎么了?”

叶修转过身,指了指一旁的公寓,“到了。”

苏沐秋望过去,“这不是你家吗?”

叶修一脸理所当然,“是啊,我家比较近。”

“……那我打车回家了,你上去吧。”苏沐秋说,正准备走的时候被人握住了手腕,他回头看他,“怎么了?一个人不敢上楼?”

叶修手上用力,把人拉进怀里,“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你们公司庆功的日子呗。”苏沐秋有点故意似的说。

叶修模糊地笑了一声,“你还真是长能耐了。”他说,“再给你一次机会,今天什么日子?”

“哦……”苏沐秋眼神飘了飘,“不就是那个……七夕么。”

“所以,今晚有约了吗?”

苏沐秋嘴角不受控制地上扬,“有啊,之前张佳乐刚约我。”

叶修抱着他靠在小区路边的电线杆上,“约你的不是张佳乐。”

“不是他难不成是你啊?”

“是我。”叶修低头,瞳孔里映出他的脸,眉目含笑,山水明净,“约吗?”

苏沐秋抬头亲了他一下,嘴上却说,“考虑一下?”

“你还真是长能耐了。”叶修把这句话重复了一遍,也不管他的答案,压过他的脖子亲了下去。


END

评论(25)
热度(667)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