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修伞】走走走(一)

*叶苏上综艺节目梗

*这篇是恶搞,十分OOC兼BUG一大堆

*寂寞之下的产物,饿饿饿饿饿


走走走(一)


从苏PD那里拿到电话号码和地址的时候,我一个没忍住把心里的话问出了口:“PD为什么不自己去请呢?成功率肯定比我高吧?”毕竟是妹妹啊。

长相明艳的土豆台资深综艺节目制作人露出有点甜蜜又无奈的微笑说:“因为那就不是他们自己的意愿了。”说着她又眨了眨眼,“而且身为新人PD,难道不应该逮着机会就锻炼吗?”


我从她的微笑里回过神,乖乖地应了声,忍下了“你也知道我是新人那还要我去跟歌神影帝接洽也不怕我搞砸了”的吐槽。


准备了两天我才敢去找他们。

走进传说中的兴欣工作室的时候,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安排在KTV二楼的工作室一点都不衬叶修和苏沐秋的逼格。


一个长得不错看的女人在我踏入二楼的时候迎了过来,眼神还挺戒备。

“请问你是?”扎着一条马尾的女人有点疑惑地问。

我推了推鼻梁上有点下滑的眼镜,努力把脸孔摆的端正严肃,想让自己看上去专业干练一点。“我是昨天打电话过来的土豆卫视节目《走走走》的制作人,今天想来跟叶歌神和苏影帝接触一下。”

扎着马尾的女人“啊”了一声,“是你啊!我是这边的负责人陈果。”


说实话我还挺吃惊的,没想到坐拥现今娱乐圈八五后两座大山的工作室负责人竟然是这个样子的。

接触中不难发现这位老板对娱乐圈的事并不是很熟悉,很多事情也说不太清楚。我跟她聊了一会儿以后表示可不可以跟歌神影帝说一说。陈果露出有点懊恼的情绪,然后依旧热心的带我进了工作室。


陈果把我带到门口就被楼下上来找老板娘的KTV服务生叫走了,走之前她叫我自便,我就不客气,推开了工作室的玻璃门。

一走进去吸引到我注意力的并不是那略显寒酸的环境,而是角落沙发上坐着的两个人。

“你能不能别那么土?”苏沐秋放下手中的游戏手柄,用比较震惊的语气说。

“呵呵,能赢你不就好了?”轻描淡写的口气,反而能让人发怒。

果然,荧幕上一向还算温柔只是偶尔逗比的苏影帝脱口而出一句“妈蛋”。

我努力微笑,当作没听见。“两位大神好,我是土豆卫视综艺节目《走走走》的PD梁鹿。”


刚才还在斗嘴的两个人齐刷刷地回过头看我,不知道为什么搞得我顿时紧张了起来。

苏沐秋四处看了看,对着我微笑了一下,“不好意思这里比较乱。”

我在心里点点头表示赞同,确实有点乱。

“你先坐一下吧。”他随口对我说道,起身去关了已经game over的游戏。

坐到他们对面的沙发上时我下意识地挺直了脊背。叶修就坐在我对面,翘着二郎腿一副大爷的样子。从我看过的叶修为数不多的访谈和综艺中,可以看出他其实是个虽然一张嘴就气死人的脸T,可实际上挺随和、人也比较随便。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他坐在这里却给我一种高冷的感觉。


错觉?


我默默地盯住他的脸,想看看到底为什么会跟平时不一样。


苏沐秋给我倒了一杯水,我受宠若惊地双手接过,差点没站起来连鞠带躬。


“梁PD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吗?”

第一次有人叫我梁PD,心里暗爽了一下,我双手握着杯子放在膝盖上,“是这样的,我们台最近新开了一个真人秀节目,想邀请两位参加。虽然知道机会比较渺茫,但还是想要试试看,万一走狗屎运能请到你们呢。”

我一本正经地说着,释出了我认为的十二万分的诚意。


“要干嘛的?”叶修扬了扬眉问我。

我眼观鼻鼻观心,“本节目以展示明星的真实风采为目标,以向观众传递乐观积极的价值观为核心,虽然不能向您透露具体的活动流程,但我可以以我台的名誉起誓,绝对是个健康向上的节目!”


“噗。”苏沐秋笑了。

“这么神秘总觉得有点不靠谱……”叶修嘀咕了一声,“你们台最近动作很多啊,弄这么多新节目,我们工作室那几个小鬼有没有机会上啊?”

哼,赤裸裸的交易,凭我的机智自然是秒懂。

“最近台里打算请周泽楷做队长,弄一个真人挑战类节目,暂时定名《立方跑》,现在在找常驻队员。不过我做不了主,只能把这情况反应给我们PD,到时候看PD跟他们怎么交涉。”

“《立方跑》?”苏沐秋哈哈笑了起来,“不就是《跑跑跑》吗?”

我囧了一下,居然被看出来了,“没错,是这个意思。”

“又是跑跑跑又是走走走,你们台还能不能行了……”叶修也跟着笑了起来。“而且是周泽楷做队长?你确定这个节目不会让人睡过去?”

我在心里呵呵两声,奈何不能摆到脸上,“我台出品,保证精品。”

叶修点点头,“好吧,那我们考虑一下。”

呸,得了便宜还卖乖。“那么那个《走走走》……?”

叶修两条腿换了个上下位置,说:“给我一个一定要上这综艺的理由?”

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你都拿你家新人上立方跑做交易了,现在居然还让我说理由,要脸不要!?

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直视叶修,努力让自己摆出专业专注的表情,“现如今明星上大热综艺节目不外乎两个目的,一个是刷国民度,还有一个是洗刻板印象。我想凭借叶神跟沐秋现在的状况,这两样其实都不太需要。所以可以试试第三个目的。”

“什么?”苏沐秋眨了眨眼,有点好奇的样子。

我转过头去跟他对视,他的眼睛很明亮,当初考土豆台综艺部门PD的时候我把这个人从以前开始的节目一个一个过过去,发现这个眼神,这么多年来居然都没变过。“你们是一对出了柜的同性恋情侣,但同时也是当红的实力派唱作歌手和演员。你们想过你们粉丝的感受吗?”

苏沐秋愣了愣,可能是没想到话题突然转到了这一块,叶修也扬了扬眉。

“咳……”我不自在的动了动,“不知道前段时间转发的很多的沐秋粉丝的那条微博,你们看到了吗?”

苏沐秋疑惑地转头去看叶修,叶修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我在心里悄悄比了个V字,掏出手机把早就收藏了的微博拿出来给他们看。


——本命新电影有点映场了,本来打算跟妈妈一起去看,但买票的时候她突然拦住我,问我这人不是之前报道的同性恋吗?然后说我不看他的电影。很难过,悄悄躲到厕所哭了一场,然后顺着妈妈的意思换了一部,但是根本没有看进去,心里特别复杂,特别难过心酸


“我知道叶神和沐秋你们都不是会在意别人眼光的人,你们有你们的路,也可以完全不必为了别人去做什么,因为所有歌迷和影迷的喜欢,你们已经用自己的作品给予回报了。可是我在想的是,能不能在你们有能力的时候,为了达到某些改变做出一点贡献呢?比如说这个社会对于同性恋的认知偏差。”我拿起苏沐秋给的水喝了一口,“你们是很有影响力的人,能不能站出来,不说其他人,就说你们的粉丝,让他们能够在别人质疑的时候有力的回击,告诉所有人,就算是同性恋,你们也跟世界上的任何一对情侣都没有差别。”


“有差别的。”叶修突然说。

“啊?”难得滔滔不绝的有力发言被打断,我有点不开心。这段话可是我昨天花了两小时背出来的,还有个结束语没说完啊。


“有差别的。”叶修又说了一遍,一本正经,“你不觉得我们站在一起比世界上的任何一对情侣都赏心悦目吗?”

我瞪大眼睛看着叶修用理所当然的表情和语气讲出这句不要脸的话,因为眼睛瞪太大余光还扫到坐在这个不要脸的男人隔壁的苏沐秋朝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开个玩笑。说吧,这话谁教你说的?”叶修一副“哥都知道了别在我眼前撒谎”的样子。

其实我一点都不觉他在开玩笑。不过居然看出来了,真讨厌。我只好老实说:“是我们台的喻主播教我的。”

苏沐秋笑出了声,“他不就是去少天的那个《别跑,把话说清楚》做了嘉宾导师而已,就真觉得自己是情感专家了吗?”

“不准诋毁我们喻主播!”

我突然大声地说,苏沐秋明显吓了一跳,“靠,吓死哥了,我们工作室居然来了个喻文州脑残粉吗?”

喊那一声完全是无意识的,喊完之后瞬间就尴尬了,我调整面部肌肉,让自己变回面瘫严肃的表情,“喻主播是优秀的好人。”

“呵呵。”叶修用“年轻人还太单纯”的眼神看我。

“所以……你们要去吗?”

“去啊,”叶修很快回应,“你都说成这样了,不去能行吗?”

我看向苏沐秋,用眼神征询他的意见。只见他耸了耸肩,然后抱住叶修的胳膊,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甜甜蜜蜜地说,“去啊,叶哥哥都说去了,我能不去吗?”

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想来叶修也差不多,伸出食指推了推苏沐秋的额头,“正常点。”

“我这不是提前演练一下怎么在全国人民面前秀恩爱嘛。”

“你不就是在高兴出去玩还能不花钱么?”

“瞎说!”苏沐秋瞪他。

叶修没一点诚意地看着我,“不好意思,今天忘了给他吃药,我的错。”


我有点小激动,自然不会对苏影帝没吃药的行为多说什么,“真是太感谢两位能给我们这个机会了!”

叶修摸了摸下巴,“虽然还不知道你们打算做几期,但我们其实都没什么空……”


没什么空你们之前还腻腻歪歪地打游戏!驴谁呢!不过我还是迅速摆出有点着急的面孔,“是有什么其他要求么?”

苏沐秋一脸“同志你真上道”的表情,微笑起来,“他的意思是,能不能作为客串,就跟电影的特出差不多,不用每次都到场?毕竟下一阶段我们有其他安排。”


我被他笑得有点飘飘然,花了点时间思考他的话,“这个我不能做主,我会回去跟我们PD商量的,到时候再来沟通?”

叶修挥挥手,“去吧去吧,把门带上。”


就这样被赶出了兴欣工作室。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为自己点个赞。


跟苏PD报告了这件事以后她说会去请示综艺部门部长并在下一次开会的时候组员们商量一下。结果当然不用说了,歌神跟影帝的处女真人秀耶,再怎么样也得给它排出来!

经过了跟兴欣工作室一段时间的协商,终于把各项条款都敲定了。我作为说动叶修跟苏沐秋的最大功臣,在节目开录前的聚会上被灌了最多的酒。怎么觉得这个功臣当来得不偿失呢?

由于现实考量,现在并不能直接把叶苏同性情侣作为卖点,所以开会的时候大家都商量不要刻意去提他们的情侣身份,就当作一般嘉宾来对待好了。

苏PD作为苏沐秋的妹妹,自然要兼顾台里和自家哥哥的利益,所以在这一点上相当坚持,大家也都同意。


第一次录影安排在四月,地点在国内的S市。全体嘉宾互相都不知道对方,也不知道节目的内容,在录影之前这些都是对外保密的。

作为负责去接叶修和苏沐秋的人,我很早就带着摄像大叔去了他们在H市的公寓。

其实现在明星大多会选择在B市买房,我听说以前在嘉世的时候,他们俩也有在B市购置房产,只不过为了投资电影都给卖掉了。公寓并不是很高级的住所,进来的时候门卫只是翻了翻眼皮也没拦我。

我站在苏沐秋给我的门牌号前深吸了口气,对着摄像他们比了个OK的手势,按响了门铃。


本来以为会等很久,毕竟现在才六点多,没想到没过多久就有人来开门了。

苏沐秋顶着一头并不是很有型但依旧帅气的头发、叼着牙刷站在门口,看到我们也不惊讶,用手势示意我们进去。基于是真人秀节目,所以事前就说好了要全程跟拍,嘉宾就当做摄像不存在,按照最放松的姿态、最好可以忘记这是一个节目来对待。


我和摄像大叔跟着他进了卧室的,房间里光线昏暗,也没有开灯,只有洗手间里的灯光透过门框缝隙隐隐约约照出一点来。

沐秋去了洗手间,我们则看到了侧卧在床上的叶歌神。

大叔的摄影机很迅速地对准了他。

叶修还在睡,裸着上半身,怀里抱着被子,穿了一条休闲七分裤,大半张脸埋在枕头里,一动不动。


我对摄像大叔使了个眼色,他也很懂,先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房间的布局比较简单,但并不简陋。床头柜上没有放照片,只有一个烟灰缸和手机。我撇了撇嘴,还以为可以拍到杜X斯润X剂之类的东西呢。然后慢慢地拉过镜头,打算仔细拍拍睡着了的叶神。


镜头慢慢靠近,叶修突然翻了个身,只留下一个大写的后脑勺。

我= =


正当我们想要重整旗鼓重新拍摄的时候,苏沐秋洗漱好出来了。

他一边用一只手的五指插过自己的刘海把他们向上撩起一边走到床边,“等等啊,我叫他。”


然后我看到他刷的一下把叶修抱在怀里的被子抽掉。


这样就有用了?


叶修没有东西抱了,一只手无意识地在床上摸了摸,摸了一会儿确定摸不到什么以后他慢吞吞地坐了起来。


我去!真有用!


“嗯?”刚刚睁开眼睛还没有完全恢复意识的叶歌神发出一声鼻音。

  

哎呀妈真性感。


“我们房间什么时候插了两根这么大的蜡烛?”叶修疑惑地问。

苏沐秋把被子扔回到床上,“……赶紧去洗洗你就能想起来了。”

“哦……”叶修打了个哈欠,下床往洗手间去了。

他去洗漱了,苏沐秋留下来整理,我望着他弯腰收拾床铺的侧影,有点感慨一个TOP级的演员在家居然是这个画风。这一播出不知道有多少少女会心碎,毕竟再怎么好,也吃不着。


苏影帝整理完卧室又去厨房弄了早饭,我们不好冲进洗手间去拍叶修,就跟着他去了厨房。看他摊荷包蛋的样子我瞪大眼睛,虽然早就听说过他们是自己做饭的,但这么娴熟的样子,也真没想到。

“额……要一起吃吗?”

大概是我的目光太过赤裸裸,苏沐秋问我。

我吞了吞口水,虽然很想尝试一下影帝的手艺,但作为一个PD,我要有专业精神。于是狠下心摇了摇头。


苏沐秋大概是看我们无聊,一边弄早餐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我们聊天。

等他刚弄好,叶修就揉着后脑勺从房间里出来了,我都怀疑他是不是躲在门后面就等这一刻,时间掐得那么准,邪门。


等他们吃完早饭全部收拾好,七点半左右,我们上车出发,去S市跟节目组和其他嘉宾会合。一想到接下来要跟叶修和苏沐秋亲密接触四十八个小时,我就有点晕乎乎。不行……我爱的明明是喻主播。


TBC


其实想了很久要不要写这个……

原本想写的是叶PD×苏PD,但是憋了很久都憋不出来,就想还是写一篇相关的试试手,所以拿了YLQ系列的设定来写,所以这篇是恶搞恶搞恶搞。

相关知识都来自百度和《制作人》,很多错误必然不可避免(土下座)

如果写不下去了的话,可能会……


忘了说,PD是节目制作导演,制作人的意思

评论(44)
热度(489)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