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修伞】我的前任是极品(完)

*双更√

*没误会了好回去分分钟的事

*雷雷雷   OOC OOC OOC


(四)

 

发出去的信息并没有及时得到回复,苏沐秋也并没有太过失望或焦虑,一直以来他都还算有耐心。既然信息已经发出,那接下来能做的就是等待了。

他每天都会上秋木苏那个账号查看一下,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

 

叶秋跟他确认宾客人数已经是半个月以后的事了。苏沐秋一边夹着电话一边拿着笔做记录。

 

“好的,是,我明白了。”

“这几个星期我大概要出一趟国,所以有事的话可以找我母亲和孙悦。”

苏沐秋放下笔用手拿住话筒,“接下来是会场踩点,我会及时跟叶夫人和孙小姐交流沟通的。”

 

根据叶家的家庭状况,苏沐秋直接从高端场地开始挑选。挑挑拣拣了三天时间,筛选出了三个各方面条件都比较适合的酒店。他联系了孙小姐邀请她跟叶夫人一起去踩点,看看比较中意哪个。

最后过来的只有孙小姐,叶夫人临时有事。

孙小姐是很知情达理的人,过程当中提出的问题也都很能抓住重点,苏沐秋一一为她解答。

 

由于叶夫人没来,苏沐秋特地带了相机来将场地都拍下来。

“等会儿回去我会把这个发到孙小姐的邮箱,你可以给叶夫人看看。”

孙小姐微笑,“还是苏先生想的周到。”

 

“对了,苏先生找到叶修了吗?”

苏沐秋帮她推开酒店厚重的玻璃门,“还没有,他可能比较忙吧。”

“嗯,最近都没在叶家看到过他,可能公司比较忙。”

“是吗?”

“嗯,他那个游戏公司……”孙小姐说了一半停下来,她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巨大的冲力将她推倒在了一边。

“哐”的一声响,铁质物品落地的声音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震耳欲聋。孙悦瞪大眼睛看着从上面砸下来的铁桶,被摔出来的把手尖利的一端向上翘着。她愣了两秒才起身跑向一边脸色苍白的苏沐秋。

她蹲下身来握住他的手臂,“苏……苏先生……!”

苏沐秋对着她安抚地笑笑,“没事,别急。”

 

这里人本来就不多,发生了这样的事也没什么人围观,保安过来探听情况,看到他的样子也吓了一跳,“这赶紧叫救护车啊!”

酒店有一层在重新装修,粉刷的时候有人不小心踢倒了放在一边的铁桶。发生了这样的状况,楼上有人从窗户里探出头来,“喂——!没事吧?!”看到底下的状况不由慌了神,“天哪!砸……砸到人了!赶紧下去看看啊!!”

苏沐秋坐在地上,双手按住小腿出血的地方,苍白的脸上渗出汗,他细细地吸了口气,低声抱怨,“我了个去,今天出门忘记看黄历……“他想起上次自己跟小美胡诌的“血光之灾”,哭笑不得。

孙悦看到他痛成这样还开玩笑,焦急的感觉退了一点,她定了定神,”苏先生,我帮你叫救护车……“

”啊?“苏沐秋愣了愣,“叫个出租车好了,感觉没有很严重,就是血流的有点吓人而已。”

孙悦看着冷汗从他额角沿着脸部的弧线滑落,明显是在忍痛,不由又开始发慌,“那你能走吗?我先去叫……欸?”

她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苏沐秋被人腾空抱了起来。“叶……叶修?”

“愣着干什么,一起过来帮我开一下车门。”边说边抱着人往前走。

“哦……好!”

横抱起一个成年男人显然不是那么轻松的事,叶修把人放进副驾驶座以后手臂都有点抖。他甩了甩手,“啧”了一声。“苏沐秋你胖了吗?”

苏沐秋:“……自己抱不动就别怪我胖好吗叶先生。”

孙悦:“……”

 

血流得有点厉害,就算手按住伤口也没什么用。苏沐秋脑袋有点发晕,咬住下唇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叶修时不时侧过头来看他,苏沐秋瞪了他一眼,由于脸色苍白气势就比较微弱,“看前面啊,能好好开车吗?”

其实现在路况还算好,不然叶修也不会有那样的功夫。他自然不会拿苏沐秋和自家弟妹的命开玩笑。“能行吗?就快到了,再撑一下。”

苏沐秋觉得四周有星星在冒,干脆闭上眼睛,“啰嗦……“

 

到了医院挂了急诊,叶修把人放到轮椅上送过去。

经过检查以后发现除了出血以外脚踝处还有轻微扭伤,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要缝个针。由于是被铁质物品割伤的,之后还要打破伤风针。

剪掉裤腿,医生抓着他的小腿消毒,准备缝针,白皙的肤色映衬着鲜红色的血,看上去有点触目惊心。

苏沐秋不由自主地抓住站在他旁边的叶修的手。

叶修把人揽到怀里,按过他的脸不让他看,“别怕。”

“谁怕了……“苏沐秋嘟囔一声。

“我怕行了吧?”叶修无奈地说,“你安静点!”

虽然医生说过不是特别严重,但这血淋淋的一条小腿还是很有视觉冲击的,特别是那条腿还是苏沐秋的。

叶修看了两眼以后有点看不下去,侧过头移开了视线。

 

怀里的人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说着不怕但其实整个人都是紧绷的。问他的话估计会说这只是紧张的自然反应而已,跟“怕”差了很多。

叶修抬手摸了摸他埋在他颈窝里的头,柔然的发丝穿过五指的触感竟然让他有种心酸的怀念。

 

打麻药的时候苏沐秋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然后感觉到叶修安抚似的低头亲吻了一下他的发顶。

医生看他们的样子,嘴角抽了抽,“年轻人,缝个针而已,不用这么怕吧?”

苏沐秋脸上热了热。

 

他其实并不怕,就像医生说的,缝个针而已。

只不过是因为有这个人在身边,在他面前,所以可以不必随时都那么坚强。他就像走了很久很久,终于走到了终点一样。

 

他不说话,但管不住另外一个人的嘴。叶修笑了一声,“怕什么,他就是撒个娇而已。”

苏沐秋:“………………”

一直处于被忽视状态的孙小姐:“………………”

 

开了点药,从医院出来,苏沐秋的脸还有点苍白,叶修把他弄上车,帮他系好安全带之后伸出手指戳了一下他的太阳穴,“都你,又要掏钱洗车了。”

苏沐秋撇了撇嘴,“大不了那五十六块钱哥不问你要了呗。”

叶修被他气笑了出来,“你好大方啊苏沐秋。”

 

“苏先生。”车开出了一段路,坐在后面的孙悦忽然说,“这次真的很谢谢你。”

苏沐秋稍稍转过身子,对她笑了笑,“没关系,应该做的。”

“可是……”

“啊啊……”苏沐秋打断她的话,“真的没关系。快要做新娘子的人了,万一留疤就不好看了。”

“别放在心上,没几天这人又能活蹦乱跳了。”叶修说,“我先送你回孙家吗?”

孙悦勉强笑笑,“好的,谢谢叶修哥。”

“不用谢,”叶修说,“你别跟叶秋说他的车被我弄成这样就行了。”

他说完似笑非笑地看了某人一眼,苏沐秋眼观鼻鼻观心,做老僧入定状。

 

送完孙悦之后叶修有些好笑地瞄了一眼苏沐秋,“你这样子,我会觉得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我是有对不起你的事。”

“什么事?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苏沐秋老实说:“之前误会了你,对不起。”

他摆出这么乖顺的样子,叶修就算有火也发不出来了,“没点补偿啊?”

“哦……”苏沐秋思考了一下,“我再请你吃顿饭?”

“不超过两百块?”

“随你点!”语气很豪迈。

又是红灯,叶修停下车转头看他,悠悠然道:“你不是说过去已经过去了,上我的车、请我吃饭是错的吗?”

苏沐秋怔了怔,然后抬头直视他戏谑的双眼,认真地说:“过去已经过去了,所以我们重新开始吧,叶修。”

叶修看着他,有那么几秒钟反应不过来。

他微笑起来,眸光不自觉的泛出点温柔来,“好啊。”

 

 

END

 

补个小段子:

叶修抱着苏沐秋回家,在家门口看到赌在门口的黄少天。

“老叶!事不过三知不知道!都忙成狗了还偷溜出去三回!”

叶修指挥完苏沐秋从他口袋里摸出钥匙开门,说:“没办法啊少天,这都伤成这样了。”

黄少天住了嘴,他之前就发现了,但是对着叶修的嘴炮怎么都不能省。“我就是来通知你一声,队长说你可以在家里做,让我把资料拷给你。”说着他又不满了起来,“你就不能弄个手机吗?找你人简直麻烦死了。”

苏沐秋已经开了门,叶修抱着人进去,“手机?喏……”他用下巴指了指他怀里的人,“以后有事打他电话。”

黄少天一把捂住自己的眼睛,“我了个大操,老天爷怎么不收了你。”他把移动硬盘拍在玄关的鞋柜上,“我走了!”

“慢走不送啊。”

 

叶修把人放到沙发上以后也不起身,额头抵着他的额头,“老天爷,你要收了我吗?”

苏沐秋忍不住笑起来,“叶先生,咱能不那么肉麻吗?”

 

over.


就这样,两个人都是极品,两个人都是极品。

四个极品都是褒义啦XD

终究还是选择避开分手的原因【。大家随便看一下就好了XD


评论(32)
热度(379)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