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修伞】我的前任是极品(一)

*架空,反正不变的就是叶修×苏沐秋= v =

*哦我就是想试试这个梗……

*OOC OOC OOC重要的事说三遍


(一)



苏沐秋进门的时候前台的小妹小美哒哒哒地跑过来,凑到他耳边悄悄说;“接了个大客户,老吴正在谈,又有一笔可以赚了!”

苏沐秋眼睛亮了亮,偏偏端着平静淡定的男神脸,“不要激动,让我去看看这羊到底肥不肥。”

他边说边往前走,手伸到身后对着小美比了个V字,逗得小姑娘捂着嘴笑个不停。


拿了工读生打算送进去地茶水盘子,苏沐秋敲了三下门,等到吴雪峰说了一声“进来”才推开。

雪峰婚庆的接待室并不是很大,但设计比较别致,一进去就能闻到一阵香气。造型时尚的布艺沙发上坐着两女一男。

气质端庄的妇人和长相娇俏的女孩坐在一起翻照片,然而苏沐秋一进去就看到了正对着门坐着的男人。

那人穿着白衬衫黑西装,曾经带着点懒散落魄的气质一下子被昂贵的服装点缀成了雅痞。

苏沐秋还记得他打着哈欠穿着大裤衩夹着人字拖去拿外卖的样子,现在这么人模人样,让他愣了一下。


不过到底不再是以前二十出头的小年轻了,他垂下眼睑用了一秒钟收拾好情绪以防外漏,露出客气的微笑将茶水送进去。

一一将热水倒好,苏沐秋说:“请喝茶,我们这儿的花茶清热解火,味道也还不错。”

拉开门出去的时候他松了口气,把托盘塞进站在外面的工读生怀里,大大地叹了口气,嘴里念叨着“失策失策”就往外走。


小美蹭过来问怎么样,羊肥不肥?

苏沐秋双眼望天,顾左右而言他,“我昨夜夜观星象,这两天我有血光之灾,不宜出门,跟老吴说,我请三天假。”

小美单纯地望着他,说:“不行耶,方老师跟郭老师因为之前那个客户吐血三升,跟吴老师请了一个月的大假,已经出门去玩了。现在我们公司就剩你一个策划了,你走了我们怎么办?”

苏沐秋愣了半晌,看着玻璃门外明晃晃的阳光下来来往往的车流轻轻叹了口气,“算了,请假要扣工资,我还是牺牲一下我自己吧。”


或许早就过去了的事,真的没必要一惊一乍的吧。

看刚才那人的样子,过度反应的其实是自己。


半个小时候以后吴雪峰领着三人出来,果不其然脚都不带拐的直接往苏沐秋这边走过来。他认命的站起身来,拿出专业婚庆策划的姿态面对那张四年没见的熟悉又陌生的脸。

对着客人介绍了策划以后,吴雪峰又对着苏沐秋说:“沐秋,这是叶夫人,这是叶先生,这是孙小姐,孙小姐的婚礼在今年年底,现在还有充分的时间来准备,你可以先跟他们了解一下情况。”

苏沐秋点点头,“三位好。”他拿过放在桌子上日历,“现在看来时间还很充裕,你们看什么时候有空,把两位新人的资料给我一下……”

跟叶夫人了解了一下大致的内容,敲定了一些期限,苏沐秋起身送人离开。期间跟某个人有过两次眼神对视,但苏沐秋自认没有失态。


完美。


他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看着三人坐上停在路边的奔驰车,苏沐秋撇了撇嘴,这人真是一点都不绅士,也不知道给未婚妻开个车门。不过或许人早就过了绅士来淑女去的阶段了吧,毕竟都要结婚了。

他微微出了会儿神,反应过来拍了自己一脑门。

这都四年了,怎么还跟当年一样那人一有点事自己就能魂不守舍。


一点没长进。


叶修握着方向盘,车子随着车流缓缓滑入主干道。

阳光透过道路两旁茂密的树荫在挡风玻璃上投下一片一片的阴影,又随着向前而迅速向后退去。叶修目不斜视,旁边母亲和未来弟妹的谈话声音一点也没有入耳。

终于把两个女人送到她们指定的商场门口,叶修探出头去对着叶夫人说:“妈,我落了个东西在刚才的婚庆公司,先回去拿。”

叶夫人白他一眼,“不想陪着逛街就直说,我难不成还拿个绳子绑着你?”

叶修打着哈哈,“怎么会怎么会,陪您逛街是我的荣幸。”

叶夫人自然不会当真,便笑笑说:“赶紧去吧,我还嫌大老爷们儿搁这儿碍手碍脚呢。”

“那我两个小时之后来接您。”


看着叶夫人和未来弟妹离开,他调转车头,往来的方向开。

周围的喧嚣慢慢褪去,恍惚中他似乎看到了大学时候的苏沐秋。清秀、单薄,但是永远充满动力和朝气,就像一根天生天养的杂草。


回到婚庆公司,叶修站在门外看到二十六岁的杂草正拿着水壶给店里的植物浇水,隔着玻璃门那人的侧影显得格外年轻,让人错觉其实时间并没有过去,他们还在二十岁,所有的感情都不曾远去。

门里的人浇好水站直身体,像拍儿子的头一样拍了拍植物的叶子,嘴角含笑说了点什么。叶修不由自主地跟着笑了起来,他看懂了那个口型,几乎不需要怀疑,他知道他说的是快点长快点长。


苏沐秋打算拿着水壶去洗手间的时候,眼角突然扫到一个身影,熟悉到好像已近烙印进了脑子里。他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转过了身。目光对上的时候,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回忆汹涌回溯,让人措手不及。


大学时候的叶修是个气死人不偿命的主,战绩上到系里的教授下到社团里的学弟,都在他那张嘴上吃过亏。苏沐秋是难得一个跟他对喷垃圾话胜少输多但还能坚持下来的人。

不过据当时的相关人士回忆,他们联合起来坑别人的次数比较多,这两人大部分时候都站在同一阵营,好几届荣获荣耀大学BBS上选举的最不要脸狗男男奖。


苏沐秋对此的反应是明显的气愤,表示没有奖品的评奖都是耍流氓,要坚决抵制。

叶修坚决同意他的说法。


当时的他们住的是四人宿舍,除了同专业的叶修和苏沐秋以外,还有别的专业落单的韩文清和魏琛。苏沐秋那时候特别羡慕韩文清,因为这人走在路上常常会有人自动送来钱包,这项被动技能让他赞叹不已,感慨生儿当如韩文清。


魏琛听完将嘴里嚼了一半的黄瓜喷了出来,锤着桌子笑到肚子痛以后好奇的问,那如果生了个叶修这样的呢?

苏沐秋还当真思考了一下,一本正经地说:“那就应该溺死在马桶里!”

“喂喂喂……”叶修不满,“每天陪你接代练赚钱的是谁,你说,你说。能有点良心吗?!”

苏沐秋一想是这样没错,凑过去抱住他的胳膊,嘴里唱:“是你,是你,还是你,我们的朋友,叶不羞。”


少年人心性都不复杂,宿舍里也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兄弟,尽管常常唇枪舌战,偶尔刀光剑影,但大体上来说还是符合和谐社会的大方向的。

党和人民都为此欣慰。


用魏琛的话来说,大概就是明明大家都挺好,到底什么时候开始那俩变得特别好的?难道我错过了十集的关键剧情?


只不过不管当初好到什么程度,回到现实里,他们之间还是隔着一道透明的玻璃门。

脑海里嚣张的回忆随着小美叫他的声音退了下去,苏沐秋回过神来,有点讪讪。

他推开玻璃门,好看的眉眼带着一丝无奈,对着外面的人说:“掉东西了?”

叶修扬起嘴角,“是啊,你怎么知道?”

“我比较聪明?”


苏沐秋带着他往接待室走,叶修进去拿了个打火机出来。

“这么一个打火机你也特地回来拿,这都不够来回的油钱吧……”那个打火机上面印着一个穿比基尼的大胸美女,就是一般小店里卖的一块钱一个的那种。

“没办法,打火机要自己买,油钱不用我出。”

苏沐秋鄙视他,“抠不死你。”

叶修乐了,“苏沐秋,这个世界上最没资格说我抠的就是你。”


被他噎了一下,苏沐秋瞪他一眼,“拿了东西赶紧走,别待在这儿影响我们店生意。”

叶修左右看了看,一脸诚实地说:“我觉得你们这儿本来也就没什么生意。”

“瞎说!是因为最近都没什么黄道吉日而已。”又不是谁都像你家一样提前半年多来定的。


他们这家婚庆公司还是挺有名的,不然叶家也不会找到这儿来。叶修也不过就是嘴上亏亏他。


对于苏沐秋的催促叶修不慌不忙,这边看看那边摸摸,反正他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小美从柜台探出头来,看着苏沐秋说:“沐秋,原来你认识叶先生啊?”

“啊……嗯……”苏沐秋磕巴了一下,“大学同学。”

他说完偷偷瞄了眼叶修,发现他并没有因为“大学同学”这个称呼产生别样的情绪,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点“早就知道是这样”的失落。


真的已经过去了。


“那要不要跟老板说打八折?”小美善良的建议道。

苏沐秋眉头一跳,哥给前男友策划婚礼,不宰他已经很厚道了,还打八折?

“呵呵呵呵呵,小美你说什么?刚刚我没听到。”

小美:“……”

叶修笑出声了。



TBC



写的时候我不禁疑惑,你们真的分手了吗……

然后别问我为什么他们会分手,我觉得他们真不会分手,但是我想写这个梗而已,因为我喜欢这个标题=3=

评论(30)
热度(428)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