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修伞】是你是你还是你?(完)

*完结啦,注意避雷

*写脖子以下超尴尬,我随便写写你们随便看看,又雷又苏


(八)


所以,现在算是什么关系?

苏沐秋咬着一颗棒棒糖偷偷瞄一眼不远处的叶组长,在快被发现的时候立马转动眼珠子看向面前的电脑屏幕。

感觉自己跟个偷窥狂似的,苏沐秋一阵懊恼。

 

那天晚上道过歉以后,叶修看上去是原谅了他,没有随意把那件事拿出来开玩笑,也没有再通过邮件耍着他玩儿。但对于他的感情,同样也并没有任何回应。

 

这让苏沐秋相当苦恼。

没有回应,难不成是婉拒的意思?

 

他心情有点低落,不知不觉间打字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苏组长,有快递!”门口的接待员小妹脆生生地喊道。

苏沐秋疑惑地跑过去拿了快递,仔细想了一遍最近自己好像没有网购什么东西,叶修早就不指示他买这买那了。

他反复确认了收件人姓名是自己之后拿钥匙把快递箱子的胶布划开,已经跟他混熟了的美术组组长凑过来,“买了什么?零食吗?”

苏沐秋只看了一眼就“啪”的一声把箱子又盖了回去,动作稍微显大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抱着快递箱就往外面跑。

小姑娘拿活动笔的笔端戳戳自己的脸颊,歪了歪头,“沐秋怎么了?”

不远处的叶修淡定地敲打键盘,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坐在写字楼男厕所隔间的马桶盖上,苏沐秋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他颤抖着把手伸向膝盖上的快递箱子,拿出里面标有“杜蕾斯”字样的小盒子。

 

这是什么!

哥什么时候买过这种东西!

 

他用两根手指拎着盒子的一个角落,眼色复杂地盯着看了一分钟。

 

一分钟之后,他将杜蕾斯放在一边,去翻箱子里的其他东西。

 

润滑剂。

 

苏沐秋掩面,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庆幸里面没有跳蛋之类的情趣用品。

 

他正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所以梦游去买了这些东西的时候,厕所隔间的门被敲响了。

苏沐秋双手捂脸,发出的声音有气无力,“有人,隔壁空着。”

但是外面的人就跟没听到他的话似的,依旧锲而不舍的敲着门。

苏沐秋放下手耷拉着脑袋,站起来将门开了一条缝,从门缝里看到某张嘲讽脸的时候他在心里咯噔了一声。

“干嘛?”

叶修嘴角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烟,一手维持着敲门的姿势,“看看你是不是掉下去了。”

“滚滚滚!”

“便秘了吗?”

“叶修你大爷!”苏沐秋怒目。

“不然躲里面干嘛?”他推了推门,发现推不开,耸耸肩也不强求。

虽然不知道是谁的恶作剧,但是如果让这人知道箱子里装的是杜蕾斯和润滑剂,会不会认为自己又想干那事?已经错了一次,决不能再犯第二次。苏沐秋有点心酸,明明内心深处,他确实是想再一次跟对方这样那样的……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眼神闪躲了一下,支支吾吾,“便……便秘。”

“噗!”叶修毫不掩饰地笑了起来。

“笑什么!”

“咳……”叶修手握成拳抵住下唇,努力调整面部肌肉,“难道刚才快递来的是开塞露?”

苏组长眼一闭心一横,“是这样没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很少笑得这么开怀,此时此刻却连眉梢都带上了喜悦,英俊的脸上有了神采飞扬的帅气。苏沐秋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脸慢慢红了起来,“笑什么笑……”

他泄气地嘀咕完就想把门重新关上,没想到一只脚从门缝里伸了进来。他愣了愣,这片刻的功夫,叶修用力将门推开了些,整个人挤进来了,反手落了锁。动作迅速利落地完全不像一个宅男。

 

苏沐秋看着眉眼间还满是笑意的人站在自己面前,张了张嘴,却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

 

不知道要说什么没关系,他也没机会说。

 

叶修伸手揽过他的腰,两人之间本来就没多少的距离一瞬间就消失无踪了。

苏沐秋还没来得及感受另一具身体上传过来的体温,就又被嘴唇上柔软的感觉惊得三魂七魄去了两魂四魄。他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人,叶修双目微垂,正温柔缓慢地在他唇上辗转。

慢慢地感观似乎恢复了知觉,唇上湿润滑腻的触感,以及扶在他后腰上的那只手上的热度都让他脸上的温度又升高了一点。

 

叶修吻了一会儿,抬起眼睫,瞳孔中映出近在咫尺的人清秀的脸。眼中浮现出一点笑意,他轻贴着他的嘴唇,低声笑着说:“再瞪就要脱窗了。”

苏沐秋被他的声音弄得腰部一软,险些站不住,慌慌张张地闭起眼睛。

 

黑暗中某些感知更加清晰了。

他能感觉到叶修的舌尖舔过他的唇缝,不由自主地张开嘴唇以后,那条舌头就跟小蛇一样灵活地钻进来卷住他的。

他也能感觉到叶修温热的手掌在他的腰上缓慢地滑动,似乎是在安抚,又仿佛是挑逗。

 

苏沐秋一直僵硬在身体两侧的手臂动了动,最后犹豫着抬起来,抱住了他的脖子。

 

等到被放开的时候,苏沐秋发现自己有点站不稳,只能靠着身前的这个男人。

叶修心情很好,靠着隔板抱着怀里的人,嘴角牵起一点让人心动的弧度。

 

苏沐秋呼出一口气平复了心跳,眼神复杂地望了眼被他扔在马桶盖上的杜蕾斯和润滑剂,“那是你买的吧?”

“咳……”叶组长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喉咙,“难道是你买的?”

“干嘛写我的名字?”

一向脸皮很厚的人难得露出点不好意思的表情,叶修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含糊地开口:“我也会不好意思的好不好。”

苏沐秋稍微仰头看他带着些微窘迫的侧脸,“我就好意思?”

叶修低头,戏谑地说,“带男人去宾馆都好意思,用你的名字买个安全套而已,你会不好意思么?”

 

果然不能指望这人不嘲笑他!

 

苏沐秋耳朵红了红,无法反驳,只好偷偷把脸埋进他的颈项里不再说话。

 

抱着这么一箱东西,特别是经过刚才苏组长匆匆忙忙跑出办公室那一出以后,又抱着回去显然是不可能了。苏沐秋思考了一下,想起还有一份不怎么重要的文件被他扔在家里了。他让叶修帮忙请一个小时的假,自己把东西偷渡回去,顺便把文件拿回来。

叶修捏了捏他的耳垂,“早知道就把东西寄回家了。”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装什么,你不就想看我出丑么?”

“我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叶修表示自己很无辜。不过他看对方一点都不相信,只好侧过头吻了吻他,带了点无奈笑着说:“好吧,我是故意的,谁叫你一直拖拖拉拉的。”

“说的好像拖拖拉拉的只有我一个人一样。”

叶修又抬手捏了捏他的脸,“先生,是你先喜欢上我的吧?”

“那又怎么样?”

“难道不是先喜欢上的先表白?”

苏沐秋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划过他的脸部肌肤,痒痒的,然后他听到怀里的人用带着一点小抱怨的语气说:“都那么明显了还要表白,你是笨蛋吗?”

 

叶修当然不是笨蛋,所以并没有表白,两个人就在一起了。

在一起之后也并没有什么变化,本来就整天出双入对形影不离,真正谈起恋爱来,似乎也就这么回事儿。

 

有一天两个人一起吃午饭,苏沐秋用勺子拌着盘子里的盖浇饭,撑着下巴看隔壁桌的一对情侣有说有笑。

“欸老叶。”他说,“变成那种关系了,似乎也没什么改变。”

“嗯?什么关系?”

“那种关系啊。”

“哪种关系?”

“就那种啊!”

“啧,那种是哪种?”

苏沐秋舀了一勺他碗里的饭赌气似的塞进嘴里,“你故意的是不是!”

叶修眉也不挑,一副八风吹不动的死样子,“是啊。”

 

变成情侣以后会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

叶组长意味不明地笑笑。

 

第二阶段的程序修改大致完成以后,嘉世科技的员工们又得到两天的休假。

 

苏沐秋拨了拨吹干的头发走出浴室,看到叶某人靠在床上翻着他的手机。这一幕似曾相识,不过苏沐秋已经不会喊着“隐私”扑过去了。

叶修听到脚步声,抬起头勾了勾手指。

苏沐秋看他一眼,“干嘛?”口气很是疑惑,脚却乖乖地拐了过去。

 

等他走到床边,叶修扯过他的手腕把人拉到床上,自己翻身压了上去,俯下身子靠近他的耳朵,用低沉又性感的声音在他耳边说:“告诉你变成情侣以后会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

苏沐秋感觉全身的血液在刹那间停止了流动,他盯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结结巴巴,“你……你……我……”

 

并不是没想过这个,他甚至一直把安全套跟润滑剂放在床头柜里。

但两个人才在一起没多久,他一直以为叶修现在并没有什么兴趣,毕竟从没有现象表明他是同性恋,所以他愿意等,等到他完全的接受自己。

 

苏沐秋咬了咬嘴唇,在红润的下嘴唇上留下一排牙印后说:“可以不用勉强……”

叶修微微一笑,吻从他的额角沿着秀美的脸部轮廓往下滑,苏沐秋配合地微仰起下巴。

 

“怎么可能勉强。”叶修一边轻咬着他的下巴一边解开他睡衣的扣子。身下的人刚刚洗完澡,跟他一样的沐浴露味道不知道为什么却带着不一样的诱惑气息。

 

活色生香。



苏沐秋确实很累,全身跟散了架似的,不过比起第一次好像被卡车碾过的感觉,这次真的好了很多。他闭上眼睛,靠在叶修怀里小憩。

最后睡着了,连叶修抱着他去清理也迷迷糊糊的。

 

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了,阳光静静地透过窗帘的缝隙投下一道光。今天不用去公司,两个人都没设闹钟。叶修还在睡,一只手抱着他的腰,面容沉静。

这人只要一睁开眼就一脸欠揍,让人忽略他的长相。现在闭着眼睛,看上去倒还是十分入眼的。

 

苏沐秋长久的看着,觉得眼前的一切很不真实。

曾经那些酸酸涩涩的心情似乎回想不起来了,全都被另外一种充实的感觉所替换。

 

他动作轻缓地撑起身子,靠近叶修耳边说了句什么。

躺回去的时候看到原本睡着的人慢慢睁开了眼睛,瞳仁里还有满满的睡意。

叶修理智还没回笼,下意识地收紧手臂,把苏沐秋往怀里按,沙哑着声音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苏沐秋闭上眼睛,“没什么,我说早上好。”

“嗯,早上好。”脸蹭了蹭柔软的枕头,叶修说,“再睡会儿。”

 

便也不再管外面日光明媚,人声鼎沸,继续相拥而眠。

 

END

 

这样总不会吞我了吧_(:з」∠)_


评论(22)
热度(429)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