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修伞】是你是你还是你?(七)

*全靠脑补

*OOC、OOC、OOC


(七)

 

世界观构架完成那天,正好也是游戏主程序修改完第一阶段的BUG那天。苏沐秋下意识侧过头去看那边的叶修,叶组长勾着唇角,微笑的样子惬意慵懒,居然很帅。

正打算收回目光,叶修却眸光一转,两人视线相撞。苏沐秋愣了愣,然后微笑起来。

 

叶修挑眉,对着他做了个口型,“傻。”

苏沐秋看懂了,瞪了他一眼。

 

为了庆祝,陶老板大手一挥,表示去吃饭唱K。叶修本来想跑,奈何被技术部的两个组员驾着他的胳膊往外走,他本来也并没有很抗拒,就随他们去了。

吃饭的前半段都还算矜持,一帮宅男宅女只顾埋头苦吃,席间陶轩进行了身为老板的特别演讲,苏沐秋拿筷子跟一颗圆溜溜的小土豆较劲,分出一半的注意力对身边的叶修说:“快吃,老陶不知道要讲多久,等他啰嗦完,满桌都是他口水了。”

叶修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的小土豆放到苏沐秋碗里,“小心他听到炒你鱿鱼。”

“炒了我,他去哪儿找个这么任劳任怨的员工。”

“不带这么给自己带高帽的啊苏组长。”

 

叶修话虽然这么说,但吃饭速度却一点不比苏沐秋慢。陶轩将主题为“公司的未来靠的是大家一起的努力”的讲话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他们已经放下筷子开始剔牙了。

既然是饭局,自然少不了互相举杯灌酒,叶修酒量一点也没有,一直以来都是能推则推,况且他人虽然随意懒散,但组员们不知道为什么都对这位组长有点莫名的敬意,因此劝他酒的不多。

倒是苏沐秋,或者是为人比较亲切,又或者是长相给人一种好欺负的感觉,反正大部分的酒都朝着他去了。

叶修淡定地坐在一边看他左推右挡,最后使出尿遁之术脱离战场往厕所跑,幸灾乐祸似的在一边笑。

苏沐秋酒量其实也并不好,但比起叶修,还是能喝几口的,不过也仅仅只有几口而已。

叶修站起身来,对着陶轩说了一声,也往厕所去了。

一进洗手间就看到苏沐秋弯着腰站在洗手台前往自己脸上扑水,原本因为酒精变得嫣红的脸上退了点热度。他一只手背按在额头上,注意到门口的叶修。

“来上厕所?”

叶修走近,抽出洗手台上放着的纸巾帮他擦了擦脸上的水珠,“看你有没有掉进马桶里。”

苏沐秋横他一眼,“能有半句好话吗?”

他脸颊泛着淡淡的粉色,这么一斜眼看人,居然带出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叶修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一片羽毛轻轻刮了一下,有点痒。他把湿了的纸巾扔进一边的废纸篓,“你想听什么好话?”

“我想听什么你就说什么?”苏沐秋问。

叶修:“你先说,我考虑看看。”

“哼……”苏沐秋对他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表示不屑。

“真不说?”

眩晕的感觉还有点清晰,苏沐秋晃了晃脑袋,“算了吧,不指望你能说什么好话。”

“唉,”叶修叹口气,“其实我还是挺好说话的,怎么就是不信呢。”

苏沐秋狐疑地看他一眼,直觉他话里有话,但却集中不起精神去思考。

 

从饭店出来以后,根据原定计划去了陶轩定好的KTV。包厢很大,容纳嘉世科技这些员工还是足够的。一进去陶老板就被轰上去先来了首歌,随后群众们热情高涨,纷纷开始抢夺麦克风。

叶修和苏沐秋坐在角落里并没有参与。苏组长后来又替一杯倒的叶组长挡了点酒,这会儿窝在一边动也不动。吴雪峰走过来有点担忧地观察他的脸色,“要不你们先回去?沐秋今晚喝的有点多啊。”

叶修把他揽在自己怀里,抬手摸了摸他略微发烫的脸,“嗯,让他缓一下就走。”

包厢里的灯光昏暗,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原因,叶修的动作和声音都被染上了点温柔的感觉。吴雪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耸耸肩回了座位。

 

叶修盯着液晶屏幕上的歌词,有点漫不经心,大部分的注意力都给了怀里的人。

苏沐秋的脸靠在他的颈项间,呼吸间稍显灼热的气息喷洒在皮肤上,让人感觉仿佛心头有一只小老鼠在不轻不重地挠着。

 

歌被切到一首比较摇滚的,突然加大的音量和唱歌人的鬼哭狼嚎让苏沐秋动了动。

叶修低头,发现他缓缓地抬起了头,眼神模糊地四周看了看。

“醒了?”叶修对上他已经睁开的眼睛问。

那双眼睛里因为醉酒带着点湿润的水汽,看上去居然有一点委屈,似乎是在表达被吵醒的不满。苏沐秋靠回到叶修身上,没有回话。周围的音乐声音太大,他没有听到叶修的问题。

 

叶修想了想,跟陶轩打了招呼,打算带人回去。

在KTV的沙发上睡还不如回家睡。

 

两个人这几天一直在公司加班,已经好几天没回去了。叶修架着人往卧室走,弯下腰把他安置到床上后正打算起身的时候,脖子就被一双手臂搂住了,他索性放松身体,顺着苏沐秋的力道半压到他身上。

“醒了吗?”

身下的人睫毛颤了颤,慢慢地睁开了眼,因为不太舒服而泛红的眼角和水汽氤氲的眼睛让他看起来有点脆弱。苏沐秋看着他,没说话。

叶修也不急,就这么跟他对视。

 

这段时间他通过邮件各种拨撩,本来以为这人没几天就会发飙,没想到忍了这么久。

 

确认了真相的时候他确实有点生气。但平静下来以后却又生出点无奈和怜惜。

真是个傻瓜。

 

好一会儿,苏沐秋终于开口,带着点不确定问道:“叶修?”

“嗯,是我。”

苏沐秋有点不满,“骗人。”

叶修看他这表情乐了乐,“骗什么了?”

“叶修……不会这样。”

“哪样?”

苏沐秋想了想,“占我便宜。”

“噗……”叶修一个憋不住笑了出来,“你自己搂着我的,怎么是我占你便宜?”

苏沐秋露出一个苦恼的表情,“那是我不对。”他说,放开了搂在叶修脖子上的手。“你走吧。”

嘴里说着你走吧,眼睛却巴巴地望着他。跟喝醉酒的人真是一点道理都不能讲,叶修摇头,想去弄一条湿毛巾给苏沐秋擦一擦,刚起身却发现衣角被人拉住了。

他无言了一会儿,看着一直盯着自己的那双眼睛,那里有多到快放不下的情意和小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控诉。

叶修坐回床沿,“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谁?”

拉着他衣角的人立马回答,“叶修。”

叶修捧着他的脸上看看下看看,“不会喝傻了吧,怎么颠三倒四的。”

苏沐秋重新抱住他的脖子,头埋进他的颈项,骂了一句,“混蛋。”

叶修把手指插进他柔软的发丝间轻轻地抚摸着,“怎么就混蛋了?”

喝醉酒的苏组长格外诚实,有问必答,“你让别人买内裤!”

控诉的语气让叶修心情愉悦 ,“哪有别人,不就是你么?”

苏沐秋摇头,“你不知道是我。”

“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他喃喃,“你什么都不知道。”声音越说越轻,睡了过去。

叶修拉开他的双手,稍稍抬起身体注视着他熟睡的脸。

我是什么都不知道,可你为什么不说?

 

叶修拧了热毛巾来给他擦身体。已经睡着的人不满地动了一下,蹙了蹙眉头。

他突然想起自己曾经想过,如果那天晚上跟自己一起的人是苏沐秋,那还会不会觉得恶心。

答案是否定的。

他从来没有把恶心、变态这样的字眼跟苏沐秋联系在一起。

知道真相以后其实还有一丝窃喜,这样的一个人,看来是喜欢惨了他,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叶修帮他换了睡衣,把毛巾放到一边,俯下身子用自己的额头抵住他的。近在咫尺的脸清秀白皙,没有一点瑕疵,睡得十分安稳。

“你倒是就这么睡着了。”叶修轻轻捏了捏他的鼻子,起身去了浴室。

 

苏沐秋半夜醒来的时候觉得全身都不对劲,不知道为什么汗流了一身,他揉揉太阳穴坐起来,打算去洗个澡。

叶修躺在他身边,呼吸平稳,应该睡得很沉。他昨晚喝醉了,但很多事情不至于没记忆。苏沐秋表情复杂,叶修那句“哪有别人,不就是你”在脑子里飘来飘去,醉着的时候没感觉,酒醒以后简直尴尬的想找个坑埋了自己。

 

明天要怎么面对他?

他抿抿唇,脑袋里一片浆糊。

 

冷静冷静冷静。

 

他默念三遍,决定先去洗个澡,其他的等一下再说。

一身清爽走出浴室,看到叶修靠坐在床头翻着他的手机。苏沐秋扑过去一把抢了下来,“老叶!隐私!”

叶修也不强求,双手枕到脑后,“隐什么私,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不都知道了么。”

苏沐秋坐起来,背对着他,“你怎么知道的?”

叶修挑眉,“想知道?”

“……嗯。”

“过来。”

“你说就好,我听得到。”

“过来。”

苏沐秋别扭了一下,沿着床沿慢吞吞地挪了过去。“好了吧。”

叶修勾了勾手指,“靠近点,扭扭捏捏些什么。”

苏沐秋怒,谁扭捏了!他跨上床隔着被子一屁股坐到叶修腿上,瞪着他问,“可以说了吧!”

“呵呵。”他笑了笑,“你有个好妹妹。”

苏沐秋疑惑,“关我妹什么事?”

“啊……你自己说的话你忘了吗?”叶修笑得有淡定自若,“老魏问你那天晚上没去KTV去了哪里,你是怎么回答的?”

苏沐秋回想了一下,发现完全没印象,“我怎么回答的。”

叶修叹了口气,“你说你去给沐橙送宵夜了。”

“……”苏沐秋表情有一瞬间的空白,然后默默捂住自己的脸,从叶修腿上滚到床的一边背对着他。

 

其实这才是最大的破绽,稍微问一下就清楚了,只不过以前叶修没怀疑过他,所以一直没去问苏沐橙。遇到照片里的那个人的那天,他就想到了,为什么用排除法找不到人,那是因为那个人很早就被自己排除掉了。因为太过信任,所以没去求证。

直到那天,在离家这么近的网吧遇到了那个据说是跟自己春风一度的人,他才想起,还有一个人,一个也住在附近的人。

 

苏沐秋尴尬得全身几乎要烧起来,叶修看他那样子觉得好笑,“要勇于面对自己的错误啊。”

“你现在别跟我说话。”苏沐秋把自己缩成一个团,努力降低存在感。

叶修怎么会听他的,凑过去咬了一口红得快滴出血的耳朵,“这会儿知道害臊了,那时候怎么那么大胆。”

“你离我远点。”

“欸苏沐秋,你这态度不对啊……”

“拜托……”

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细小颤抖,叶修觉得心脏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有点疼。他从背后把人抱进怀里,“至于么,知错就改不就好了。”

“对不起……”

 

心疼的有点厉害,叶修用了点力气把人转过来,柔声道:“既然要道歉就真诚一点啊苏组长,至少看着我说吧?”

苏沐秋一直用手捂着脸,闻言悄悄分开两根手指,从指缝里偷偷看他一眼,“那样你就原谅我?”

叶修无奈,“难不成我打你一顿?”

苏沐秋挣扎了一会儿,把手拿掉坐起身来,那双眼睛湿润透亮,仿佛一眨眼就会有泪落下来。他咬了咬唇,直视叶修的眼,轻声地说:“对不起。”

刚说完就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脸靠在叶修的肩窝里,他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动作。

“笨蛋。”

喜欢了很久的男人用略带点无奈的口气温柔地说。

那一刻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回了原处,苏沐秋把脸更深地埋进他的怀里,小小声地说:“你才是笨蛋。”


TBC


写得很尴尬的一章_(:з」∠)_

游戏行业完全不懂,如果有很不合理的地方欢迎指出=3=

评论(39)
热度(337)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