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修伞】是你是你还是你?(四)

*注意雷,BUG多,不科学,全靠脑补


(四)

 

苏沐秋本来是想在以前实习的公司继续上班的,可是里面有个叫陶轩的前辈找他,问他要不要跟着他一起出去自立门户,开一个游戏公司。

他思考了一夜,决定答应下来。

纵然苏沐秋过去十几年走的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希望用最少的代价得到最大化的利益,但男人总有创业的渴望,一身热血,满腔抱负。他把这件事跟叶修分享,高谈阔论,侃侃而谈,讲不可预见的前路,讲并不成熟的规划,讲可能遇见的机会。讲得口干舌燥,在床上滚了一圈,最后把脸埋进枕头里说:“如果你能一起就好了。”

声音越说越轻,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凭着叶修获得过ACM冠军的荣誉,在这一行里其实不管想进哪个公司都不是很困难的事。但他却把简历投到了一个甚至还没起步的“嘉世科技”。

苏沐秋从陶轩手里拿到资料的时候怔了半天,想起之前一天晚上自己失去意识之前迷迷糊糊地把心里话说出来了,然后今天就收到了简历,觉得脑袋有点晕。

 

回到家把薄薄的几页纸放到叶修面前,他心情其实有点复杂,“老叶,你确定?”

叶修挑眉看他,“确定啊,不确定哥寄去给你们当废纸卖的吗?”

苏沐秋看着他满不在乎的表情,嘴角不受控制的往上翘,“就你这几张简历,包垃圾都不够,还卖废纸,老老实实卖身过来吧!”

 

初期总是异常艰难的,那段时间叶修跟苏沐秋把新租的办公楼当做了第二个家,陶轩的人脉相比起两个刚刚毕业的愣头青来说宽广很多,于是每天都往外跑,他们两个就待在并不宽敞的办公室里拿着刷子刷墙壁。装修的人工费是很贵的,苏沐秋表示能省则省,于是扯着叶修打算把能干的先自己干了再说。

虽然两个都是宅男,但毕竟年轻,体力都还不错。干累了就干脆趴在桌子上休息,醒来的时候发现对面有一颗脑袋,苏沐秋眨了眨依旧酸涩的眼,伸出手撩了撩跟他对面趴着的人脑袋上翘起的几根头发丝,微笑起来。他觉得心情很好,虽然很累,但是每天都能见到他,看他懒懒散散地叼着烟刷墙,看他盼啊盼终于盼到了午饭时间然后狼吞虎咽,看他偶尔想着法儿偷懒……

 

还有比跟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努力更美好的事情么?

 

苏沐秋偷偷地摸出手机,用网页登上专门为了叶修注册的那个邮箱。

自从发过照片以后叶修就没有再跟他联系了,大约是被吓到了。他脑补了一下某叶姓同学被雷劈到的表情,心里有点乐。

 

2G的网速有点慢,等了一会儿才打开了邮件编辑页面,他把头磕在桌沿,跟学生时代一样,把手机藏在课桌下面悄悄打字。

 

主题:无

发件人:我有罪

 

今天路过福州路的时候看到你了,好像很忙碌的样子,加油。

 

叶修看到那封邮件已经是三天以后的事了,公司的装潢已经到了需要专业人员的阶段,不是他们两个门外汉刷刷墙就能搞定的了。于是他跟苏沐秋决定回家里好好休息一天。

苏沐秋进去洗澡的空档,他想起去QQ上面收一下信息,毕竟叶宅男没有手机这种现代化的通信工具,有事找他只能QQ留言或者邮箱。

 

腾讯右下角小窗口弹出来提示有新邮件的时候他其实纠结了一下,这么多天,他都要把这件伤害他纯洁心灵的事给忘了……

邮件的内容很简单,短短的一句话,不知道为什么却好像能感觉到隐藏在后面的关心。叶修摇头,心想自己也不正常了。他并不打算回信,也没有刻意去删除,关了网页就去处理滴滴滴滴闪个不停的QQ了。

 

看了一圈并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值得他分点注意力过去的也就是弟弟叶秋问他打算什么时候回家的信息。叶修想了想,慢吞吞地打上几个字。

 

——浪够了就回来。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收到“我有罪”的邮件,往往是短短的一句话,比如“今天会有暴雨,记得带伞”、“出门的时候又看到你了,看上去没睡饱的样子,多休息”,叶修想这人做的这么明显,就算自己恋爱经验为零都能看出这一封封邮件后面代表的意思。

于是某一天,他终于又回了一封。

 

主题:无

发件人:一叶知秋

 

你暗恋的人是我?

 

苏沐秋看到的时候愣了愣,一个多月来他发了大约四封邮件,这是叶修第一次回他。不过这种情况他不是没想过,平静下来回信。

 

——你猜?

 

叶修回了他六个点。

苏沐秋躲在厕所里捧着手机笑出声来。这样的举动其实有点无耻,他知道。可是有一个不用披着好朋友外壳的身份,能够让他自然的表达自己的关心,这让他觉得有点开心,并且做了一次之后就欲罢不能。

 

我喜欢你,所以关心你,你能感受到么?

他看着叶修发来的七个字微笑起来,看来是能感受到的。

 

当天气终于转凉的时候,嘉世科技也总算正式上了轨道。苏沐秋站在虽然不大但窗明几净的办公室里,扯着叶修说去买几盆仙人掌。

叶修今天一大早就被他闹醒,还有点昏昏欲睡,顺着他的话点头,“买买买。”

 

晚上回到家里苏沐秋还有点兴奋,抓着叶修的手摇了摇,“老叶。”

“干嘛?”

“老叶。”

叶修无奈,“干嘛?”

苏沐秋目光明亮,眉线弯弯,“没什么。”

说完跑进浴室洗澡去了。

 

叶修摇头,想他眉目弯弯的笑脸,不自觉地跟着笑了起来。

 

“叶修!!”

浴室里突然传来一声吼,叶修吓了一跳,“干嘛!?”

“帮我拿衣服!”

“……等着。”

 

他从衣柜里找出干净的睡衣,也没怎么在意,直接送进了浴室。

苏沐秋正在洗澡,浴室里水汽氤氲,叶修随便一扫,便看到他在暖黄色光线下显得异常柔韧有致的身体。青年白皙的脊背上有水流蜿蜒而下,滑过略有凹陷的腰部,经过挺翘的臀部……

 

停!

叶修拉回视线,心里默念“阿弥陀佛”,把睡衣放在马桶盖上,“衣服我放这儿了。”

转过身匆匆忙忙出去了,跟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一样。

苏沐秋直到他发声才知道那人居然直接进来了,等他出去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叶修你不会放门口么!”

 

晚上睡觉的时候,叶修望着天花板也在问自己,干嘛不放门口就好。他尝试着闭上眼睛,但视线一落入黑暗中,那具年轻的身体就会浮现在脑海里。落在白皙颈项上的黑色发丝,因为热水而有点泛红的肌肤,莫名地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仿佛曾经在什么情况下看到过。

 

第二天起来没什么精神,半天回不了神,昨晚怎么睡过去的都忘记了。叶修坐在床上扒了扒头发,掀开被子下床。

苏沐秋早就起了,这个时候正在晒衣服,听到某人的脚步声头也懒得回,“早饭在桌上,自己吃。”

叶修随口接了句“不自己吃难道你喂我吗”就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他的位置正对着阳台,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苏沐秋的动作。

秋日的早晨阳光比较稀疏,带着一丝清凉。苏沐秋正仰着头,抬起手臂整理衣架上的衣服。

 

叶修端着一杯牛奶一边咬着吸管喝一边走过去,身子一歪靠在阳台的门框上,“沐秋啊。”

苏沐秋目不斜视,“有何指教?”

“你这么贤惠,你妹妹知道么?”

“贤惠你妹!”他没好气地回头瞪他,眼风扫到叶修时却吃了一惊,“老叶,你怎么一副被人榨干精血的样子?”

“做恶梦而已。”

“肯定是因为平时造孽太多。”弯下腰把脸盆拿起来,苏沐秋往屋里走,“多积阴德吧,我佛慈悲。”

叶修若有所思,心里想着可能真要找个菩萨拜拜,最近莫名其妙的事确实太多。

 

入秋以来天气不断转凉,苏沐秋请了一个下午的假去给苏沐橙送厚被子。不想却飘起了雨,下班高峰期加上出租车换班时间,苏沐秋愣是给淋了个一头一身。回到家才感觉到冷,简直透心凉。

一回家就风风火火地冲进房间脱掉湿衣服,叶修慢悠悠跟在他后面,难得没有出言嘲讽,“行不行啊?可别感冒,明天你还要代表嘉世去挖墙脚的。”

苏沐秋不由自主地打颤,“老叶,我要严肃正义的跟你说,千万不能问男人‘行不行’,你这一问,我不行也得行啊。”

叶修看他瑟瑟发抖的肩膀和脊背,由于皮肤偏白而显得有点单薄,莫名生出点脆弱的美感。

那一股突兀的熟悉感再次从不知名的角落里蹿了出来,仿佛不久之前,这脊背就被压在他的身下,因为某种原因不受控制地发抖。

 

简直诡异到家了。

 

“老叶?”苏沐秋见他老半天没回应,喊了一声。

“啊……”叶修回神,“那苏经理可要拿出菜市场买一捆菜拗两根大葱的看家本领来啊。”

苏沐秋瞥他一眼,“用你说。”

 

嘉世科技的人有些是陶轩从招聘会上找回来的,有些是叶修和苏沐秋的同学,比如说吴雪峰。发起人陶轩自己做项目监制,负责统筹,叶修与苏沐秋分别待在技术部与策划部。而苏沐秋这次所谓的“挖墙脚”,则是为美术部招人。

 

公司装修完成之后,苏沐秋盘腿坐在地上还没收的报纸上,望着墙上“嘉世科技”四个大字,仿佛自言自语一样说,“斗神。”

没头没尾的两个字,叶修却听懂了,“嗯,斗神。”

那是他们曾经躺在宿舍的木板床上讨论过的一个世界,他们梦想的世界。

“老叶,”苏沐秋转过头看他,瞳孔的色泽乌黑而专注,“能成功的对吧?”

叶修挑眉,勾起唇角露出一个微笑,“当然。”

 

于是苏沐秋第一次换上笔挺的西装,开始卖安利。

 

他长着一张纯良的脸,带着点初出社会的稚气,同样单纯、埋首创作的荣耀大学美术系应届毕业生被他哄得一愣一愣,没几下就点头了,并且答应可以带几个美术专业的同学过去。到了公司一看,全都是一些愣头青。说好的前途大好呢?

 

叶修从电脑屏幕后面探出头来,举起一只手,“哟,欢迎。”

苏沐秋站在背后扶住姑娘的肩,指了指离叶修很远的一个座位,说:“去吧,那是你的位置。”

 

那是他们梦想的起点,尽管一穷二白,尽管不知所措,但有多到数不过来的希望。

 

TBC


不造为毛,写的时候脑袋里一直飘着一句话,九州是一个梦想,是天空里的第一滴水,我们希望它能变成海洋。囧

评论(21)

热度(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