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修伞】是你是你还是你?(三)

*暗恋,雷雷雷,不科学,BUG多

*请相信作者对CP的爱,要打别打脸


(三)

 

苏沐秋最近有点头疼。

 

那天他思来想去,觉得毕竟是自己做错了,害得叶修耿耿于怀,看那人的表情也不像过几天就能释怀的样子。

自己的所作所为似乎十分的不道德……

于是晚上出去吃晚饭的时候他遛到网吧,开了台机子去注册了一个新邮箱。叶修不用手机,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于是只能通过网络通信工具联系。

他对着邮件编辑页面抓耳挠腮了十几分钟,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组织词句。

 

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已经知道对方的纠结的内心,所以邮件里一定要表示,是因为我受不了良心的谴责所以才发的这封邮件。

苏沐秋琢磨了一会儿,渐渐镇定下来,开始打字。

 

 

这个……不好意思,我真是喝醉了酒一时糊涂……

发件人:我有罪

 

20XX年X月X日晚十点二十八分,我跟朋友在蓝雨KTV聚会,有点喝醉了,去厕所的路上看到你躺在那里。身形跟侧脸都很像我暗恋很久的人,所以一时糊涂就把你带去了宾馆……我真的是一时糊涂啊,清醒以后简直想一巴掌把自己糊墙上……我是怕你醒来以后把我一巴掌糊墙上才没等你醒就跑路的。希望你能够原谅我,不原谅也没关系,我写这封邮件就是想表达自己的歉意。然后是想要告诉你,我没有奇怪的传染病,请你放心。

 

发完邮件以后他暂时松了口气,同时又有点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失落。

 

对叶修来说,这只是一场莫名其妙、没有记忆的艳遇,分量可能连春梦都不上,所以,一定会很快过去的。

 

饭后晃荡了一圈,夏季傍晚太阳光已经不那么猛烈了,橙黄色的光晕洒在宽阔的道路上,三三俩俩的学弟学妹从他身边经过。苏沐秋看了一眼,仿佛在他们身上看到曾经的叶修和自己。

这个学校有他四年的记忆,而他明天就将离开。

告别是一件伤感的事,就算苏沐秋一向自认还算洒脱也不得不承认,有些事,道理都是懂得,但难免放不开。

 

回到宿舍已经晚上七点多了,叶修回来了,坐在电脑前抽烟,一脸深沉。

苏沐秋边换鞋子边问,“你怎么了?”

叶修瞄他一眼,大概还没从那状态中回神,那目光乌沉沉的,好像可以看穿他心里那点小九九似的,让苏沐秋心头一跳。看他这副样子,应该是看到邮件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回复,苏沐秋恨不得现在就冲回网吧查邮件。

所幸那样的眼神一下子就没了,叶修恢复了平时懒懒散散的样子,“没啥,大概被过河拆桥了。”

“……”苏沐秋用眼神表示听不懂,“我明天就回家了,你什么时候走?”

“哦,”叶修一拍脑袋,“沐秋啊,跟你商量个事。”

也就有事相求的时候会叫的那么亲切,苏沐秋目光鄙夷,“说吧,什么事。”

“我借你家住几天呗?”

“啊?”

“我借你家住几天呗?”

“……”其实他第一遍就听清楚了,只是有点不敢相信,“你不回家?”

“回家干嘛?”叶修疑惑地看他一眼,“我都在这边单位面试了。”

尼玛,那老子离别愁绪个屁啊……等等,苏沐秋想起来,“你什么时候面试的?”

“下午啊!”叶修把他拉过来,捧着脸左看看右看看,“你被魂穿了吗?我记得我跟你说过。”

下午……那时候他在神游,连叶修出门干什么了都没听清楚。

“那你……打算留在这儿工作?”

“啊,”叶修应声,“我都在这面试了,不留这工作要干嘛?”

“我以为你要回家。”

“如果最后还是要回家,那我当初费尽心机考这边的大学做什么。”

苏沐秋沉默了一会儿,觉得前几天一直在因为离别伤感、甚至因此做了蠢事的自己是个傻瓜……

“行不行行不行行不行?”叶修一迭声问。

“吵什么吵,哥不是还在考虑吗!”

“我去,你还真考虑啊,不应该还不犹豫地答应吗?”

苏沐秋鄙视他,“凭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凭你那么喜欢我啊!”

心跳漏了一拍,嘴上却丝毫没有障碍,“滚,自恋狂!”

 

所以暗恋,除了一些酸酸甜甜的心情以外,最让人觉得起起落落的,应该就是这些似是而非的话了吧。

 

虽然没有“毫不犹豫”,到底还是答应了。

苏沐橙是住校的,所以唯一的顾虑也没了,叶修完全没把自己当外人,一来就把从学校带来的睡了四年的枕头放在了苏沐秋床上。

苏沐秋帮他装电脑,看他这副样子,简直不知道应该心酸还是甜蜜。

 

傍晚他去小区附近的菜场买菜,顺路就偷偷拐进旁边的网吧,开了一台机子进入昨天刚注册的邮箱收邮件。翻了一下都是些系统邮件,想着可能叶修已经释怀了,正松了口气,叮的一声,新邮件的提示音就想起来了。

发件人是一叶之秋。

 

居然被吓了一跳,苏沐秋唾弃了一下自己越来越脆弱的小心脏,点开了邮件。

 

主题:无

发件人:一叶之秋

你这是过河拆桥啊,有补偿没?

 

………………果然是我看上的男人,有够不要脸。

 

苏沐秋想了想,总归错在自己,于是老老实实地回复了一句“你想要什么补偿?我尽力。”

又是“叮”的一声,对面的那个人秒回。

苏沐秋囧了一下,敢情一直等着呢?他点开邮件,瞬间吐血。

 

——来张照片,哥得看看掠夺了哥初夜的到底是人是鬼。

 

苏沐秋定定地把这一行字来回看了好几遍,有点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他对自己的长相没什么概念,虽然也知道自己绝对不会发照片过去,但还是不由自主地就开始想,叶修对自己这副样子,到底是什么看法。

回过神来不由有点讪讪,就那个死宅,怎么可能在意别人的长相。

他左右张望了一下,隔壁正好坐着一个从眉毛到下巴都很普通的小年轻,苏沐秋酝酿了一会儿,伸手戳了戳他。“老兄。”

小年轻正套着耳机,一盘游戏刚刚结束,这会儿不忙,闻言拿下耳机看他,“怎么了?”

“我给你充五十网费,你让我拍张照行不?”他指了指电脑说。

小年轻狐疑地看他,“你要干嘛?”

“江湖救急!”

“不行啊,我又不认识你,谁知道你会拿我的照片干嘛。”

“你觉得我会拿你的照片干嘛?”

 

好说歹说,苏沐秋最后用帮他在游戏里升战阶作为交换,才拿到了照片。

小年轻一本正经地点头,“游戏打得好的人,应该都不是坏人。”

“……我应该谢谢你夸奖吗?”

 

战阶并不好升,苏沐秋先赢了几盘,展现了自己的实力,约定明天再带他升。

小伙子心思大约比较单纯,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拿到照片以后苏沐秋在邮件里先假惺惺地推脱了一番,表示自己长相一般,不是天仙也不是恐龙,请叶修放心。

果不其然叶修同志也是不好忽悠的。

 

——快别说那些有的没的,难不成你是我认识的人?

 

苏沐秋轻轻地“哼”了一声,把准备好的照片发了过去。

——给,希望你在路上遇见我不要打我。

 

页面上出现“已发送”的提示,他看了看时间,发现自己已经出来一个多小时了,再不回去老叶可能要起疑心了。于是提着已经买好的菜冲出了网吧。

 

叶修盯着屏幕里的照片看了三分钟。

这就是第一次跟自己酿酿酱酱的那个人?

果然……不是天仙也不是恐龙,从上到下,都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现在在这看了照片,转头路上面对面遇到都不一定认得出。

而且……尼玛居然真是个男人,不过看上去很年轻。

虽然哥从没喜欢过女孩子,但也没觉得自己是同性恋啊!这么想着,突然泛起一股子恶心的感觉。

他起身去倒了杯水,想要压抑一下从心底泛上来的恶心劲儿。温热的水流从喉咙慢慢流了下去,他呼出一口气,听到开门的声音。知道是苏沐秋回来了,手里捧着杯子踱步过去。

“老苏,你买个菜买到哪儿去了?哥都快饿死了。”

苏沐秋横他一眼,“有本事你自己买。”

 

叶修被他看了这么一眼,猛然间有种异样的感觉。

苏沐秋长相是很不错的,虽然叶修老是忽略。

眉目柔和,肤色白皙,做起表情来整张脸都是鲜活漂亮的。他想如果那天晚上跟他一起的是一个有着这一张脸的人,那他还会不会觉得恶心。

 

不会。

 

没多久他就得出了结论。


TBC


叶神对不起T-T

是沐秋作死,以后我会把他打包送到你床上的,请原谅(土下座)


评论(20)

热度(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