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修伞】是你是你还是你?(一)

*叶修×苏沐秋

*可能有雷,暗恋梗= v =

*不科学,有BUG


(一)

 

叶修睁开眼睛的时候身体知觉还没全部恢复,等眼睛适应了上午太阳的光线以后,就觉得脑袋里的神经一根一根交错搭在了一起又突兀地断开。太阳穴突突地跳。

头痛欲死的感觉。

他很快反应过来这是宿醉。

叶修抬起手臂放到额头上,挡住太过浓烈的阳光。

他是一杯倒体质,酒量差得不像话,所以基本上在任何场合,能不喝酒就不喝酒。但昨天因为是谢师宴,大学生涯的最后一次聚会,大家都玩得比较开,他被强行灌了一些酒。到最后就变得迷迷糊糊不省人事了。在失去意识之前,看在他眼里的是张佳乐大仇得报的笑容。

接着……他就什么都忘了。

 

按着额头坐起身来,叶修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是光着身子的……

他低头盯着自己看了大约三十秒,然后才慢吞吞地环顾四周。

这是一间宾馆的房间,叶同学很快得出结论,而且这家宾馆应该不是很高档,从桌子到椅子到墙壁,无不透露着廉价的信号。

叶修点头,不错,最近他刚好没钱了,这种规格的宾馆,他兜里的钱应该承担得起。

 

嗯?钱?

光秃秃的叶修猛的想起来,哥的裤子呢!?

 

他往床周围看了看,发现并没有自己的裤子,不止是裤子,衣服呢?内裤呢?

叶修呆了两三分钟,终于无奈接受了自己全身上下的行头都不翼而飞的现状。无奈地裹着被单从床上下来,走到厕所门口突然觉得柳暗花明又一村。

 

裤子!衣服!简直亲人啊!

 

虽然面上不显,但他还是小激动了一把,毕竟刚才连最坏的打算都做好了。

 

厕所在进门的位置,他身上的行头零零散散地从门口一直到厕所旁边,依稀能够看出昨晚销魂的走位。

叶修把东西都捡起来,正打算换上,鼻尖就飘过一阵异样的味道。他愣了愣,凑近仔细嗅了嗅,又呆住了。

手上的衣服似乎变得有千斤重,怪不得一起来就觉得哪里怪怪的……他眼神复杂的盯着、盯着,似乎看多了它就能开花。

 

破处这么大的事,为什么当事人一点记忆都没有……

一时间,叶修完全不知道是该为糊里糊涂就没了的初夜哀悼,还是应该苦恼于完全不清楚结束自己处男生涯的那个人,到底是高是矮是胖是瘦。

 

 

回到宿舍已经中午了,荣耀大学学生公寓三十七幢人已经去了一半,毕业生们早早地把东西寄回家了,现在这里一半的楼层空空荡荡。不过也有一些还住着,荣耀大学一向比较厚道,并没有一毕业就把他们踢出去,而是表示留在本市的学生,可以等找到房子或者工作以后再搬出去。

三十七幢三零七原本住着四个人,叶修推门进去,看到两个。

“嗬,老叶!”坐在电脑前抖着腿打游戏的人在他进门的一瞬间开口,“昨晚你哪儿去了?从万锦出来以后我们直接去了蓝雨,四年来没听过你唱歌,本来还想轰你来几首的,没想到你居然直接跑了?”他似乎打完了一盘,把鼠标键盘一推,转过身来,貌似严肃地看着他,“不行啊,这样不行啊,什么时候这么没胆了?”

万锦是荣耀大学附近的一家四星级酒店,这帮平时艰苦朴素的宅男们难得在学生生涯的最后一天骄奢淫逸一把,至于蓝雨则是周边最受欢迎的一家KTV。

 

叶修盯着魏琛那张脸看,脑内了一下自己跟他在床单上这样那样的画面,突然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他拖着脚步坐到自己的椅子上,艰难地开口,“老魏……”

魏琛立马站起来,抽出书架上的桃木剑指着叶修,“大胆!你是何方妖孽!竟敢附身叶不修!”

叶修扭头对着宿舍里的另一个人说:“老吴,把他拖出去。”

吴雪峰见他这副模样倒真有点担忧,“你昨晚去哪儿了?”

“谁让你们要灌我。”叶修说,“说起来,我昨晚在哪儿不见的?”

吴雪峰沉吟,“我记得好像是韩文清拖着你出去的,本来是跟老魏一起一个头一脚想扛你出去,不过老魏最后……。”

“咳咳咳!”

换平时叶修可能并不怎么介意“最后”到底怎么样了,但今天他却分外敏感。“最后?”

“额……”吴雪峰看到魏琛拼命给他使的眼色,磕巴了一下,“没啥……”

叶修正色蹙眉,“最后到底怎么了?”难不成真把老魏给……上了?他并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所以应该只会是他上别人,而不是别人上他。原本以为帮他破处的肯定是个女的,现在感觉……连是男是女都是个谜啊。

吴雪峰被叶修略带一点视死如归的脸色弄得满头雾水,“叶修你怎么了?脸色怎么那么白?”

“你只要告诉我最后到底怎么样了就行。”

“最后他懒得扛了,就看着韩文清把你拖过去。”吴雪峰果断忽视了魏琛。

叶修白着一张脸看他,“就这样?”

“……我骗你干嘛?”

“我信你!”声音掷地有声。这种去地狱晃了一圈儿又回来的感觉,真是太惊险了。叶修抬起一只手按在肩膀上动了动胳膊,“啧,就不能温柔点……”

“对着你这张脸,谁温柔得起来?”魏琛白他一眼。

“你们把我扔哪儿了?”

“KTV大厅啊!我们去开包厢,本来你在大厅沙发上躺尸,结果回个头你就不见了!”

“不见了?”叶修重复了在嘴里把这三个字咀嚼了一遍,这还真是稀奇。

 

“老苏呢?”实在想不出什么了,他就随口问了一句。

 “不知道啊,”吴雪峰回答,“昨天KTV,似乎也没看到他。”

叶修不知道为什么心头一跳,“他昨天也没去?

“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被拖走以后,他也不见了。”

“那……”

叶修还想再问,刚张口门就又开了,进来的人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短袖体恤,背着斜挎包,大热天还带着个口罩。

“老苏你买新衣服了?”魏琛见那衣服眼生,问道。

“嗯……大减价,就买了。”苏沐秋的声音闷在口罩里,听不太清。

“这么粉嫩?不是你的风格啊?”

苏沐秋看到叶修也盯着他的衣服看,藏在口罩后的脸红了红,“我喜欢!”

魏琛点头,他确实觉得这衣服跟苏沐秋还挺配的,“啊,对了,我们刚说到你昨晚去哪儿了?”

“我?昨晚?”他眨了眨眼,“我去给我妹送宵夜了。”

“那你怎么没去KTV啊?”魏琛不满。

“累,回宿舍睡觉。”

“啊?那我今天回来怎么……”

“停!”苏沐秋举起手掌,正直地望着三个室友,“有人死了吗?”

摇头。

“有人丢钱了吗?”

摇头。

“那你们审犯人似的干嘛?”

“额……”三人面面相觑,异口同声,“没干嘛……”

 

只不过是哥丢了童贞。叶修在心里默默地说。

 

苏沐秋不再理行为反常的室友,放了包就往厕所走。

干脆利落地落了锁,他小心翼翼地把身上的衣服剥光,白皙的肌肤上有青红交加的痕迹,透着一股清纯又诱惑的气息。他看着自己的胸口,呲了呲牙,嘟囔了一声,“挨千刀的……”

厕所里有已经晾干但还没收的干净衣服,苏沐秋估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还是决定洗个澡。

 

擦干身体,他从换下的裤子口袋里拿出从药店买回来的外敷用消炎药,忍着羞耻的感觉在昨晚受伤的地方抹上一点药膏。

清晨从宾馆出来,整个身体仿佛被拆过重装了一遍,走一步路骨头就嘎吱作响。而且后面还流血了,叶修那个挨千刀的处男,第一次只会横冲直撞,连润滑都没有,痛得他想要掀翻那个闷着脑袋拼命往他身体里捅的男人。

 

但是当他睁开眼一看到他的脸,就觉得什么都值得了。

 

苏沐秋暗恋叶修两年时间,一直把握着分寸,虽然跟他好到仿佛可以穿一条裤衩,可从没有过一点超越朋友关系的暗示和动作。

不过其实就算他有,叶修应该也不会有任何想法。

这一点,在刚喜欢上的时候就明白了。

昨晚也不知道怎么了,大概是酒精上脑,看到那个欠揍的人趴在KTV大厅沙发上一动不动的时候,突然想到就要毕业了再也见不到了,很多事情现在不做,以后就不会有机会了。

于是鬼使神差一般,他抬脚走过去,拍了拍叶修的脸。没想到本以为已经醉死过去的人居然睁开了眼,琥珀色的瞳孔在幽暗的灯光下仿佛有光影一闪而逝。

他笑了笑,开口说:“沐秋……”

苏沐秋怔住了好一会儿,咬了咬唇,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手伸向沙发上的人,把他扶了起来,“老叶,我送你回宿舍。”

“嗯……”

叶修迷迷糊糊地被他扶上了出租车,带到距离学校两条街的小宾馆,从叶修身上摸出他的身份证开了房。

在电梯上的时候他满脑子都在想要怎么办要怎么办要怎么办哥不会啊要不算了吧可是来都来了啊!

由于心绪不宁,刷卡进门之后被地毯绊了一下,本来就一滩烂泥似的叶修压着他摔到了房门上。

苏沐秋被压得闷哼一声,然后一直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似的人慢慢睁开了眼。自觉正打算做坏事的苏沐秋觉得有点紧张,心跳加快。

叶修盯着人看,被他压着的人有一张很耐看的脸,黑色的瞳孔里有一种他看不懂的情绪。可虽然不懂,但这样的眼神并不陌生,在偶尔他上课打瞌睡醒来时、跟室友一起下副本刷新纪录时、甚至埋头纠结于内裤袜子到底什么时候洗偶然间抬头时,都有捕捉到过。这种带着专注的温柔眼神,仿佛远山上的清风一样拂过,不会留下一丝痕迹。

他看着看着,就觉得心脏慢慢柔软了下来。他觉得他要做一点事,安慰那个人一下。于是叶修凭着本能,缓缓地凑近他,直到嘴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

 

苏沐秋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近在咫尺的人,一时间完全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反应。那么近的距离,他几乎可以数得清叶修有多少根睫毛。

直到被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他才回过神来生涩地开始回应。

这可能是一生仅有一次的机会,不好好体会的话,会遗憾终生。

 

这样的想法支撑着他熬过了叶修进入的那一瞬间。他痛得直吸气,心想这辈子他不可能忘掉这个人了,就凭这痛,也要把他记在心里,没事就拖出来骂两遍。

一整夜的时间,他被翻来覆去折腾了很久,直到凌晨两个人才精疲力尽睡了过去。睡着之前他很细心地定了闹钟,赶在叶修醒来之前在浴室草草整理了自己的身体。

由于精液沾到了衣服上,散发着一些不和谐的味道,于是他拐去商场买了件打折的体恤。后来路过药店想起来昨晚后面出血了,需要买点药。但又做贼心虚,只好弄了个口罩遮住脸。

 

回想了一遍自己昨晚的行为,已经抹好药的苏沐秋坐在厕所的小板凳上捂住脸。

酒精误我啊!

他双手拍了拍脸,叹了口气,其实最让他觉得复杂的是,他居然完全不后悔,心里甚至有一点窃喜,因为有了连叶修也不知道的,他们俩之间的秘密。

 

TBC



评论(33)
热度(387)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