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修伞】老师,你好(九)

*雷注意,BUG多,不科学,全靠脑补

明天完结= v =


(九)

 

一睁开眼就看到某人放大的脸,还是有点吓人的。本来应该缠缠绵绵一段时间的瞌睡虫一下子全跑光了。苏沐秋猛地坐起身来,额头不小心跟身前的人碰了个正着,又躺了回去。

“人吓人吓死人的知不知道啊叶老师。”苏沐秋揉着额头,刚刚醒来嗓音沙哑,听着让人觉得痒痒的。

叶修趴在他身上,同样揉着撞红了的额头,“谁知道你突然跟诈尸一样就坐起来了,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小了?”

“换你你试试看,看你吓不吓!”苏沐秋没好气地说。

叶修十分大方:“好啊,下次你来试试。”

苏沐秋被他的厚脸皮打败,想起身地时候却发现某人还趴着,于是伸手推了推,“你快起来。”

“哦……”叶修嘴上应了,却还是一动不动,黑亮的眼珠子盯着他的,慢悠悠地问道:“苏沐秋,你昨晚有做什么事吗?”

“昨晚?”刚睡醒的脑子反应慢了半拍,视线对上时却突然回想起了昨晚自己在他睡后干过的好事,“没……没有啊!”

“真的?”叶修挑了挑眉,神色摆明了就是不信。

“那你说我干了什么事?”苏沐秋目光直直地回视他。

叶修沉吟了一声,然后扬眉一笑,“我怎么知道。”

苏老师脸上还是那副笃定的样子,“那你发什么疯,自己昨晚做梦了吧?”

叶修终于从头身上坐了起来,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可能吧,有人天天在我眼前晃还不够,连梦里都要跑进来。”

“我怎么听着你好像话中有话啊?”教作文的苏沐秋挺会抓重点。

“没什么,我上班要迟到了。”说着就下床洗漱去了。

 

苏沐秋拍了拍脸,在床上滚成趴卧的姿势,脸闷在枕头里,“让你装,装什么装。”

 

苏沐橙觉得自己的哥哥最近很有问题,一向上网就玩游戏偶尔逛逛论坛看看视频的人居然会搜什么《论表白的一百二十种姿势》、《喜欢你的十八种不同说法》等等莫名其妙的文章。

她在心里一合计,拍了拍大腿,这肯定是有喜欢的人了,要表白!她心里有点小激动,二十五年来都没谈过恋爱的哥哥终于开窍了吗?

 

在办公室里跟陈果楚云秀她们讨论的时候却不巧被黄少天听到了。黄老师的话匣子登时大开,忙问是哪个姑娘哪个姑娘,大家都可以帮忙啊!

苏沐橙说我不知道,没见到我哥身边有什么妹子啊……

魏琛一惊,没有妹子,难不成有汉子?

一边围观的叶修盯着他的表情,思忖着老魏演技什么时候这么好了,真装的跟不知道似的。

苏沐橙额角上流下三滴汗,那范围可就大了。

“苏家哥哥有没有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方锐问道。

“特别要好的啊……”苏沐橙食指敲着下巴说,“吴大哥?他们老早就认识了,而且关系很好。”

黄少天反驳,“如果是他,都这么久了,要表白早表白了,还等到现在黄花菜都凉了吗?”

“有道理。”魏琛一脸“不愧是老夫的徒弟”,“那就是最近这段时间认识的咯?想想想想啊苏妹子!”

“一群三姑六婆……”楚云秀扶额。

“最近认识的……”苏沐橙认真思考了一下,眼睛一亮,“啊!”她把敲着下巴的手指竖起来,慢慢的转到一个方向,然后往前一指。

黄少天下巴掉下来了,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我?”

楚云秀笑出了声,“你往旁边挪挪。”

黄少天动作迅速的往旁边移了一步,露出身后的人。

 

众人的目光齐齐望去,只见荣耀小学的教科书先生双手枕在脑后,两只脚交叠翘在办公桌上,撑着两条椅子腿坐的摇摇欲坠。

“哦…………”众人心领神会,异口同声。

 

“等等等等……”陈果有点崩溃的喊,“为什么你们那么自然地就给沐沐哥哥挑起同性心上人来了?你们不觉得哪里不对吗!”

黄少天“啊”了一声,“对啊!居然没有违和感,这是为什么!?”

魏琛呵呵而笑,“其实老夫早已识破他们的奸情,你们觉得没有违和感,只是因为他们偷偷地放过很多次不是很闪的闪光弹而已,闪着闪着,你们就闪习惯了。”

 

叶老师处在风口浪尖上,却兀自摆着“任尔风吹雨来,我自不动如山”的姿态,要多从容有多从容。闻言也只是微微一笑,“不就是没便当吃,一个个都这么记仇,怎么为人师表?”

“老叶,你这是在打太极还是和稀泥呢?饭都吃了人家那么多顿了,占了便宜就想跑吗?”魏琛痛心疾首,就差没喊出那句“人和人之间基本的信任呢!”

“脑洞太大就填填……”

 

然后魏琛和方锐从八荣八耻讲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从各方面论证叶修此种行为的卑鄙性。

那边唾沫星子横飞,这边叶老师依旧一副八风吹不动的模样。等两人去倒水了,他才站起身来,一手抄进裤子口袋里,“这么有力气,下周的数学组报告就你们俩做怎么样?”

说完也不等人反应就往外面走。

一只脚才踏出去就觉得不对,侧头一看,青年清秀的侧脸映入了眼里。叶修顿时有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苏沐秋挠了挠后脑勺,表情有点尴尬,“我来给沐橙送东西的,她把她昨天做的PPT扔家里了,你帮我给她吧。”

说着递过来一个U盘,叶修接过来,还是没有说话。

“那我先走啦。”苏沐秋转身就走,脚步有点急。

 

叶修拿着个U盘看着他走出去,身影消失在校门外。

 

直到期末为止,他们都没有再联系。

叶修在整理好收上来的期末考试卷以后,找到正要下班的苏沐橙问她,“你哥还上班吗?”

“上啊,他大概还要三天才放假,这几天要招生呢,晚上也值班。”

 

从苏沐秋走出学校的那天算起,大概也不过就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但不知道为什么过的却比一个月还慢。

叶修还记得上个月的这个时候他正每天吃着苏沐秋做的便当,揣测着那人是不是在追自己,并为此怀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班里的学生聊天说作文培训班的课已经结束了,他们用小红花换了很多的小礼物,然后把东西拿出来给周围的同学欣赏。他看着孩子们脸上单纯稚气的笑容和手上拿着的虽然算不上精致但却很稀奇的小玩意儿,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个会对着孩子温柔微笑的人。

那个人在学生的作文本上跟他针锋相对,却并不会盲目的坚持己见;那个人趴在书城的柜台上一笔一划的写着书名,侧脸清新秀丽;那个人每次看到自己的书架都会两眼放光,神态表情像足了捡到便宜的小狐狸;那个人……嘴唇落到自己的脸颊上时,带着湿意的发丝跟着落了下来,那一刻皮肤跟心脏同时酥麻的发着痒……

他突然发现,苏沐秋的身影充满了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回忆起来,那山水明净的眉和眼。

 

来到小学生作文培训班发现里面都没人,但门却开着。叶修一边四处看了看一边往苏沐秋的办公室走。这里他来过几次,知道位置。

办公室里也没人,苏沐秋的电脑却还开着,键盘旁边放着一本开着的笔记本,上面写着几行字。叶修干脆在苏沐秋的位子上坐了下来,拿起本子看了起来。

 

——今晚月色很美。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夜过也,东窗未白孤灯灭。 

……

 

叶修看着那些字,字体端正清秀,跟苏沐秋这个人很像。因为教小学生的关系,习惯性的写得十分工整。那一笔一划间透露出的认真,让人能很轻易的感觉到写字人在写下这些字时候的心情。

叶修觉得心跳得有点快,他居然在不经意间又看了苏沐秋的秘密。

虽然这个秘密他早就知道了。

 

“谁在那里!”

办公室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呼喝,叶修控制不住自己笑了出来,“是我,你在那边乱喊什么?”

“是你啊……”门口那人松了口气,“我还以为招贼了呢。”

“谁让你们出去都不关门。”

“忘记了嘛……”苏沐秋提着快餐盒走过来,“今晚我值班,他们都出去了。”

叶修看他手里的东西,“还没吃饭?”

“是啊,你吃了吗?”苏沐秋刚说完,就看到了叶修手里拿的东西,掩在头发下面的耳朵红了红,“干嘛随便看别人东西……”

叶修看他局促的模样,觉得心里像是被涂满了香甜的蜂蜜,甜的有点发酸。他突然发现以前的自己很傻。

 

什么不知道是朋友的喜欢还是情人的喜欢,会去思考这个问题,本身就表示这个人以及对这个人的喜欢是特别的。

特别到让他会注意到这个问题,并且为之烦恼。

 

叶修站起身来向他走去。

苏沐秋疑惑,就这么望着他走到自己身前,修长的手指挑起自己的下巴,眼里酝酿着星星点点的笑意,“苏老师忘记了我的胃是你的责任吗?”

“啊?”苏沐秋觉得自己脑子里突然被人灌入了一团浆糊,思绪开始变得混乱不堪。

叶修低声轻笑,俯下身在他唇边亲了一下,“某人曾经答应过要对我的胃负责啊,所以我吃没吃饭,不是应该问你吗?”

苏沐秋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结结巴巴地开口,“负负负负什么责……你在乱说什么?”

叶老师从善如流,举起另一只手里的笔记本,“好吧,那不说我的胃了,这个呢?”

“这个怎么了……”

叶修对他的面对如山铁证还试图装傻的行为表示无奈,“你自己写的这些情诗,你说怎么了?”

“情诗………………!?”苏沐秋震惊,“什么情诗?”

“这些不是你写给我的情诗?”

苏沐秋=口=,表情很复杂的望向身前的男人。

叶修戒备地望着他的眼睛,是错觉吗……那眼神……居然是同情……??

“老叶……”苏沐秋还是那样复杂的眼神,吞了口口水才说,“这个是我上次备课查的资料……五年级有一单元是要求体会汉字的博大精深你应该知道的所以我选‘我喜欢你’做课题查了各国各种语言的‘我喜欢你’然后用来跟汉语做对比……而已。”

 

叶老师一向自信淡定游刃有余的表情罕见的裂了一下,一瞬间有种想找地洞钻下去的冲动……

“咳……”叶修清了清喉咙,正想开口说些什么,眼前的人就扑上来撞上了他的嘴唇。

 

门牙磕得有点痛。

这是叶修的第一反应。

然后才是嘴唇上柔软的感觉。两个人都是第一次接吻,除了嘴对嘴以外不懂其他任何技巧。但叶修感受着他唇上的温度,觉得连心脏都熨帖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沐秋退开一步,脸有点红,支支吾吾地说:“不过……你硬要当是写给你的,我也不介意就是了……”

叶修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一向的淡定自信慢慢归位,“那我应该感谢恩赐吗?”

“你就怀着感恩的心收下吧!”苏沐秋宣布。

叶修笑笑,额头抵住他的,“我还以为你被吓跑了呢。”因为我的含糊其辞知难而退。

“吓跑?什么吓跑?”

“上次你给沐橙送PPT的时候。”

“啊!那次啊……”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还在发烫的脸,“我只是觉得居然那么多人都看出来了,不好意思而已……”

 

这人难得扭捏的姿态和诚实的话语让叶修心情大好,“你几岁啊苏老师,喜欢个人就不好意思了?再说你那态度,谁看不出来了?”

“那你呢?”

“嗯?我什么?”

“你看出来了吗?”

叶修微微一笑,回道:“你猜?”

说完也不等他反应,又吻了过去。

 

这次的技术比上一个吻好了点,不再是僵尸一样一动不动了。苏沐秋感受着唇齿间的触感,在心里默默评价。


-

*终于亲了TVT

评论(20)
热度(249)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