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修伞】老师,你好(八)

*雷注意,BUG多,不科学,全靠脑补

大概还有两更完结╰(*°▽°*)╯


(八)

 

苏沐秋是为了在教室里挂上彩带和其他装饰品迎接六一才不小心摔伤的,算是工伤,吴雪峰承诺了可以报销,顺便让他带薪养伤。

苏沐秋苦着脸跟他打商量,“不行啊老吴,我答应了我班的学生,儿童节会给他们一个惊喜。”

“这我也没办法啊,你受伤了总是要修养的,先让别人代一下课吧,你有什么惊喜,交给代课老师帮忙给你学生吧。”

最后也没有商量出一个让对方和自己都满意的结果,只能认命地放下电话。

苏沐橙端着骨头汤从厨房走出来,“可以吃饭啦,哥你就别想其他了,把伤养好才是关键啊。”说着她坐过去把苏沐秋扶到餐桌边坐下。

 

刚吃第一口饭门铃就响了,苏沐橙跑过去开门,果不其然,回来的时候后面跟着某叶姓老师。

苏沐秋白了他一眼,“又来蹭饭啊?”

叶修自动自发地拉开他对面的那张椅子坐下来,“我这不是来看你嘛,不要这么不知道感恩啊苏老师。”

“嗯?怎么了?”刚给叶修打好饭的苏沐橙下意识的应了一声。

“他说我呢。”苏沐秋挥挥手,示意妹妹不要介意,“你来蹭饭就来蹭饭,还让我妹给你打饭,自己不会去吗!”

叶修愣了愣,随即微笑,“好啊,下次我自己打。”

就算一直来蹭饭,叶修也一直都拿捏着分寸,至少不要有太强的入侵感,毕竟是他们的家。可是现在,自己打饭……他瞄了一眼神色如常的苏沐橙,确定她没有什么不适,安心的拿起碗筷吃饭。

 

吃过饭,叶修跟苏沐秋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苏沐橙洗好碗出来看到两个人的姿势愣了一下。叶老师是真的没把自己当外人,两只手搁在沙发背上,翘着二郎腿,一副酒足饭饱的模样。苏沐秋坐他旁边,受伤的脚放在茶几上,靠坐在沙发上。从她的角度看去,就跟一对夫妻在晚饭过后一起看八点档的状态一样。

她摸了摸下巴,说:“哥,我今天跟云秀果果她们去逛街,你有什么要买吗?”

“嗯?”苏沐秋思索了一会儿,“好像没什么要买的,你玩得开心点,东西放好,小心招贼。”

“知道啦知道啦。那么叶老师,我哥下午就拜托你啦?”苏沐橙双手合十,眉眼弯弯。

叶修哼笑,“吃人嘴短,你去吧。”

 

苏沐橙走后,叶修有一瞬间的不自在。从苏沐秋这段时间每天一顿爱心午餐那类似追人的举动以来,他已经挺久没有跟对方单独相处了。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苏沐秋看电视,叶修偶尔偷瞄他。

“看什么?”苏沐秋终于在叶修第十三次偷瞄他的时候忍不住问出了口。

叶老师脸上尴尬的表情一闪而逝,他一只手握成圈抵在嘴上装模作样地咳了一声,“脚疼吗?”

苏沐秋歪头看了看他,“还可以。”

“……哦。”他想了想,还是开口,“这段时间不要再做便当了。”

苏沐秋垂下眼睑去看自己的脚,睫毛纤长,眼尾的几根甚至微微弯曲,是很动人的弧度,“知道了。”

叶修看他的表情心里有点拿不准,拒绝他的便当,让他受伤了吗?

于是他多此一举的加了一句,“你现在脚不方便,等好了以后再做吧。”

苏沐秋抬眼横他,“不做了。”菜都用完了,还做什么做。

“别啊!”叶修赶紧说,“你这都把我的嘴养刁了,就这样不做了不是很不负责任吗?”

“呵呵,我管杀不管埋。”

“苏老师你这样不行啊,”他状似不苟同地摇摇头,“为人师表、身正为范,这些都是你自己说的,责任心,是身为一个男人最基本的品质啊。”

苏沐秋无言,“你什么时候成我的责任了?”

叶修笑,“我不是你的责任,我的胃是啊。”

“……”

 

六一过后就是春季学期的最后一个月了。课快上完了,要进入期末总复习阶段了,不管是学校还是培训班都忙了起来。

苏沐秋休息了两个星期就回去上班了,让其他老师代了两周的课,一回去学生们就七嘴八舌的问老师你去哪儿了为什么请假了呀。他笑着回答之前不小心生病了,所以请假了。然后话题七拐八拐,偏离了原来的中心十万八千里直到上课。

 

周一晚上他在家休息,突然就下起了雨,伴随着隆隆的雷声。

洗完澡出来看到手机里有个未接来电和短信,都是苏沐橙,短信里说她没有带伞,因为是加班所以也没有人可以借伞给他,所以让他送一下。苏沐秋从沙发上跳起来,拿了两把伞就冲出去了,也忘了回个电话。

来到学校却发现整个校园都黑乎乎的,站在外面望进去没有一个办公室是开着灯的。苏沐秋有点着急,拿出手机发现又有几个未接来电,有叶修的也有苏沐橙的。他挑了一个拨回去,低沉的男声在电话里响起来,不同于以往懒洋洋的语调,有点严肃。“你去干嘛了?打了这么多电话都不接?”

苏沐秋因为他的语气愣了一下,“我……我来学校接沐橙啊。”

叶修呼出一口气,“我送她回来了,你快回来。”

“好……”他有点愣地挂了电话。

 

打车回去,一开门就发现妹妹迎了过来,看到他除了头发衣服被打湿了以外其他没什么损伤,刚好的脚也没什么事才松了口气。

苏沐秋摸了摸她的头,示意她先去洗澡,湿衣服穿着对身体不好。

等苏沐橙进去了,他才去看站在一边的叶修,“进来换一身吧,你全身都湿了……”

叶修跟在他身后进房,看他从衣柜里抠出上次他穿过的睡衣递过来。叶修接过来去浴室洗了个战斗澡 。

出来看到苏沐秋还穿着那身湿衣服,皱了皱眉,“你怎么还不换?”

苏沐秋坐在一边不知道发什么呆,听到他的声音下了一跳,“老叶你走路没声音的!吓死我了。”

“……你自己在神游吧。”

苏沐秋眼神游移,“没有啊。”

“真的?”

“假的。”苏沐秋悄悄抬眼观察他的表情,“你在生气。”

叶修一怔,“你刚刚在思考这个?”

“是啊……”他下意识的回答,反应过来呸呸呸了两声,“才没有,我去洗澡了!”苏沐秋拿起衣服快步从他身边走过去,却突然被人扣住了手腕。

“苏沐秋。”

苏沐秋觉得心跳有点加快,眼睛只能盯着自己的鞋尖。“干什么……”

“以后你去哪儿,都先说一声吧。”

声音里没有以往欠扁嘲讽懒洋洋的语调,叶修难得用这么正经平静的口气说话,竟然让他有点手足无措。“我知道了。”他的手挣了挣,却挣脱不开,就侧过头去想瞄一眼他在干嘛。视线相对的时候才发现叶修一直在看他,瞳孔乌沉沉的,盯着看的时候有一种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压迫感。苏沐秋觉得自己心跳漏了一拍,于是掩饰般的把话又重复了一遍,“我知道了!”

语调坚决,铿锵有力,于是叶修放开了他的手腕。

苏沐秋蹭地钻进了浴室,毛玻璃被他“唰”一声就拉上了。在马桶盖上坐下来,他把手按在自己的胸口。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很欢,他按了一会儿,自我催眠“别跳了别跳了别跳了”,可那东西就像磕了兴奋剂似的,完全不听话。他泄气的垂下肩膀,满脸沮丧,“我是疯了吗……”

居然觉得那样的叶修,这么的让人心动。

 

他特地在浴室磨磨蹭蹭了大半个小时,出去才发现叶修呼吸平稳安定,已经睡下了,留了一盏光线昏暗的床头灯和一半的床位给他。

苏沐秋用挂在脖子上的干毛巾擦了擦头发,绕过床蹲下去观察似乎睡着了的那个人。

昏黄的灯光照在叶修的脸上,让英俊的脸部轮廓看上去温柔了不少,闭着眼睛,睫毛还挺长的。苏沐秋小心地拨了两下,然后伸出手戳了戳叶老师的脸颊,轻声嘀咕,“跩什么跩……”他蹲在床边托腮盯着叶修平静的睡脸,看了一会儿就做贼似的小心翼翼地左右瞄了瞄,然后一寸一寸地、缓缓地凑近了睡着了的那个人,等到嘴唇碰到了光洁的脸颊,苏沐秋就迅速向后退开了。他红着脸眼睛亮晶晶,小声又有点不服气地说:“虽然哥好像……那什么你,但你也别得意,哼……”

报复性地弹了弹叶修的耳朵,他揉揉蹲得有点麻的腿,蹑手蹑脚地跑去客厅吹头发了。

 


评论(41)
热度(231)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