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修伞】老师,你好(六)

*雷注意,BUG多,不科学,全靠脑补


(六)

 

为了表彰叶老师为人民服务的精神,苏沐秋很客气的想请叶家兄弟吃饭。但叶秋表示他晚上跟朋友有约,叶修表示他比较想吃点家常菜,于是苏沐秋便决定还是自己下厨,叶家弟弟的人情下次有机会再说。

叶秋将三人送回苏家就走了,苏沐秋领着不是头一次登门的叶老师回家,随便做了点菜招呼他。

叶修看着桌子上的三个素菜拿不动筷子,“苏沐秋同志,你就是这么表达你的感谢的吗?”

苏沐秋答地毫无愧色,“今天本来不想在家吃的,就没买菜,就桌上这点还是从冰箱里使劲扒拉出来的呢,不然你要吃泡面吗?”

“还是算了吧……”叶修认命,老实吃饭。

 

晚上这一片不太好打车,苏沐秋懒得晚上骑个小绵羊送叶修回去,就问他要不要住下来。

叶修欣然应允,这样明天就能再蹭三顿饭了。

 

洗完澡穿的是苏沐秋的睡衣,穿了睡衣才能上床,这是苏沐秋的一个坚持。苏家房子两室一厅,叶修如果想睡床,就必须换上由苏沐秋友情赞助的睡衣。

叶老师表示入乡随俗,他是很好说话的。

苏沐秋的床他不是第一次睡了,不过上一次距离现在已经五六个月了,所以再一次躺上去那柔软的感觉让他有一瞬间的恍惚。舒服地叹了一口气后感慨了一句这人可真会享受。

被子上除了太阳的味道以外还有苏沐秋身上说不清是什么味道的香气,他刚才在浴室里找了一下,发现那是沐浴露的味道,强生牌子的香桃味沐浴露。叶修拿来用了用,发现味道跟苏沐秋身上的又有点微妙的差别。

 

苏沐秋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叶修正坐在床头看书,他边从柜子里拿出吹风机边说:“这书都是你的,刚好看完了,明天顺便带回去吧。”

叶修“唔”了一声,“再说。”

“再说是什么意思?你把这书送我吗?”他走回浴室,声音里夹杂着吹风机呼啦啦的声音,显得模糊不清。

叶修没有回话,看着他在浴室明亮光线下的身影。苏沐秋吹头发的姿势很豪放,一只手撸着头发一只手拿着吹风机在那颗脑袋上到处吹,没一会儿就都干了。然后他跟小狗抖水一样摇了摇头,那些蓬松散乱的头发就乖乖的回到自己原来的位子了。

 

叶修看着有趣,就在他爬上床来的时候伸手摸了一把,发丝柔软光滑,带着洗发水的香气。

“干嘛?”苏沐秋不满地看他,“你不知道男人头,女人腰,不是情人不能摸吗?”

叶修揶揄,“那摸都摸了,大不了我们做情人呗?”

“喂喂喂!”苏沐秋瞪大眼睛看他,“你说什么?”

“开个玩笑而已,苏老师当真了?”

“开你妹的玩笑。”苏沐秋背对着他侧身躺下,被子拉的老高,只剩下一只红红的耳朵。

叶修盯着他的耳朵,又想手贱去摸摸,脑袋里闪过苏沐秋刚才的话,最后也只是默默地拉了灯躺了下来。

 

一夜无话。

 

 

五一过后就差不多进入期中复习阶段了,荣耀小学跟苏沐秋所在的小学生作文培训班都进入了一个阶段性的收尾工作阶段。

苏沐秋他们当然不会像学校一样弄一个期中考试,他们举办的是征文活动。虽然不会像学校里的老师一样忙,可是评奖评优这种事,却是他最头疼的。

 

他在抓下几根头发丝儿以后决定找个人咨询一下。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对于挑选出来的同样优秀的几篇作文,他实在是做不出选择。

叶修正在改试卷,听到他的问题打了个哈欠,“你说选出来的几篇同样优秀,你没办法决定,那么就只能让老天爷决定了。”

“怎么弄?”苏沐秋夹着电话,两只手各举起一篇作文放在眼前。

叶修手上的红笔不停,勾勾叉叉画的分外顺溜,一心两用,“你把那些作文叠一起,拿你那吹风机对着吹一下,哪篇作文吹的远,你就选哪篇。”

“……”苏沐秋噎了一下,“这么不靠谱?”

“哪里不靠谱啦?”叶修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啊!”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最终苏沐秋也没用叶修说的方法,他给选中的几篇作文编了个号,再让妹妹来抓阄,抓到哪个是哪个。

苏沐秋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三十二个赞,向叶修穷得瑟的时候弄得叶老师哭笑不得,这比用吹风机吹靠谱多少吗?

 

荣耀小学期中考试以后,老师们找了个由头在陈果的书吧小小的聚了个餐。

都是老师,三句不离学生。

叶修是从来不当班主任的,即使当了班主任有多那么几百块钱可以拿,但他在某些方面比较有自己的坚持,那就是能懒则懒。就算他会跟班主任一样去了解学生的方方面面,也不乐意担个班主任的名头从班级的卫生包干区管到教室后方黑板上应该画什么黑板报。

不过叶老师虽然懒癌晚期,可也实在是个很不错的前辈,所以他任教的一个班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就过来跟他讨教讨教经验讨论讨论教学,毕竟是有荣耀小学教科书之称的全能教师啊!

这位老师估计是刚当上班主任不久,对教育事业热情似火,聊着聊着就嗨起来了,她扯着叶修从班里的各科课代表讲到班长副班长,其中包含着孙翔虽然在数学上很有天赋但是偏科实在太厉害,语文阅读理解上扣分太多,写作文也抓不住重点和中心、周泽楷这学期的作文进步比较大,可喜可贺、江波涛各方面都不错,英语特别好等等各方各面的内容。

 

苏沐秋一进来看到的就是这幅场面。

 

那个总是一脸嘲讽的叶修,居然,跟人,相、谈、甚、欢?

 

“哥哥,这边!”

 

他正有点愣,就看到苏沐橙在一堆人中举起手,她喊完以后干脆跑了过来,“我在这儿呢,你发什么愣啊?”

“啊?”苏沐秋眨眨眼,回过神来,“哦,我看到你了,正要过去呢。”

苏沐橙似乎也没有真想知道哥哥为什么发愣,抱着他的胳膊对着在座的众人说:“我跟我哥约好了要去看电影,先走一步啦。”

众人纷纷表示我也想跟苏哥哥看电影,多带几个行吗?

苏沐橙笑声清脆,“电影院又不是我家开的,要来你们就来呗,不过请客是没门的。”

苏家哥哥则表示欢迎欢迎,人多热闹啊。

 

于是一帮人又杀去电影院,由于人比较多,不管打车还是坐公交都比较麻烦,所以众人决定走过去,当餐后助消化。

一堆人三三俩俩的走在一起,由教导处的韩文清和张新杰打头阵,浩浩荡荡。

苏家兄妹正在进行温馨的亲人对谈时间,突然一只手拍了拍苏沐橙的肩,她转头一看,是一张并不太有活力的脸,“叶修,怎么了?”

“云秀在跟少天开辩论大会,探讨现阶段究竟要不要听写英语单词的问题,你去救个场呗?别让他们越说越激烈当街吵起来。”

“哦……”苏沐橙虽然觉得有喻文州在黄少天跟楚云秀应该吵不起来,但还是乖乖的过去了。

 

苏沐橙走了,叶修自然而然地走到了苏沐秋身边。

“舌头被猫咬了?”

两个人走了一段路,气氛居然诡异的安静。

“我平时话很多吗?”苏沐秋有点不服气地反问。

“哟,现在才想起来要做安静的美男子,会不会太晚了?”

“你妹……”苏沐秋骂了一句,自己在一边扭捏了那么一下,“刚刚那个老师,你朋友啊?”

“刚刚那个老师?”叶修疑惑的重复了一边,“说清楚啊,这儿都是老师呢。”

“就……就那个刚刚在老板娘店里跟你谈的很高兴的那个啊。”

越讲到后面声音越小,但叶老师还是听到了,“哦那个啊,我教的班的班主任,了解情况来的。”

“骗谁呢,了解个情况笑得跟朵花儿似的。”

叶修扬眉,似笑非笑地看向他,“我怎么觉得一股酸味啊。”

“酸、酸、酸……酸个屁哪里酸了我怎么没闻到!”

这倒霉孩子,都结巴了,叶修也不忍心逗得太过,“她跟我说周泽楷的作文这学期进步很多,我就跟她聊了一会儿。”

苏沐秋眨眨眼,瞬间又高兴起来了,“是吗!看来小周期中考试不错啊,嘿嘿嘿……”

“嘚瑟。”叶修摇摇头,揽过他的肩说,“所以说啊,不用吃醋,哥心里只有你。”他很有心机地特地凑到苏沐秋耳边说,用一种虽然是意料之中但依旧愉悦的心情看着某只耳朵慢慢变红。

苏沐秋侧过头躲了躲,“你别靠那么近,我听得到……”

叶修放开他,揶揄,“这不有人没安全嘛。”

 

苏沐秋沉默。

他有点分不清那一瞬间自己是什么心情,大概是我最好最交心的朋友居然在没有我的情况下都能聊的那么开心,把我放在哪里这种类似小学女生的心理。

这确实是吃醋,他承认。

苏沐秋虽然是个开朗的人,身边的人都跟他关系不错,但要说要好到一定程度的,这么多年来,就只出现一个叶修。

倾盖如故。

就算两个人从相遇到现在大概不到半年,但某些东西对了,感情的温度就蹭蹭蹭上涨。他虽然并没有明确的意识,但在他内心,叶修确实是不同的。

这个人拥有他曾经梦想的一切。虽然常常很欠扁可偶尔表现出来的温柔和包容却又能让人感到安心。

那么强大。

 

因为他是如此特别,所以希望自己,也能够是对方特别的人。

简直幼稚。苏沐秋想。

 

由于苏沐秋的沉默,两个人一路上都没有再说话。

看电影的时候苏家哥哥坐在自家妹妹身边,虽然不太明显,但叶修可以感觉出来这人在躲着自己。

哎呦,还是逗太过了……叶老师看着电影屏幕,无声地叹了口气,有点小懊恼。

 

 

*吹风机吹作文儿那个的出处是我忘了在哪儿看过有人会用电风扇吹试卷……在哪儿,我真忘了(土下座)

 


评论(19)
热度(207)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