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修伞】老师,你好(一)

*荣耀小学全能老师叶X小学作文培训班老师苏

*太饿了开的脑洞,雷注意,BUG多,不科学,全靠脑补

*应该不会太长,我就想试试自己到底能不能写两个人从陌生到相爱的过程【。



(一)

 

苏沐秋抱着这天的阅读材料和点名册走进教室的时候,已经来了一个学生了。

 

这个学生平时一向来的早,来了就坐在那边看书记录好词好句,乖的不得了。现在却垂着头似乎很失落的坐着。

苏沐秋给他签了到就走过去弯下腰,看着他沮丧的侧脸问道:“乔一帆,你怎么了?”

孩子微微抬起头看他,眼神湿漉漉的,十足可怜巴巴。

苏沐秋心软,见他不说话,就又问了一句,“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么?”

男孩摇摇头,将摊在膝盖上捏得有点皱的本子递了过去。苏沐秋接过来,本子翻到最新批改的作文那页,跟他们培训班统一发的作文本不一样,看起来应该是学校的作业。他仔细看了看评语,发现自己想对了。作文上工整的字迹十分赏心悦目,看得出来态度十分认真。与此相对比的却是老师有点太过直白的评语。

 

——语句虽然优美但毫无感情,只不过是在堆砌好词好句。

 

字迹不像一般小学老师一样一笔一划务求清晰,而是带着点潇洒的连笔。

 

苏沐秋皱眉,拉开旁边的凳子坐了下来,“这是你们语文老师给你的评语吗?”这么直白,这人真是教小学的?

乔一帆摇头,轻声说:“陈老师这星期请了病假,是叶老师帮忙代课的。”

叶老师?他怎么不记得荣耀小学有个姓叶的语文老师?苏沐秋这么想着,伸手摸了摸孩子柔软的头发,“这星期你们写了作文,那这本作文本,暂时应该用不到了吧?”

“嗯,是的。”

苏沐秋微笑,“那先放在老师这,下星期你来上课的时候还给你好不好?”

乔一帆眨眨眼,回了他一个羞涩的微笑,点了点头。

“嗯……对了,”苏沐秋扬了扬手里的作文本,说,“不要把这个放在心上,先按着原来的步调,慢慢来就好。”

“好,谢谢老师。”

 

苏沐秋站起身来,吩咐他继续看书就离开了。走到办公室,他将手里的作文本“啪”的一声砸在办公桌上。

同事们都吓了一跳,连声问怎么了怎么了?

苏沐秋眯了眯眼,磨了磨牙,“居然这么对待我可爱的学生!等着我分分钟教你做人!”

同事看到他秀丽的脸上杀气腾腾的,都自觉闭上了嘴缩回自己位子该干嘛干嘛去了。

 

上阅读理解课比较轻松,下午的时候苏沐秋难得按时下课,整理了东西就跟同事道别回家了。

因为是周末,在荣耀小学当数学老师的苏沐橙这两天放假在家。因此苏沐秋一进门就看到了妹妹在厨房里做晚饭的背影。

“哥,你回来了?”苏沐橙回头喊了他一声。

“嗯。”苏沐秋解下脖子上的围巾,对她微微一笑,“辛苦你了。”

“说什么呢!”苏沐橙挥勺子的模样很专业,一点也看不出来其实苏沐秋平时很少让她进厨房。

 

吃饭的时候苏沐秋问她:“沐橙,你们学校有没有一个姓叶的语文老师?”

“叶?语文老师?”苏沐橙想了想,“没啊!”

苏沐秋有点惊讶,放下碗看她,“没有?你确定?”

“是啊!怎么了?”

苏沐秋沉吟,又将筷子放下,拿过乔一帆的作文本给她看。一想起这个他就又气愤了,顾不上吃饭张嘴就喷人,“就是这个人!说的什么话!能这么给学生写评语么?怎么当老师的?!”

苏沐橙仔细看了看鲜红色的评语,是挺刻薄的。她回想了一下最近学校的情况,“啊”了一声,“我想起来,五年级一班和二班的语文老师陈果最近生病请假了,然后叶修就帮忙代了这星期的课。”

“叶修?”苏沐秋眨眨眼,“我不记得你们学校有这个语文老师啊?”

“是啊,”苏沐橙放下本子重新开始吃饭,“叶修最近几年都在教数学,我刚进去的时候就是他带的。”

 

苏沐橙三年前考了编制进了荣耀小学,苏沐秋一直挺自豪的,毕竟荣耀小学是他们这最好的小学了,每年想进去的不计其数,对于没有任何关系的他们来说,苏沐橙能进就是绝对实力的体现。

 

“数学老师?那他代课语文?”

苏沐橙夹了一块鸡肉给他,说:“你也知道,虽然想进我们学校的很多,但是我们其实一直都缺老师,叶修就是缺啥他就顶上的那种全能型老师。”

“呵呵。”苏沐秋干笑,“就这素质还全能型老师。”

“额,他有时候是比较嘲讽,但对学生肯定是有心的。”

苏沐秋不予置评,他不是很习惯对不认识的人妄下断语,但想起乔一帆沮丧的小脸他就觉得一肚子火。

让可爱的孩子露出这样的表情,当诛!

 

晚上睡觉前,苏沐秋拿出乔一帆的那本作文本,刷刷刷几笔在上面写上了几个字,然后潇洒的把本子扔到写字台上,被子一拉,睡觉。

 

-

两个星期后,荣耀小学五一班的班主任陈果把作文本收了上来。批改的时候顺便看了看学生前个星期的作文,翻到乔一帆的时候发现了异样。

这一篇作文上分别有两种不一样的字迹,一种潇洒大气,但是被划了;一种十分秀气,端端正正的写在第一句的下面。

——语句通顺优美,好词好句的运用为文章增加了亮点,如果能加入自己的情感,就会变得更加饱满,加油! 

被划掉的那句评语很明显是叶修写的,但是下面那句是谁加的?陈果觉得好笑的同时又有点疑惑,于是拿着作文本去找叶修。

现在正是正午时分,这个点,按照这人的尿性,多半是在校医室里蹭床位。

 

荣耀小学的校医室一共才两张病床,陈果进去的时候发现都已经满了,左手边是叶修,右手边是魏琛,两个为老不尊的正叼着烟躺在病床上,那姿势要多惬意有多惬意。

 

“欸,老板娘?你怎么来了?”魏琛往一边弹了弹烟灰,问。

陈果除了是老师以外,家里还有一间书吧在经营,这书吧也是荣耀小学的教职工平常聚会的地方,所以私底下关系好的人还是喜欢叫她老板娘。

对于他这种一点也没有为人师表自觉的人,陈果懒得应他,直接把作文本拎到叶修眼前,“你说说,这怎么回事呀?”

躺在床上的男人相貌英俊,半眯着眼的模样更是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闻言将陈果手中的本子接了过来快速地扫了一眼,“呵呵”了一声,“有趣。”

陈果拉过椅子坐了下来,“呵什么呵,快给我说说怎么回事!”

叶修看他一脸八卦的样子有点无言,“老板娘你改行当三姑六婆了吗?”

“欸你这人怎么这样,有事儿就说啊,大家分享分享。”

魏琛呼出一口烟圈儿,“老板娘你这语文老师做得不称职啊,小时候阅读理解几分呀?叶不修话里的意思明明是他也不知道嘛,他都不知道,上哪儿跟你分享。”

“是吗?”陈果狐疑地左看看右看看。

叶修作高深状,点头。

“呿。”陈果失望,连作文本都忘了拿就走了。

 

魏琛挤眉弄眼,对着叶修道:“老叶,你真不知道?”

叶修微微一笑,伸出手指指了指太阳穴,“用用脑子?”

“滚!老夫的脑细胞不浪费在这上面!”

“也是,”叶修赞同地点点头,“本来就不多,浪费了就没了。”他开完嘲讽,把本子举到魏琛眼前,“看这用语,大概也是个教语文的,我听说乔一帆有报名参加作文培训班。”

“哦……”魏琛恍然大悟,“乔一帆把作文带到作文培训班,人培训班的老师看到你这犀利的评语就正义感爆棚,用这种方法来敲打敲打你。”

叶修不回话,眼睛盯着作文本,过了一会儿他坐直身体,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支红笔,在乔一帆那篇新作文下写上评语。

——本文运用联想回忆式开头、点面结合写作手法、细节描写详细,字里行间毫无学生个人情感可言,有炫技的嫌疑。

 

魏琛看他写下这几个字,字迹潇洒,力透纸背,每个笔锋都透着挑衅的感觉,魏老师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到底谁在炫技。

 

 

苏沐秋这星期特地问乔一帆拿了他学校的作文本。他平时会帮一些学生改学校带来的作文,但这也只会在学生自己有要求的时候,这样主动去要,还是头一遭。

乔一帆是出了名的乖乖牌,听话地把作文本递给了他。

 

苏沐秋翻开作文本,差点没气得跳脚。

 

简直死性不改!而且还炫技?五年级小朋友炫你妹的技!

联想回忆式开头、点面结合还有细节描写都是这学期重点教的,能用起来他简直要谢天谢地了,居然还打压学生积极性,当诛!

 

于是隔壁的同事惊恐地看着苏老师气势汹汹地拔开笔帽,埋头开写。

 

 

叶修又一次收到陈果老师的投诉。

乔一帆同学的作文本很整洁,摊在他的办公桌上有点格格不入。本子翻到上上个星期的作文那一页,叶修的评语跟四个星期前的一样被划了,补在下面的评语字迹端正秀气,透着一股认真的神气。

——能够熟练运用联想回忆式开头、点面结合和细节描写让文章变得生动,很不错,如果可以多多发表自己的想法就更好了。

叶修第一次生出点哭笑不得的情绪,这人还真跟他杠上了不成?他沉吟片刻,又帮陈果把乔一帆的新作文给改了。

——太过注重“引议联结”的结构,而忽略了“议论”本身的重要性,空有架子没有内容。

他写完以后合上本子,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转着手上的笔,觉得心情还不错。

 

苏沐秋在乔一帆疑惑的目光下接过他的作文本,孩子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抵挡不住好奇心开口,“苏老师,你跟叶老师在干什么呢?”

苏沐秋揉了揉他的头发,低头对他微笑,“我们在交流一些东西,占用了你的本子,希望你不要介意。”

乔一帆摇摇头,“不会介意,”他腼腆地笑起来,“挺好玩儿的。”

 

好玩儿?苏沐秋嘴角一抽,有什么好玩儿的,那个死性不改的家伙。

 

他回到办公室,把乔一帆这星期的作文看了,然后才看叶修的评语,看完后他叹了口气,拿起笔写道:“你就不能委婉点吗!”

写完后又把叶修的评语给划了,自己补了一句。

——作文结构完整,引议联结各部分相辅相成,层层递进,但“议”的部分稍弱,可以尝试挖掘漫画的深层含义,勇敢写出自己的观点。

 

又过了两个星期,叶修看过陈果交给他的作文本后忍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那句“你就不能委婉点吗”简直太生动了,短短八个字他就能脑补出写字人的表情神态了,不愧是教作文的,细节描写掌握得很不错。

他怀着愉快的心情改了乔一帆的新作文,顺便回了一句。

——别把学生想得太玻璃心。

 

 

苏沐秋看到叶修的回话愣了一下,突然觉得自己看到了这个他一直以来觉得异常可恶的人的另一面。

乔一帆确实不是那么脆弱的学生,看到那样的评语他确实会沮丧,可是更会针对自己的缺点进行改正,反倒是自己……太过维护学生,有点看不清了。

 

他靠在椅背上看着办公室雪白的天花板,双腿蹬在办公桌边缘循环着弯曲伸直的动作。

 

自己似乎犯了个错。苏沐秋用嘴咬开笔帽,趴到桌上在作文本上写道:“你说得对。”

 

叶修看到他的留言的时候有点意外地扬了扬眉,他还以为这个人会继续跟他死磕,没想到这么爽快的就承认错误了?

他翻到乔一帆的新作文那一页,发现自己写的评语虽然没有被划掉,但在那下面却多了一句话。

 

——选材移花接木的痕迹太过明显,情感表达也太过生硬。

——语句优美,选材新颖,并且尝试表达出自己的情感,是一种进步。

 

叶修失笑摇头,这人这算是固执呢?还是知错就改呢?




评论(25)
热度(348)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