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黄瓜味乐事

修伞

—— 【修伞】承包一只苏校医

看到叶苏悬赏令想到这个梗,但是写着写着发现一点都不帅,离题了,就……不投稿了_(:з」∠)_

*荣耀高中叶老师×苏校医

*雷,脑洞大,BUG可能多?

*没仔细检查可能有虫

 

 

荣耀高中的学生知道,有三样东西是绝对不能碰的,一个是教导处主任韩文清,一个是黄老师的话匣子,最后一个就是校医室靠窗的那张病床。

 

韩主任与黄老师暂且按下不表,今天要说说的是校医室里那张被承包了的病床。

 

有个高三学长曾经回忆过,高一刚刚进入荣耀高中军训的时候,大太阳晒的娇花们都变成了霜打的茄子,他也不能幸免,中暑进了校医室。

 

荣耀高中校医室的风水是真好,冬暖夏凉,夏天往这一躺,清爽的风就会迎面吹来,心旷神怡;冬天往这一坐,阳光充足,晒得人全身暖融融,完全不用开空调。校医姓苏,从国外学成归来后不去大医院里救死扶伤,却来这地方窝了四年当学生们的知心哥哥,让学校的清洁工阿姨和厨房大妈一空闲就凑一起感慨真真是大材小用。但似乎苏校医本人并不在意,既来之则安之,一点都不介意浪费了那身辛苦学来的技能。

 

中暑了的学长被抗进校医室,苏校医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正在看书,见人被抬进来反应十分快,但再快也快不过风风火火的男生们,刚刚进入荣耀高中的嫩苗子们不知人间险恶,径直就将人抬上了靠窗的那张病床。

苏校医见状愣了愣,但学生要紧,也就没有多说。

于是,趁着学生在军训打算来校医室偷个小懒的叶老师刚好就看到了苏校医给躺在自己病床上的猴学生细心检查的情景。送人来的同学拉着苏沐秋的手,焦急万分的喊着救救他老师你救救他!

叶老师一手抄进裤兜里,一身雅痞气质,抬脚跨进校医室,“他不是老师,乱喊什么。”说着一瞄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学生,“现在学生的身体素质不行啊,得告诉教官们,要加强训练,以后也要跟校长建议建议,来个阳光晨跑八百米什么的。”

苏校医:“……”

陪同前来的同学纷纷菜色上脸。

 

然后他们那一届,当真就开始了每天早晨早起二十分钟进行晨跑,夏天还好,冬天简直不能更痛苦。大家本以为只要熬过这学期就好了,但是根据叶老师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数据反映,晨跑的效果非常好,全校百分之九十三点五的同学身体素质明显比开学初有提升,要求往后都延续下去,让阳光晨跑八百米成为荣耀高中的特色。并且他还做了份报告在教工大会上呈报给了冯校长,冯校长被叶老师难得的认真惊到了,当场就同意了他的提议。

所以,让荣耀高中学生怨声载道的晨跑活动,起因就是几个误打误撞的学生错躺了叶老师的专属病床。

被无端地图炮到的学弟学妹们表示,叶老师心眼比针尖小!

 

苏沐秋听黄少天翘着腿给他嗑这段八卦,两人一起笑了好一会儿才止住。苏沐秋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声音里隐约还带点笑意,“其实不是这样的,那一届高考体育考试有改革,比重加大了,所以老叶才做那样的提议的。刚开始的那学期他每天都起得很早观察学生,体检的时候也难得参与进来,然后跟我一起做了那份报告交给校长。既能应付考试又对学生有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么费尽心机为学生好却还是被记恨了,叶不修果然长了张拉仇恨的脸!”黄少天埋头捶桌子。

“他不就是这样的人么,而且我觉得学生们也不是真的记恨他。”

“哼,不觉得不觉得就是不觉得。”

苏沐秋笑笑,抬手看了看表,“你不是下午还有课?一直坐在这里闲聊没问题吗?”

黄少天两手枕到脑后,仰头看着雪白的天花板,自然风吹过他的刘海,看上去十分惬意,“你这儿真舒服,一坐下就不想走了,办公室里的中央空调吹得我整个人死沉死沉的。难怪老叶一有空就往这跑,真会享受。”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说好像你很少来一样。”

黄少天站起身跳了两下,“我走啦,下次我来给泡点胖大海呗?突然想喝了。”

“你当这里是咖啡店还是餐厅?还带点餐的?快走快走。”苏沐秋挥手赶人。

 

两人又胡侃了几分钟,黄少天踩着上课前最后一分钟的点走出校医室。苏沐秋无奈地摇摇头,随后拉开被布遮的严实的靠窗的那张病床。

躺在病床上的男人一手枕在脑后一手放在小腹,曲起一条腿,一副睡得很香的模样。

苏沐秋走过去扯扯他,“喂,起来了,你也可以走了。”

以为睡着了的男人却突然伸手扯过他的手腕,苏沐秋一个不稳整个人跌到了他身上,白大褂的衣角划出一个清凉的弧度。

叶修一手揽住他的肩,换了只手枕在脑袋后面,下巴在他的头顶磨了磨,“别吵,我下午没课。”

“你没课我不知道?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去上班了!躲在这里偷懒小心老冯扣你工资。”

叶修闷闷一笑,胸腔震动,“扣了工资你是不是让我跪键盘?”

苏沐秋从他怀里抬头瞪他,“我有本事让你跪键盘?你不整的我去跪主板?”

“知道就好。”叶修翻了个身,侧过身来把他更紧地抱进怀里,“陪我再睡会儿,办公室里的空调吹得人颈椎病都犯了。刚才少天叽叽喳喳的,没睡好。”

快期末了,各项工作进入了收尾阶段,叶修最近都比较忙,学生们作业多了,他的工作量也更多了。

苏沐秋看着他眼下淡淡的青黑,在心里叹了口气,然后用脸颊蹭了蹭他的手臂,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闭上了眼睛。

 

苏沐橙走进校医室的时候叶苏两个人还在睡,她随处看了一下没有发现哥哥的身影,于是随手一撩帘子,就看到了睡得正熟的两个人。

苏沐秋安静的被叶修抱在怀里,这真是难得一见的场面,在家里的时候他们老是吵吵闹闹的。她感到欣慰的同时又有点疑惑,总觉得这两人之间有什么异常的东西在流动,一直以来她只当那是好友之间的惺惺相惜,但如今看这副画面,却又觉得不止。

苏沐橙思索了一会儿,回过神来发现叶修竟然已经睁开了眼睛,视线对上的时候那人对着她笑笑,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上。

苏沐橙会意,回他一个微笑,将帘子掩好便离开了。

 

叶修看向怀里的人,伸出修长的手指将他的额发往后拨了拨,这人今天没带眼镜,整个人看上去更加显得清秀端丽,在他怀里熟睡的模样十分温顺,只要听不见平日里的絮絮叨叨,这相貌还是很有欺骗性。

周围很安静,但叶修觉得自己心跳得有点快。他望着怀里的人,视线从挺直的鼻梁一路向下到红润的嘴唇,他不受控制般地一点一点低下头……

 

叶修盯着他的唇,脑袋有点乱。

 

距离一点一点地缩短,正要碰上的时候,苏沐秋轻轻地呻吟了一声。脑袋发热的某人顿时如梦初醒,动作迅速地从床上蹦下来跑了。

直到脚步声消失不见,一直在床上装死的苏校医才坐起身来,白皙的脸以肉眼可以观察的速度慢慢变红。他微垂着头,一手抚上自己的嘴唇,为自己完全不想拒绝,甚至期待紧张到呻吟出声的心情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之中。

 

那之后,叶修有整整三天的时间不怎么敢直视苏沐秋的眼睛。不敢直视他眼睛的叶修不知道,苏沐秋其实也不太敢看他。

 

心情微妙的叶修就这样被数学组的组长魏琛拉去了数学组的聚会。地点在蓝雨路的一家酒吧。去了以后才知道什么“数学组”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那个语文组的周老师江老师,那个英语组的楚老师李老师……甚至还有教导处主任韩文清教学处主任张新杰。

环视了一周,终于松了口气,还好,没有校医室的苏校医。

 

一确定情况,叶修就恢复了施施然的轻松心情,往空着的地方一坐,叼着烟斜睨了魏琛一眼,“这就是‘数学组’的聚会?”

魏琛望天,“少天嚷得太大声了,大家都知道了。过几天就期末了,在忙死之前先狂欢一把。”

叶修点头,“说吧,叫我来什么事儿?”

魏琛的坐姿端正,俨然是一个听话的三好学生,“叶老师,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叶修翘起一条腿,抬了抬下巴,“说吧,想拜托哥什么事?”

“这件事,我全权委托我们的张主任来陈词。”魏琛一本正经。

坐在一旁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我代表荣耀高中全体办公室老师,希望叶修老师恢复正常,打起精神去校医室去摸鱼,不要再用二手烟荼毒同事了。如果可能的话,顺便把最近几天整天往图书馆跑的苏校医揪回去,据不完全统计,这三天已经有不下十个学生向班主任反应去校医室的时候找不到校医了。长此以往,会对学校的正常运作产生影响。”

张主任一通话下来有理有据,令人信服,围观群众不管有没有围在叶修身边,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叶修以前一逮到时间就会光明正大地晃悠到校医室去摸鱼,这三天不知道抽什么风,第一天在办公室一霸占着魏琛的办公桌,脚翘的老高,一边抽烟一边神游太虚,烟味浓得隔壁办公室跑过来问是不是失火了。被办公室一的同事赶出来以后第二天他去了办公室二,该办公室的老师第三天在门板上贴着“叶修禁止进入”,于是他干脆去了教导处。这两天荣耀高中的教工们人人自危,生怕一不小心就要吸二手烟。

 

魏琛见叶修似乎又走神了,用手肘拐了他一下,“喂喂,你这两天干嘛?失恋了么?”

叶修鄙视他,“你什么时候见我恋过?”

魏琛做惊讶状,“你跟苏校医这几年原来是在玩家家酒?”

“……”

黄少天更加惊讶地扑过来,“叶修!你对苏校医始乱终弃?这学校谁不知道校医室是你的地盘?”

“……”校医室是我的底盘,是怎么跟我和苏校医在恋爱画上等号的?

不过黄少天跟魏琛的两句话都正好戳在了心窝上,叶修心里一边嘀咕这魏琛跟黄少天不愧是师徒一边下意识的从兜里摸出烟。

 

刚刚点好烟就听到黄少天喊了声:“老苏,这边这边!”

叶修抬眼望去,整整三天时间没好好看过的人正缓缓向他走来,修长的身形在酒吧五色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格格不入,但他知道如果让他现在就跳下舞池去他也能玩的很嗨,这人的内心跟外貌有着极大的差异。

 

他正在胡思乱想,就感觉到嘴上一轻,回过神来发现嘴上叼着的烟已经被苏沐秋拿下来了,那人皱眉看他,“你这三天抽的够多了。”

叶修看他皱起的眉毛突然觉得这几天纠结的心情被梳理开了,游刃有余的感觉重新回来了。

这两天不止他在躲着苏沐秋,他知道苏沐秋也在躲着他,这个认知让知道自己内心却猜不透对方心情的他感觉到一丝慌乱。但现在,看他的表情就知道,十拿九稳,不在怕的。

 

于是他一把把人拉了过来,故意暧昧地撩开他耳边的头发,用带着笑意的声音说:“老苏,他们说我始乱终弃,抛弃你了。”

 

楚云秀坐的比较远,但一直看着那边的动向,看到叶修的动作不由顿了顿,问旁边的苏沐橙,“你哥跟叶修,是不是真的有啥?”

苏沐橙用吸管搅了搅饮料,摇摇头,“我不知道,他们没说。”她促狭地眨眨眼,“但是这么多年,我哥身边除了叶修没别人,叶修身边除了我哥没别人,如果真有什么,也不奇怪。”

楚云秀白了她一眼,“小姐,敢情你不是人呀?”

苏沐橙选择不回应这个问题,跳下高脚凳,绕过去抱住她的一只胳膊,说:“走,我们去跳舞?”

楚云秀耸耸肩,跟着她走向舞池。

 

叶修周围的人都在起哄,嚷着要苏沐秋回家罚叶修跪搓衣板。苏校医脸色淡定地推开叶老师,直起身来理了理衣服,“哼”了一声,“我可没这个本事,你们当中如果有人能让老叶跪搓衣板,我让他承包校医室的病床。”

“是叶老师常驻的那张吗?”喻文州微笑着问,一脸好好先生的模样。

苏沐秋一扬下巴,“你办得到的话,没问题啊。”

 

校医室是块风水宝地,这几年因为被叶修霸占,人人求而不得,只能有空就去蹭蹭。现在苏沐秋说出这话,一部分人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但转个眼珠子看到姓叶的千年老妖老神在在的模样,又觉得这个目标此生无望。

 

大家闹了一阵子就散开了,DJ换了轻柔的音乐,玩心还很重的某高中老师们纷纷滑向舞池,开始群魔乱舞。

苏沐秋在叶修身边坐下来,一坐下就感觉到了不对——叶修搁在他背后沙发上的手臂让他全身不自在。

他坐直身体,深吸了口气,像下了什么决定一样望向身边一直用饶有兴味的目光盯住他的叶某人。

“老叶。”苏沐秋开口,发现自己喉咙有点干,于是他抓过叶修的杯子将里面剩下的果汁一口气喝光了。“叶修,我有话跟你说。”

叶修的瞳孔里酝酿开了一点零星的笑意,“说,我听着。”

“你……”他吞了口唾沫,“你……你……我……”

他看着叶修明亮的眼睛,话到嘴边却怎么也开不了口,只能泄气的垂下肩膀,“算了,下次再说,我先回家了!”

然后站起身飞快跑走了。

 

落荒而逃。

 

苏沐秋跑出酒吧,懊恼地呻吟了一声,“我去……没说出来……可紧张死哥了……”

“紧张什么?”

苏沐秋吓了一跳,动作敏捷地转过身看着那个暗搓搓躲在背后吓他的人,“老叶!你搞什么鬼!”

叶修狐疑地上下打量他,“我才想问你搞什么鬼,一惊一乍的。”

苏校医脸色下沉,严肃地望着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几分钟,又或许只有几秒,他突然拉过叶修的手往一边的小巷走去,然后转过身继续严肃地望着他,说:“老叶,我有一个请求,你可以答应,当然也可以拒绝,我只是想确认一些事。”

叶修目光温柔起来,问:“什么请求?”

“你……”他眼一闭心一横,“你能亲我一下吗!”

他闭着眼睛,半天没有听到叶修的回答,心里想着那家伙该不会被吓跑了吧?于是偷偷睁开一只眼睛想看看人还在不在。

还没把视线落到正确的位置上就被人拥进了怀里,一直没出声的男人用带着笑意的声线在他耳边低低吐息,“那我也有一个请求。”

“什……什么?”

“能用舌头么?”

苏沐秋一愣,回过味来瞬间炸毛,“妈……”

一个“蛋”字还没出口嘴唇就被人封住了,那个跟他一样没谈过恋爱的男人用轻柔的力度在他唇上辗转,伸进来的舌尖扫过他的牙齿,带着让人战栗的温柔和亲密。苏沐秋不由自主的张开嘴,伸出舌尖与他纠缠。

 

不知道吻了多久,等叶修终于放开他,战斗力超群的苏校医难得有点腿软。

叶修低声笑开,调侃道:“妈什么?被人亲了就要喊妈妈?这可是你先要求的啊校医先生,别恶人先告状啊。”

“……妈蛋。”

 

然后,魏琛老师收到了这样一封短信。

 

——由于某种客观原因,哥跟苏校医先走了,感谢招待。

 

END


评论(21)
热度(505)
返回顶部
©翡翠黄瓜味乐事 | Powered by LOFTER